悠悠书盟 > 长生大秦 > 第五百九十九章坑杀

第五百九十九章坑杀

西北荒原,马尔西安拼命的催促身下坐骑,试图摆脱身后远远坠着的那道身影。
  
  作为拜占庭的大贵族,他从来没经历过比今天更狼狈的遭遇。
  
  马尔西安心里隐隐有种怪异的感觉,若是自己这次能够成功逃脱,至少可以在贵族宴会上吹嘘好几年。
  
  圣阶强者追杀,有比这更可怕更值得炫耀的吗?
  
  半空中,林泽时不时落下一道剑气,像驱赶羊群的饿狼,时不时咬上一口。
  
  逃了一段时间,马尔西安回头看了一眼只剩一半的手下,觉得再这样逃下去,大军迟早得被这位圣阶强者耗的全军覆没。
  
  虽然对方不可能将自己这边所有人都杀光,可没有足够的食物和水,失落在荒漠中的拜占庭士兵绝对活不下去。
  
  于是他趁着暇闲下了道命令:“所有人分开跑,加罗城汇合。”
  
  加罗城在西域最西边,亦是拜占庭大军入侵西域的桥头堡,若是逃到这里还不能保命,马尔西安觉得自己这次应该死定了。
  
  马尔西安刚下令分开逃,韩信带着大军已然追了上来,
  
  黑色的洪流立即将跑在最后面的灰色的人潮冲散,接着分割包围,逐一消灭。
  
  有承受不住的拜占庭士兵,开始丢下兵器跪地投降。
  
  这些人,自有韩信专门留的一万打扫战场的大军,负责将其抓起来。
  
  看着敌军分兵,四散而逃,林泽不再扮演驱逐绵羊的恶狼,而是化作一道闪电,朝着马尔西安抓去。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林泽的这番举措,虽迟到了一些,却也不算缺席。
  
  看着那名圣阶强者朝自己追来,马尔西安咬了咬牙,从怀里掏出两张卷轴。
  
  没有半点犹豫,马尔西安打开了第一张。
  
  只见一道白光落在他身上,马尔西安精神一振,感觉自己整个人轻飘飘的,速度快了好多。
  
  只可惜比起林泽的速度还是差了一些,两人距离依然在靠近。
  
  接着马尔西安打开第二张卷轴,一道浓郁道极点的白光,将马尔西安的身形包括在内。
  
  林泽脸上浮现一丝惊色,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
  
  果然随着白光散去,马尔西安的身形也变得虚幻起来。
  
  林泽大喝一声:“休想逃。”
  
  手中天问剑化为一道寒光,对着马尔西安闪电般追逐而去。
  
  此时马尔西安尚未完全离开,看到飞剑而来,脸上露出惶恐之色,极力挣扎躲避着。
  
  化作闪电的天问剑,先是被白光阻挡了一下,接着马尔西安拼命躲让,最终只带下来他的一支胳膊。
  
  丢了一支胳膊的马尔西安,强忍着剧痛,疯狂催动挪移卷轴,最终在林泽到来之前,整个人消失不见。
  
  林泽看着那支齐根而断的胳膊,脸色有些不好看,自己多少有点轻敌了,早知道应该第一时间干掉敌方主将,而不是借着他杀伤更多士兵。
  
  统帅突然消失,对拜占庭大军而言,是个不折不扣的打击,一时间更加慌乱了起来。
  
  林泽借助宗师之力,彻底展现出自己的超强实力以及威势,试图逼降对方。
  
  只是林泽不会拜占庭语,效果有些差强人意。
  
  此时率领大军消灭拜占庭大军尾巴的韩信及时赶到,朝着十数万大军发动了冲锋。
  
  在韩信大军的威慑下,除了部分成功逃离的,剩下的人成片成片跪地投降,将命运交到了敌人手上。
  
  大局已定,林泽也就懒得再去追杀那些零散的拜占庭士兵。
  
  身上没有食物和清水的情况下,这些士兵想穿越荒漠,找到绿洲,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一个时辰后,韩信带人打扫完战场,走向林泽,躬身行礼道:“启禀侯爷,此战大胜,敌军此来共计四十万大军,践踏而死者近六万,伤亡于我军之手,逾八万,俘虏十二万,其余皆四散而逃,难以追剿。”
  
  林泽微微点头:“似乎战果不错。”
  
  韩信趁机恭维了一句:“全赖侯爷武功盖世。”
  
  林泽不可置否摇了摇头,这战大胜,显然是因为对方主将不战而逃,从而引起连锁反应,一败涂地。
  
  而对方主将是看到自己,才有的这番表现,林泽几乎猜到,对方绝对是因为见过与自己同等的强者,知道不可力敌,才仓皇而逃,这意味着,对方亦有宗师境强者。
  
  虽然这战胜了,但林泽担心,对方会有宗师境强者带领大军到来。
  
  将心比心,若是林泽自己吃了这么大一个亏,自身又有实力的话,肯定会想着报复回来。
  
  “先前你说王离逃了,是怎么回事?”林泽想起刚刚韩信跟自己说的,遂询问道。
  
  韩信苦笑一声,将自己这两天遭遇的事,全都说了一遍。
  
  林泽脸色顿时阴沉到了极点,他敏锐的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
  
  任谁遇到打仗打到末尾,只等援军到来,就能胜利的这种情况,都不可能突然弃城而逃。
  
  如果非要找个理由的话,那就是王离在害怕自己。
  
  可王离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害怕自己到连触手可及的功劳都不要呢?
  
  林泽眉头紧锁,有些不解。
  
  轻吐一口浊气,林泽将这些疑问压下,缓声说道:“这么说来,加上王离留下的部分粮草,大军最多也只能坚持三个月。”
  
  “若养着这群俘虏,恐怕只能够坚持两个月。”
  
  韩信脸色迟疑了一下,微微点头。
  
  林泽脸色平静说道:“立刻派人十万里加急,上书陛下,安排人调集粮草过来。言辞可以稍微激烈一点,若一个月粮草无法到达陇右,大军将有溃败的危险,请陛下务必重视。”
  
  “王离之事一并上报,务必让陛下和朝廷百官知道西域形势的严峻性。”
  
  韩信微微点头,在他看来,林泽这是为了秦国和大军着想,稍微用点手段,亦是应有之举。
  
  “至于这次抓的俘虏,除了那群魔法师以及会秦语的士兵,其他尽坑之,以节省粮草,”林泽一脸漠然的说道。
  
  韩信心一颤,有些不忍道:“若粮草一月内能至,大军无断粮之忧,杀俘不祥,侯爷是否再考虑一二?”
  
  林泽面色不改说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些人不远万里而来,杀我同胞,乱我疆域,死不足惜。”
  
  “况且人家难得来一趟,若是不将其永久留下,有点对不起人家的这份心意。”
  
  韩信看着林泽态度坚决,脸上微微有些苦色。
  
  林泽不由喝道:“韩信,你要知道,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人残忍,本侯不可能因为一群敌人浪费粮食,从而让自己兄弟陷入险境。”
  
  “这些人,你要是下不了手,本侯可以安排其他人去做,但你要记住,这种事,可一不可二,作为主将,你不能只凭喜好做事,你得对大军负责。”
  
  韩信默然,最后重重点了点头,带着亲兵离去。
  
  第二天,陇右城外,多了十二座万人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