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和你斗!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和你斗!

    未央宫。
  
      皇帝和珍妃一起走进懿妃宫里,一进门就看到懿妃在院子里跪迎,皇帝看到懿妃这般样子忍不住有几分心疼,除了心疼还有别的情绪,懿妃从来都是这样谨小慎微,也总是会因为不是她的错误而心怀愧疚,她这样的性子大概就是那种总是吃些亏才会心安的人,若是被她不小心占了些便宜,她会寝食难安。
  
      赖成和老院长曾经都不止一次劝过皇帝,要说立后,懿妃比珍妃更合适,毕竟懿妃才是二皇子的生母,可皇帝每一次都直接否了,他不是厌恶懿妃,从没有厌恶过,把珍妃放在第一位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皇帝觉得懿妃的性格不足以母仪天下。
  
      有句话皇帝不会随便告诉别人,但后来在一次长谈中和老院长赖成他们提起过,这句话也影响了老院长和赖成,自此之后,两个人再也没有提过懿妃为后的事。
  
      当时陛下说:“你们总是说懿妃更适合立后,朕不是没有思考过,但朕要比你们思考的更多,朕问你们,你们有没有考虑过一个女人对男人的影响?”
  
      老院长和赖成当时楞了一下,谁也没有明白陛下这句话里的确切含义是什么。
  
      皇帝沉默了一会儿后解释道:“如果朕一直都和皇后亲近,朕会不会被皇后影响?”
  
      这句话一出口,老院长和赖成全都惊了一下。
  
      民间有个说法,叫最可怕的风是枕边风。
  
      赖成忍不住想起来自己的一个朋友,他朋友原本是个豁达开朗的人,娶妻的时候他还去了,他的妻子是个很吝啬的人,表面上看起来还好,可是只要涉及到钱财就会算计的很多,就算是日常来往,朋友到他家里去带些礼物,而她却不准自己丈夫带礼物。
  
      一开始倒也不是不准,而是她来准备礼物,总是买一些比较廉价的东西,她丈夫总是觉得自己没面子,于是经常吵架,后来也不知道怎么了,天长日久,竟是变得和他妻子性格差不多,于是朋友们逐渐疏远,时至今日已经再无走动。
  
      说起来,因为那些小钱朋友们真的在乎?只是不愿意和他妻子再有接触罢了。
  
      皇帝坐在那语气有些沉重的说道:“妻子对于丈夫的影响,总是比丈夫对妻子的影响大一些,你们信吗?”
  
      老院长不知道如何回答,他不了解,所以没有话语权,可是赖成却知道陛下说的应该是准的。
  
      大宁这个社会,纵然看起来丈夫的地位远比妻子高,可还是会被影响,这种影响无孔不入。
  
      皇帝道:“不是说女子都不好,男女一样,男人不成器的比女人要多,此时说的是朕的选择.......如果朕当初一直和皇后亲近,多半朕会变成一个时时刻刻都想着算计小手段的人,以恶意去揣测别人,朕后来行事更加果决,对身边人更加信任,你们能说与珍妃无关吗?”
  
      老院长和赖成同时点了点头。
  
      “再说懿妃。”
  
      皇帝道:“懿妃那般性子如果立后,总是和朕说一些能忍就忍能让就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样的话,你们觉得朕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别人伸手打过来一巴掌,朕还没还手呢,身边人说别打别打不值得,吃亏是福......”
  
      皇帝长长吐出一口气:“珍妃不答
  
      应朕,朕就空着后位也不会随便选人。”
  
      此时此刻,懿妃宫里。
  
      皇帝一进门就看到懿妃跪在那,有些心疼,也有些恼火。
  
      “站起来。”
  
      皇帝说了三个字,没看懿妃,大步走进屋子里,懿妃还以为是陛下其实是生气的,所以更加的惶恐,连忙起来,跟着进了屋子后又跪了下来。
  
      皇帝的眉头随即皱的更深。
  
      “起来吧。”
  
      珍妃伸手把懿妃扶起来:“是不是觉得陛下在生你的气?如果你这般想,那岂不是看低了陛下?”
  
      珍妃这话说的有些重,可她也了解懿妃,如果话不说的重一些懿妃还是会跪来跪去,还是会那样好像什么错都是她的一样。
  
      皇帝坐下来,看了懿妃一眼:“别人说你什么,有人信,有人不信,朕都不在乎,可是你自己却表现的好像连你都信了那些传闻,你让朕怎么办?”
  
      懿妃一怔。
  
      皇帝心情不好,非常不好,本是带着珍妃一起过来安抚懿妃,哪想到越看越气。
  
      珍妃站在皇帝身边,手偷偷的在皇帝背后轻轻拍了拍,皇帝表情明显舒缓了些,却因为生气而咳嗽了几声,珍妃连忙给了懿妃一个眼色,懿妃立刻反应过来,连忙端了杯茶双手递给皇帝:“陛下。”
  
      皇帝把茶接过来,没喝,放在一边:“珍妃你留下和她聊聊,朕还有事要去处置。”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起身往外走,懿妃一脸惶恐的跟在后边,走到门口,皇帝回头看着她:“你知道朕最不喜欢什么吗?朕的人被欺负了,朕可以不计代价的去为她打回来,不管是谁欺负了朕的人都不行,朕为了你们可以去打,和谁打朕都不怕,朕最怕的是,朕去打了,回来你却说陛下不该去啊,我没什么的,还会委屈巴巴的说陛下算了吧。”
  
      “算了吧?”
  
      皇帝看向懿妃的眼睛:“朕如果时时刻刻都想着算了吧,那大宁早就灭国了!”
  
      懿妃吓得扑通一声跪下来。
  
      皇帝长叹一声,看向珍妃:“朕去忙了,你和她说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皇帝大步走出懿妃宫门,走了几步之后又回头,看着懿妃跪在那的样子,忽然之间生出来一种无力感,怎么都扶不起来的无力感。
  
      可皇帝知道,这种无力感不都是懿妃给他的,还有太子。
  
      太子这次是真的直接走到他对面了,原本皇帝对太子还抱有最后一丝希望,所以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真的去对太子问责,廷尉府里关着的人要想给太子定罪足以说得上证据充足,可皇帝之所以不愿意动太子,第一是觉得太子的错不是他一个人的错,是皇后的错是沐昭桐的错,也是皇帝自己的错。
  
      第二,他是希望太子自己能够醒悟过来,能够想明白。
  
      皇帝对自己不在乎的人动手,难道还会犹豫?
  
      东宫。
  
      太子也在等着,等着皇帝召见他,他甚至渴求一场暴风骤雨,内心深处想着自己的父亲难道这次还不指着自己的鼻子痛骂一顿吗?
  
      然而他失望了,从早晨到日落,没有人来找他。
  
      “连骂我都没兴趣了吗?”
  
      太子站在门口看着外边,眼神里的阴冷一闪而过
  
      。
  
      “我就这么不值得?”
  
      他转身,不再看向门外,他知道等不来了。
  
      他其实在太庙做完那件事之后就开始后悔,有那么一阵无比的后悔,而就在回到东宫后,他其实一直都在等着皇帝派人来让他进宫,指着他的鼻子一顿痛骂,或是直接打他一顿,狠狠的打他一顿,如果那样的话,他觉得自己应该会跪下来痛哭流涕的认错。
  
      会的吧。
  
      他不太确定,但这个念头曾经闪现出来过。
  
      坐下来,太子脑袋里乱糟糟的,他想着最坏的结果是什么?这件事虽然是他站在太庙门口让人敲响了太庙钟,可是明面上谁也无法证明这件事是他主动查的,对于皇帝来说,他最大的错处是没有先去和皇帝说一声,在没有证据证明这是他陷害懿妃之前,皇帝也不能直接动他,可是要想查清楚这种事,没那么容易。
  
      “连一顿骂都换不来么?”
  
      太子又问了一句。
  
      屋子里空荡荡的,自从曹安青逃走之后,他这屋子里就变得空荡荡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如今整个东宫里的人换了一茬,每个人看到他依然那么敬畏,可是他知道每个人都是皇帝安排在这盯着他的眼线,这次他安排人去把龚田找到,是动用了他一直都不敢动用的力量,那是他母亲留给他的最后的力量了。
  
      然而他很清楚,这点力量在皇帝面前不值一提,然而这力量对他来说是最后的保命稻草,他在皇帝御驾亲征的时候差一点就忍不住要动,因为那个时候长安城确实很空,连禁军都跟着皇帝去了北疆。
  
      可他做不到,不是做不到谋逆,而是做不到让皇帝死在北疆。
  
      穷尽心思,也根本做不到。
  
      力量相差悬殊,从一开始他就知道自己没法赢,他在长安城想了所有能想到的办法,可却发现自己的手根本没有办法伸到北疆,他手里的那些力量全部来源于母亲多年的筹谋却也已经支离破碎,他能控制谁?北疆作战的那些将军们,哪一个会听他的话?
  
      可他到现在还不肯放弃,别人可能以为他是必须争那皇位,可他知道不是,从一开始就不是。
  
      “为什么?”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声音,太子从思绪之中吓了一跳,猛的站起来看向门外,发现是皇帝站在那,看着他,眼睛狠狠的看着他。
  
      皇帝问:“为什么?”
  
      在那一刻太子几乎忍不住就要跪下来,可是在膝盖弯了的那一瞬间手扶在桌子上。
  
      “为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硬撑着没有跪下去。
  
      “父皇是问儿臣为什么?”
  
      太子忽然笑起来,眼睛血红血红的笑着。
  
      “因为母后。”
  
      他故意昂起来下巴看着皇帝,一种极具挑衅的姿态。
  
      “你待她不公。”
  
      太子忽然爆发出来,歇斯底里的吼出来:“天下不帮她,我得帮她,天下人恨她,我不恨她,我得为了她和你斗!和你斗!”
  
      皇帝站在那,静静的看着已经近乎疯狂的儿子。
  
      “好。”
  
      皇帝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扑通一声,太子跌坐在地上,像是没了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