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姐弟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姐弟

莫迪奥看着沈冷,觉得自己在看着一个疯子,这样的人谈九州派来协助他能做什么?满嘴胡言乱语没有一句正经,典型的一个无赖嘴脸,他更不理解这样的人是怎么成为宁军的领军将军的,他所熟悉的宁军将领哪个不是肃正严明哪个不是威严冷穆,可这个......
  
  沈冷还在忽闪着一双大眼睛,似乎在等待着他的答案,可他能说什么?
  
  难道真的回答说好啊好啊,等我当了吐蕃王就和你签个大单,以后你们家茶园的生意我包了?
  
  沈冷忽闪了一会儿也没见莫迪奥回应,所以觉得有些无趣。
  
  “做生意好难。”
  
  他看向陈冉:“我果然不适合做生意。”
  
  陈冉道:“你就是太直接了些,应该委婉点。”
  
  沈冷哦了一声,坐直了身子:“既然亲王殿下现在想谈谈关于未来吐蕃国王的事,那就谈谈,我想知道亲王麾下有多少人马?”
  
  莫迪奥沉思片刻,撞着胆子回答:“五万大军。”
  
  沈冷点了点头:“也就是说一万来人。”
  
  莫迪奥:“......”
  
  沈冷抿了一口茶,觉得谈九州这么做生意还是有点过分,这么差的茶碎在大宁国内和不要钱没区别,可是谈九州居然卖给吐蕃人能卖到上等好茶的价格,这生意真是赚钱,想想也就能理解莫迪奥的怨念,吐蕃人也是没办法,不产茶叶且仇视宁人,可贵族又以拥有宁人的一些东西为傲,比如一件上等织品,一罐上等好茶,都是他们用来炫耀的资本。
  
  被沈冷一刀砍了脑袋的那位吐蕃王,曾经就以自己有很多大宁锦衣而骄傲。
  
  “之前,左贤王多迪奥以王族名义召我进都城,他是想杀我,我拒绝了,所以多迪奥宣布我为叛贼,他下令诸地大军向我封地这边集结。”
  
  莫迪奥看向沈冷认真的说道:“我希望将军可以带兵帮我挡住攻势。”
  
  沈冷好奇的问了一句:“多迪奥和你是什么关系?”
  
  “从族谱上来说,算是同族同辈。”
  
  沈冷点了点头:“兄弟相残,好惨。”
  
  莫迪奥:“将军,能不能认真的来商量一下战事?”
  
  沈冷哦了一声:“我还是想谈谈茶园生意的事,我刚刚仔细思考了一下,你确实有的赚。”
  
  莫迪奥叹道:“若将军大人累了,那我先告辞。”
  
  沈冷笑了笑:“你觉得我现在会和你谈这些事?什么时候亲王殿下送来的粮草补给到了,什么都好谈,我是来帮你做吐蕃王的,所以自然会率军助你征战,不过在这之前,我得看到亲王殿下的诚意。”
  
  莫迪奥起身:“也罢。”
  
  他转身往回走:“我想,我可以给谈大将军写一封亲笔信了,我看不到他的诚意,所以我和他之前书信来往所谈定的事,不会做数了。”
  
  沈冷道:“嗯,你随意。”
  
  他指了指莫迪奥:“拿下他,先关起来,下令庚字营明日一早开始进攻,三日之内拿下他的封地,三日后,我要在鹭湖城内喝庆功酒。”
  
  陈冉立刻应了一声:“是!”
  
  莫迪奥的脚步猛的一停,转身看向沈冷:“你到底想怎么样?”
  
  沈冷看着他:“我之前说过了,五日之内不见粮草,我就开始吃人,想想对你来说五日送来粮草确实过分了些,过分宽仁了些,三日之内,不见粮草,先灭你封地,再灭吐蕃,你可以去求一下多迪奥或是安息人,又或者可以给仇视我大宁的雅什写信,看看他们谁愿意来救你。”
  
  莫迪奥一跺脚:“三日之内,我会把粮草送到。”
  
  沈冷点了点头:“看,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好好谈?我刚刚也说过了,我喜欢在这种友好亲切的氛围下谈事情,心情都会变得愉悦一些。”
  
  莫迪奥加快脚步离开,他觉得自己居然认真的和一个无赖说了这么多话都是屈辱。
  
  沈冷回头看了看城墙那边,宁军已经把这一段城墙完全占领,这算是真正打开了一扇攻入吐蕃的大门,可是时机不够好,此时此刻西疆抽掉不出来太多人马灭吐蕃,安息人还在虎视眈眈,楼然国那虽然是乌合之众可实在太多了一些,依然有九十万以上的奴隶,多的让人头疼,吐蕃这样的国家不是南越不是渤海,求立也远不如吐蕃,若要彻底征服这片土地没有数十万大军几个月的时间难以做到。
  
  “我的茶园生意做的这么远了吗?”
  
  沈冷一边往远处院落那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心说林落雨果然了不起,他是真真正正的一个甩手掌柜,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的生意做的多大,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少钱,在长安城的时候高小样曾经找他汇报过一次,说是求立那边的茶园举国之内几乎都被林落雨收了,所以如果是从求立出来的茶叶,必然是他天机票号的生意。
  
  正想着这些,远处有一队骑兵纵马而来,离着还远,马背上的骑士跳下来:“大将军,前军杨将军让我过来禀告,有人到军中求见,说是将军门下。”
  
  沈冷心说我门下?我门下谁在吐蕃?
  
  不多时,一群人从远处过来,因为无法确定他们身份,所以杨恨水派了一团战兵送过来的,沈冷看了看那些人却都不认识,这是一群看起来颇为彪悍的汉子,身穿的是求立那边的服饰,所以沈冷猜到了这是天机票号的人,奈何真的一个都没见过。
  
  那群人看到沈冷之后同时俯身一拜:“东主!”
  
  沈冷点了点头,刚要问你们领队是谁,那群汉子往左右分开,在他们身后,穿着一身米黄色男装长衫,手里拿着一把折扇的林落雨笑盈盈的走过来,沈冷看到之后楞了一下,下意识的抬起手揉了揉眼睛,然后才确定那就是林落雨,只是依然不敢相信。
  
  在林落雨身后,同样一身男装的颜笑笑笑呵呵的看着他,似乎觉得沈冷此时脸上的表情很好玩。
  
  “你......”
  
  沈冷张了张嘴,林落雨手里的折扇在沈冷脑袋上敲了一下:“叫姐!规矩呢。”
  
  沈冷叹了口气:“姐......”
  
  林落雨似乎很开心,她应该是没有想到居然真的遇到了沈冷,她本来不在吐蕃,而在大支国,大支国那边的生意开展的很顺利,她的商队彻底取代了原来和大支国这边做生意的求立人,断了求立贩卖到西域的鬼瘾胶,可是却把瓷器和茶叶生意做的风生水起,她甚至还与大支国的皇族见了面,如果不是大支国出兵的话,她可能现在还是大支国皇族的座上宾。
  
  她在大支国开了五六家分号,可这样的规模也不值得她亲自来,手下人汇报说大支皇族那边问能不能购买兵器甲械,这事让她有了警觉,大支国很富有,是因为大支国内有金矿有银矿还有宝石矿,唯独就是少铁矿,难以打造出大量兵器甲械,如果不开战的话也没必要向外购买,她担心西域人对大宁会有什么不利之举,所以亲自赶来。
  
  结果人才到没多久,大支国国王带着八九千军队亲自出征了。
  
  于是她又带着人从大支进入吐蕃,试图打探出更多的消息送去宁西疆边军,沈冷曾经说过,他做生意的目的是为了让手下士兵们过的都好,林落雨永远也不会忘记这句话,生意确实做的很大,每年她都会亲自核算拨款给在海外的战兵,这次她亲自来,是因为她知道再多的拨款也不如有作用的情报。
  
  林落雨笑盈盈的看着沈冷:“你怎么这么丑了。”
  
  沈冷刚刚从后阙国那边回来没多久,虽然脸上的爆皮已经好了不少,可人看起来依然那么黑。
  
  沈冷叹道:“你怎么这么好看了。”
  
  “有多好看?”
  
  “天下第二吧。”
  
  林落雨笑的更开心起来,因为天下第二的评语已经很高很高了,这个傻小子心里的天下第一只能是沈茶颜,她能排到天下第二,足够开心。
  
  本就好看,笑起来更好看。
  
  “明天我安排人把你送回西疆,你也有阵子没回长安了,回长安住一阵子吧。”
  
  沈冷和她并肩而行,一边走一边说道:“西疆这边战乱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你不能长留。”
  
  林落雨笑问:“这是关心我?”
  
  “你是我财主,我当然得关心你。”
  
  林落雨白了他一眼:“我觉得我有留在这里的必要。”
  
  “说呗。”
  
  “如果我告诉你,我是吐蕃国现在最炙手可热的左贤王多迪奥的座上宾,你觉得我是不是留在这里很有必要?”
  
  “你就算是多迪奥的娘,你也得回去。”
  
  林落雨:“......”
  
  沈冷脚步一停,看向林落雨认真的说道:“你知道的,我不希望你有危险。”
  
  林落雨眼神明亮起来:“你姐我还没有那么弱,就算没有在吐蕃遇到你,我也会到西疆找你,因为有很重要的事,你知道大支国吗?”
  
  沈冷点了点头:“弹丸之地。”
  
  “没错,弹丸之地。”
  
  林落雨眼睛眯起来:“可是有金矿。”
  
  沈冷也学着她的样子眯起眼睛:“所以呢?”
  
  “我贪财。”
  
  林落雨道:“特别贪财。”
  
  沈冷摇头:“我贪命,特别贪命。”
  
  林落雨道:“吐蕃国将军雅什就要趁着大支国没有多少兵力去抢金矿了,如果他从东南方向出兵占据大支国,你想支持右贤王莫迪奥成为新的吐蕃王,怕是有些难。”
  
  她微微昂着下颌:“没有人比我更熟悉那边。”
  
  沈冷沉默,好一会儿之后说道:“不许离开我的视线。”
  
  林落雨点了点头:“你说了算。”
  
  沈冷抬起手在她脑壳上敲了一下,林落雨瞪着他,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弟弟打姐姐,天经地义。”
  
  林落雨哦了一声:“若某人不求我,我是不会告诉他有条路可从吐蕃东南进大支。”
  
  沈冷笑起来,很贱。
  
  林落雨:“把头伸过来。”
  
  沈冷低头,林落雨的扇子在沈冷头上狠狠落下,却轻轻敲打。
  
  她转身背着手往回走:“给我准备个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