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九百六十五章 疏忽

第九百六十五章 疏忽

边疆这边大战在即,而此时此刻,茶爷带着两个孩子在数千名战兵的护送下已经去了东疆,可是这就出现了一种很难控制的局面,陛下在朝廷上已经宣布沈冷携家眷赶去东疆训练水师新军,备战远征桑国,可是沈冷如今在西疆要打起来了。
  
  就在沈冷兵围铜羊台城的当天,长安城,陛下也接到了沈冷的亲笔信。
  
  “陛下,这可怎么办?”
  
  内阁大学士赖成一脸担忧:“沈冷不知道陛下的安排,他在西疆说不定已经和大将军谈九州见了面,不少人也已经知道他在西疆的事,可他应该在去东疆的半路。”
  
  皇帝也愁。
  
  他在屋子里慢慢踱步:“沈冷的亲兵营将军陈冉是不是赶过去了?”
  
  “是,本来是要护送颜公主殿下去东疆的,可是颜公主不放心沈冷,所以逼着陈冉带了一团亲兵赶去西疆,他们是在半路折返的,所以应该离长安还没多远。”
  
  “派人追上去,告诉沈冷,遮面而战。”
  
  “遮面?”
  
  赖成:“若遮面的话,西疆一战,沈冷有大功而不能领,有战绩而不能说,实在”
  
  “按时间来说,就算朕即刻下旨让他赶去西疆,他也应该在至少四个月后才能到。”
  
  皇帝道:“他在西疆已经抛头露面,好在朕调集的各路战兵还没到,大军行进比快马传讯要慢,派人去还来得及,知会谈九州让他来安排,算计着日子再说。”
  
  皇帝也觉无奈,他已经下了圣旨,如果被人知道了沈冷悄默声的到了西疆的话,他这个皇帝怎么解释?
  
  皇帝叹了口气:“至于军功谈九州就要退下去了。”
  
  赖成立刻懂了皇帝的意思。
  
  “只是,又委屈了沈冷。”
  
  “朕的”
  
  皇帝的话几乎脱口而出,好不容易忍了下来。
  
  朕的儿子,受点委屈就受点委屈吧。
  
  可是皇帝想的却不是这样,凭什么让朕的儿子受委屈?他只是还没有想到一个足够圆滑的办法,西疆的战事来的太突兀,正常情况下皇帝怎么可能调已经赶往东疆的沈冷去西边?西边有诸卫战兵,有重甲,还有西北唐家,大宁不是无人可用。
  
  皇帝若摆出来一个姿态,朕就是想让沈冷去西域打仗的,大宁西半部的所有将军们怎么想?将军们不多想,将军的手下怎么想?
  
  他们会认为陛下觉得他们不行,所以西边的仗也要调东边的人过来打。
  
  他是皇帝,他可以有一点点任性,但不能在大是大非上任性。
  
  “不如,趁着西疆各路大军还没有完后汇聚,陛下调沈冷回东疆?”
  
  赖成想说的话不好意思说完,既然沈冷在西疆打仗还要蒙脸而战,没有功劳没有苦劳还要面临无法想象的凶险,何必还把沈冷留在那儿?他不知道陛下是怎么想的,也想不出来此时此刻还有什么好办法,陛下越来越迷信只要沈冷在的战场就一定会打赢,这不好。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说?”
  
  皇帝看了赖成一眼:“做了大学士,莫不是忘了自己曾是言官?”
  
  赖成沉默片刻,撩袍跪倒在地:“陛下,沈将军追小张真人的事已经破了例,他是国之大将军,他的职责是在东疆水师,西疆诸卫战兵都能打这一仗,大将军谈九州也不需要沈冷遮面而战把军功让给他,那不是大将军的荣耀,那是谈九州在退下来之
  
  前的羞耻,一旦这件事被传扬开,大将军谈九州将成为一个笑话,陛下也会成为一个笑话。”
  
  “大宁,不是没有沈冷便不可战,西疆,不是没有沈冷便不能胜,若陛下此时紧急召回沈冷,将来还能圆回来,若此时再不召回,陛下将谈九州的脸面置于何地,将国之威严,圣旨威严,陛下威严置于何地?”
  
  皇帝一怔。
  
  赖成跪在那却不低头,看着皇帝的眼睛说道:“陛下觉得沈冷是福将,所到之处皆能奏凯,可是陛下,大宁战兵百万,战将千员,他们也一样能征善战,他们也一样忠君爱国,况且臣一直不认为沈冷是福将,沈冷能打赢每一战,是因为他的能力而非运气。”
  
  皇帝张了张嘴,忽然间醒悟过来什么。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沈冷如此的在乎,不管有什么事都希望他能分得荣誉,他刚刚在想的全都是怎么才能把沈冷在西疆的事圆回来,怎么才能让沈冷名正言顺的在西疆继续领得荣誉,不知不觉间他都是以一位父亲的身份在思考关于沈冷的任何问题,而不是一国之君。
  
  “朕”
  
  皇帝想说些什么,可竟是无言以对。
  
  赖成曾经不止一次的硬怼过他,甚至在满朝文武面前指着他的鼻子骂他昏君,可那都是做样子,都是戏,这一刻跪在他面前的大学士不是在做戏。
  
  “朕知道了。”
  
  皇帝在椅子上坐下来,缓了一会儿后说道:“拟旨,以通闻盒送传谈九州,让他知会沈冷立刻返回东疆,不必回长安。”
  
  赖成叩首:“臣马上去办。”
  
  皇帝看向窗外:“也许已经来不及。”
  
  与此同时,西疆。
  
  沈冷坐在马背上看着铜羊台城,后边的抛石车已经架设好,随时都能攻城,可是等待下令的岳望嵩等人却忽然发现沈冷坐在那愣住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疏忽了。”
  
  沈冷忽然抬起手在脑门上拍了一下。
  
  “大将军,怎么了?”
  
  岳望嵩连忙问了一句。
  
  “我不该在这。”
  
  沈冷抬起手摸了摸额头上瞬间冒出来的冷汗,自己贪功,贪战,贪胜,因为太得意,太放肆,竟是忘了自己不该出现在西疆,此时此刻他已经在数万大军面前,也已经对敌人报了自己的名【.】字,这样一来将陛下置于何地?
  
  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如此放肆了?
  
  一瞬间,沈冷不只是额头冒汗,后背也被汗水打湿。
  
  他看向岳望嵩:“将士们都知道我来了?”
  
  “新军都知道。”
  
  岳望嵩道:“之前大将军就吩咐过,所有新军皆归你节制调遣。”
  
  沈冷脑子里嗡嗡的,想着该怎么才能把这件事圆回来,首先要考虑陛下会怎么帮他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陛下应该已经宣称沈冷去了东疆,可他却在西疆如此抛头露面
  
  “我不是沈冷。”
  
  沈冷低头,撕了一条衣服遮挡住脸:“告诉将士们,我在西疆的事绝不准继续外传。”
  
  “可是大将军。”
  
  岳望嵩一脸的疑惑:“不只是新军,西疆重甲,包括城内城外的百姓都知道你来了,若此时大将军说不是大将军,如何对将士们解释,如何对百姓们解释?”
  
  沈冷实在想不到办法。
  
  “先攻城。”
  
  沈冷把脸蒙住:“此战之后我
  
  再与大将军商议。”
  
  与此同时,西甲城。
  
  站在城墙上以千里眼看着远处火把通明之处,等了一会儿还没见攻城,他微微皱眉,想着沈冷为什么还不进攻?
  
  就在这时候,他手下人忽然说了一句。
  
  “这一战,莫非又要让安国公来打了?”
  
  谈九州脸色一变:“安国公怎么了!你不可胡言乱语。”
  
  手下人道:“北征之战后,陛下已经说过让安国公去东疆训练水师新军,结果他跑来这里,这一战纵然来的突然,可他这一来”
  
  手下人的话还没说完谈九州忽然间醒悟过来。
  
  “糟了。”
  
  谈九州眼神闪烁了一下:“是我疏忽了,沈冷也疏忽了。”
  
  他伸手:“把我的甲胄长槊取来。”
  
  谈九州领兵这么多年都没有慌过,可是瞬间想到的事却让他不得不慌了一下,沈冷不该在这啊,自己怎么完全没有去细想?国师到了这,沈冷以大将军之尊亲自来追这本就不合常理,沈冷也说过他是临时追出来的并没有陛下旨意,这事可大可小,一旦大了就控制不住。
  
  “是得想个法子才行。”
  
  就在这时候铜羊台城那边火光稍稍乱了些,离着这么远也依稀听到了攻城士兵的喊杀声,谈九州心里越来越急,这事可怎么圆?
  
  距离西甲城不到一百里的地方有一座渭南县城,渭南是西疆很重要的地方,虽然只是一个县城,可这里号称西北最大的药材集散之地,西北盛产的药材都会集中于此,来自大宁各地的药商会从四面八方而来,很多药材都是西北独有,渭南最著名的则是一种名为血虫叶的草药,除了渭南县之外别的地方种都种不活。
  
  在渭南县城的一家医馆,黑眼看了看周东吴:“再换了药就差不多了,如果你听我的何至于等到现在,咱们和沈冷分开之后直接到下一个县城找医馆给你诊治,你却跑了”
  
  周东吴道:“医者仁心,我不是不相信那家医馆,咱们不是要去找沈家医馆吗,要有信用,说去沈家医馆就去沈家医馆。”
  
  黑眼道:“你出医馆的时候慌慌张张,肯定出问题了。”
  
  周东吴道:“也没啥大问题,就是要缝合伤口的时候,那个郎中的助手安慰了一句,说不要紧,只是伤口缝合,不用紧张,没什么大不了的,一次缝不好就两次。”
  
  黑眼:“他安慰的对啊,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缝合不算什么。”
  
  周东吴叹了口气:“他安慰的是那个郎中。”
  
  黑眼:“”
  
  躺在医馆里,周东吴往外看了看:“为什么还没有人来?”
  
  就在这时候看病的郎中进来,一脸的不好意思:“现在城中没有多少人还在坐诊,得到消息之后,九成的郎中都带着伤药赶往西甲城,我也要去的,可是总不能一个人都不留,所以太忙了些。”
  
  他解开周东吴的衣服看了看:“伤口恢复的不错,这么大的刀伤”
  
  “好人!”
  
  黑眼和周东吴立刻说道:“我们都是好人,我们是要去西甲城参战的,半路上遇到了潜入大宁的后阙奸细,打了一场,被伤了。”
  
  郎中帮周东吴换了药,到了门外吩咐学徒:“去官府,就说我们有刀伤者,来历不明。”
  
  黑眼和周东吴刚要走,门外几个捕快就大步进来,看了一眼:“都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