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九百四十九章 再来一碗

第九百四十九章 再来一碗

天亮之后沈冷和小张真人进了一座县城,好在运气不错,在城里一户人家买了马车,大年初二骡马市还没开,也只能碰运气到人家里买。
  
  大宁的百姓历来都好客且和善,两个人还在这户人家里分别洗了澡,虽然赶时间,不过不该省的时间还是不能省。
  
  洗了澡换了衣服,赶上马车出城,官道上除了他们之外几乎看不到别的行人,出城没多远还好些,等到离开城二十里之后基本上就见不到别人,大年初二又正是中午吃饭的时候,行人多了才怪。
  
  两个人在县城里采买了足够多的食物和水,几乎装满了一大车,接下来的路程乏善可陈,两个人轮换着赶车轮换着休息,晚上也不停,他们已经落后许多,若是再耽搁时间哪里还能追的上那些羌人。
  
  不管羌人走不走官道,他们要出关回古羌地,玉门关是必经之路,他们唯一的机会就是比长安的命令更早赶到玉门,玉门关内有一个很大的番市,大量的西域人在这里做生意,所以玉门关盘查虽严密,可那些羌人要想出去并不难,沈冷确定他们手里一定有正正经经的出关文牒。
  
  好在沈冷不缺钱,买马的时候就买了三匹,三匹马轮换着拉车,即便如此也不能一直这样换着跑下去,跑了一天一夜之后在路过的镇子里寻了一个大车店,条件简陋的很也不算干净,毕竟只有过往行商或是家境一般的路人才会住在这地方,然而这镇子里又没有像样的客栈。
  
  接下来就是沈冷发挥的时刻,大车店只有他们两个客人,沈冷索性花银子把大车店包下来,却只休息一个时辰,洗了澡吃了东西继续赶路。
  
  夜里都是沈冷赶车,所以早晨小张真人赶车。
  
  迷迷糊糊的,沈冷就听到小张真人在车外自言自语,又像是和那三匹骡马聊天。
  
  “屁股疼。”
  
  小张真人以为沈冷睡熟了,但说话的声音还是很轻。
  
  “马儿马儿,跑的平稳些好不好。”
  
  小张真人看着马屁股说话:“我的屁股又没有你的屁股那么厉害,颠的好疼。”
  
  她往后看了看,沈冷躺在大车上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的很熟,她翘起一边屁股揉了揉,小眉角就皱了起来。
  
  她不常骑马,前两日的时候骑马就被马鞍折磨的怀疑人生,虽然坐车比骑马好的多了,可是这大车太简陋,连车厢都没有,好歹有个坑马车都会颠起来。
  
  “屁股好大。”
  
  小张真人看着马屁股,竟然有些羡慕,她侧头看了看自己的屁股,忍不住有些小小的自卑。
  
  也许她是第一个羡慕马屁股大的女孩子,其实她观察的并不仔细,马屁股不但大,形也不错。
  
  又或是这路上实在无聊了,她只好和自己聊天。
  
  “不对不对,我才不要屁股大。”
  
  她摇了摇头:“大屁股不好,看着可丑可丑了。”
  
  然后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腰,显然楞了一下,她有些不明白这几日风餐露宿吃不好睡不好的,为什么感觉自己的腰还粗了些?于是有些懊恼,昨夜里沈冷买了条羊腿回来烤了吃,不应该贪嘴吃那么多,可是好好吃
  
  “咳咳”
  
  小张真人的手还在自己腰上就听到沈冷咳嗽了几声,她连忙把手收回来,好像刚刚偷东西被人发现了的小贼,脸红心跳,也不敢回头看沈冷是不是醒了,其实沈冷
  
  哪里是醒了,沈冷是根本就没睡着,这一段路不是特别平坦,大车实在是颠的厉害,能那么快睡着才怪。
  
  “给你。”
  
  沈冷在小张真人背后说了一声,小张真人紧张的回头看,发现沈冷递过来一个小包裹,那是前天在县城里沈冷说出去买干粮的时候带回来的,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小张真人接过来:“这是?”
  
  “先垫着。”
  
  沈冷闭上眼睛,枕着自己的胳膊说道:“应该有用。”
  
  一瞬间,小张真人的脸就烫的好像烧着了一样,原来刚才自己嘀嘀咕咕说的那些人沈冷都听到了,她恨不得画个符把自己送进三十三重天,一想到那么多羞耻的话都被沈冷听到她就心跳加速,沈冷倒是不在乎,闭着眼睛嘴角微微上扬。
  
  小张真人把包裹接过来看了看,摸起来是软乎乎的,里边也不知道是什么,她回头偷偷看了沈冷一眼,沈冷依然闭着眼睛休息,她小心翼翼的把包裹打开,然后手就一抖包裹里是几套衣服,都是女孩子穿的,摸起来料子不错手感特别好。
  
  “这个不行,我不能垫着,这是你买给茶颜姑娘的衣服。”
  
  “给你的。”
  
  沈冷躺在他很随意的说道:“你穿多大的男装衣服我不知道,所以买起来麻烦耽误时间,不过我看过你和茶爷站在一起,身高体型都差不多,所以给你买了女人的衣服,应该不会差许多。”
  
  “我怎么能穿女装?”
  
  小张真人脸红的要命,也烫的要命。
  
  “我不行,真的不行。”
  
  沈冷:“唔,那你就垫着用吧。”
  
  小张真人低着头看着手里的衣服,声音轻的好像蚊子飞过一样:“谢谢”
  
  沈冷摇头:“不客气,我让掌柜的写了收据,等回长安我到祥宁观报销就行。”
  
  小张真人:“”
  
  送女孩子礼物还开收据打算回去之后把钱要回来,真是一枚又刚又直的美男子。
  
  小张真人看着怀里抱着的衣服沉思了好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到前边可以休息的地方我换一下衣服,你你觉得我穿上会好看吗?”
  
  沈冷:“会,如果不好看咱们可以退,我问过了,那是一家在很多地方都有分店的大绸缎庄,前边的县城也有他们的分号,我特意开了收据,如果你穿着不好看在前边他们分号也可以退。”
  
  小张真人:“”
  
  真是一枚又刚又直的美男子。
  
  小张真人摇头:“不退了,不合适也不退了。”
  
  沈冷:“你说了算,到长安把银子给我就好。”
  
  小张真人:“”
  
  与此同时,在沈冷他们前边大概十五里的地方,一队四十余骑士停了下来,人倒是精神还好,可是马需要休息了,他们在路边茶摊上坐下来,茶摊老板都没有想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大的生意,连忙招呼起来。
  
  黑眼问了一句:“老板,之前有没有不少胡人经过?”
  
  “胡人?”
  
  老板仔细想了想:“倒是没有印象。”
  
  黑眼嗯了一声,忽然反应过来,又问了一句:“那有没有一群看起来相貌有些像是胡人,但衣着是咱们宁人服饰,脖子上围着红色围巾的?他们应该不会开口说话,但其中还会有一些真的宁人,你仔细
  
  想想,是不是还有一个看起来有些阴柔的人?”
  
  茶摊老板一边倒茶一边想,眼睛亮了一下:“有!”
  
  他看向黑眼说道:“你要是不提醒还想不起来,大概半日之前有这么一队人经过,你说的那个看起来有些阴柔说话轻声细语的男人非要停下来喝茶休息,可其他人都不乐意,不过好像这些人都是他的手下,不乐意也没辙,有七八个人没过来,就在路边站着,我依稀看到他们脖子上都系着红色的围巾。”
  
  黑眼立刻起身:“过去半日了吗?”
  
  “对,至少两个时辰。”
  
  黑眼看向二本道人,两个人又同时看向少年堂副堂主周东吴,周东吴从腰带上摘下来钱袋,抓了一些碎银子放在桌子上:“赶路!”
  
  少年堂的人全都站起来,把杯子里的茶一口气喝完,转身跑回马那边,没多久,四十余骑踏着尘烟往前飞奔而去。
  
  茶摊老板看着那些人的背影怔怔出神,想着这般干脆利落的身手,像是军人。
  
  收拾好了桌子,又点了点人家留下的碎银发现多给了不少,心里倒是有些过意不起,这些银子别说茶钱,就算是给他们再准备一餐饭食也用不完,两餐也用不完。
  
  把桌子收拾好,官道上又没了行人,掌柜的在凳子上坐下来,越想越觉得不好意思,不过也只能劝慰自己,若那些人回来还经过此处,自己请他们喝茶就是。
  
  正想着这些,一辆特别简陋的马车嘎吱嘎吱的过来了,掌柜的眼睛都在看到马车的那一刻睁的溜圆,这马车的配置怎么说呢,就是挺矛盾的,马车是真特么破,轱辘转起来的时候嘎吱嘎吱的好像随时要断开似的,拉车的马也一般,就是牲口市上常见的驽马,倒是马车两边还跟着两匹看起来极高大神骏的战马,五匹马一辆破车,这配置你说不好吧说不出来,算是顶配了。
  
  马车嘎吱嘎吱的在茶摊不远处停下来,赶车的是个眉清目秀的小道人,下车还没说话脸一红,看起来是屁股疼的厉害还不好意思揉揉。
  
  另外一个看起来健壮冷峻的年轻男人从马车上下来,第一眼看的不是茶摊,而是刚刚那些白衣汉子拴马的地方,那里蹄印犹在。
  
  “老板,刚刚有几十个人停下来喝茶?”
  
  “是啊。”
  
  “是不是一身白衣?”
  
  “是啊。”
  
  茶摊老板立刻说道:“这位客官你和他们认识吗?”
  
  沈冷点了点头:“认识,都是我的好朋友,他们过去多久了?”
  
  “也就是半个时辰左右,他们打听了另外一队人,打听了之后连茶都没喝完就连忙赶路走了,还多给了我不少银子,怪不好意思的。”
  
  “唔。”
  
  沈冷道:“来两碗茶。”
  
  茶摊老板连忙给沈冷和小张真人端了两碗茶过来,沈冷一口气喝了,顿时觉得舒服不少,把茶碗递给茶摊老板:“钱从他们给你的那些银子里算就行了。”
  
  刚喝了一半的小张真人噗的一声把嘴里的茶喷了出去。
  
  沈冷叹道:“不要浪费,花钱买的!”
  
  小张真人:“唔”
  
  沈冷问:“他们给你的银子富裕的多吗?”
  
  茶摊老板也是一脸懵:“不不算少。”
  
  沈冷:“噢,那再来一碗。”
  
  小张真人:“”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