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八百七十九章 送韩大人上路

第八百七十九章 送韩大人上路

    百晓堂。
      韩唤枝的马车在门口停下来的时候,百晓堂的人就乱了,刑部的封条前阵子才解封,这还没有安稳下来廷尉府都廷尉的马车又在门口停下来,天知道会出多大的事。
      马车停稳之后,韩唤枝迈步下来,百晓堂的伙计们连忙小跑着迎接出来,点头哈腰的样子让人觉得有些狼狈,这狼狈让韩唤枝释然,似乎他觉得这样的反应才真实。
      “李百晓呢?”
      韩唤枝问。
      “东家今天出门不在,大人来怎么也没提前派人知会一声,若是知道大人来的话,东家说什么也不会出门的。”
      “唔。”
      韩唤枝点了点头:“人在不在都没关系,我进去看看。”
      伙计们脸色有些异样,似乎都有些害怕,韩唤枝这样的人站在他们面前,好像不怕才不对,如果连廷尉府的都廷尉都让人不怕了,廷尉府也就算是失职。
      韩唤枝迈步走上台阶:“带路,我去万象草庐。”
      伙计们连忙应了一声,有人吩咐道:“韩大人来了,关门谢客,好好招待韩大人。”
      说话的是百晓堂的掌柜,李百晓的一个朋友,名叫苑啸鱼。
      苑啸鱼和李百晓是好朋友这事半个江湖的人都知道,当初李百晓落魄的时候是苑啸鱼不断接济才撑下来,就连最初李百晓开办百晓书屋的银子都是苑啸鱼资助,后来李百晓发迹,可是苑啸鱼的生意却败了,去年,苑啸鱼找到李百晓告诉他自己生意失败,卖光家产才把欠债还清,却已经身无分文。
      李百晓当时没说什么扭头走了,苑啸鱼觉得人情冷暖不过与此。
      可是一个多时辰后李百晓又回来,拿着一份已经在官府备案登记过的文书,他将百晓堂一半的资产送给苑啸鱼,同时让苑啸鱼成为百晓堂的掌柜,还是那句话,人情冷暖不过如此,一样的话,不一样的含义。
      苑啸鱼为人精明,原本生意做的很大,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生意全面崩盘,不过他在生意场上沉浮多年,做生意没问题,成为百晓堂掌柜之后,把百晓堂的生意经营的倒是也算风生水起,若不是前阵子刑部把百晓堂封了,在长安新开的一家百晓书屋也已经正式开门营业。
      韩唤枝看了苑啸鱼一眼:“苑掌柜客气了。”
      苑啸鱼连忙俯身回答:“韩大人认识我?”
      “你这里的万象草庐有我的画像吧。”
      韩唤枝没回答,而是反问。
      “是。”
      苑啸鱼低着头说道:“有的,若是大人觉得不妥的,我让人撤了。”
      “挂着吧。”
      韩唤枝迈步往前走:“廷尉府也有你的画像。”
      苑啸鱼脸色似乎变了变,显然没有料到韩唤枝居然告诉他的是这样一个消息。
      “李百晓有没有告诉过你,当初廷尉府之所以准许他办万象草庐,是因为廷尉府地方不够大存不了这么多图?后来廷尉府从刑部搬出去有了新的独立的衙门,地方大的多了,挂画像的地方自然也就有了。”
      韩唤枝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事你应该知道吧。”
      苑啸鱼俯身:“这个,东家没和我提起过。”
      韩唤枝笑了笑:“我听闻,苑掌柜之前生意也做的很大,怎么突然间落魄了?”
      “不该去涉足自己不熟悉的领域。”
      苑啸鱼弓着身子在后边跟着韩唤枝,一边走一边回答:“听人说海运生意赚大钱,赌上全部走了一趟海运,半路上遇到了海盗,倾家荡产。”
      韩唤枝点了点头:“走的是哪条水路?若是以后还想再做海运生意我可以帮你找个人关照,我和巡海水师提督沈冷的关系还好,跟他说说,你的生意自然也就好做一些。”
      “可不敢再做了。”
      苑啸鱼摇头:“就当是吃一堑长一智,海运生意再赚钱我也不打算再去碰,踏踏实实的帮东家把百晓堂的生意经营好,我也就没有那么多愧疚。”
      “你们关系真的很好。”
      韩唤枝道:“我听闻过你们之间的事,另外就是,百晓堂把一半的资产给了你,需要向我廷尉府报备,是我亲手批的。”
      苑啸鱼连忙垂首道:“多谢大人抬爱。”
      “我只是觉得李百晓会做人,是个可交的朋友,对你来说应该是兄弟才对,我和你年纪差不多,人生感悟应该也差不多,到了你我这个年纪还有一个可以性命相托的兄弟不容易,是大幸,每个人身边的朋友都是一茬一茬的换,不同年纪朋友不同,能从少年时一直到中年还不离不弃的,那种情分啊......”
      韩唤枝脚步停了一下,看向苑啸鱼:“不可辜负。”
      苑啸鱼连忙说道:“我也深知,不可辜负。”
      “嗯,都理解就好。”
      韩唤枝说完之后继续往前走,跟在他后边的苑啸鱼眼神不由自主的闪烁了一下,很复杂。
      万象草庐在百晓堂后边的大院里,整个大院都被木顶封住,所以这个大院改造成的大厅里有密密麻麻的柱子,也有密密麻麻的灯火,大厅里光线并不暗,因为灯火实在太多的缘故,连柱子的影子都变得很淡。
      韩唤枝在门口停了一下,看了看身边的苑啸鱼:“到今天,你来百晓堂似乎整一年了吧?”
      “是。”
      苑啸鱼回答道:“大人真是无所不知,到今天为止我确实已经来了一年。”
      韩唤枝笑了笑:“好巧。”
      苑啸鱼问:“大人是什么意思?”
      “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平越道出了叛乱,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沐昭桐死了。”
      苑啸鱼道:“大人为什么忽然想起这个?”
      “因为我看到了他。”
      韩唤枝伸手指了指,对面正好是沐昭桐的画像,像是死不瞑目的盯着韩唤枝。
      韩唤枝笑了笑道:“这个眼神就对了,毕竟是我弄死的。”
      苑啸鱼连忙道:“若是不妥,我现在就把画像摘了。”
      “何必呢?”
      韩唤枝迈步走进大厅,大厅里的灯烛多的实在数不过来,顶子上有灯火吊着,柱子上有灯火挂着,而且每一根四方柱子的四面都有灯火。
      韩唤枝低头看了看脚下,包括他自己在内,所有的影子都变得很散也淡,淡到几乎看不出来。
      “你们是算到了我今天一定会来吧?”
      韩唤枝回头看了苑啸鱼一眼,嘴角带笑。
      “李百晓死了?”
      苑啸鱼后退一步,脸色已经有些发白:“他没死,他是我兄弟,我不会害他。”
      “你,不会害他?”
      韩唤枝叹道:“你这还不算害他的话,那还什么算是害他......你处心积虑到他的百晓堂做事,就是为了等着我来百晓堂的这天,我从远望乡酒楼出来的时候故意让马车走的慢了一些,是为了给你们时间准备,李百晓应该还在这,你若是没有杀了他,应该也已经把他绑了?”
      苑啸鱼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韩大人既然算到了,为什么还要来?”
      “我不来,你们怎么能自己冒出来?”
      韩唤枝道:“你们知道,我一定会查到远望乡酒楼,我也一定会去,只要我到了远望乡酒楼就会发现一些牵扯到百晓堂的线索,这事涉及到的人那么重要,我当然会亲自过来,只要我来了,你们的计划就能完美收官。”
      韩唤枝看了看旁边有把椅子,坐下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你所说的海运生意,其实做的是贩卖鬼瘾胶的生意,沈冷将军在南疆把这生意摧毁了,你当然会生意失败,沈将军到了求立之后就下了命令,水师大力打击贩卖鬼瘾胶生意,你走投无路,只好回来,然后你发现,沐昭桐的所有生意几乎都完了,你们暗中为沐昭桐经营的一切在顷刻间灰飞烟灭。'
      苑啸鱼问:“所以你是有备而来?”
      “没有。”
      韩唤枝淡淡的说道:“我是到了远望乡酒楼才想到这些,所以没什么准备,很仓促。”
      苑啸鱼心里松了口气:“韩大人确实自信,只带着一个手下就敢来百晓堂,你为什么就不能小心些?知道这里是给你挖的坟还要自己跳进来。”
      “我来看看这坟好不好。”
      韩唤枝摇头:“自己看过才知道,确实不好,装修不是我喜欢的风格。”
      苑啸鱼楞了一下,皱着眉说道:“你说的都没错,我确实是为阁老做事,阁老的生意都被你们断了,我走投无路才找到李百晓,他拿我当兄弟,我只好暂时在他这栖身,可是后来才发现,这里真的很不错,万象草庐四面封闭,就算是有喊杀声也传不出去。”
      韩唤枝摇头:“你对得起李百晓吗?”
      “对不起。”
      苑啸鱼道:“我杀你之后,我会找他谢罪,我死在他面前都行。”
      “你害死了他,然后在假惺惺的在他面前谢罪。”
      韩唤枝微微摇头:“恶心。”
      他往四周看了看:“这地方当坟墓不好,但是杀人确实不错,我一开始总以为阴影里才能藏人,原来在这么光明的地方也能藏人。”
      他这句话一说完,万象草庐里出现了很多人,每一根方柱后边都藏了人,因为光线太亮所以让影子变得很淡,光明之下,确实可以藏人。
      整个万象草庐里,差不多能有二百人。
      “这个规格还差不多。”
      韩唤枝居然有点满意。
      “想动赖成,必先动我。”
      韩唤枝嘴角勾了勾:“赖成真的是欠了我老大一个人情。”
      苑啸鱼一摆手,后边出现了很多人将房门关上。
      “送韩大人上路。”
      苑啸鱼双手抱拳:“韩大人,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