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八百三十四章 我输了

第八百三十四章 我输了

看书网..LA,最快更新长宁帝军最新章节!
  
  沈冷和大胡子在院子里坐了半夜,两个人聊了很多,可是又没有刻意去聊什么,有些时候根本就不是在对话,而是在自言自语,各自说着各自的人生感悟,带来的酒喝完,沈冷让亲兵帮忙又拎来几壶酒,等到后半夜酒这几壶酒也喝完,大胡子有些多了,靠在墙上迷迷糊糊的睡着,沈冷把他扶起来送回屋子里。
  
  出门的时候,沈冷看着天上的星星,想到了陛下说的那句话。
  
  天上若真的有神明,也是一群无情的神明,不配与人相提并论。
  
  神话故事里会有很多神仙鬼怪,鬼怪都被形容的很不美好,而神仙都被形容的很美好,然而往另外一个方向去想想,鬼怪多有情,神仙多无情。
  
  可这个世界上没有神仙鬼怪,有情无情,皆是人生。
  
  沈冷从大胡子的小院里走出来,整个大营里灯火通明,巡查经过的士兵向沈冷行礼,沈冷回礼,这看似平常之极的举动,又是人与人之间信任的极致。
  
  黑獒一直蹲在门口等着沈冷,等沈冷出来只有黑獒就跟着沈冷一路往回走,沈冷看了它一眼,笑着说道:“不睡觉跟着我,难道不困?”
  
  黑獒也看了沈冷一眼,大概意思是你这个白痴。
  
  沈冷在黑獒脑袋上揉了揉,黑獒似乎很享受,用大脑袋在沈冷身上蹭。
  
  一人一狗,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沈冷洗漱之后反而更精神,想着应该是睡不着了吧,如他这般经历过太多太多的人也避免不了被情绪影响......世上有许多所谓看破红尘之人,找个清净处隐居,其实这种人多半不是看破而是逃避,逃避开各种他们不能承受之苦,躲到不与人交往的地方,或许求的便是一夜安眠,再奢求,便是夜夜安眠。
  
  人最复杂,如果人的每一种感情都是一条线,那绝非人们自己以为的只有几条,比如亲情,友情,爱情......感情复杂到连人认为的同一种情绪都会因为针对的人不一样而改变,比如你对一个人生气,会因为这个人的不同而连生气都不同,因为同样一件事生气,站在你面前的是妻子,是父母,是孩子,是朋友,是兄弟,是兄弟的朋友,兄弟的妻子,朋友的父母.......所以生气这一种情绪就能分割出来几百几千条线。
  
  真的很复杂,人的脑子要在很短的时间内处理这些情绪,能处理好的当是超脱,不能处理好的当是历练,逃避的才是所谓看破红尘。
  
  人生在世,谁不是头一回?
  
  既然睡不着,沈冷就拎着刀子出来在院子里练刀,黑獒趴在院子里这次像是睡着了,只是耳朵立着。
  
  沈冷练了足足一个时辰,又开始用院子里的石锁练力量,把自己搞的精疲力尽的时候,脑子里便不会有那么多繁杂思绪了吧。
  
  天微微亮,沈冷洗澡换了衣服,找到王根栋让他带着队伍日常操练,战争还没有开始,这是战前难得的平静。
  
  他带着陈冉和一队亲兵离开大营,出息烽口往北而去,皇帝得到消息的时候沈冷已经到了雪原,人骑马飞驰的时候,才能体会风在脚下经过,风中有雪,雪中有尘。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皇帝知道沈冷要去做什么,他是去见沁色的,孟长安离开息烽口,还能和沁色有交流的只能是沈冷,皇帝担心沈冷的安危所以没有吩咐他去,可沈冷自己不能不去,皇帝可以在乎他,可为臣者,不能太在乎自己。
  
  队伍在冰原上呼啸而过,厚厚的冰层下边,也许与世隔绝的鱼儿才是无忧无虑,有人说鱼的记忆很短暂,不然的话你在江边垂钓,逃走的鱼儿也不会片刻之后又回来,还有人说鱼儿又回来只是因为贪,贪那一口食物,如果真的只是因为贪,鱼尚且会因贪送命,人呢?
  
  自从孟长安率领大军离开息烽口,再加上瀚海城那边大宁军队云集,不放心的桑布吕只能急匆匆赶回南院,北院这边他交代了按兵不动,所以沁色要面临的压力就变得小了很多,黑武人得到了东疆大将军裴亭山被罢免的消息之后自然开心的不得了,虽然怀疑,可是再看到孟长安突然率军离开之后,这种怀疑也变得微弱起来。
  
  十万大军,动起来消耗有多大?
  
  如果这是一个局,那这个局的代价真的有些大了,因为不仅仅是十万大军的动一动,还有可能导致黑武北院大营对息烽口动兵,一旦息烽口被攻破,黑武人就能占据绝对主动,到时候压力就在大宁这边了。
  
  有种态度叫保持怀疑的相信,大概黑武人此时此刻就是这样,他们保持怀疑的相信大宁东疆大将军裴亭山被罢免了,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好消息。
  
  冰湖行宫。
  
  沈冷一行人在行宫城门外停下来,行宫里的守军被沁色换了一茬,可是这还是难以保证当桑布吕再次到来这些人依然对她保持忠诚。
  
  不多时,有人将行宫城门打开放沈冷进城,但是却只准沈冷一个人进来,其他人都不准进入,如果不答应的话那沈冷就可以带人回去了,来的人说这是殿下的态度,不可商量。
  
  沈冷看了陈冉一眼,陈冉摇头,沈冷却笑道:“你别把她当成黑武国的长公主来看,当成孟长安的媳妇儿就行了。”
  
  陈冉道:“可这个媳妇儿不靠谱。”
  
  沈冷拍了拍陈冉的肩膀:“我有把握,安心等着。”
  
  他把黑獒也留在门外,一个人走进行宫,冰湖行宫很大,走到沁色的寝殿要走上一段时间,沈冷发现这一路上遇到的黑武人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不是单纯的敌视,甚至已经看不出来多少敌视,所以沈冷心里有些喜悦。
  
  在特定的环境下,人连仇恨都会变得淡薄起来,谁也不能否认黑武人恨宁人,这是解不开的仇,可是当桑布吕和沁色之间出现了矛盾,这些追随沁色的人感觉自己岌岌可危,他们反而会将希望寄托在宁人身上,人就是这么奇怪。
  
  寝殿,沈冷迈步进来,看了看四周的环境,这寝殿很大,有一张很大很大的床,床旁边是一个巨大的书架,在这么大的地方睡觉,壁炉烧的再旺盛似乎也没办法把整个寝殿都暖和过来,床对面有至少七八丈长那么大的空地,这就让寝殿在装饰奢华中又透着一股冷清。
  
  壁炉旁边放着一把躺椅,躺椅上有厚厚的垫子,人坐在上边应该很
  
  (本章未完,请翻页)
  
  舒服,沁色就躺在躺椅上看书,旁边的茶几上放着一壶热茶。
  
  沈冷进来之后往沁色四周看了看,然后微微皱眉。
  
  沁色的视线离开手里的书册,没起身,看了沈冷一眼,只一眼就看到了沈冷皱着的眉头。
  
  “你在看什么?”
  
  沁色问。
  
  沈冷却没回答,而是反问:“你有了身孕?”
  
  沁色的脸色猛的一变,她没有想到沈冷第一句话问的是这个,更没有想到沈冷能问到这个,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孟长安,孟长安已经率军离开息烽口,如今在这个地方除了孟长安她还能告诉谁?所以她很诧异,看着沈冷的时候,如同看着一个魔鬼。
  
  “没有你想的那么神奇。”
  
  沈冷把黑线刀摘下来放在一边,他不想带着杀气这么重的东西靠近沁色,与沁色无关,因为沁色肚子里的孩子只能是孟长安的。
  
  “你的寝殿里原来都是酒,各种酒,你还是习惯了坐在火炉边,可你以往不会垫上那么厚的垫子,你触手可及的地方一定是酒杯而不是热茶。”
  
  沈冷道:“能让殿下这样的人改变习惯的,只能是你在乎的人,孟长安不在息烽口,那么答案也就变得清晰起来。”
  
  沈冷在沁色对面坐下来:“还没告诉他?”
  
  “没打算告诉他。”
  
  沁色的回答很认真,她之前是没来得及告诉孟长安,可是后来仔细想过之后,她不打算告诉孟长安了。
  
  “暂时不告诉他也好。”
  
  沈冷看了沁色一眼:“多久了?”
  
  沁色摇头:“没多久。”
  
  沈冷沉默片刻后问道:“现在你最担心的是谁?”
  
  沁色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还能是谁?”
  
  “你不用担心桑布吕,这次大宁北征,必杀桑布吕。”
  
  沈冷看着她的眼睛:“如果你没有孩子,你可能还会拼尽全力的去死保桑布吕吧?哪怕你和孟长安的关系也不能改变你是黑武皇族,你是桑布吕姐姐的事实,可现在不一样了,你有了孩子,你可以放弃孟长安,你可以放弃孩子吗?”
  
  沁色同样看着沈冷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唯一不能放弃的是我自己。”
  
  沈冷的视线落在沁色看的那本书上,沁色下意识的把书翻过来。
  
  “这是大宁的书,各地教坊私塾给孩子的启蒙书,《善说》。”
  
  沈冷的视线从那本书上收回来,没再说话。
  
  两个人陷入沉默,很长很长时间两个人都是一言不发。
  
  许久之后,沁色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皇族的人差不多都死了,是不是你们宁人做的?”
  
  “是。”
  
  沈冷回答的很直接。
  
  沁色又问:“你们凭什么以为我可以赢的了心奉月?”
  
  “凭的不是相信你。”
  
  沈冷语气平淡的说道:“凭的是你应该相信大宁。”
  
  沁色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轻轻抚过:“从我知道的那一刻起,我就输给你们宁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