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八百零五章 贺喜!

第八百零五章 贺喜!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长宁帝军最新章节!
  
  为了陈冉和高小样的婚礼迎新楼准备了很久,所以每个人都想不到,这些准备竟然可能全都用不到了,来不及布置,前边酒楼还在迎客,包间也几乎都满了,选择在这个时候成亲就显得格外仓促。
  
  “我想给你最好的回忆,所以婚礼的准备很多。”
  
  陈冉有些歉意的看向高小样:“可是,对不起,我想跟你成亲,马上。”
  
  高小样把外边的衣服脱下来,露出一身嫁衣:“你看看你现在这有些狼狈的样子,脸色那么差,哪里像个应该欢天喜地意气风发的新郎官,不过,我衣服也好几天没换了,脸两天都没洗,咱俩还算是勉强般配吧。”
  
  换上了一身新郎官衣服的陈冉看起来果然多了几分帅气,虽然气色还不是很好,可是幸福的样子总是会让人变得更加顺眼起来。
  
  “叶先生也没在,谁来主持婚礼?”
  
  茶爷上上下下的帮高小样整理了着嫁衣:“要不然让先生上?”
  
  沈先生看了看自己,这一身衣服也两天没有换过了:“合适吗?”
  
  “合适!”
  
  茶爷道:“你德高望重。”
  
  沈先生道:“也不用那么急,冷子,你安排人去把陈大伯接过来,来回也得小半个时辰,大家都换换衣服洗把脸精神起来。”
  
  沈冷答应了一声,吩咐手下亲兵去接陈大伯,陈冉受伤的时候陈大伯并不在迎新楼,出事之后沈冷就派人去了陈大伯家里,告诉他自己和陈冉要临时出任务,婚礼得推后几天,陈大伯就知道一定有事,可他不能表现出来,他知道自己这个年纪这个腿脚,如果真有什么事的话只能是给孩子们添乱。
  
  半个时辰之后,陈大伯和沈先生先进了迎新楼,大厅里坐满了客人,黑眼抱拳大声说道:“对不起诸位,可能要打扰诸位一小段时间,巡海水师的将军陈冉,之前准备好了要在迎新楼举办婚礼,可是因为之前突然出了事,陈将军意外受了伤,所以婚礼就被推迟。”
  
  他歉意的说道:“今天陈将军醒了过来,不久之后,陈将军将随军北上,去北疆和黑武人打仗,所以他不想再推迟了,想今天就把婚礼办了,我知道这样做对不起大家,也不好意思请大家原谅,如果大家愿意,这顿饭算我迎新楼请大家的......”
  
  “你别说了!”
  
  有个胖子站起来朝着黑眼喊:“你是不是想说让我们走?”
  
  黑眼面带愧色:“确实是不好意思......”
  
  “我就不走!”
  
  那胖子离开自己的座位,大步走到黑眼面前,这家伙能比黑眼高大半头,俯瞰着黑眼,瓮声瓮气的说道:“你想让我们走我们就走?”
  
  黑眼只能是客客气气的说道:“确实是冒犯了,不过......”
  
  “没有不过!”
  
  胖子伸手往腰带上摸了摸,黑眼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半步,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谁知道那胖子从腰带上把钱袋子解下来,塞进黑眼手里:“既然赶上了,我们就不能走,巡海水师的兄弟都特娘的是英雄,虽然我不认识你说的陈将军,可水师打下来求立,灭了窕国,回师的时候还把平越道叛
  
  乱给剿了,我这个人没读过什么书,不会怎么夸人,就知道水师的汉子们都特娘的是大英雄!”
  
  他往四周看了看:“我们都不走,我们参加陈将军的婚礼。”
  
  所有人都站起来:“是啊,我们参加!”
  
  胖子大声说道:“前两天迎新楼外面的事我听说了,有人还看到了,我今天来本就是想打听一下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可是没办法开口,也不知道找谁问问,咱不是什么巨富,但咱也有钱,大宁战兵的兄弟们如果出了什么事,别不好意思跟我们这些老百姓开口,要人有人,要钱有钱!”
  
  所有人都站起来了,把酒杯举起来:“大家一起,贺陈将军新婚大喜!”
  
  “贺陈将军新婚大喜!”
  
  声音大的,好像能震荡苍穹。
  
  “咱们水师的将军结婚,不能寒酸了。”
  
  另外一个客人大步走过来,把手里的荷包放在桌子上:“贺礼算我一份。”
  
  “算我一份!”
  
  “也算我一份!”
  
  一个富商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人:“杨掌柜,回咱们铺子里,有多少鞭炮烟花都拉来!”
  
  另外一个客人道:“等我,我是开戏班的,我去把戏班子的人喊来,今天得锣鼓喧天才行。”
  
  客人们不等迎新楼的人动手,大家动手把大堂里的桌子往一边搬,很快就腾出来不小的一片地方,黑眼看着那些客人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沈冷站在迎新楼门口,双手抱拳,郑重的一拜:“我谢谢大家了。”
  
  迎新楼的伙计把之前收起来的红地毯扛了出来,从门口到大堂里边铺好,布置桌椅的布置桌椅,布置彩带的布置彩带,大厅里顿时忙活起来。
  
  外边一声鞭炮响,二踢脚飞上了半空,当的一声,那么那么的响亮。
  
  有人问:“何时是吉时?”
  
  之前那个大胖子晃晃的到了门口:“咱们大宁的战兵兄弟成亲,有大宁护佑,有大宁百姓护佑,何时都是吉时!”
  
  他一步迈到门外,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吉时到!”
  
  这一声,喊的脸红脖子粗。
  
  陈冉双手抱拳,那胖子大声说道:“你们上战场的时候可没跟我们客气,所以现在也不用跟我们这么客气,你是将军我是平头老百姓,可今天我就占你一回便宜,兄弟!新婚大喜!”
  
  陈冉抱拳一拜,拉着高小样的手走进迎新楼大堂。
  
  陈大伯和茶爷在正位坐下来,陈大伯已经哭的泪流满面,茶爷伸手握住陈大伯的手,笑着说道:“冉子成亲是大喜事,大伯别哭,一会儿你还得讲两句什么呢。”
  
  陈大伯抬起另外一只手擦了擦眼泪:“我是开心,开心。”
  
  沈先生走上来,咳嗽了几声说道:“我是陈将军和高小样姑娘婚礼的主婚......”
  
  话还没说完,外边有人大步走进来:“莫要抢了我的事。”
  
  叶先生来了。
  
  他看向陈冉和高小样,笑着说道:“本打算是过来看看情况,没想到赶上了,准备的贺礼回头补给你们,我先把正事办了,来来来,给我一朵红花,别在我衣服上。”
  
  沈先生看着叶流云笑道:“你来的及时。”
  
  叶先生道:“迎新楼里的喜事,怎么能少了我?”
  
  迎新楼外的一条巷子里,奉命守在这的禁军士兵们互相看了看,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心里跟着开心,说不出的开心。
  
  “我想去随份贺礼,你带银子了吗?”
  
  “我也想去啊,可是军甲在身,哪里带了银子。”
  
  “看着真是让人羡慕,我也希望将来有个姑娘能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对我不离不弃。”
  
  “是啊,真让人羡慕。”
  
  另外一边,一个年轻的将军正在让亲兵把自己的甲胄卸了,他都显得有些紧张,亲兵更紧张,这年轻将军一边自己动手一边说道:“那是大喜事,不能穿甲胄过去,不吉利,我卸了甲之后代表兄弟们去道个喜,然后我看看有没有多余的红布,兄弟们把兵器都包一下。”
  
  好不容易把甲胄卸了,他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军服觉得别扭,可此时哪里还来得及换衣服,他快步走到迎新楼门口,深吸一口气缓了缓情绪,然后迈步进门。
  
  “禁军,澹台草野,贺陈冉将军新婚大喜!”
  
  一句话,屋子里的人全都看向他,陈冉看了沈冷一眼,两个人同时站直了身子,朝着澹台草野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澹台草野刚进来,外边有个身穿长安府官差服饰的人进来,没带佩刀,双手抱拳:“长安府总捕,诸葛惊,贺陈冉将军新婚大喜!”
  
  之前跑回自己家里的那个戏班子老板带着人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一边跑一边喊:“幸好离得近,给我把力气都使出来,敲敲打打,欢天喜地!”
  
  大堂里,叶流云走到陈冉和高小样面前,笑了笑说道:“也许你们自己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你们成亲的时候会是这样,你们准备的那些全都没用上,可我知道,你们不会遗憾,你们也不会失望,你们看看,这大堂里的人,是你们准备中可以请来的吗?不是,可他们今天在这,有了他们,有了所有人,我相信不管是以后多长时间,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一辈子,你们回忆起来今天,不后悔。”
  
  一群人跟着叫起来,场面热闹的让人想哭。
  
  “祥宁观,张真人,贺陈将军新婚大喜。”
  
  外面又响起一声喊,众人看时,是二本道人来了,他在前边开路,小张真人在后边跟着,再后边,秋实老道人,青林道人师兄弟三个,全都来了。
  
  鞭炮声响起,连成一片。
  
  迎新楼四周的商铺,酒楼,茶楼,当铺,听到鞭炮声后,人们都来了。
  
  “蜀月斋给陈将军贺喜!”
  
  “醉仙楼给陈将军贺喜!”
  
  “长亭楼给陈将军贺喜!”
  
  声音不绝于耳。
  
  那个大胖子威风凛凛,犹如门神,他将一串鞭炮点燃,捂着耳朵跑回来的样子格外可爱。
  
  沈冷贴在陈冉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小淮河麻将馆给陈将军贺喜。”
  
  陈冉噗的一声笑喷:“你大爷......”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抱拳一拜:“陈冉,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