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七百八十六章 去准备一件紫袍

第七百八十六章 去准备一件紫袍

    此时此刻在保极殿里的人,有很少一部分知道流云会的底细,皇帝身边的亲近人都知道,比如老院长比如澹台袁术比如赖成,算起来知道的人不算特别少,可是这件事为什么没有传扬开?
  
      谁也不是傻子,可公车右现在就是这个傻子。
  
      皇帝慢慢站起来,看着公车右一字一句的说道:“这件事,朕来给你解释。”
  
      沈冷忽然跨前一步跪倒在地:“这个罪,臣认了。”
  
      澹台袁术也往前迈了一步,想跪下去认了流云会是他的,可沈冷比他快了一步。
  
      这件事说大不大,陛下想用流云会控制江湖,这本身没什么问题,可这件事一旦挑明了,陛下的名声就会受损,百姓们如果都知道陛下居然控制一个暗道生意,会怎么说怎么想?
  
      如果陛下在这么多人面前承认流云会是他的,满朝文武会炸了锅。
  
      沈冷道:“陛下息怒。”
  
      皇帝慢慢低头看着沈冷:“你认什么罪?”
  
      沈冷:“该认的臣得认,不该认的臣不认。”
  
      皇帝眼睛微微发红:“朕该......”
  
      老院长垂首道:“陛下该秉公处置,况且老臣听说,流云会并非一群为非作歹之徒,做的都是正经生意,如果朝中诸位大人觉得流云会有问题,可责令廷尉府调查。”
  
      皇帝看向老院长,老院长对皇帝微微摇头。
  
      皇帝长长吐出一口气,迈步走到公车右面前,看着公车右的眼睛,公车右和皇帝对视了一眼就被吓得不得不往后退,低着头不敢看皇帝。
  
      “你刚才说,沈冷是包藏祸心图谋不轨的乱臣贼子?”
  
      提到贼子两个字的时候,皇帝的语气明显加重。
  
      赖成和老院长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白。
  
      公车右低着头:“臣......臣是这么说的,臣不知道他已经将周天子剑和周传国玉玺交给了陛下。”
  
      皇帝缓缓吐出一口气:“你觉得朕是昏君吗?”
  
      公车右猛的抬起头看了皇帝一眼,连忙撩袍跪倒在地:“臣不敢。”
  
      “朕可以是。”
  
      皇帝大步走出保极殿:“传旨,罢免御史台副都御使公车右官职,去掉封爵,着廷尉府严查,你们御史台的人不是经常骂朕是昏君吗?今天朕就让你们看看昏君是什么样子......扒掉他的官服,去掉他的梁冠,封他的家,求情者同罪!”
  
      话说完,皇帝已经走出了保极殿,赖成和老院长还有澹台袁术都追了出去,整个保极殿里鸦雀无声。
  
      太子楞了一下,想了想,也追了出去。
  
      公车右脸色白的好像纸一样,他不觉得自己错了,所以他转头看向沈冷,凶狠的看向沈冷,沈冷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土,叹息一声:“公车大人,你大半辈子耿直,我回长安之前就在想是谁会跳出来,没想到是你,也不应该是你,偏偏就是你。”
  
      他转身走到一边,刑部尚书钟上梁看了看公车右又看了看他,本想张嘴说几句什么,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东暖阁,皇帝一摆手:“谁也不用劝。”
  
      太子吓了一跳,连忙退到一边。
  
      赖成连忙垂首道:“臣有罪,臣愿受罚。”
  
      皇帝看了太子一眼:“你先去承天门外,让水师的将士们回去休息。”
  
      太子连忙应了一声出门。
  
      赖成垂首说道:“陛下知道的,公车右应该是被人利用了,他为人耿直不懂得变通,说话不会转弯,所以一直都在得罪人,正因为他这样,所以由他说出来就会显得令人信服,可实际上,太耿直的人......离傻不远。”
  
      皇帝道:“
  
      朕知道他是被人利用了,可别人不被利用他被利用,难道不是因为他蠢?不是因为他不合格?不是因为他自以为是?你们御史台的人难道不是都享受着这种被人誉为不畏皇权的感觉吗?还有,你们不是不想让朕认了流云会的事吗?朕一定会认,今天不认明天朕也会认,你们不是担心朕背骂名吗?朕不怕,朕可以没有理由的废掉御史台都御史,朕想看看是这个骂名大还是朕创建流云会的骂名大!”
  
      老院长在心里长叹一声,陛下这是在赌气啊。
  
      可是这个气怎么来的?不管怎么来的陛下得出这口气啊。
  
      “都出去吧。”
  
      皇帝摆了摆手:“朕乏了,今日谁也不见。”
  
      老院长和赖成对视一眼,两个人还要说话,禁军大将军澹台袁术却摇了摇头,三个人随即躬身退出东暖阁。
  
      代放舟把房门关上,也退到了门外。
  
      屋子里只剩下皇帝一个人,他手扶着桌子站在那,忽然就动了,把桌子上的奏折全都扫了下去,然后一拳重重的砸在桌子上。
  
      “朕的儿子,为朕四处征战九死一生,可是却被人当着朕的面骂做乱臣贼子......”
  
      他颓然的坐下来,眼神逐渐空洞。
  
      保极殿,大内侍卫鱼贯而入,几个人上去将公车右的官服扒掉,将梁冠摘了,公车右的眼睛一直死死的盯着沈冷,沈冷站在那也一直看着他,大内侍卫将公车右架了出去,沈冷转身准备离开,刑部尚书钟上梁沉默片刻,上前一步:“沈将军,稍后再走。”
  
      沈冷问:“何事?”
  
      “沈将军说认罪的事。”
  
      钟上梁有些为难的说道:“还是请沈将军好歹与我说几句,总不能就这样走了。”
  
      “他留下也不该和你说。”
  
      保极殿外。
  
      一身风尘仆仆的韩唤枝站在那,看了钟上梁一眼:“他有问题,没问题,都不应该在这跟钟大人你交代什么,军职人员的问题向来是我廷尉府的事,钟大人是觉得我廷尉府太忙了没人管?”
  
      钟上梁脸色一变:“韩大人?”
  
      韩唤枝迈步进来,看了沈冷一眼:“请沈将军先回去,最近不要离开长安,你的事我廷尉府会派人调查。”
  
      沈冷点头:“知道了。”
  
      韩唤枝走到钟上梁面前问:“钟大人有什么疑问吗?如果有的话,现在可以请旨,请陛下准许刑部与廷尉府会查此事,只要陛下有旨意,我一定配合钟大人。”
  
      钟上梁讪讪的笑了笑:“不用,韩大人自然会尽心尽力。”
  
      韩唤枝笑了笑:“那就是没异议?”
  
      “没有。”
  
      钟上梁道:“哪里会有什么异议,我还有一些杂事尚待处理,就先......”
  
      “别啊。”
  
      韩唤枝抬起手往左右摆了摆,保极殿外,廷尉府的人将大门挡住。
  
      “我也有几句话想问钟大人。”
  
      韩唤枝慢慢的围着钟上梁踱步:“我听说钟大人是沐昭桐的学生。”
  
      钟上梁脸色一白,强撑着问道:“那又如何?”
  
      “我南下查案,南下之前曾经找钟大人聊过一次,详细向钟大人说了我要调查何事,钟大人还记得吗?如果钟大人记得不清楚的话,那我帮你回忆一下,我曾对你说过我南下要走的路线,你说巧不巧,我跟你说要走水路经过鹿城,到鹿城之前我本该乘坐的那条船沉了,可我走的是陆路。”
  
      钟上梁道:“幸好韩大人没事。”
  
      “对啊,幸好我没事。”
  
      韩唤枝从怀里取出来两个信封:“不然的话也不会找到钟大人你和叛贼沐昭桐的书信来往。”
  
      保极殿里的人
  
      全都吓了一跳,一脸的不可思议。
  
      “把他拿下。”
  
      韩唤枝从钟上梁身边走过:“钟大人得先解释一下自己的问题了。”
  
      几个廷尉从外面进来,直接将钟上梁的官帽摘了,按着胳膊推了出去,钟上梁一边走一边喊:“韩唤枝!你这是栽赃陷害!你无权抓我!”
  
      沈冷走到韩唤枝身边,看了看那两个信封:“真的?”
  
      韩唤枝声音很轻的回答:“假的。”
  
      沈冷:“这样不好。”
  
      韩唤枝道:“可我没冤枉他。”
  
      沈冷摇头:“算了,我还是回家等你吧。”
  
      韩唤枝嗯了一声:“这两封信是假的,不过我抓了他派到平越道的人,我在平越道被围攻的时候,叛贼之中始终有人指着我喊他就是韩唤枝,那是想致我于死地,这个人就是他的人,你先回去吧,还有就是......以后不该认的事不要瞎几把认。”
  
      沈冷都懵了。
  
      这么粗糙的话是韩唤枝说出来的?
  
      韩唤枝转头看向那些朝臣:“流云会是我廷尉府安插在江湖中的钉子,诸位大人,长安城乃至于京畿道,所有江湖上的暗道势力被我廷尉府打掉的,都有流云会配合,这件事,明日早朝我会在陛下面前在诸位大人面前详细解释,如果诸位大人留下无事的话,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吧。”
  
      他抱了抱拳。
  
      保极殿里的大人们面面相觑,一个一个的离开。
  
      韩唤枝长长吐出一口气,缓步走到东暖阁外面,他看了代放舟一眼,代放舟对他微微摇头意思是陛下心情很不好。
  
      韩唤枝抬起手挠了挠眉角,转身看到不远处老院长和赖成都在看着他,他指了指东暖阁里边,老院长和赖成同时摇头,他想了想,还是在门外轻轻说了一句:“陛下,臣回来了。”
  
      东暖阁里依然安静的不像话,韩唤枝在门外等了好一会儿没见陛下回应,他叹了口气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候听到陛下说了一句:“进来。”
  
      韩唤枝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推门进入东暖阁,一进门就看到地上的一片狼藉,他过去一本一本的把奏折都捡起来,一边捡一边说道:“陛下何至于生这么大的气,本应该是预料之中的事。”
  
      皇帝看了他一眼:“公车右骂沈冷是乱臣贼子!”
  
      韩唤枝一愣:“那该抓,该骂。”
  
      他把奏折捡起来在书桌上放好:“可是那老顽固应该不服气,这样,不如让他与臣同审刑部尚书钟上梁。”
  
      皇帝看了他一眼:“你一回来就抓了朕的刑部尚书?”
  
      韩唤枝有些不好意思:“来不及请旨。”
  
      皇帝:“来不及?”
  
      韩唤枝低头:“主要是心急。”
  
      皇帝道:“按你说的办吧......另外,你是不是把流云会的事认了?”
  
      “臣......是。”
  
      皇帝沉默很久:“这个事,朕不能让给你,刚刚他们在保极殿拦着朕不让朕认,朕没认,不是朕爱惜名声,是朕觉得保极殿这场面太小了,要认,朕就当着满朝文武所有人的面认!明日一早朕会提及此事,你去跟叶流云说一声......明日让他来参加朝会。”
  
      韩唤枝刚要说话,皇帝摆手:“朕已经决定了,你不用再劝,朕不能忍沈冷被人骂做乱臣贼子,朕也不能忍叶流云被骂做是蝇营狗苟的下三滥,他是朕的人,开枝散叶天边流云的叶流云。”
  
      皇帝看向韩唤枝:“朕可以骂你们,别人,不行。”
  
      韩唤枝沉默片刻,然后点了点头:“那臣让他明天穿的严肃些。”
  
      皇帝看向门外:“代放舟,去准备一件紫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