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七百四十一章 一次

第七百四十一章 一次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长宁帝军最新章节!
  
  七八名骑士护送一辆马车离开南屏城,这辆马车看起来寻常无奇,马车上没有任何标徽,可是从车旁的骑士也能看出来马车里的人身份必然非同寻常,这七八人能如此正大光明的佩戴兵器出城且没有被城门口的士兵拦住盘查,就足以说明一些。
  
  林落雨坐在马车里翻看着手里的卷宗,事情多到她觉得自己如果能分身成十个人也许还好些。
  
  坐在她对面的是这次跟着她的南下的颜笑笑,一个在认识林落雨以前并不会时常笑起来但笑起来很好看的女孩子,曾经梦想着靠自己杀人来养活更多穷苦人的傻姑娘。
  
  颜笑笑曾经想过如果自己不是遇到了林落雨,可能自己的人生会阴暗无比。
  
  “沈冷不喜欢搞那些东西。”
  
  林落雨把手里的卷宗递给颜笑笑:“杀手的生意不要再做了,虽然我们接的生意要杀的都是有必死理由的人,而且接的生意都是大宁之外的,且我知道你在这件事上付出很多,难为你了。”
  
  颜笑笑将卷宗接过来:“所有人我之后会遣散,他们在天机票号里都有登记,随时可用。”
  
  林落雨沉默了一会儿:“也好。”
  
  “那些贩卖鬼瘾胶出去的求立商人走的是哪条路线摸清楚了吗?”
  
  “清楚了,所以我召集来在求立所有天机票号的杀手,这是他们最后一单杀人的生意。”
  
  林落雨嗯了一声:“价钱给高些。”
  
  颜笑笑点了点头:“因为鬼瘾胶的事咱们会得罪很多人。”
  
  林落雨嘴角微微一扬:“有没有值得我们怕的人?”
  
  “没有。”
  
  “那得罪再多又如何?”
  
  颜笑笑把卷宗放在自己身边:“现在大宁整个江湖的暗道势力,除了流云会之外也没有什么是我们不能得罪的人了。”
  
  林落雨微微点头:“长安城前阵子有消息过来,说是京畿道那边有一个新的暗道势力崛起速度很快,连流云会都没能查出来到底什么来路,而且也摸不清楚那些人藏身在哪儿何种手段联络聚集,可是好几单生意都被这些神出鬼没的人搅黄了,高小样身边没有多少可用的人,你提前回去。”
  
  “不......”
  
  颜笑笑摇头:“我就在你身边。”
  
  林落雨看了她一眼摇头笑道:“你还担心我?你应该更担心高小样那个傻丫头才对,那个家伙啊......”
  
  “她在长安城里不会有事,咱们留在那边的高手足够应付了,而且还有流云会和红袖楼,你身边不能没有我。”
  
  林落雨无奈的说道:“你愿意留下就留下,每天都被我骂,你难道就不嫌我烦?”
  
  颜笑笑道:“什么时候觉得你烦,我自己就走了,哪里还用你赶我。”
  
  林落雨把手边的一小袋果干递给她,颜笑笑接过来一颗一颗捏着往自己嘴里送,林落雨则打开第二份卷宗看了一会儿后说道:“平越道有消息过来说有个人值得注意一下,可却没有这个人的详细消息,只说这个人习惯背着一把伞,平越道那边有几个江湖宗门被他挑了,也不留名,一个新入江湖的年轻人连着挑战诸多江湖门派,一一击败却不留名,倒也少
  
  见。”
  
  颜笑笑道:“可能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不为出名。”
  
  林落雨忽然想到一件事:“我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有个人也干过差不多的事,一家一家的挑战过去,不过他每击败一个门派都会留下名字。”
  
  “谁?”
  
  “甄轩辕。”
  
  林落雨把卷宗放在一边:“选几个杀心不重心性不坏的人留在身边用,安排他们去查查这个人。”
  
  “知道了。”
  
  颜笑笑眯着眼睛笑:“这个真好吃。”
  
  林落雨从身边的箱子里又翻出来一小袋放在颜笑笑手里:“都给你了。”
  
  就在这时候拉车的马忽然叫了一声,紧跟着马车往旁边一歪,然后车外就传来一阵惊呼,还有比惊呼更让人头皮发麻的哀嚎声。
  
  颜笑笑瞬间抽剑挡在林落雨身前,一脚将后车门踹飞出去,她拉着林落雨从车里跳下来的时候才看到护卫马车的七八个高手已经有一小半倒在地上,每个人的脖子里都插着一根类似筷子似的东西,而拉车的驽马竟然被切开了脖子倒在地上还在抽搐,车夫已死,心口上也插着一根那种东西,看起来像是铁的。
  
  颜笑笑一只手推着林落雨往后退,同时看向马车前方。
  
  大概四五丈外站着一个用黑色纱巾蒙住脸的男人,身形笔挺,戴着一顶草帽头压的有些低所以连眼睛都看不到,他背后背着一件东西,颜笑笑从露出来的部分判断那是个......伞柄。
  
  一瞬间,刚刚才谈到的那个人就重新回到颜笑笑的脑海里。
  
  林落雨倒是镇定,她看了一眼那个黑色长衫背着雨伞的男人:“你是为钱办事还是因为别的?”
  
  那个人缓缓抬起头,把草帽摘了扔在一边,他似乎也不满意自己脸上蒙着黑巾,可终究还是忍住了没有取下来。
  
  “不为钱,也不为自己。”
  
  他回答。
  
  林落雨点头:“死士。”
  
  那人却像是笑了笑:“死士?哪有人能杀得了我。”
  
  颜笑笑朝着剩下的护卫说道:“保护小姐先走,我来断后。”
  
  三四个护卫聚集在林落雨身边,林落雨却不肯走,她手下的护卫什么实力她自然清楚,能在转瞬之间把一小半护卫都杀死的人,颜笑笑也挡不住。
  
  “你杀人不留名,或许是因为那些被你杀了的人你觉得不值得你留名?”
  
  林落雨道:“那你觉得杀我,值不值得你留名?”
  
  “不值得。”
  
  那人终究还是忍不住把黑巾取下然后从背后将伞摘下来:“不过我好心,我叫甄末。”
  
  林落雨微微皱眉:“甄轩辕的甄?”
  
  甄末想了想,摇头:“甄末的甄。”
  
  明明是一个字,可他却并不认为相同。
  
  颜笑笑忽然脚下一点往前冲了出去,她没有把握挡得住这个人,所以只能冲上去,唯有冲上去才能争取更多的时间让林落雨先走。
  
  颜笑笑的剑很冷很冽,就连茶爷看过她的剑法之后都说她的剑有古意。
  
  何为古意?
  
  凡事凡物,最初本意。
  
  剑最初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杀生。
  
  当的一声,伞将剑挡住,在剑被荡开后的一瞬间伞点向颜笑笑的心口,颜笑笑知道自己避不开也没办法回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的压低身子,于是伞点在她的肩膀上,噗的一声,她肩后爆开一个血洞。
  
  右肩被洞穿,右臂便没了力气。
  
  颜笑笑勉强将剑扔起来,左手一抄将剑抓住,一剑刺向甄末的咽喉,那伞又恰到好处的拦在那,伞精准无比的点在剑尖上,剑便寸断。
  
  颜笑笑的剑是一柄好剑,是林落雨送给她的,剑身轻薄却不脆,韧性极好,然而伞点在剑尖上之后,剑连弯曲都没有就直接崩碎。
  
  甄末微微叹息:“挺漂亮的一个姑娘何必求死?还有就是,选什么非要选剑?剑是这世上最无用的兵器。”
  
  颜笑笑的手里只剩下了一个剑柄,剑身全部碎了,她握剑的左手虎口也裂开了一条口子,鲜血直流,手还在颤抖着,胳膊逐渐垂了下去,这一点之力不仅仅是碎了她的剑,也伤了她的胳膊。
  
  甄末迈步向前:“让开,不然死。”
  
  颜笑笑却不为所动。
  
  甄末面无表情的说道:“那就死好了。”
  
  于是伞又点了出来,这一次颜笑笑似乎说什么也无法避开,可她没用避开......一柄带着古意的剑从颜笑笑脖子旁边刺过来,同样精准无比的点在伞上,甄末的脸色这一刻就变了,他手骤然发力,伞砰地一声撑开,那伞竟是没有伞面只有几十根伞骨,像是精钢打造。
  
  其实与其说是他主动打开了伞,还不如说这一剑逼着他打开了伞。
  
  甄末后退,那剑却如影随形,甄末手里的伞转起来,随着一片火星,伞骨崩碎了好几根,而那并不是好几剑带来的压力,依然是刚才那一剑,余力之下,他认为坚不可摧的伞骨就断了。
  
  他向后暴退,持伞站在那戒备。
  
  茶爷从颜笑笑身后走出来,左手在颜笑笑的肩膀上拍了拍:“回去休息。”
  
  颜笑笑眼睛里都是压制不住的惊喜。
  
  茶爷走到颜笑笑身前,看了看甄末:“问你一个问题,你之前蒙了脸后来却摘了黑巾,是因为你觉得可以杀光所有人所以不必遮掩?”
  
  甄末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是。”
  
  茶爷嗯了一声:“还有一个问题,你刚才说剑是这个世界上最无用的兵器?”
  
  甄末深吸一口气,手一震,至少六七根伞骨朝着茶爷激射而来,茶爷的身前洒出去一片剑芒,所有爆射而来的伞骨全被斩断,而这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完成的事。
  
  可再看时,甄末已经掠出去很远,此时天色已经暗了,茶爷也不能随意追出去,她担心追不到的话反而被那人有机可乘回来再杀林落雨。
  
  茶爷甩剑回鞘,转身看向林落雨和颜笑笑:“看来你们得重新雇个保镖了,我比较贵,但比较厉害,没有一盒好胭脂可不行。”
  
  林落雨笑着摇头:“一盒好胭脂能雇你多久?”
  
  茶爷走到她身边:“不论多久,一盒胭脂只能雇一次。”
  
  林落雨:“那我要准备多少胭脂?”
  
  茶爷看向远处那人消失的方向:“一盒就够了,下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