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冤家

第七百三十四章 冤家

    孟长安房外的亲兵似乎是听到了些什么不好的声音,于是往外走了几步,想了想,干脆直接出了院子把院门也关上了。
      孟长安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变成一匹马,四仰八叉的马。
      不知道多久之后他从睡梦之中醒过来,感觉好久好久都没有这么舒舒服服的睡一觉,在息烽口这边虽然不似之前那样时时刻刻警惕着黑武人开战,可他那般性子又怎么可能安逸的下来,每天的睡眠都很少,这一觉睡的舒服之极,就好像四肢百骸都通了似的那种感觉。
      只是稍稍有些头疼,头疼也还好,就是莫名其妙的还稍稍有些腰酸。
      他翻了个身,然后吓了一激灵。
      身边躺着个人,忽闪这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两个人近在咫尺呼吸可闻,沁色刚要把嘴巴凑上去亲他一口,就被孟长安一脚从土炕上踹了下去。
      孟长安这纯粹是下意识的反应,踹完了之后才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下去搀扶沁色,可是下来才注意到自己光着,然后才反应过来沁色也没穿衣服,气氛顿时诡异起来。
      他就尴尬的站在那,扶起来不是,不扶起来也不是。
      沁色疼的捂着小肚子躺在地上,孟长安终究还是不忍,伸手扶她,她只是瞪了孟长安一眼,孟长安无奈把她抱起来放在土炕上,往四周踅摸自己的衣服在哪儿。
      结果发现衣服扔的哪儿都是,裤子在这边上衣在那边,好像很狂野的样子。
      “你没事吧。”
      他胡乱的把衣服穿好,看了一眼沁色,沁色哼了一声又翻身朝着里边不看他,其实孟长安在发力的那一刻就反应过来,那一脚还是瞬间收力了的,不然那一脚能把沁色从屋子里踹倒屋子外面去,可即便如此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这一脚也足够凶。
      孟长安站在那,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慌过,不管是在战场上与敌人血腥厮杀,还是带着斥候深入敌国数百里,又或是率军攻入渤海大杀四方,他什么时候慌过?
      “你没事吧?”
      孟长安又问了一句。
      沁色依然不理他。
      孟长安站在那,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再说些什么,他性格强势却不是不讲理的人,所以他觉得自己刚才踹那一脚虽然狠了些但也不是踹的没道理,我堂堂孟长安,居然被一个女人随随便便给睡了?况且下药这种事确实不光彩,怎么想都不光彩。
      两个人陷入了让彼此都尴尬的沉默之中,孟长安才是真的笨嘴拙舌,他可以和沈冷两个人喝酒喝到天亮无话不谈,但让他女人谈情说爱他连三句话都想不出来,硬想出来三句应该也是尬的可怜,更何况这并不是你情我愿的谈情说爱。
      沁色躺了一会儿后默默起身,穿好衣服,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大氅,捡起来,认真的披在自己肩上,每一个动作都很认真。
      “这件衣服我带走,你我以后就不必再见了。”
      沁色看了孟长安一眼:“我以为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说完之后朝着门外走去,孟长安伸手拉了一下,抓着大氅,沁色回头看着他:“你想干嘛?”
      孟长安:“换一件,这件不行。”
      沁色皱眉:“为什么?”
      孟长安理所当然的说道:“这件衣服是沈冷送我的。”
      沁色顿时恼火起来:“他比我重要的多?”
      问完之后便后悔。
      孟长安:“当然。”
      堂堂孟长安,就是这么直。
      沁色就知道是这样的答案,于是更加恼火,心说自己怎么会这么蠢?她这般心思灵动细致入微的女人,刚才问的那句话她自己都觉得蠢到了极致,可是问就问过了,也不至于因为这句话而觉得难堪,和孟长安接触的久了,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乎沈冷多过于在乎其他任何人,甚至还在他的妻子孩子之上。
      沁色把大氅解下来扔给孟长安,一脸怒容的看着他,就这样看着,孟长安被她看的有些发毛:“不走了?”
      沁色伸手:“换的那件呢?”
      孟长安笑了。
      沁色见他笑了,本绷着脸,可没多一会儿就绷不住了也笑:“你还笑得出来?”
      孟长安道:“不然呢?”
      沁色哼了一声:“你怎么连温柔些都不会?”
      孟长安:“我一个男人,被你祸害了,若是不显得大度些你就会说我不够男人,可换过来想想,若是我把你祸害了,我劝你大度些,你如何?”
      沁色走回去四仰八叉的躺在土炕上:“来,祸害我,算是扯平。”
      孟长安愣了:“这什么逻辑。”
      沁色道:“你不是觉得亏了吗?我不怕亏。”
      孟长安:“你以为我傻,那岂不是你赚了两次?”
      沁色想了想,好像也对。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对方,然后就莫名其妙的都笑起来,沁色哼了一下扭头不看他,可还是忍不住笑,孟长安转身从衣柜里取了一件大氅出来,这是制式配发的东西,沁色见他居然真的又拿了一件衣服出来,恨不得上去咬他一口,狠狠的咬,一个男人情商怎么能低到这个地步?
      孟长安把大氅盖在沁色身上:“穿回去洗好了以后还要还给我。”
      沁色没想到孟长安的情商原来还能更低,于是叹了口气,把大氅放在一边,手在大氅上轻轻抚过:“你的心不在我这,我便是带走了这衣服又有什么用?莫说一件衣服,便是把你人带走了,心不在也是无意义的事......孟长安,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你是个女人心中的盖世英雄,虽然我被你祸害了,但我不记恨你。”
      孟长安:“......”
      沁色认真的说道:“对我来说也还算美好,所以你也无需愧疚,我们以后都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这样以后还能再见面,本想着再也不见......可我舍不得,不过你不要担心,我不会缠着你,我会装作如以往那样,只谈公事不谈私情。”
      她将身上的白色长裙脱下来,身材曲线一览无余,她看着孟长安,孟长安哪里敢看她?
      她将孟长安大氅披在自己身上:“说是不想要,可还是想留个念想,我的衣服留在你这,烧了扔了随你,你的衣服我带走了,我回去以后就把这件衣服挂在房间,便是以后嫁了别的男人,这衣服也要挂在我的睡房,我没什么不敢的,女人都贪心,也专情,我这辈子看着顺眼的男人很多,喜欢的男人只你一个。”
      说完之后大步往外走,又被孟长安一把拉住。
      沁色等着他:“你还想怎么样?”
      孟长安大声道:“只披了一件衣服出去,想冻死?”
      沁色:“你管的着?”
      孟长安:“不冻死也不能让他们看了去!”
      沁色:“凭什么?!”
      孟长安叹了一声:“终究......是我的女人了。”
      沁色挑衅似的看着他,然后一拳打在孟长安小腹上,孟长安疼的一弓身子,弯腰的时候却被沁色捧着脸,狠狠的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沁色松手:“扯平了。”
      一个时辰之后,孟长安看着沁色手忙脚乱的从厨房里忙活,心说自己这是怎么了?难不成是在做梦?怎么就和她那样了,吵了一架,他给了她一脚,她给了他一拳,然后还被强亲了一口,然后又那样了一次......现在她温顺的在厨房里笨拙的做饭,而他坐在这已经拧自己大腿拧了三次。
      沁色从厨房出来,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是几个奇形怪状的煎蛋,一个看着像个一字一个看着像个人字......还有一碗看起来跟剧毒似的汤,她做饭的时候每一样食材都是孟长安亲眼看着她去摆弄的,怎么就摆弄这么一碗东西出来。
      沁色把煎蛋和汤放在桌子上,被碗烫了手,连忙举起来捏着自己耳朵,孟长安叹了口气,过去把汤盛了两碗,两个人相对而坐,沁色一脸期待的看着孟长安,那意思就好像在说你快吃,你要是喜欢我再给你去做。
      孟长安喝了一口,然后就坐在那一动不动。
      沁色问:“你是怎么了?”
      孟长安认真的说道:“我在等毒发身亡。”
      沁色:“......”
      她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我知道你也许并不喜欢我,你觉得我霸道强势而且不讲道理,况且我还是黑武人,可是有些事解释不清楚,我并不会后悔,也不希望你后悔。”
      孟长安没说话。
      沁色长叹一声:“你不用想那么多。”
      孟长安看着她的眼睛:“我只是在想,既然已经有夫妻之实,总是要明媒正娶才好,可我该跟谁去提亲?难不成去见你弟弟?”
      沁色愣住,然后扑哧一声笑出来:“在我们黑武,哪有这样的规矩。”
      孟长安一本正经的说道:“既然是我的女人,便不能再算是黑武人。”
      沁色摇头:“两码事。”
      孟长安又不说话了。
      两个人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只是被沁色强行拉到了一个世界里,不管是观念还是习惯又或者是对于某种民族情结的敬畏,两个人其实都很清楚彼此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
      沁色把碗往前推了推:“大不了,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不把自己当黑武人。”
      孟长安把碗端起来一口气喝完,沁色顿时眉眼带笑:“好喝吗?”
      孟长安:“不好喝。”
      沁色:“说句哄我的话能怎么样?”
      孟长安想了想好一会儿:“不那么难喝。”
      沁色不服气,自己端起来喝了一口,沉默。
      然后起身:“要不然出去吃吧?可是息烽口这样的地方能有出去吃的酒楼餐馆吗?这个时候,就算是有酒楼餐馆怕也都关门了吧,我现在就好饿。”
      孟长安挽起袖口:“等着!”
      大概半柱香之后,孟长安一脸灰的回来,坐在沁色面前,看着她很严肃的说道:“其实食物未必追求要复杂的做法,其实饱餐也未必需要珍馐佳肴,其实简简单单也是一种满足。”
      沁色:“所以呢?”
      孟长安:“你习惯了吃煎蛋?”
      沁色:“不是,只是想着那个做起来好歹没那么难,你到底给我做了什么好吃的?”
      孟长安:“你试过......煮鸡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