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七百零五章 童真

第七百零五章 童真

    沈冷蹲在花池旁边看着里边的蜂蝶飞舞,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林落雨刚刚说的那些让他很震撼,震撼之余又很庆幸。
      “你刚刚跟我说,我是有矿的人。”
      沈冷看向林落雨:“现在告诉我又没了,为什么我还很开心?想想看你可以不用告诉我的......”
      林落雨耸了耸肩膀,拉着茶爷的手往前走:“庄园修建的时候后边我特意让人给你建了一个单独的小院,很独特,我带你去看看,你一定会喜欢。”
      茶爷:“为什么我会喜欢一个单独的小院?”
      林落雨:“相信我,一定会喜欢。”
      茶爷从林落雨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些非同寻常的意味。
      沈冷听着好奇也跟上去,顺着小路走了很久才到那个单独的小院,倒不是因为这个院子有多偏僻而是这庄园着实太大了些,其实从规划来看,距离沈冷和茶爷住的地方很近,走几步路就到了。
      “对了,这庄园有没有名字?”
      沈冷问。
      林落雨一边走一边回答:“有,这里叫茶园。”
      “茶园?”
      沈冷撇嘴:“最起码应该叫冷茶园。”
      林落雨道:“既然是沈先生名下的庄园,提到名下两个字,就说明已经在当地官府登记备案,而在登记备案的时候,茶儿的名字在沈先生之后,若百年之后沈先生不在了,这庄园也是茶儿的,和你自然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沈冷:“......”
      林落雨走到那小院门口:“这就是为什么我让工匠单独造出来一个小院的原因,以后若是这个家伙不听话了,惹你生气了,我你就让他自己住到这个小院里来。”
      沈冷哼了一声:“吓死我了呢。”
      林落雨回头看了沈冷一眼,眼神里的意思大概是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沈冷回敬了一个眼神,意思大概是最多不过撞树。
      进了小院之后林落雨在前边走走停停的介绍,茶爷听的很认真,因为她也好奇这个小院子的真正用处是什么,只是院子里大抵上还很正经,所以也听不出看不出哪里特别,反正这些花草树木有什么不正经的。
      林落雨看了看沈冷,然后对茶爷笑道:“接下来我们看看每一间屋子的构造。”
      她推开客厅:“客厅就不用怎么看了,大概都差不多。”
      走过客厅推开旁边的房门,当房门一打开的时候沈冷的脸色就有些不对劲。
      屋子里居然有一个木马!
      是的,就是那种木马!
      真的是木头做的马,看起来很逼真,惟妙惟肖,连马的眼神里都雕刻出来一种不屑的感觉,仿佛在说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林落雨指了指沈冷:“你先出去。”
      沈冷哼了一声,可心里有些怕怕。
      屋子里,林落雨小声介绍着那木马的用处:“他若是犯了错,把他绑在木马上,马背上看起来是平的,但坐上去就会刺出来针,针若是扎在屁股上他必然会站起来,站起来的时候脚底对马镫发力,马镫下沉......”
      林落雨蹲下来两只手往下拉了拉马镫,马屁股后边一条一条皮鞭子攒成的马尾就甩起来,看位置正好能抽打某人的屁股,piapiapia的,感觉应该很不错的样子。
      茶爷脸都红了。
      林落雨压低声音说道:“当然针没有装进去,知道你心疼,换了小木棍跟筷子似的扎不疼的,以后可以让他给你表演啊。”
      茶爷忍不住在脑海里幻想了一下,沈冷光着屁股骑马,一站起来马尾小皮鞭就抽啊抽的,似乎有点......咳咳......刺激......茶爷抬手擦了擦鼻子,好像要冒血。
      林落雨拉着她到了另外一个房间,沈冷悄悄进了她们刚才看的那个房间,进了门后围着那木马转了好几圈也没有看出来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忽然间来了灵感,用脚踩了一下马镫,然后那个马尾小皮鞭就嘿咻嘿咻的转动起来,沈冷看着那小皮鞭若有所思。
      林落雨带着茶爷在另外一个房间里窃窃私语,沈冷蹑手蹑脚的到了门口把门推开一条缝往里边看,他在那一瞬间仿佛看到了林落雨和茶爷的头顶慢慢的长出来一对小犄角,那应该就是恶魔的样子......
      “这个床。”
      林落雨指着面前的床:“他躺上去,床板就会翻开人掉下去,下边你看。”
      林落雨手在床板上按了一下,床板翻开,下边是个洞,洞两侧分别有几根木棍,木棍上绑着好多小皮鞭,人掉进去之后木棍就会转动起来,小皮鞭抽打的可欢畅了。
      沈冷在门缝里看的一惊,心说这是加强版?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在偷看,林落雨过来把房门关好,沈冷只好蹲在一边画圈,想着自己以后该找个什么理由把这个破院子给拆了。
      林落雨一脸邪恶的对茶爷说道:“这里一共有七间屋子,每一间屋子里的东西都不一样,只要他惹你生气了这里就是你的游乐园。”
      茶爷:“嘿嘿嘿嘿......”
      沈冷听到茶爷的笑声觉得后背一阵阵发寒。
      拆了它!一定要拆了它!
      他深吸一口气,站起来敲了敲门,茶爷脸红着把门打开,沈冷进门之后故意装作若无其事的转了转,看了看那床:“咦?这床很大啊,躺上去一定很舒服,我先试试。”
      茶爷一惊伸手去拉他,沈冷却趁着林落雨不注意一把按住她的肩膀把她按坐在床上,林落雨惊叫一声,床板翻开,林落雨在床板下边传来频繁的惊呼声,木棍转动起来,小皮鞭噼噼啪啪。
      沈冷叉腰,可把他牛-逼坏了。
      茶爷连忙过去把林落雨拉出来,或许是因为吓了一跳出了一身的汗,林落雨身上的长裙本就包的比较紧,此时更是全都贴在身上,那曲线可能是这世上最美的线条,然而傻小子沈冷根本就没在意这个,掐着腰在那颠着肩膀的笑,瞧着一股得意劲儿。
      茶爷拉着林落雨出了房间往回走,林落雨狠狠的瞪了沈冷一眼,沈冷一脸我不怕你瞪的贱贱的表情。
      她们两个人出了房门就回到了木马那间屋子,沈冷在她俩后边跟着,走到木马旁边的时候沈冷趁着林落雨不注意,两只手从林落雨背后伸过去,手插在腋下把人往上一举给放在木马上了,林落雨一慌,下意识的寻找能踩着的地方,马镫当然是最合适的地方啊,脚才踩上去,小木棍弹出来戳了她一下,她猛的直起身子,于是木马屁股后边的马尾小皮鞭又欢快的转了起来,打在林落雨的屁股上,每打一下,都会有细微的如同波纹一般的浮动。
      那场面。
      换做一般男人早就血脉喷张了。
      然而沈冷在那一脸得意的笑。
      连茶爷都觉得他越来越像一个傻子......
      两个女人红着脸逃离,沈冷好像个胜利者一样掐腰站在门口,像是在说就凭你们两个的智商还像修理我?掐了一会儿腰沈冷忽然就又好奇起来,这地方应该好好探索一下才对,万一以后茶爷真的要把这地方当做施行家法的场所也挺让人害怕的,自己还是应该先了解一下,总得为以后多做准备。
      茶爷陪着林落雨去换衣服,毕竟那包身长裙已经湿透了似的,贴在身上看着虽然很诱惑也有几分狼狈。
      沈冷自己又回到院子里,随便推开了一间房门,这屋子里看起来倒是正经的很,旁边有一张书桌,书桌后边是一面墙那么大的书架,可是里边都是空的一本书都没有,在这么一个不正经的地方有这么正经的陈设沈冷觉得一定不对劲,于是拉开书桌的抽屉看了看,眼神一亮!
      拿了一本小小的书册出来翻看,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这是海外版的小人书啊。
      还挺有劲儿。
      沈冷往左右看了看没人,把小人书塞进怀里,打算晚上回去后和茶爷一同看看这海外的武艺是不是可以参透......当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沈冷才反应过来,觉得那木床那木马都变得奇怪起来。
      他藏好了小人书然后往里屋走,里屋有一张床,沈冷小心翼翼的过去用手拍了拍,没什么变化,他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就注意到床旁边有一件很奇怪的东西,是四根绳子从房顶上垂下来,绳子垂下来的这头还分别绑着一个吊环。
      沈冷看着那吊环陷入沉思。
      嗯,一定是给茶爷练剑用的,可是太大了些吧,茶爷的剑法那么好,别说这可以把胳膊腿都能放进去的吊环,就算是和剑等宽的小圆环茶爷也是千刺千中,这吊环这么大太小儿科了。
      沈冷觉得这个设计很无趣。
      临出门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这吊环的距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就是想上去试试。
      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鬼使神差的走了回去,两只手分别握住一个吊环,然后两只脚穿过另外两个吊环,人挂在那晃荡着晃荡着不自觉的分开了腿......
      沈冷大惊失色。
      这是刑具!
      这原来是刑具!
      好像下来的时候还有些艰难,稍显狼狈的逃离了这间屋子,沈冷觉得林落雨一定是个魔鬼,各种刑罚啊,虽然说不上有多残忍,可那是对精神的折磨!
      他气鼓鼓的想走,可是转念一想自己来都来了索性就都参观完,他坚信茶爷不会这样折磨他,可了解一下怎么了?先了解一下,有备无患。
      于是沈冷又推开了另外一间屋子,奇怪的是这屋子里居然也是一个木马,这让沈冷嗤之以鼻,心说女人啊也就是这点想象力了,一点儿意思都没有,看了看发现这木马不一样,比刚才看到的那个小不少,大概半人高,上边铺着一个垫子应该的可以躺着,可就是上半身勉强躺好吧,木马下边是摇椅的那种跟不倒翁的设计似的,这是个儿童玩具!
      木摇马!
      茶爷陪着林落雨回去换了衣服,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往回走,在门口没有看到沈冷,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于是快步进了院子,院子里也没有,林落雨有些慌,那家伙要是发了火还不把东西都拆了?她只是觉得好玩才建了这里,就是想让沈冷吃瘪罢了,小孩子恶作剧的心思,可沈冷真要是生气了她也害怕。
      忽然听到吱呀吱呀的声音,两个人连忙到了开着门的那间屋子门口,往里看了看,那个傻小子骑在木摇马上摇啊摇的,还拿着一条小皮鞭,脸上充满了童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