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七百零三章 都是你的

第七百零三章 都是你的

    厨房里的沈冷真特么帅。
      两个老人坐在屋门口看着厨房里忙活的沈冷,都是一脸得意,他们两个脸上的表情特别特别相似,大概都是一种你看我这傻儿子怎么样的得意,如果陛下在的话,应该就是三个老头坐在这看着傻小子露出得意的表情。
      “他住哪儿?”
      沈先生忽然问了一句。
      庄雍:“当然是住在将军府里。”
      沈先生不满:“为什么不是住在山庄?”
      庄雍:“我现在宣布天机票号的一切行为是非法的。”
      沈先生:“还能不要脸点吗?”
      庄雍慢慢转头看向沈先生,脸上的表情逐渐变为你跟我提不要脸?
      沈先生可能也觉得这三个字有些过分了,于是退而求其次:“那也得有我一间。”
      “以前给你准备了,你不住。”
      庄雍叹道:“他是大宁的水师将军,住在我这个大将军家里自然合情合理,你不行,实在想住在这,你得租。”
      沈先生:“说个让我死心的价格。”
      庄雍:“沈冷还欠我二百两银子。”
      沈先生:“公道,这么多年都没加利息,二百两很实惠了。”
      庄雍:“我觉得也是。”
      沈先生:“药费了解一下?”
      庄雍:“那是沈冷欠我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沈先生:“我就说,你一直是个公道的人,我的朋友,哪里有不公道的是吧。”
      庄雍:“是是是。”
      两个人再次看向沈冷,沈冷觉得那两个老头儿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友好,难道自己欠了他们钱?
      是的,欠了。
      求立这个鬼天气,炒了几个菜出来的沈冷看起来像是刚刚游过泳身上都湿透了,茶爷递给沈冷一条毛巾,沈冷接过来擦了擦脸,看着毛巾上绣的图案忍不住微笑起来,真是甜蜜蜜美滋滋......毛巾上应该绣的是小蝌蚪,毛巾一边还绣着一个冷字。
      “怎么不是鸳鸯了?”
      “没有意思。”
      茶爷拿出来一条毛巾:“我绣的情侣款,一人一条。”
      沈冷看了看茶爷那条毛巾,绣了个青蛙。
      沈冷叹道:“母爱这么泛滥了?”
      茶爷:“乖。”
      若容姑娘从厨房出来,端着盛好的米饭,也许是因为时间的关系,所以她看沈冷的时候已经没有那种躲躲闪闪的眼神,从容一笑,正如她的名字里也有一个容字,也许她自己都才觉悟没有多久,她父亲当初给她取名字的时候所想的,这个容字不是容颜的容,而是从容的容。
      庄雍看着女人的样子有些心疼,可是这种事他无法强求,沈先生曾经说过,之所以他从不阻止甚至连干预都没有干预过茶儿和冷子之间的感情,是因为他这个又当爹又当娘的人觉得这个世界上除了冷子谁配得上茶儿?除了茶儿谁又配得上冷子?
      庄雍大概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会有遗憾,除了冷子谁配得上他女儿?
      黑獒似乎是很不适应求立这边的气候,趴在树荫下吐着舌头像是很困倦,沈先生之前给它配了些药,实在是担心这个大家伙到了这边水土不服出什么事,他很严肃的告诉沈冷这个药配起来不容易,所以得给一百两银子。
      沈冷给了他一百两那么大的白眼。
      “说点什么吧。”
      庄夫人端起酒杯:“应该说点什么。”
      庄雍举杯,他想了很久应该用什么词来表达此时此刻的感慨,他饱读诗书,可以用几百首诗中不同的诗句来抒发,可是最终只是化作了连个字:“开心。”
      “开心。”
      沈先生举杯,所有人举杯。
      “一会儿你们两个出去逛逛,刚到南屏城,冷子还算熟悉,茶儿还没有认真看过吧?这地方虽然比不得长安繁华,不过走走看看也会有些别样味道。”
      庄雍笑着看向沈冷:“可要带足银子,毕竟是带着茶儿出去逛街。”
      沈冷拍了拍自己的腰包:“自然带了。”
      庄雍:“唔......那欠我的二百两银子还一下?”
      沈冷:“我们的家庭氛围不该是这样的,这样容易误导别人觉得我们把钱看得那么重,二百两银子对于现在来说确实不算什么,可是如果我把钱给了你,大家知道了,就会说为了区区二百两银子堂堂水师大将军竟然会在客人登门拜访的时候要,对你不好,我得为你着想。”
      庄雍:“......”
      沈冷道:“你看我精心做的这一餐饭,这才是友爱的体现,而不是一张银票。”
      庄雍看着那条鱼:“你看这鱼......”
      沈冷:“一点儿也不像二百两银子的样子。”
      庄雍:“......”
      庄雍看向茶爷,茶爷放下筷子看向沈冷认真的说道:“为什么你会欠二百两银子?为什么你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到现在这二百两银子还没有归还?”
      沈冷看着茶爷,茶爷点了点头:“我相信你一定有你的原因!”
      庄雍:“......”
      沈先生满意的点了点头:“都是亲的。”
      吃过饭之后庄若容和庄夫人有意先离开,庄若容挽着母亲的手臂往外走,到了门口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没有忍住还是怎么,回头看了沈冷一眼,那一眼恰好沈冷看到,而他只是坦然的笑了笑,庄若容回过头陪着母亲走出房间,转过头回来的那一刻,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取舍是对的。
      沈冷和茶爷收拾了之后离开将军府,顺着大街随便走走,南屏城和长安城最大的不同在于,长安城处处都是房子,长街两侧店铺林立,可南屏城的房子并不是连贯的,也许走了半柱香的时间之后才会看到下一处建筑,求立这个地方盛产玉石,很多铺子都是卖玉石文玩,除此之外其他铺子很少。
      沈冷拉着茶爷的手进了一家铺子,这铺子里的玉石种类很多,沈冷其实对这些东西并不了解,他的审美水准多年保持不变,他又不看材质,他就看花。
      顺着柜台走了一圈,沈冷一脸失望:“这里的东西不行啊。”
      掌柜的听他们说的宁人的话,自然不敢怠慢,沈冷出来的时候特意换了衣服,不然的话一身将军常服也能让这掌柜的吓一跳。
      “行家,一看就是行家。”
      掌柜的陪着笑脸说道:“名贵些的东西都没摆出来,大人你真是好眼力。”
      沈冷虽然没穿将军常服,可这一身锦衣,掌柜的自然也能看出来身份非同寻常。
      沈冷见掌柜的夸他顿时得意起来:“你看,我就说吧,连一个大花的都没有。”
      掌柜的有些懵,心说大花的是什么种类?
      茶爷拉了拉沈冷衣袖:“不用买了,我首饰那么多,不如带我去找些地方小吃?”
      主要是看了看那玉石的标价茶爷有些心疼,她原本不是一个计较钱财的性子,那个时候沈先生赚钱不易,但不会对她说赚钱不易,她管着钱袋子的时候也没觉得银子是什么好东西,可是后来沈冷位居高位,俸禄高了,家境越来越好,茶爷反而越来越在乎,因为她知道沈冷的俸禄是怎么来的。
      “再看看。”
      沈冷又转了一圈后看向掌柜:“那你的好东西还不取出来?”
      正说着,外边有人迈步进来,沈冷和茶爷回头,随即看到林落雨那笑意盈盈的脸,她穿了一件当地人的长裙,竟是有些异域风情,林落雨身上的那种气质独一无二,哪怕同样是这个年纪同样是拥有美貌的女子,也不会有她那种韵味。
      裙子很长,却包着臀,所以曲线一览无余。
      “又在挑大花儿呢?”
      她笑着问了一句。
      茶爷嘿嘿笑,林落雨过去拉着茶爷的手:“你家的这个男人哪里都好,就是审美有问题。”
      沈冷:“一个人说我审美有问题,我觉得说我的人眼光真差,所有人都说我审美有问题,我觉得你们真可怜......”
      林落雨瞪了他一眼,拉着茶爷的手走到柜台那边,看了看掌柜的:“把里边的东西都取出来吧,我来挑。”
      掌柜的看到林落雨似乎有些畏惧,也许以前见过,他连忙跑回去到了里屋,和小伙计一块把里屋的东西都搬了出来,一人端着一个很大的托盘,虽然沈冷不懂玉石什么料什么种,可看到里边的东西端出来之后也能分辨出来确实比外边摆着的要好看,最起码都有大花造型的玉簪了。
      林落雨在里边选了选,选了一片看起来晶莹剔透的玉叶在茶爷胸口位置比了比:“这个不错,配衣服也都还好,以后想买什么东西不要让他陪着,他打扮的你符合沈先生那代人的审美。”
      茶爷摇头:“先生说冷子的审美是他奶奶那一代的。”
      沈冷:“......”
      林落雨挑了一个玉叶,又看中了一个造型简单的玉簪在茶爷头上比了比:“这个也好看。”
      沈冷一怔,看向掌柜的:“这个多少钱?”
      掌柜的脸面回答:“这个不贵的,材质品相都是超一流,不过也就二十两银子。”
      沈冷叹道:“二十两银子买根筷子插头上?”
      林落雨:“筷子......”
      她懒得理会沈冷,给茶爷挑了三四件玉饰交给掌柜的:“装起来。”
      掌柜的连忙将东西都装好,然后双手捧着把盒子递给林落雨,林落雨顺手递给沈冷:“拎着。”
      三个人出了门,沈冷一脸懵那啥:“你没给钱。”
      林落雨淡淡道:“不用给,这条街上所有的玉器文玩铺子我都买了。”
      她回头看了沈冷一眼:“唔,忘了告诉你,用的是你的钱,这些铺子都是你的。”
      沈冷:“......”
      他转头回去:“把那个大花的给我也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