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六百七十七章 去等我

第六百七十七章 去等我

    杨东元狞笑着靠近陆王:“王爷慷慨,我在此谢过。”
      他袖口里滑出来一把匕首,正好窗外一道闪电炸起,匕首带着寒芒直奔陆王的咽喉。
      陆王实在没有想到杨家人居然丧心病狂到了如此地步,闪电的光芒照亮了杨东元的脸,让他看起来像个魔鬼,幸好皇族李家的人没有一个窝囊废,李家的皇子每一个都是从年少时习武读书,纵然有的人在武艺上天赋不算好,可经过最短也有十年的训练之后打上寻常三五个壮汉一样不成问题。
      陆王向后撤了一步,抬手将杨东元握刀的手打开,然后一脚踹向杨东元小腹,杨东元侧身避过这一脚,匕首横向一划切向陆王咽喉,陆王向后一仰再次避开,趁着两个人拉开距离的机会转身要往外跑。
      可是,拓跋朗从里屋里缓步走出来,一只手掐着陆王妃的脖子。
      “王爷就这么走了?”
      拓跋朗笑着说道:“难道李家的人都恨不得自己的发妻去死?”
      这话,是嘲笑当今陛下李承唐。
      陆王的脚步一停。
      杨东元摇头:“外面雷雨交加,王爷就算是喊也没人听得到,这日子真是上天都站在我们这边,本还头疼怎么下手雨就落了,雷也来了,王爷你说这是不是天意?看来不是我们要杀王爷,是天要收王爷,换句话说,也许是天要收你们李家人。”
      陆王哼了一声:“李家受命于天,天岂会为难我李家人?”
      杨东元呸了一声:“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大言不惭?受命于天?不过是成王败寇,谁赢了谁就能坐在那把龙椅上说一句朕受命于天。”
      他跨步向前,一刀刺向陆王心口,陆王本能的一闪,可就在这时候陆王妃疼的叫了一声,拓跋朗的手指如同铁夹一样把陆王妃的脖子都捏的变了形状,陆王一惊,来不及避闪,那把匕首笔直的刺了过来......当的一声,一把长剑从窗外飞来,长剑的剑尖钉在匕首上,将杨东元的手臂都震得往一侧荡开,紧跟着窗户被撞碎,关柔从窗外掠了进来,一把将陆王拉到一边。
      那把长剑将杨东元的匕首震开后往下掉落,关柔进来之后一把将陆王拉开,同时跨步,左脚一扫,脚面崩在剑柄长,那长剑犹如闪电一般飞了出去,剑带着一道光芒划过,精准的刺向不远处的拓跋朗,拓跋朗没有料到窗外有人,他之前也并没有完全站在陆王妃身后,这一剑迅疾而来,擦着陆王妃的肩膀到了拓跋朗胸前。
      拓跋朗不得不闪身避开,刚闪开的瞬间关柔就到了,不管是拓跋朗还是杨东元都没有料到这个女人的动作居然如此快也如此凶。
      关柔往前一扑身形落地的时候双掌在地上撑住然后一转,人转了半圈,两条腿本弯曲着,在转过来的时候猛的蹬出去,虽然进来的时候稍显仓促,可在屋子里的每一招她似乎都已经精心计算过,这双脚蹬出去的距离恰到好处。
      拓跋朗才避开那一剑,人刚回来两只脚就到了,他闪身回来那一刻就看到眼前出现了两个鞋底。
      不得已,拓跋朗来不及做别的反应,左臂抬起来挡在脸前边,关柔的双脚就狠狠的踹在他的胳膊上,双掌撑着地面与腰腿同时发力,这两脚的力度能有多大?!
      拓跋朗的胳膊撞在自己的脸上,鼻子直接就坍塌下去,血从鼻子眼里喷了出来。
      关柔一击得手,蹬开拓跋朗后腿交叉犹如剪刀一样夹住陆王妃,腰腹发力往回一拉陆王妃就被她拉了过来,与此同时她还捡起来掉在地上的长剑。
      起身站稳一只手拉着陆王妃的胳膊一只手握着长剑往后退,从破窗进屋到救陆王救陆王妃,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而已。
      杨东元掠到拓跋朗身边,两个人互相看了看,眼神里都有些惊惧,尤其是看清楚关柔身上的廷尉府百办官服之后这种惊惧就更加明显起来,廷尉府的官服,仿佛自带一种威压,神鬼皆怕。
      “没退路。”
      拓跋朗看了一眼杨东元后说道:“已经动了手,陆王难道还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杨东元点了点头:“那就上。”
      他直奔陆王,而拓跋朗则冲向关柔。
      关柔还要护着身后的陆王妃出手就变得有所忌惮,拓跋朗的招式看似招招都奔关柔,可实际上每一招都可变招突袭关柔挡住的陆王妃,如果是一对一全心全意之下交手关柔不会输,可现在这般被动很快就落了下风。
      “带我夫人走!”
      陆王在不远处喊了一声:“不要顾我。”
      陆王妃却拉了一把关柔:“先救王爷。”
      这一把拉的关柔身子一歪,本来能挡住拓跋朗的匕首却被拉的偏开,拓跋朗这样的高手如何能放过白来的机会,匕首稍稍变了方向,噗的一声戳进关柔身体里,关柔在最要紧的时候勉强往下压了压身子,那匕首戳穿了她的肩膀,不然的话戳穿的就是心口。
      一阵剧痛袭来,关柔的眉头忍不住皱了皱。
      陆王妃却没有注意到,还在拉着关柔:“不用管我,先救王爷。”
      关柔眉角一抬,左手翻过来向后一掌将陆王妃拍了出去,陆王妃倒退着撞在身后的墙壁上,后脑撞的这一下颇重,闷哼了一声后顺着墙壁滑坐下来。
      关柔右手长剑在自己身前转了一个圆,逼着拓跋朗撤手,拓跋朗手掌离开匕首让过剑锋之后又拍回来,掌心拍在匕首的柄上,这一击几乎把匕首柄都打进关柔肩膀里。
      关柔被震得向后退了一步,拓跋朗趁机跨步向前,膝盖抬起来凶狠的撞在关柔的小腹上。
      关柔疼的一声闷哼,拓跋朗趁着她弯腰的时候一把抓住她的脖子往后扔了出去,关柔被他举过头顶扔到后边,飞了一丈多远撞在前边的窗台上落地,人疼的蜷缩起来。
      “女人。”
      拓跋朗哼了一声:“廷尉府里有女人就是笑话,女人就不该舞刀弄枪的,江湖里也没有女人的容身之处,你们天生就只是生孩子的工具罢了,何必要逞强闯进男人的世界里?”
      他回头看了一眼陆王妃,似乎是觉得陆王妃根本就没有任何威胁,只是看了一眼后朝着关柔大步走过来。
      关柔挣扎着站起来,手里的长剑都在发颤。
      人才站起来,拓跋朗的拳头就到了,这一拳正中关柔额头,她的脑袋猛的往后仰出去,带着的梁冠飞到一边,撞在地上之后她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眼睛都慢慢翻白。
      拓跋朗一脚踩住关柔的胸口,回头看向杨东元那边,杨东元的武艺不错,可陆王也不是个寻常人,身上被杨东元刺中一刀却没在要害,依然在咬着牙强撑着。
      拓跋朗皱眉,似乎对杨东元这么久还没能杀了陆王赶到恼火,他刚要开口说话小腿上忽然一阵剧痛,下意识的抬起脚,却直接把一口咬在他小腿上的关柔带了起来,借助他抬脚的力气关柔站起来,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背靠着墙壁大口喘息。
      她的脸色白的吓人,额头上因为遭受重击鼓起来一个大包,显然她的脑子根本就没办法清醒,眼神都是乱的,她背靠着墙壁双手还在胡乱挥舞,应该是根本就看不清楚敌人在什么位置。
      拓跋朗一怒。
      “何必?”
      他大步过去一把掐住关柔的脖子:“女人就该过女人的日子,你这样拼命有什么意义?上天从一开始就给了女人弱者的地位,你逞强的代价只是让自己死的更难堪罢了。”
      关柔的眼睛往上翻起来,倒不是因为被掐住脖子的缘故,还是因为刚才额头被砸中的那一拳太狠,脑袋里昏昏沉沉犹如雷鸣不断。
      左手掐着关柔的脖子,拓跋朗将右拳举起来往后撤了撤对着关柔心口:“你也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本应该有男人好好疼爱才对,怪就怪你进了廷尉府,怪就怪你逞强。”
      他的拳头猛的往前一冲,连他都没有想到面前这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避开,那根本就是一种无意识的反应而已,关柔的身子奋力往旁边挪了挪,这一拳打在墙壁上,砰地一声......拓跋朗的拳头直接将墙壁打穿了一个洞,砖石被拳力击飞出去。
      拓跋朗暴怒,收回拳头要再打一拳。
      可是没有收回来。
      一股巨大的力度从屋子外边传来,拓跋朗楞了一下,然后身子根本就控制不住的撞向墙壁,随着一声巨响他将墙壁撞出来一个大洞摔了出去。
      他打在墙外的拳头在那一瞬间被人攥住往外一拉,那种力度根本就不是他能抵挡的,更何况他完全没有想到外面此时此刻来了人,就算是料到了也一样挡不住。
      雨幕中,韩唤枝右手撑着一把油纸伞站在那,用左手将拓跋朗从屋子里直接拽了出来,碎裂的砖石落了一地,而拓跋朗趴在地上的样子显得有几分狼狈。
      韩唤枝没有继续出手,看了一眼摔在旁边的关柔,过去把关柔扶起来,抬手把关柔脸上被雨水黏住的头发理了理,然后把手中雨伞放在她手里。
      “去车里等我。”
      韩唤枝淡淡的说了一句,视线从关柔身上离开。
      当他的视线落在拓跋朗身上的时候,只剩下冰冷的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