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六百七十三章 护身符

第六百七十三章 护身符

    诸军大比已经和沈冷没有什么关系了,降为正四品,责令返回水师,也被罢掉了诸军大比副主考官的差事,兵部第二次关于北疆出征的议事也没有派人通知沈冷,似乎一瞬间沈冷就真的冷了下来。
      然而满朝文武又不是真的傻了,每个人都很敏锐,沈冷被重罚,可是两个孩子却被接进了未央宫里与二皇子一同学习,军职降为正四品可还是巡海水师提督,至于一等侯变三等候,还不是皇帝一句话就能升回来的事,在对沈冷的态度上,陛下什么时候正常过?
      诸军大比之前,沈冷把杨七宝约出来吃了个饭,告诉他不要有太多顾虑,该怎么拼就怎么拼,主考一如既往的是禁军大将军澹台袁术,那是真正清正公平的人,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再说不是还有孟长安在呢吗。
      交代了之后沈冷又去了一趟祥宁观,自从几位道人搬去了祥宁观之后,连马帮老当家也觉得住在夏蝉亭园里无趣,把东西一收拾,老两口也住进了祥宁观里,原本热热闹闹的夏蝉亭园一下子变得冷清起来,那老两口都是神仙,这两日更是把人吓了一跳,那老两口手拉着手,雇了一辆车,找地方踏青去了,至于什么时候回来也没说,前前后后,廷尉府和流云会暗中跟着的人一刻都不干放松。
      沈冷和茶爷买了些东西,路上的时候想着那个二本道人那么爱吃糖,又顺便买了许多糖果,到了祥宁观的时候聊了一会,茶爷便拉了拉沈冷衣角朝着后院努了努嘴,沈冷意会,起身去了后院。
      整个后院都是小张真人的,她想清修,陛下不许人轻易打扰。
      沈冷站在后院门口抬了三次手想敲门,最终犹豫着转身要回来,刚转身后边飞过来一只鞋,沈冷一回头那鞋底啪的一声拍在脸上。
      然后就看到茶爷站在不远处瞪着他:“怂货!”
      沈冷脸一红,尴尬的笑了笑。
      二本道人一脸委屈:“为什么扒我的鞋......”
      茶爷走到沈冷身前给他整理了一下衣服:“害怕什么?进去该怎么说就怎么说,我若是跟你一块进去她才会尴尬。”
      沈冷问:“真的要去?”
      “废话。”
      茶爷看了看二本另外一只鞋,二本光着一只脚就跑了,连刚才那只鞋都没敢捡回来。
      沈冷深吸一口气:“行吧,奉婆娘之命去见她。”
      茶爷呵呵一声,一脚踹在沈冷屁股上,沈冷整个人撞在门上,那门并没有插着所以人就趴在院子里了,茶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见就见了有什么可怕的,不过摔进去这么狼狈的见法更好一些,总不能让你帅气的进去见她。”
      沈冷回头好像很似的凶狠的瞪了茶爷一眼,茶爷嘴角一扬,那沈兔子就夹起来尾巴。
      沈冷拍了拍身上的土觉得尴尬至极,走到后院正房门口,客厅的门吱呀一声被人拉开,小张真人把门打开之后就让到一边去了,看起来脸色有些微红。
      “也没有别的什么事,就是过来看看你怎么样。”
      沈冷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正常的笑了笑,小张真人却根本就没有敢看他的脸,哪里知道他笑的那么辛苦,她比起沈冷来说更辛苦些。
      沈冷落座,小张真人随手要关门,想了想,又把门拉开。
      给沈冷倒了茶:“我昨日去了未央宫,陛下说你就要南下征战。”
      小张真人抬头看了沈冷一眼又迅速把头低了下去:“本想着要亲自登门道谢的才对,可又实在懒得出门去,好在将军到了,上次的事真的谢谢将军了。”
      沈冷连忙摆手:“不用不用,何必这么客气。”
      小张真人道:“昨日提起来的时候陛下还告诉我说,我这眼镜也是你托人寻来的材料。”
      沈冷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谢谢。”
      小张真人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说了一声,声音小的好像刚刚有一只蚊子飞过去似的。
      沈冷:“那个......其实我来是想告诉你,前院的那几位道长都是好人,好人之中的好人,虽然有点不要脸,可好人不要脸和坏人不要脸是两码事,所以你不用担心什么,若有什么事的话可与他们说。”
      小张真人嗯了一声:“你的朋友,必然都是好人,我信的过。”
      沈冷又一怔。
      这又该怎么接话?
      “你不住在未央宫里了,需要什么东西的话总是不如宫里有人送来方便,想买什么二本道人可以跑腿,别的也没有什么事了,我还要回去收拾一下明日就得南下。”
      他说完起身。
      小张真人忽然抬起头看着他问:“什么时候回来?”
      沈冷:“得两年。”
      小张真人眼神恍惚了一下,点了点头:“两年......也好。”
      她只是想着,两年不见面的话自己的心应该已经变了吧,两年是七百多个日日夜夜,用来忘掉一个人似乎真的足够用了,两年之后他回来,自己应该可以坦然面对,却忘了之前沈冷去北疆的那段时间,她和沈冷至少也有两年没有见过,哪里忘了什么。
      “那我先回去了。”
      沈冷快步出了客厅,脚步急的稍显狼狈。
      院子外边,茶爷蹲在那看着沈冷回来一脸的恨其不争,心说这样的怂货就算是自己逼着他去泡妞都没什么可担心的,真是怂,怂起来的样子有那么一点点小可爱。
      沈冷如逃亡一样从后院跑出来,看到茶爷蹲在那笑,他就来气:“笑个屁!”
      茶爷撇嘴:“真丢人啊。”
      沈冷路过茶爷身边一把把她拉起来:“走走走。”
      茶爷被他拉起来笑的像个孩子一样,往上一跳让沈冷背着他:“你说你这么怂可怎么行,人家那些成功的男人哪个不是在外面沾花惹草或是养个小二小三小四小五的。”
      沈冷:“我捡个狗都是公的。”
      茶爷叹息道:“常年在军营里,不好不好。”
      沈冷眼睛微微眯起来:“自从有了孩子之后,你说话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茶爷一本正经的说道:“流云会的大嫂们都说,成亲之前是男人看着色眯眯的,成婚之后都是女人色眯眯的,我想了想也是那么回事,你现在你都不怎么敢看小人书了。”
      沈冷:“......”
      两个人回到前面道观,秋实道人已经整理了一些东西出来:“走的时候带上,这里面有一些道观配制的蛇虫药,求立那种地方蛇虫鼠蚁少不了,还有两包药粉可以抹在身上,抹了就能让蚊虫不叮。”
      沈冷笑呵呵的伸手:“谢谢师爷。”
      啪的一声,秋实道人把沈冷的手打开:“是给茶儿姑娘的。”
      茶爷嘿嘿笑着过去把小药箱拿起来:“谢谢师爷。”
      秋实道人笑着说道:“我们能在长安落脚.......”
      沈冷:“千万不用谢我。”
      秋实道人继续说道:“我们能在长安落脚虽然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不过念在你是青松的弟子我就指点你几句......陛下罚你,不是真的罚你,是罚青松罚庄雍,可若是他们不懂,那么将来真正受罚的还是你。”
      沈冷:“师爷你要不说第一句的话,我真的很感动。”
      秋实道人白了他一眼:“道观这边的事你们就不用担心什么,小张真人你们也不用担心,至于有什么人若还敢来招惹是非,二本不会打架,可还有个会打架的师爷呢。”
      他三个弟子互相看了看,连忙低头一块说道:“有我们,有我们呢。”
      秋实道人:“哦,原来还有人呢,那怎么不见拿些礼物出来,人家茶儿姑娘第一次登门祥宁观,一点儿礼物都不准备的可不像是师叔该有的风度。”
      青果道人他们三个互相看了看,尴尬,特别尴尬。
      秋实道人觉得他们尴尬的样子真好玩,果然好玩的还是自己徒弟,最好玩的是徒孙,一把年纪了还有徒弟徒孙玩,真是人生无憾。
      青果道人实在想不出来什么礼物,试探着问了一句:“要不然我给你画个符吧?”
      茶爷:“啊?”
      青果道人:“真的,一点用没有,好歹也是份心意。”
      茶爷:“......”
      告辞的时候茶爷手里多了三张灵符,青果道人,青林道人,青云道人一人画了一张,他们画符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说加持了他们毕生对道宗的信仰之力,可能好歹也得有点用,茶爷想了想反正也是要灵符,问了一句我能定制吗?
      然后她现在手里这三张灵符一张是怎么吃都不胖符,一张是越来越漂亮符,还有一张她怎么都不给沈冷看,沈冷好说歹说她才给沈冷看了一眼,看完了之后沈冷楞了一下,这是一张正正经经的灵符......保平安,上面写着沈冷的名字。
      两个人出了祥宁观之后回家里去,下午的时候还打算去和叶流云韩唤枝老院长他们道个别,毕竟一别许久,再见的时候最快也得两年之后。
      小张真人站在院子里看着天空发呆,沈冷来的很突然走的也很快,可她有些开心,他离开长安之前还来看看自己,难道这还不足够吗?
      足够了。
      她低头看了看手里那个没敢送出去的护身符,叠的很规整,还挂了一根红绳,那是她早就写出来的,也是早就想送给沈冷的礼物,她知道自己并没有什么法力保佑沈冷在战场上平安无事,他是军人,他的职责就是领兵作战,一张护身符挡不住敌人的刀枪剑戟弓弩如雨,可她却奢求能保他一命。
      她看着那张护身符,笑了笑,挂在自己脖子上,红绳和她白皙修长的脖子特别配,看起来那么那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