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六百五十章 查!

第六百五十章 查!

    医馆。
      沈冷并没有如所有人预料的那样控制不住,他没有下令随他回京的亲兵营去搜捕杀手,也没有拎着刀出去四处找人,他只是安静的坐在陈冉身边,安静的让人觉得害怕。
      看到这一幕的人都觉得诧异,唯有茶爷明白沈冷的心思。
      若陈冉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沈冷想陪着他最后一程。
      陈冉受伤的消息还没有敢告诉陈大伯,沈冷安排人回去对陈大伯说有紧急军务事安排陈冉出门几天,可这般突兀的去说,老人又那么敏感,怕是也会有所猜测。
      沈冷一直都坐在床边,一直都握着陈冉的一只手,而茶爷则一直坐在沈冷身边,家里的两个孩子有珍妃看护倒也不用担心,她更担心陈冉更担心冷子。
      陈冉是冷子的兄弟,她很清楚在鱼鳞镇的时候,第一个给了冷子温暖的人就是如今躺在病床上的这个人,陈冉对于沈冷来说有度重要不言而喻,若陈冉出事,沈冷会是一种什么反应茶爷连想都不敢想,那会让冷子疯掉。
      他没冲动,甚至没有任何举动,只是因为他想陪着陈冉。
      上天多情,所以用阳光雨露滋养大地万物,不会厚此薄彼。
      上天无情,所以总是会带走一些在乎,每一个人的在乎,亦不会厚此薄彼。
      已经整整一天一夜没有合过眼,沈冷就那么看着陈冉。
      “累不累?”
      沈冷侧头看向茶爷温柔的笑了笑,这个时候他在茶爷面前还在努力的笑出来。
      那嘴角微微的上扬,是多大的努力。
      “不累,我去给你打些洗脸水。”
      茶爷起身。
      沈冷却摇头:“不用,陪我坐会吧。”
      “好。”
      茶爷又坐下来,不用说话,也无需说话,只是坐在这陪着他就好。
      就在这时候陈冉嗓子里忽然发出一声呻吟,紧跟着人就哆嗦了一下,哆嗦的幅度好像还挺大,那个家伙后背受伤所以是趴在床上的,脸朝着沈冷他们这边,他哆嗦完了缓缓睁开眼睛,看到沈冷和茶爷在面前居然还能笑出来,然后像是回忆起来什么,再然后脸色猛的一变。
      “操蛋。”
      他说了两个字。
      虽然看起来脸色还很苍白,不过应该是沈胜勘的解毒药有了作用,说话的底气也并不是很虚弱,操蛋两个字说的掷地有声。
      “大哥,你先出去一下行吗?”
      陈冉看着茶爷说话,脸上竟然有几分哀求之色。
      “啊?”
      茶爷都愣了,没想到陈冉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是让她出去一下,可一瞬间就反应过来,立刻笑着起来:“行行行,想去茅厕是吧,让冷子帮你。”
      陈冉嗯了一声,茶爷随即起身离开。
      陈冉看向沈冷:“丢人了。”
      “怎么回事?”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里是一片原野,四周一望无际,好像往那边跑都跑不到尽头,连一棵树都没有,草也都很矮,刚刚过脚面而已。”
      “你不是说想去茅厕吗?”
      “去过了。”
      陈冉脸上浮起淡淡的红:“梦到想去茅厕,妈的一望无际的原野啊,找不到茅厕,我一直跑一直跑一直跑,终于看到了一个修建的富丽堂皇的茅厕,宫殿一样,茅坑都是镶金边的,太特么奢华了,我就忍不住了,解开裤子就好一顿尿啊,尿的那个爽......我就瞄着那金边尿,可用力了,梦里还在想呢若我滋下来一块我是捡不捡?”
      沈冷唉了一声:“我去给你找条裤子......”
      陈冉努力的维护最后的尊严:“别告诉我大哥,太特么丢人了。”
      他大哥是茶爷。
      沈冷看到陈冉这样心里悬着的那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笑啊,笑着抹去眼角的湿润:“你大爷的......还特么的得伺候你。”
      陈冉难为情的笑了笑:“这不是意外吗。”
      不多时,沈冷找了一套衣服来给陈冉换上,又把床单被褥都换了,陈冉重新趴下的时候一脸的不好意思,不过看起来气色倒是越来越好。
      “做了好几个梦。”
      他看向沈冷:“我这一觉睡了多久?”
      “一天半加一夜。”
      沈冷打了个哈欠:“有没有感觉那里不对劲?”
      “没有,就是后背有点疼。”
      沈冷看了看陈冉的后背:“你这本事越来越大了,连中了四支弩箭,弩箭上还都有毒,如果不是高小样背着你跑,你自己再跑一会儿就可能毒发身亡,她找到医馆的速度也足够快,你就是命大,还有啊,高小样是你救命恩人,以后待人家好些。”
      “我知道,你说过,救命之恩最大。”
      陈冉嘿嘿笑。
      沈冷问:“那些杀手都很强?你怎么会中了四箭。”
      “这个啊......”
      陈冉有些尴尬的说道:“我感觉到背后有人,凭着我在军中多年摸爬滚打出来的经验,我第一时间冲过去保护高小样,然后凭着敏锐的直觉判断身后弩箭射来的方位,我往左一躲,中了一箭,往右一躲,又中了一箭,再躲,又中了一箭,真特么准。”
      沈冷抬起手在陈冉脑壳上敲了一下。
      陈冉嘿嘿傻笑:“先别告诉我爹啊,岁数大了,受不了。”
      “没告诉,我说你出城执行军务去了。”
      “嗯。”
      陈冉往外面看了看,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冷子,我觉得偷袭我的人是渤海人,他们配合的队形,弩-弓的样式,虽然没开口说话,可我确定那就是渤海人斥候。”
      沈冷皱眉:“跟回来的?”
      他坐直了身子:“如果是渤海人他们是怎么混进来的,一路上城关盘查那么严,没有身份凭证没有路引,他们怎么可能进得来长安?”
      陈冉嗯了一声:“所以......”
      沈冷也嗯了一声,摇了摇头,示意陈冉不用再说。
      他起身:“沈家的先生在这边先照看你,我出去一趟。”
      陈冉嗯了一声:“你小心些,我绝对不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沈冷点了点头,出了医馆之后先把茶爷送回家,然后直接去了廷尉府。
      韩唤枝起身给沈冷倒了一杯茶,脸色有些难看:“你是怀疑,在东北边疆咱们的人有人故意联络了这些渤海国的残兵败将,给了他们身份凭证也开了路引?如果真的是咱们的人做的,那并不难查,路引上的官府印章能查出来。”
      “九成九是假的。”
      沈冷道:“我只是不明白边疆军中为什么有人会把渤海人放进来,不可能会是裴亭山那边的人,也不可能会是我和孟长安的人。”
      韩唤枝的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看向沈冷:“我有个推测,但暂时不能告诉你,涉及到了很重要的人。”
      “我知道。”
      沈冷耸了耸肩膀:“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知道你推测的是谁。”
      韩唤枝叹了口气:“你也不要说出来。”
      他起身:“这件事我来安排怎么查,你什么都不要管,也什么都不要问,朝中如今眼红你的人太多,你行事要万分小心,既然有人把手已经伸到了东北边疆,长安城里的凶险远胜于塞外,你只管在家里待着,因为陈冉的事你已经算是抗旨,陛下让你在家中闭门十日,还不到日子呢,这件事好在有赖成帮你撑着,可抗旨就是抗旨,也幸好你没有带兵出去胡来,如果你再调兵,只怕朝中针对你的人立刻就跳出来。”
      沈冷嗯了一声:“我知道了。”
      韩唤枝看了沈冷一眼:“昨天御史台不得不上奏参了你一本,不过......”
      他摇头,后边的话没有说出来。
      昨天朝堂上,赖成让御史台的人参奏沈冷,不过笔法春秋不疼不痒,满朝文武也都要看陛下脸色行事,所以浪并没有那么大,陛下只说待日后再商议如何处置沈冷,反而是太子站了出来,和御史台的辩驳了很久,另有官员参奏,他也极为激动,历数沈冷的功绩,坚持为沈冷说情。
      韩唤枝没对沈冷说,是因为关于沈冷的身世反而是沈冷自己还一无所知,从昨天陛下的反应来看,似乎是对太子为沈冷辩驳颇感欣慰,太子在朝堂上说的话条理清晰有理有据,始终都在赞美沈冷的忠与情这两个字,经过昨天一事,朝臣们私下里已经有人在说,未来太子若得承大统必是一代明君。
      韩唤枝道:“你先回去好好歇着,一天一夜没睡了,朝廷里有什么事我会通知你......另外,孟长安昨日在北城门击杀数名刺客,他判断这些人是渤海斥候,我也让他暂时不要说出去,抓回来的人还没有开口,可在廷尉府里开口只是早晚的事。”
      沈冷笑了笑:“明白了。”
      等沈冷走了之后韩唤枝就离开了廷尉府,半个时辰之后到了雁塔书院。
      有些话他还不能对陛下说,陛下昨日刚刚当众夸了太子几句,这个时候若跑去和陛下说北疆那边太子可能伸了手,陛下怕是会勃然大怒。
      书房。
      老院长给韩唤枝倒了一杯茶:“你是怀疑那个叫霍丁的年轻人?”
      “是。”
      韩唤枝点头:“他是被裴亭山按死在息烽口了,没能去渤海参战,可他没去,不代表他的人去不了......如果霍丁去东北边疆的目标就是沈冷,他没能在渤海国战场上找到机会,唯一可行的就只能是让渤海人来杀沈冷,有国仇在那摆着,谁也不会怀疑到太子更不会怀疑他。”
      老院长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踱步:“这件事太大了......”
      他看向韩唤枝:“你想过没有,这件事一旦坐实,那是给太子定性,陛下会依靠你我的判断来做出选择,我们可能会是大宁的罪人。”
      韩唤枝脸色平静的说道:“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廷尉府都廷尉该做的事。”
      老院长沉默良久:“查。”
      韩唤枝起身:“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