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六百四十一章 审问是一种艺术

第六百四十一章 审问是一种艺术

    将军府的后院里有一个小演武场,一如既往,天还没亮的时候沈冷就已经在演武场上练功,楚先生在东北边疆的时候教他和孟长安刀法,其实只是在他们自身刀法基础上加以改进,楚先生天下无双,越是这般强大的人越有自知之明,兵法战阵上的事他不如沈冷亦不如孟长安,所以对于战阵刀法他自然也不会全都推翻,而是以沈冷和孟长安自身刀法为根,刀法还是那般的大开大合,可却让每一刀都变得更为霸道。
      楚先生说,既然是战阵刀,那自当霸道。
      江湖之中没有霸者,可战场上有。
      霸到极致,便无解。
      院子里的木桩是茶爷平日里练剑用的,沈冷站在那一片木桩前,闭上眼睛回忆了一下楚先生所教的要义,眼睛睁开的时候,刀已经劈了出去。
      如长虹贯入,如大江奔流。
      一趟刀法练完,好端端的木桩都被砍断,半截木桩散落一地。
      沈冷看着那一地的狼藉忍不住叹息一声,也就是现在生活条件好一些了,不然的话这么砍每天换新木桩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一会儿茶爷看到了她的木桩都被砍的这么惨,说不定会把沈冷埋在这当木桩。
      沈冷将刀子插在一边,拳法如风,风中卷雷。
      一拳打在残断的木桩上,木桩爆裂。
      等他练功之后,小演武场上已经没有一处好的地方。
      蹲在一边看着这满地碎渣沈冷在想明天练刀一定要用木刀才行,算计了一下时间该去早朝,还要应付内阁诸位大人的盘问,虽然大家都知道那只是个过场,可过场并不好过。
      那些大人们一个个的嘴毒心软,嘴毒起来就显得欠揍,可是你一想到他们的付出又觉得他们不容易,刚要心疼吧,又能被他们骂的狗血淋头一无是处,恨不得上去把他们的胡子一根一根都拔了,沈冷忽然想到这事大将军澹台袁术干过,或许应该去问问他是不是很爽。
      茶爷已经准备了早饭,看到沈冷之后抱拳:“多谢。”
      沈冷懵了:“谢......谢什么。”
      茶爷:“多谢相公一早劈柴。”
      沈冷:“嘿嘿,不客气。”
      茶爷:“明儿一早我练功的时候如果我的木桩没有如数放好,我就把你戳在那。”
      沈冷:“早上亲亲的时候还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却要把人家当木桩,女人啊......”
      茶爷眼睛微微一眯。
      沈冷乖巧的坐在桌边喝粥:“下次不要这么早起床给我做饭,我上朝回来之后再吃就好,其实也可以半路随便买些。”
      他仔细认真的看了看茶爷的胸:“唉......在最好的年纪没能和孩儿们一起共用早餐午餐晚餐夜宵加餐,想想就觉得好像失去了什么。”
      茶爷起身去了里屋,沈冷想着这是要干嘛?不多时茶爷拎着一个枕头出来,沈冷立刻低下头:“府里的人都起来了,咱们晚上再撞行不行?”
      茶爷:“我只是腰有些酸,拿个枕头靠一下。”
      腰有些酸是重点。
      沈冷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茶爷指了指门外:“刚才你没注意到吗?你在后院练功的时候前边院子里的树我都绑好了,你出门上朝之前自己都撞一下,试试头感如何。”
      沈冷这才想起来外面院子里的树有什么不对劲,起身往外看了看,院子里每一棵树上都绑着东西,不过不是他熟悉的枕头,而是搓衣板。
      沈冷:“这怨念是因为我昨天晚上太快了吗?”
      茶爷:“你大爷。”
      沈冷噌的一声蹿了出去,再看时人已经到了门口,他站在那朝着茶爷摆了摆手:“我下朝回来之后在与你切磋。”
      茶爷朝着沈冷输了一根中指,沈冷点了点头:“好哒。”
      茶爷脸红了。
      沈冷出门上了马车,说实话从边疆突然回到长安城舒服安逸的有些不太习惯,在边疆在渤海,每天一睁眼要面对的都是厮杀,在家里,处处都是温暖。
      靠在马车里沈冷闭着眼休息,可脑子里却安静不下来,一直都在思考......沈先生为什么去了南疆?茶爷说是沈先生不放心庄将军的伤势所以去看看,沈冷却想着应该不是那回事,万里迢迢的过去一路上舟车劳顿,沈先生那么懒......
      再想到黑眼莫名其妙的去了东北边疆见孟长安,黑眼说只是护送商客路过顺便看看,可沈冷不信。
      似乎很多人都在瞒着他做什么,而做的这些又可能都和他有关。
      与此同时,廷尉府。
      韩唤枝推开门,看了一眼挂在墙上已经奄奄一息似的胡吾,廷尉府的手段有多可怕没有接触过的人谁也体会不到,廷尉府是大宁最暴力的执法衙门,仁慈在这里没有土壤可以生长,廷尉府的职责就是用暴力手段来维护大宁的治安,讲仁慈的话就去道院,可大宁道院里那些仙风道骨的,真要是需要他们提剑杀人的时候,哪个也不会再慈眉善目。
      韩唤枝摆了摆手,胡吾被廷尉从墙上摘下来,每天都要受伤每天都有人给治伤,如此反复,后来的十天却根本没有人在审问什么,只是例行公事的来折磨他,折磨完了就走,而这十天的时间竟然没有重复任何一种刑罚手段。
      胡吾在椅子上坐下来,垂着头,忽然笑起来:“原来这就是廷尉府。”
      “并不是。”
      韩唤枝伸手,随行的手下将捧着的卷宗递给他。
      韩唤枝接过卷宗看了看:“你认为廷尉府只会刑讯逼供?只会靠折磨人来获取答案?如果廷尉府这么简单的话,那就真的把人看的太肤浅,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不怕折磨的人,也真的存在不惧生死的人。”
      他看着卷宗说道:“你是西蜀道人,在陛下来长安之前,皇后就已经派人在联络江湖中人,如果我猜得没错,是因为皇后想以江湖人治江湖人。”
      他有些话不方便说的太明白,这句江湖人治江湖人就已经足以说明一切。
      胡吾当然明白。
      西蜀道的江湖是谁的江湖?是马帮老当家的江湖,二十几年前马帮老当家春秋鼎盛之际统治力有多可怕?虽然那时候陛下尚未即位,可老当家已经基本肃清西蜀道江湖上那些还敢为非作歹的江湖败类,马帮的生意是多大的利益?老当家的一家独大,就相当于断了许多人的财路。
      这些人可不仅仅是江湖人,还有官场之中的人。
      皇后自然知道珍妃娘家在江湖之中的分量,她在那时候就开始拉拢江湖客,只不过最初的目标并不是为了太子,而是为了针对珍妃家里人。
      胡吾最早和皇后派去的人接触,还是珍妃刚刚嫁入留王府不久,当时皇后觉得只要将珍妃家里的江湖势力铲平,珍妃没了家中靠山,自然就更没办法和她斗。
      只是那时候胡吾却没有接受皇后的拉拢,他当然知道针对马帮老当家是多可怕的一件事,事不关己,还是不多事的好,只是后来他也没有想到,马帮协助西蜀道官府查到了他家里的私盐生意,家道一下子败落。
      韩唤枝语气平静的说道:“虽然已经过去二十几年,可有些事并不难查到,之前查不到,不是因为你们有多厉害而是商九岁把当初查到的事都抹去了,所有的卷宗都被他烧掉,可这次是你们自己蠢,为什么时隔二十几年你还是对他念念不忘?如果不是你去找他的话,他也不会想起来这些。”
      他看了一眼胡吾:“西蜀道江湖人才辈出,曾经有一个时期,大宁江湖上排名靠前的高手有一半出自西蜀,皇后在那会儿就接触了你们,查到了你,也就不难查到其他人。”
      胡吾冷笑:“既然你已经查到了,何必再来问我?”
      韩唤枝将卷宗递给手下人:“并不是来问你的,只是单纯的炫耀。”
      他起身:“另外,也不是所有人都如你一样咬的住。”
      他摆手:“把人处理掉,这个人已经没用了。”
      说完转身往外走,胡吾猛的抬起头:“徐雪路是不是说了什么!”
      韩唤枝没回答,迈步出门。
      “徐雪路你这个王八蛋!”
      胡吾怒吼着。
      廷尉过去给他绑上,两个人架着他往外走,胡吾不断的咒骂着,此时此刻若是给他一把刀,他能冲过去将徐雪路碎尸万段。
      押着他往外走的那个廷尉一边走一边说道:“其实你也应该明白,你们当初靠到那边去也是江湖中人都会做出的选择,不管多强,江湖客最终都要靠向朝廷,可靠向谁一旦选错了就会牵连身家性命,是你自己当初选错了。”
      “我有的选吗!”
      胡吾怒吼着:“马帮的人查到我家的私盐生意,我家破人亡,我们这些人哪个不是和马帮有仇的,哪个不是血海深仇!你告诉我,我有杀父之仇,我该怎么选!徐雪路,你今日说出去一切,难道你以为还能活着?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走在前边的缓缓之脚步一停,回头看了他一眼:“徐雪路检举有功,廷尉府会保护他。”
      “韩唤枝,你想的太简单了。”
      胡吾怒视着韩唤枝的眼睛:“那是血海深仇,解不开的仇,就算徐雪路被你藏在廷尉府里,他也一定会死!”
      “血海深仇?”
      韩唤枝哼了一声:“我倒是想知道,谁会因为复仇心切而跑到廷尉府里杀人。”
      “你去问商九岁,问问他当初杀了谁,杀了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韩唤枝看向胡吾:“甄轩辕已经死了,除了甄轩辕之外还有谁能是商九岁的对手,还有谁有能力杀了徐雪路?”
      “甄轩辕死了,可他还有儿子。”
      胡吾凶狠的看着韩唤枝:“你们都得死。”
      韩唤枝笑起来:“把人带回去。”
      胡吾猛的一怔,忽然间醒悟过来自己好像说了些不该说的话。
      ......
      ......
      【两件事,第一是友情推荐一本新书,对井当歌的新书《市井之徒》今日上架,谢谢大家去帮忙。】
      【第二件事,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