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六百二十九章 九岁

第六百二十九章 九岁

朝廷里曾经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当官当做沐昭桐,为臣当为路从吾。
  
  后来有人把这句话告诉了沐昭桐,于是说这句话的那位吏部小吏就被罢了官回家种田去了,到现在也没能被重新启用,或许早就被忘到了九霄云外,那时候很多人都听过这句话,却只当做笑谈,后来沐昭桐失势后朝臣们再想起这句话,便多了几分感慨。
  
  皇帝从面馆里出来之后心情越发的好了起来,老院长那看似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为大宁将来出海征讨桑国而定下伏笔,这句话这是妙不可言。
  
  “朕送先生。”
  
  皇帝指了指自己的马车:“应该比先生雇的车舒服些。”
  
  然后看了看韩唤枝叶流云:“你们两个一起。”
  
  马车上,韩唤枝道:“之前陛下吩咐臣挑选廷尉府精锐发往东北边疆,臣挑选的六百人差不多已经到了,古乐带队,耿珊协从。”
  
  皇帝嗯了一声:“古乐好像也是沈冷举荐上来的人?”
  
  “是。”
  
  韩唤枝垂首:“是个很能干的小伙子,只是武艺上比方白镜差了些,能力上倒是没有不如。”
  
  皇帝点了点头:“以后做个副都廷尉总是不会失职。”
  
  韩唤枝嗯了一声,心里却想到更多,陛下其实对什么事都清楚,沈冷身边权势过重之人已经很多,陛下不可能再让古乐将来接任都廷尉,更何况方白镜在廷尉府里的威望更高武艺更强,所以古乐做副都廷尉已经是极限,说起来,陛下待沈冷还是真的好。
  
  说到副都廷尉,皇帝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他怎么样了?”
  
  皇帝没说是谁,只是问了一句他怎么样了。
  
  叶流云没想到是谁,老院长也没想到是谁,可是韩唤枝却必须知道皇帝问的是谁,想到那个人韩唤枝就觉得有些可惜,说到武艺,他才是廷尉府第一,就算是年轻巅峰时期的韩唤枝,也挡不住那个家伙一击。
  
  “依然在闭门思过,算起来,已经二十几年没有离开过那个小院,除了臣偶尔过去找他聊聊之外,就只有虞白发去的时候他才会理会,其他人全都不见,臣诸事繁杂,虞白发重伤之后一直修养,所以去的次数倒是多了起来,前日的时候臣与虞白发还聊过,虞白发说他好像心情更加阴郁。”
  
  皇帝沉默很久:“送先生回书院,然后去廷尉府。”
  
  韩唤枝一怔:“陛下要去见他?”
  
  “是。”
  
  韩唤枝:“臣,臣觉得还是不要去的好,他闭门二十几年,心性更加不稳,当年......”
  
  “皇后已经死了。”
  
  皇帝缓缓吐出一口气:“连朕都已经放下了,难道他还不能放下?朕都已经放下了,难道你们还放不下?”
  
  韩唤枝只好说道:“那请陛下到廷尉府之后先不要下车,臣安排妥当之后......”
  
  他的话再次被皇帝打断,皇帝摆了摆手:“朕去见他,难道你还要布置防卫调集重兵?其实他才是性子最单纯的那个,不然的话当年也不会被皇后所骗,因为这件事他已经自责了二十几年,朕始终没有去过,是因为朕想让他自己走出来,朕若是真的怪他,难道不能杀了他?”
  
  韩唤枝嗯了一声,侧头看了看,马车外面有大内侍卫便装跟随,赶车的是卫蓝,马车里还有叶流云和自己,算起来应该不会有事吧?
  
  卫蓝,叶流云,再加上韩唤枝自己,他甚至没有把握!
  
  因为那个人是商九岁。
  
  送了老院长回书院之后,皇帝的马车在廷尉府大门外停下来,下了车之后皇帝的脚步似乎稍显急了些,以至于所有人跟上去的时候更加紧张起来。
  
  商九岁是廷尉府的传奇,传闻在韩唤枝入主廷尉府之初,老廷尉府里那些故意针对韩唤枝的人有很多都莫名其妙的失踪了,然后过了不久商九岁忽然加入廷尉府直接被封为副都廷尉,那时候的廷尉应该还记得,当时韩唤枝指着商九岁对众人说,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现在廷尉府里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名字,知道的也只是听过只言片语,古乐不知道,只是知道有一位神神秘秘的副都廷尉,耿珊略有耳闻,也一直都没有见过。
  
  现在这一代的廷尉,没有人见过他。
  
  只有当初和韩唤枝一同进入廷尉府的那批老人永远也不可能忘了这个人,如果不是他闭门不出,后来也就不会有那批廷尉府的老人兴风作浪还想行刺皇帝,他若是不犯错的话,可能长安城里里外外所有对皇帝有异心的人已经被杀一个干干净净。
  
  这是老廷尉府的院子,位于刑部之内,所以当听闻陛下来了刑部今夜当值的人全都懵了,所有人赶紧出来接驾,陛下却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句该做什么事就去做什么事,然后直奔后院。
  
  原来的廷尉府大院在刑部衙门后院,在这后院之中又有几处独院,最靠里边的那个小院不许任何人随便靠近,刑部的人每日都会送过去饭菜,可也只是放在门口,大部分时候那饭菜都不会动,每隔四五日或许里边的人才会取一次,也就是说他四五日才吃一餐饭。
  
  那是自罚。
  
  皇帝一边走一边听韩唤枝说,眼睛已经微微发红。
  
  “为什么不告诉朕他不吃饭?”
  
  “他不让臣说,如果臣说了,他便自杀。”
  
  皇帝脚步一停,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走到那小院门口,皇帝抬起手在门上拍了拍:“九岁,朕......朕来看你了。”
  
  院子里似乎出现了一声响动,好像是什么东西摔了似的,紧跟着就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声音就知道里边的人是跌跌撞撞冲出来的,可到了门口之后那脚步声戛然而止,也迟迟没有开门。
  
  良久,院子里的人扑通一声跪下来:“请陛下回去吧,谢陛下来看臣,臣很好。”
  
  “你不开门,朕就跳进去,你莫不是觉得朕已经连翻个墙的本事都没了吧?当年朕和你翻墙去人家梨园里偷梨子吃的时候,你比朕可还是要慢些的。”
  
  院子里的人没有说话,可是皇帝却听到了哭泣声。
  
  又过了很久,院子里的人才哭着说道:“陛下,臣犯了万死难赎之罪,陛下就让臣一个人死在这院子里吧,当年陛下说永不杀臣,臣遵旨,臣也不杀自己,臣就等着老死......”
  
  “你闭嘴!”
  
  皇帝一脚踹在门上:“来人,把这门给朕拆了!”
  
  韩唤枝和叶流云同时跨步上前,可还没有动手,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边拉开,一个骨瘦如柴的人站在院子里怔怔的看着皇帝,早已是泪流满面,虽然他看起来瘦的让人害怕,可头发梳的很好,衣服也不脏,脸上的胡须都刮的干干净净,没有一丝邋遢的感觉。
  
  “朕当年说,不喜欢你邋里邋遢的样子,所以你便一直记着。”
  
  皇帝伸手想去触碰那人,那人却颤抖着又跪了下去。
  
  “臣商九岁,拜见陛下。”
  
  “起来吧。”
  
  皇帝把商九岁扶起来,韩唤枝和叶流云两个人几乎紧贴着皇帝似的,他们两个都很清楚商九岁的武艺有多恐怖,哪怕现在已经瘦成这样,也一样不敢掉以轻心。
  
  “跟朕走。”
  
  皇帝拉着商九岁的手:“还记得当年在云霄城留王府外开面馆的那个老贺吗?他也到长安城里了,朕带你去尝尝还是不是原来的味道。”
  
  商九岁却好像怕极了门外的世界,只是摇头:“臣不能出门,臣发过誓不能出门。”
  
  “你发的誓,朕现在把它废了。”
  
  皇帝看着商九岁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半路上的时候朕就和他们两个说过,皇后已经死了,连朕都已经放下了,难道你还不能放下?那个孩子如今好好的,已经是朕的将军,他刚刚又立下大功,灭了渤海国,他之前还打下了南疆海外三国之地,他好好的......沈小松也好好的,你也得好好的。”
  
  “沈小松?”
  
  商九岁看着皇帝:“臣当年重伤了他......”
  
  “他活的好着呢,估计着也快回长安了,到时候你请他吃饭,你欠他的。”
  
  皇帝拉着商九岁把他从门里拽了出来:“你当年把他打成重伤,他虽然后来伤愈,却留下了隐患,以至于后来再与人动手触及旧伤,如今已经不能动武了。”
  
  皇帝明显感觉到商九岁颤抖了一下,脚步也随之一停。
  
  “可是那个家伙从来没有恨过你,上次朕见他的时候他还说,论武艺这辈子就服两个人,其中一个是你,他还说若是再能见到,想问问你当初攻他的那一招如何破。”
  
  “他......”
  
  商九岁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他已经被臣打废了么。”
  
  “也好。”
  
  皇帝道:“他半生颠沛流离,武艺虽然不能用了可是却安逸下来。”
  
  商九岁回头看了看那个小院,他已经迈步出来了。
  
  恍惚之中,仿佛又看到了二十多年前,皇后找到了他哭诉,哭的梨花带雨,哭的撕心裂肺,皇后说沈小松对不起她,商九岁与其他人不同,其他人和珍妃那边更亲近,可商九岁和皇后那边更近一些,那时候留王在云霄城收养战争遗孤,别人都是留王安排人寻来的,唯独他是皇后寻来的,所以他始终对皇后心存感激。
  
  所以当初看到皇后哭的那般伤心,他才没能忍住,出长安追杀沈小松,一掌将沈小松重伤。
  
  若非是看到了沈小松身边带着一个小女孩,让他想到了自己当年病死的妹妹,沈小松那天就已经死了。
  
  “放下吧。”
  
  皇帝拉着商九岁的手往外走:“时间在往前走,人也在往前走,你原地不前朕把怕你丢了,你们每一个人,朕都不能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