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汹涌

第五百九十一章 汹涌


  如果是换做一个老成持重的大宁边军将军,做不出沈冷现在的做出来的事,换做另外一个年轻人也未必做的出来,这个曾经被沈先生说性格偏软弱连孟长安也觉得他有些胆小的年轻人,正在以一种激进的方式成长。
  逼着自己激进。
  而激进不等于无脑。
  整个冰湖行宫里有大概五千多名黑武边军,每一个都对宁人充满了仇恨,换做别人能在这众目睽睽之下,无数弩箭只下,毫无顾忌似的杀死黑武将军?
  看起来沈冷很冲动,可他有把握,把握在于沁色让他离的太近了。
  上一次离开这座行宫的时候沈冷说......我做到三品将军是因为我赌运向来不错,我有三分运气,剩下的九十七分靠实力。
  “你若是不能杀了龛罗道,你也会死。”
  沁色沉默了许久之后终于开口。
  “哪怕你只带了这十几个人,你也必须杀了龛罗道,唯有他死我才能接受你说的那些条件。”
  她看着沈冷的眼睛。
  “我不喜欢女人说谎。”
  沈冷走到沁色面前,低头看着坐在那的沁色,弯腰,两个人的脸近在咫尺,呼吸可闻。
  “你想的明明是我杀了龛罗道你也要我死,而且你的武艺不错,在我刚才杀那个大个子的时候你的手触及剑柄并且抽剑,你拔剑的速度比你身边这个护卫要快许多,可是你知道吗?我认识一个比你漂亮一百倍的女孩,她拔剑的速度比你也快一百倍。”
  沈冷起身:“你猜我躲不躲得过你的剑?”
  无数个日子里,茶爷一次一次的以木剑对沈冷出手,无数次击中沈冷,这个世界上除了楚剑怜之外还有谁能比茶爷的出剑速度更快?
  茶爷一次一次的对沈冷出剑,是因为茶爷的在乎。
  沈冷走到正位那边坐下来,黑线刀立在自己身边,因为穿着铁甲所以坐下来并不是很舒服,但这个位子,沈冷坐下了。
  “我来杀龛罗道,你的人守住那道门。”
  沈冷抬起手指了指正殿大门。
  沁色沉默片刻,点头:“好。”
  “长公主殿下博学多闻。”
  沈冷闭上眼睛:“你会不会泡茶?”
  沁色脸上有一抹怒意一闪即逝。
  “我不会。”
  她是黑武帝国的长公主,她又怎么可能不骄傲。
  “学。”
  沈冷依然闭着眼睛:“我希望在龛罗道进门之前喝上一杯热茶。”
  沁色吐出一口气:“我的茶你不喜欢。”
  “我自己带了。”
  沈冷睁开眼,杨七宝随即快步过来,从鹿皮囊里取出来一小罐茶叶递给沁色:“我觉得你应该听将军的话。”
  沁色觉得自己快要炸了。
  可她站在那片刻之后就转身离开,取了水壶来,就在这大殿上用炉火烧水,水开了之后又烫了杯子和水壶,沈冷再次缓缓闭上眼睛对她说道:“茶与女子之柔才是绝配,你的动作太僵硬。”
  沁色猛的站直了身子:“你别太过分。”
  沈冷往后微微靠了靠:“你以前有没有
  
  为别的人泡过茶?”
  沁色瞪着眼睛:“没有。”
  沈冷:“那以后多泡些。”
  沁色张开嘴,可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只那么凶狠的瞪着沈冷,她是黑武帝国的长公主,身份之尊贵谁不参拜?可现在,居然要为一个敌国的将军泡茶。
  大殿外面有人快步跑进来,单膝跪倒在沁色面前:“斥候送回来消息,从格底城来的大军已经到了三里之外。”
  “让人都收起兵器,大力托将军带来的三千人全部调集到正殿四周,不可露面,藏身于房间之中围墙之后。”
  沁色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指了指大殿外面大力托的尸体:“把尸体搬进来,殿门外的血迹擦干净。”
  莫窟连忙点头:“属下这就去传令。”
  “把你的甲胄卸了。”
  沁色看了一眼莫窟胸前那道从胸口到小腹的长长刀痕,莫窟的铁甲很厚重,这一刀有多凶狠可见一斑。
  “是。”
  莫窟脸一红,连忙让手下人把自己的铁甲卸了。
  沈冷忽然问了一句:“想好取一个什么样的宁人名字了吗?”
  沁色转头看向沈冷:“你以为自己胜券在握?”
  “我一直都这样以为。”
  沈冷端起茶杯闻了闻:“果然还是茉莉茶香闻着更舒服......若是留下沁色两个字,再加上茉香......茉香沁色?沁色茉香?似乎都很不错,四个字的名字虽然有些奇怪,但是孟长安应该还能接受,毕竟另一位公主殿下名字也是四个字。”
  沁色眉角一抬:“你什么意思。”
  沈冷喝了口茶:“你觉得孟长安怎么样?”
  沁色:“你到底什么意思。”
  沈冷:“是不是上次没看清?”
  沁色:“你别再胡说八道!”
  她真的快要疯了。
  沈冷嘴角微微一勾:“以后看仔细。”
  外面又有一个亲兵快步跑进来:“殿下,已经到行宫外面了。”
  沈冷指了指自己身边:“站在这。”
  沁色哼了一声:“我凭什么听你的。”
  犹豫了一下,最终走到沈冷身边站住。
  行宫外边,龛罗道从马车上下来看了看,似乎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可是想想大力托被长公主扣下,士兵们的情绪稍稍有些不对劲也不能说明什么。
  “进去。”
  他抬起手指了指,他从律城带来的两千名黑武边军开始一队一队的进入行宫之内,这两千人进去之后,便是六百蓝袍甲士,四个银袍千夫长二十名黑袍百夫长留在他身边没动。
  格底城将军月兰也吩咐了一声:“进去把大力托将军带出来。”
  他的亲兵营立刻往前动,可龛罗道的手却往下压了压:“将军的人就留在行宫外边吧,劳烦将军再下一道军令,让行宫之内所有格底城边军撤出来。”
  月兰的脸色明显一变。
  “龛罗大人这是什么意思?信不过我?”
  “信不过。”
  龛罗道侧头看向月兰:“将军还不下令?”
  月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en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fei速zhong文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