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五百八十一章 太子谋

第五百八十一章 太子谋

第二天一早沈冷就离开水师驻地前往无为县粮仓,他到无为县第一自然是回水师交代一下,其次就是拜访叶云散,可这次的拜访沈冷别有目的。
  
  叶云散比沈冷早到北疆很久,这一路上走了几个月,前后算起来有近一年的时间没见了,如武新宇一样,听闻沈冷要来叶云散也是亲自迎接出来,在长安城的时候他的婚礼前前后后茶爷可没少帮忙,见到沈冷如见到家人一般。
  
  “我总觉得你不是专门来看我的。”
  
  叶云散一边走一边笑着说道。
  
  沈冷嬉皮笑脸:“大人这话从何说起。”
  
  叶云散道:“从昨日武新宇将军派人来说你今日必会来拜访我说起。”
  
  沈冷:“我来北疆,自然是要来的。”
  
  叶云散:“那一会儿你可和别我聊黑武的事,尤其是别和我聊有关黑武青衙的事。”
  
  沈冷:“”
  
  “武将军说,他不小心告诉了你孟长安被伏击的事,你也明白,说被伏击其实也只是我们这边的说法,事实上,我们廷尉府的人要去苏拉城里找黑武国长公主的消息,而对方是要到白山关,所以半路上遇到了”
  
  沈冷道:“那他们的目的难道就不是为了伏击孟长安?”
  
  叶云散笑着摇头:“就知道你是为这个来的。”
  
  沈冷讪讪的笑了笑:“如果不干点什么我会很不爽。”
  
  叶云散道:“你现在已经是巡海水师提督独领一军,不能再如以往那样任性妄为,大宁是一个国家,以国家的层面看待一个人会少一些人情味,确切的说是没了人情味,可你我都是做官的,看待问题自然以大宁为先你若只是个队正,死了也就是死了,这么说薄凉然而事实如此,因为死一个队正不影响大局,可你是水师提督,你死了陛下的大局都会被影响。”
  
  沈冷:“所以”
  
  叶云散道:“所以我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胡作非为,也不会告诉你在有一支队伍昨天刚刚离开了律城往苏拉城那边过去,领队的是黑武青衙的一位红袍神官名叫龛罗道,是青衙青袍神官龛罗黑庭的侄子,他到苏拉城,十之七八是因为之前孟长安的事,黑武人损失了六百余人还包括红袍神官浅飞轮,如不出意外,应该是为青袍神官龛罗黑庭去打前站的。”
  
  叶云散道:“我当然还不会告诉你,他们的目标可能也不仅仅是再次针对孟长安,或许也和黑武国长公主阔可敌沁色有关,孟将军送来消息说沁色如今就在格底城格底城与苏拉城并没有多远。”
  
  沈冷:“既然大人什么都不打算告诉我,那我就告辞了。”
  
  叶云散笑道:“不吃了饭再走?”
  
  沈冷:“也不是不行。”
  
  叶云散笑着摇头:“自从离开长安之后,已经许久没有尝过你做菜的滋味,还好你这次来了。”
  
  沈冷:“告辞!”
  
  叶云散笑道:“似乎有个人不太乐意看到我喝多了酒,也是,我喝多了酒就会胡言乱语,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话,没准被有心人听了就跑去胡作非为,你不留下也好,我就省了一顿酒也省得说错话。”
  
  沈冷:“家里有什么食材?”
  
  “这是粮仓。”
  
  叶云散叹道:“你想要什么有什么。”
  
  沈冷:“”
  
  来之前沈冷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为了有用的消息而出卖了自己的厨艺,为叶云散精心做了一桌子菜品,然后还给叶云散满了一杯酒:“大人喝几杯会醉?”
  
  叶云散:“矜持些。”
  
  沈冷:“唔”
  
  叶云散招手:“去把夫人她们都请来,沈将军亲自做一餐饭可不容易,他离开北疆之后再想吃到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后了,让她们快些,一会儿菜都凉了。”
  
  沈冷:“我再去做个汤”
  
  一个时辰之后沈冷离开叶云散在无为县的家,出来的时候已是心满意足,从叶云散这得到的消息已经足够多,这一趟不虚此行。
  
  叶云散说,龛罗道是黑武国年青一代的佼佼者,黑武国也有类似于大宁诸军大比的比试,龛罗道十八岁参加黑武国诸军大比就拿了第一,本以为会在军方大放异彩,可后来因为酒后杀了自己的亲兵而被训斥免职,但当时的黑武汗皇阔可敌完烈极喜欢这个年轻人,所以将他从军中调入青衙做事,只三年就升为银袍千夫长,五年升为红袍神官。
  
  在黑武国谁都知道,将来龛罗黑庭退下去,黑武青衙的老大必然是要传给龛罗道的。
  
  就算是现在汗皇换成了桑布吕,龛罗道在青衙之中的地位依然坚固如山,其一自然是因为他的叔父龛罗黑庭目前是桑布吕最信任的朝臣之一,其二则是因为他的能力确实很强。
  
  这个人只是太年少时太放纵,不然的话在军中如今应该是与辽杀狼齐名的勇将。
  
  在黑武青衙之中由他叔父亲自教导了这几年,人已经变得更为冷酷强大,而且也已收敛了很多。
  
  龛罗黑庭要亲至苏拉城显然是不打算放过孟长安,不过根据叶云散分析,龛罗黑庭这次来可能针对孟长安只是一个幌子,主要的目的则是长公主沁色,从这一点来推断,可能龛罗黑庭和黑武国国师走的更近,毕竟龛罗黑庭是国师最得意的弟子。
  
  虽然说进入青衙首先要做到的是就是忘记出身忘记来历,一心一心为黑武汗皇负责,可出身和来历这种东西又不能被磨灭,怎么可能轻易忘得了。
  
  沈冷往回走的路上一直都在整理着这些消息,对方已经早走了一天,想追上的话也难,况且对方带着大队人马,边军这边若是有大规模的军队调动,黑武人立刻就会反应过来。
  
  所以沈冷放弃了之前的计划,打算先去白山关。
  
  回到水师大营,王根栋已经为他将人手都挑选出来,几十名在水师之中武力值爆表的斥候,再加上陈冉杜威名王阔海,似乎配置已经不低。
  
  “将军,真的不带我?”
  
  王根栋做着最后的争取:“可以让老杜带水师回去。”
  
  杜威名摇头:“那多没意思,还是跟着将军干私活爽的多。”
  
  王根栋:“每次都是你们几个去爽,就不能轮到我一次?”
  
  “将军是我上司,私底下也是我老大哥,不过爽这种事,肯定不能让。”
  
  杜威名笑道:“将军还是带着水师开拔,咱们下次见面应该又得近一年后了。”
  
  王根栋:“唉”
  
  沈冷笑了笑:“回去路过家里的时候去看看,停几天也无事,别坚持着过家门而不入,只要时间允许,这又不是什么坏规矩的事。”
  
  王根栋点了点头:“听将军的。”
  
  “我手下人如果因为回家看看老婆就被御史台参奏的话,我顶着。”
  
  沈冷拍了拍王根栋的肩膀:“御史台咱们有人。”
  
  王根栋扑哧一声就笑了:“那将军你们此去小心些。”
  
  王阔海哼了一声:“该小心一些的是那些黑武人,什么狗屁的青衙高手,老子一屁股一个。”
  
  陈冉:“现在专攻屁股上的功夫了?”
  
  王阔海楞了一下:“滚”
  
  陈冉:“不是我说你们,你们这些大老爷们儿整天的都在干些什么!”
  
  王阔海:“信不信我把你屁股上的功夫练出来?”
  
  陈冉:“得了吧还是老杜尺寸适合你。”
  
  杜威名:“滚”
  
  算计着时间,黑武国的使团到边疆瀚海城还得月余,而沈冷赶到白山关再回来差不多需要两个月时间,想了想不就是让他们等一等吗,反正陛下都说了他可以去白山关见见孟长安,难道陛下就没有算过时间?
  
  几十人的队伍离开水师营地,乘坐一艘伏波往白山关那边走,辽北道有赤水,氓水,大清河,洛水这些大河,走水路的话先走大清河然后进赤水,一路向东能走上千里,然后转入氓水,再走一段日子就能到白山关。
  
  白山关自然也不通水路。
  
  与此同时。
  
  长安城。
  
  东宫。
  
  太子接过来一份手下人呈递上来的密信,展开看了看之后随即扔进火炉里,入冬的长安也很冷,而太子一直都怕冷,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冷一点都觉得承受不住。
  
  密信在火炉里烧掉,有一丝灰烬被热气推上半空。
  
  太子看向一边躬身站着的曹安青:“高玉楼还有多少没说的?”
  
  “这家伙嘴巴很硬,已经用了很多刑罚手段,可他只咬紧牙关不肯说,他应该也明白,一旦把他知道的都说了那就是死期到了。”
  
  “是个狠人。”
  
  太子沉默片刻:“你去告诉高玉楼,只要他能把荀直先生在什么地方说出来,找到荀直先生我就不难为他了,甚至可以让他离开长安城去帮我做事,说出荀直先生所在,我许他一个安逸。”
  
  “奴婢遵命。”
  
  曹安青垂首:“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北疆的人送来密信,父皇在北疆兴建三大粮仓,有这三处粮仓在对黑武之战后勤就有保证,父皇说,明年春暖之后沈冷的水师从南疆返回,他要让水师护送他去北疆看看。”
  
  曹安青眼神一凛:“提前布置人去北疆?”
  
  太子耸了耸肩膀:“那是我的父皇你不要胡说八道若是能把荀直先生请来就好了,你写信给北疆咱们的人,看看有没有机会让黑武的使团出点事,沈冷还不能动,动了伤大宁,给他一些教训总是该有的,使团出了事父皇必然责备,我再出面为沈冷求情,这个人算是交下了。”
  
  太子淡淡的说道:“母后做事太偏执,不喜欢的就杀,哪有那么多人该死,不喜欢的人也能为我所用才对,最起码在我即位之前不会和沈冷闹僵。”
  
  曹安青道:“可会不会引起黑武对大宁的攻势?”
  
  “父皇巴不得。”
  
  太子摆了摆手:“去安排吧,别怕。”
  
  他嘴角勾起来:“别让人找到证据黑武使团是死在宁人手里的就行给我取衣服来,上次的面具也给我,我去向大学士请教一些问题。”
  
  太子起身:“大学士在抄书,也辛苦啊,那样一个人才总得为我做些什么之后再死,不然岂不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