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五百五十四章 哪怕

第五百五十四章 哪怕

一天三杀。
  
  可这一天还没有结束,连上午都没有结束。
  
  正常人发起疯来都可能会做出令人震撼之举,若是疯子发起疯来,还会有什么顾忌?
  
  韩唤枝坐下来看了沈冷一眼:“明目张胆的要杀你,而且把你牵扯到台面上来,如今整个长安的人都知道了,那些人的死是因为你,就算是你无辜,朝廷里也会有些不一样的声音出现,那些大人们会对陛下说,如果不是因为沈冷的话,会死那么多人吗?”
  
  沈冷知道韩唤枝说的这些一点都不好笑,这样的话朝廷里的大人物们也真的说的出来。
  
  韩唤枝往后靠了靠:“好在御史台那边不用担心,赖成还没卸职呢。”
  
  虽然这个时候笑确实有些不对,可这句御史台不用担心还是让叶流云忍不住嘴角微微扬起。
  
  “除了赖大人那张嘴,其他的你倒也不必多在乎。”
  
  韩唤枝道:“只是怎么也得尽快弄明白,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话刚说完,流云会的人上来,说是廷尉府千办耿珊求见。
  
  “让她直接上来就是。”
  
  叶流云吩咐完了之后笑着对韩唤枝说道:“你的红颜知己。”
  
  “别胡说八道。”
  
  韩唤枝瞪了他一眼,叶流云都变得越来越不正经,还说什么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大宁江山永固,可近冷者越来越贱是真的。
  
  不多时耿珊从楼下跑上来,俯身抱拳:“大人,又出事了,刑部一位带队查案的六品官在城西勘察巡城兵马司的人遇害现场勘察时候被人偷袭,杀人者在十几米之外用弩箭射穿了刑部官员的脖子,弩箭上擦了蛇毒,人很久不行,本身弩箭就射穿了血管,没有毒也救不回来。”
  
  “多此一举。”
  
  韩唤枝忽然间眼神就亮了亮:“江湖上大部分人都不屑于用毒,不管是暗道还是明道,都觉得用毒放药不光彩,可是也有人喜欢用,用的最多最广的是西蜀道那边南羌人,当年楚国向西北猛攻,将羌人打的分裂多支,大部分羌人继续往西逃进入西域荒漠,一部分往南边跑一头钻进蜀道那十万大山里,南羌人最喜欢用的就是蛇毒,因为那山里最好用的就是这东西。”
  
  韩唤枝:“不擦蛇毒,无从下手,擦了蛇毒,虽然未必就是西蜀道的南羌人,可好歹有个线索了......耿珊,你去提醒岳独峰,让他去着重查查前阵子从西蜀道来的人,有没有南羌人。”
  
  “是。”
  
  耿珊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我不认识南羌人。”
  
  沈冷摇头:“一个都不认识。”
  
  韩唤枝:“南羌人行事和中原人不一样,未必是你认识他们之中的谁,也未必是因为你和他们有仇,他们想法一根筋,一根筋到匪夷所思.......我刚进廷尉府的时候去西蜀道做事,刚好遇到了一个案子,简单的很,一个南羌人把一个宁人的脑袋砍了下来,就挂在自己屋子里,我问为什么,办案的官差告诉我,那南羌老头和宁人老头是好朋友,那位宁人老头是一位云游诗人,到了南羌人居住的地方之后居然觉得这地方好,山清水秀,民风淳朴,是最近自然之地,于是就留了下来,一住就是二十年,南羌人脑子不正常,云游诗人的脑子多半也不正常,住了二十年忽然有一天想家里人了,说我要是再不回去,家里人就要急疯了......”
  
  沈冷道:“要疯也早疯了。”
  
  韩唤枝继续说道:“所以他就和生活了二十年的南羌老头告别,说自己要回去了,南羌老头说没事,你给我留下一件东西就行,我想你了就看看,还没等云游诗人问是什么,南羌老头就把他杀了,脑袋割下来挂在屋里,来来回回的还会说几句话,就好像和活人说话聊天一样。”
  
  沈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偏偏是韩唤枝这么平淡无奇的讲完,才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南羌老头不觉得那是杀人,只觉得自己留下来朋友的一部分怎么了?
  
  叶流云喝了一口茶:“如果查到是南羌人的话,可能是被人收买,跟你有仇的人利用了南羌人罢了。”
  
  “等等看吧。”
  
  韩唤枝闭上眼睛:“刑部那边的仇恨,压都压不住。”
  
  天黑之前,又有消息传来,刑部另外一位带队查案的六品官在南城排查的时候被杀,没有人看到凶兽,也没有留下血字,走着走着莫名其妙的就站住了,抬起手摸了摸脖子,脖子上被钉进去一根带毒的钢钉,比针粗,钉子完全进入脖子里,人没多久就死了。
  
  “这此的和之前的不一样。”
  
  沈冷起身:“我去南城看看,应该是靠近了。”
  
  韩唤枝点了点头:“你哪儿也别去,就在这待着吧......我已经向陛下提及请珍妃娘娘守着茶儿姑娘,暂时不要让她们回将军府。”
  
  沈冷:“那让我看起来像是被吓着了。”
  
  韩唤枝:“何必在乎。”
  
  他起身把沈冷压着肩膀按回去:“我去吧,城南那边一定是接近了那些人暂居的住处,打草惊蛇了......”
  
  韩唤枝离开迎新楼去了南城,直到第二天上午才回来,一无所获。
  
  “连夜都查了一遍,从其他各部衙里借了人手查这一个月来长安城各门的进城登记,一天一夜,将近三百人翻看了的登记之中没有一个南羌人,足足一个月,一个都没有,我已经安排人继续翻,城门守那边,进出长安城的登记只保留三个月,因为实在太多占地方,三个月之内的都翻翻,也许会有什么发现。”
  
  他看起来有些疲惫。
  
  沈冷起身,不久端着一个托盘进来。
  
  “早晨动手做了几屉包子,我和叶先生已经吃过了,想着韩大人应该还会来,所以这些都还给你热着。”
  
  韩唤枝笑了笑,接过来托盘,两碗粥一屉包子吃进肚子里,精神都缓过来几分。
  
  “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三个月之内所有的进出登记都会查清楚。”
  
  他放下碗筷:“我来之前下令紧盯着所有西蜀道来的人,纵然一个南羌人都没有,多盯一些总会没错。”
  
  沈冷点了点头:“我想来想去,似乎现在还惦记着杀我的也没多少人了吧......”
  
  当初最想杀沈冷的是那位权倾朝野的大学士,如今大学士都已经落魄,下场如南越亡国皇帝杨玉一样被皇帝罚去抄书了,除了大学士之外,还有谁?
  
  最近一段时间,皇后宫里似乎安静了不少,她甚至会偶尔亲自动手做些点心之类的东西派人给皇帝送去,虽然皇帝不吃,可也明显感觉的出来皇后是在寻求改善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皇后这么做,要么是因为别有所图,要么是因为想明白了陛下已经立了太子并且一直明确的说将来即位的也是太子,可不管是因为什么,皇后那边绝不会搞出来这么大的动静,皇后是有些偏执,可不是疯子。
  
  叶流云道:“岳独峰查案比你差十万八千里,你为什么把案子交给他?”
  
  “刑部的人,好像被人羞辱了的姑娘,还往脸上啐了一口浓痰。”
  
  韩唤枝摇头:“这个案子如果我来办,他们会心里堵得慌,岳独峰虽然心思不算太灵活,可按部就班的去查,这么庞大的力量全都给了他,他会查出来什么的。”
  
  千办耿珊从楼下跑上来,垂首:“大人,又出事了,凶手似乎是瞄准了刑部的人,早晨的时候总捕岳独峰下令刑部官差和廷尉分成几十个小队,在长安城沿街排查所有客栈,其中一个小队在城南骋目客栈里与一群人打了起来,那群人武艺高强,一动手就是没留余地,这个小队十个人全部被杀。”
  
  “人呢?”
  
  “逃了,还在找,不过这次逃不掉,光天化日之下,而且又不只是一个人,大街上百姓们看到他们的人很多,一路查下去,在长安城里他们没地方可以藏。”
  
  “客栈的登记看了没有?”
  
  “看了,那些人是西蜀道来的,可是没有一个南羌人。”
  
  “是不是南羌人已经不重要了。”
  
  韩唤枝起身往外走:“沈冷你跟我走,流云,你调集人手配合刑部的人继续抓人,让白杀去,黑眼留给我,让他去夏蝉亭园找我。”
  
  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他人已经在楼下了。
  
  那辆天下第二舒服的马车里,韩唤枝眯着眼睛:“我本以为,他们的目标是你,让整个长安城的人都以为他们的目标是你,虽然蠢也疯狂,可这才像是有深仇大恨的样子,现在才醒悟过来,这件事可能和你没什么关系......他们的目标不是你,是老当家。”
  
  沈冷眼神一凛:“西蜀道绿林江湖?”
  
  “嗯。”
  
  “西蜀道的江湖和别的地方不一样......那地方的江湖,是马帮,山寨,南羌人,白布人,各种山头上的少民组成的江湖,马帮行走,不打服了这些人怎么可能保平安。”
  
  韩唤枝缓缓道:“老当家只要还在西蜀道,没人敢去招惹。”
  
  沈冷笑了笑:“他们是不是以为长安比西蜀道差远了?”
  
  韩唤枝点了点头:“不可笑,他们就是这么想的,因为没有人可以在西蜀道杀死老当家。”
  
  他看向沈冷:“如果老当家不乐意,在西蜀道茫茫大山之中,哪怕是陛下要杀他也杀不了。”
  
  ......
  
  ......
  
  【还在动车上,这一章也是赶出来的,错别字稍后改,五个小时的车了,写出来两章,腰酸背痛......如此卖惨求月票你们看出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