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五百四十五章 晋封

第五百四十五章 晋封


  
  船的航速已经到了最大,沈冷还是觉得太慢了些,盘膝坐在船头看着天空上几只海鸟飞过,他笑了笑说道:“若是能飞该多少,笔直的飞回去,应该会快不少。”
  他问沈先生:“人会飞上天空吗?”
  沈先生想了想:“楚时候便有巧匠做木飞鸟,可久飞不落,若是将那飞鸟的结构放大,也许就可驮着人飞起来。”
  “那落地呢?”
  沈冷想了想:“木飞鸟落下来的时候,接不接得住看运气了。”
  沈先生:“人也一样,看运气呗。”
  沈冷:“......”
  沈先生:“可以飞的低些,落地之前把脚放下来蹭地。”
  沈冷:“那还不撞墙?”
  沈先生:“也对,最起码飞的得比树高。”
  沈冷:“那撞山呢?”
  沈先生:“难道要飞的比山还高?那可怎么蹭地。”
  沈冷:“若是有一大片平地,在飞鸟下装几个轮子,落地的时候滑出去岂不就好了。”
  “那要是滑出去停不下来呢,能飞起来得多快?停下来谈何容易。”
  “可以在空地的另外一头对方很多稻草,撞呗。”
  “似乎有些道理。”
  沈冷想了想:“如果在我们身上装翅膀,然后胸前挂两个轮子,怎么样?”
  沈先生哈哈大笑:“有翅膀的都不一定能飞多久,更何况是假翅膀,你想想,鸡鸭鹅都有翅膀,能飞多远吗?”
  沈冷道:“这是为什么呢,都是有翅膀的,为什么有多可以飞翔千里,有的飞个五丈十丈的就不行了。”
  “还有飞三尺的呢。”
  沈先生说完这句话沈冷就想到了高小样,号称天下第一飞剑,能飞多远取决于她的力气和运气,人对于飞的执念真的是深入骨髓,把剑扔出去再跳上去飘那么一小段就敢说是御剑飞行。
  坐在旁边的陈冉摇头:“你们说的这都不靠谱,人的力气是有限的,别说你在胳膊上装假翅膀上下扇动,就算是你就这么空挥舞胳膊,让你挥动两个时辰你试试?”
  沈冷嗯了一声:“这倒确实。”
  陈冉道:“所以必须先解决力量问题,不是用人自身的力量,而是用别的什么力量取代,一直可以动,最好先有一种力量把人喷出去,一下子就飞起来。”
  沈冷:“弹弓?”
  陈冉:“我觉得若是屁到了一定强度也行,就叫......喷气式。”
  沈冷:“喷你大爷的气。”
  陈冉看向沈先生:“大爷。”
  沈先生:“......”
  船行之际,忽然就又看到侧面有几条巨鲸与船通行,沈冷想到第一次南下的时候骑鲸向前,那场景好像还在昨日,时间真是过的飞快,不知不觉间已是那么久之前,那时候与林落雨南下,大宁还未对求立开战。
  “传说最大最大的鲸名为鲲,化为鹏,振翅便有九万里。”
  陈冉:“那得吃多久。”
  沈冷懒得理他,看向沈先生说道:“咱们启程之前,我已经安排人先回去沿路准备,按理说坐船顺着大运河往北最省心,但是慢了些,我准备借用军驿的快马,每隔百里便有一座军驿,我们每隔二百里换马,到了
  
  晚上用军驿的马车,轮流赶车轮流睡觉,天亮之后再换马,如此往复的话,应该能赶回去。”
  他停顿了一下:“先生身体怕是吃不消。”
  沈先生摇头:“我无妨,难不成晚上睡觉的时候你们几个还好意思让我轮流去赶车?没事,我睡的足。”
  长安城。
  珍妃宫里。
  茶爷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手轻轻在肚子上抚摸:“小家伙,你可别急,等等你爹。”
  珍妃端着一碗甜汤过来放在茶爷面前,笑着说道:“你还能管得了他?他日子足了就会出来,沈冷还在南疆作战,就算是赶不回来你也不用担心,宫里的御医早就在做准备了,陛下也问过多次,他们不敢怠慢,有我在身边陪着,你不用害怕疼。”
  “我不怕。”
  茶爷笑:“从来都不怕疼,只是怕冷子会有遗憾,以后想起来,孩子出生的时候他没陪着,或许每每念及都会心有愧疚,也有遗憾。”
  珍妃笑着摇头:“你们两个啊......真的令人羡慕。”
  “陛下待娘娘也好啊。”
  “是好。”
  珍妃沉默片刻后说道:“那时候他是留王,只要有空闲便都是陪我,我那时候还没有收心,总是顽皮,他比我大却陪着我疯,我说要去纵马他便陪我去纵马,我说去放风筝他便陪我去放风筝,后来他是陛下,每日操劳,可只要有时间了就会过来我宫里。”
  茶爷忽然想到,皇后对珍妃的恨意,莫非就是因为陛下对珍妃的偏爱?
  “感情的事,简单最好。”
  珍妃喃喃自语似的说道:“如你们这样,感情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再无其他,便一直都好,若是夹杂进来的人越来越多,便会复杂,也就变了味道,纵然我和陛下初心未变,可很多事都不容的我们单纯。”
  茶爷点了点头,心里想着以后万一傻冷子也做了皇帝,岂不是也有三宫六院的人争宠?
  然后又想到,傻冷子哪里会有什么三宫六院。
  就在这时候外面内侍急匆匆跑进来:“娘娘,陛下说一会儿过来。”
  珍妃笑起来:“又来蹭我给你熬的汤。”
  她看着窗外:“他喜欢吃甜食,总是喜欢,御医说多吃甜食不好,不许他吃,便是御书房里的常备的点心也都是咸的,他总说自己做了皇帝,居然连吃什么都不能自己决定,真亏。”
  珍妃压低声音说道:“我跟你说件事可不许说出去,陛下颜面啊......那是十来年前了,陛下在书房里发脾气,说是摔了茶杯,内侍吓坏了跑来找我,我便赶过去看,陛下坐在椅子上抱着胳膊生闷气,看到我来,一摆手让所有人都退出去,我问陛下为何,陛下说......要吃糖。”
  茶爷一脸懵。
  那是陛下?
  珍妃道:“没奈何,只好去寻了甜味淡一些的软糖给他,他说......你喂我,你不喂我,我就不吃。”
  茶爷八卦之心顿时燃烧起来:“那喂了吗?”
  珍妃脸一红:“喂了。”
  茶爷嘿嘿笑:“陛下还跟小孩子似的。”
  她哪里知道,陛下说的喂,是珍妃把糖含在嘴里喂给陛下,哪里是她想的那么单纯。
  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再成熟 &nbsp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en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en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