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四百五十七章 家

第四百五十七章 家

须弥彦问李闲,两边都是良心,如何处置?
  
  李闲想了想回答,你自己若没答案,何必找答案?
  
  半斤五香花生米显然不够两个人喝酒吃,况且家里酒也不多,于是须弥彦拉着李闲去找酒馆,这名为永闲的小县城里连就酒馆都没几个,酒也不是什么好酒,可好在花生米足够多。
  
  酒是简单的东西,酒味道也是简单的东西,没有那么复杂,能品出来各种味道的人精神境界都很高,所以配酒当然也应该简单些,满满当当一桌子鸡鸭鱼肉,那应该配饭而不是配酒。
  
  道理也是简简单单的道理,诚如李闲所说,须弥彦若自己不明白这道理就不会来寻他,虽然他也不是什么得道高人,只是因为他先祖闲的无聊写了一本江湖第一闲书。
  
  “先生,良心分好坏吗?”
  
  “分。”
  
  “如何区分好坏?”
  
  “你问的时候心里已经分出来了。”
  
  须弥彦沉默。
  
  “先生先祖显赫,为什么在这样一个小地方隐居?”
  
  “不是隐居,我出生就在此处,自然生活在此处,至于你想说的为什么我过的如此平淡,是因为我没本事,最大的本事只是教书,我也不可能如先祖那样建个小私塾能教出来楚时候三五位朝廷重臣,我教孩子们读书写字明事理,很满足,你可能觉得读书写字教起来容易些,其实不然,明事理才教的容易。”
  
  李闲喝了一口酒,丢进嘴里一颗花生米,于是滋味很足。
  
  “所谓事理,不外有三。”
  
  李闲缓缓道:“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三呢?”
  
  “凭本事活着。”
  
  说到此处李现已经有几分醉意,抱着自己的书摇摇晃晃站起来:“我的小学堂已经放假了,平日里也无事,若你也闲着,就留下来住几日,还好我存的白菜够多,只是你得习惯每日一碗白菜豆腐。”
  
  须弥彦点了点头:“就借住先生家里,但不白吃你的白菜。”
  
  他往外看了看:“这县城里可还有什么能赚钱的活计?”
  
  “你会什么?”
  
  “我会......”
  
  须弥彦怔住。
  
  他会杀人,特别会的那种,可这样一个小县城里他难道要以杀人为生?
  
  “唔......”
  
  李闲反应了过来:“你可去城门口看看。”
  
  他从怀里取出来一个火折子放在桌子上,然后摇摇晃晃的回家去了,似乎喝的有些美,走的时候还哼着小曲儿,应该是对现在的生活满意极了。
  
  须弥彦不知道李闲让他去县城门口看什么,但想来是有道理的,于是拿了那火折子往城门口走,此时已经天黑,他在城门口转了一圈也没看到人,城门口唯一让他觉得能看看的东西就是那告示牌。
  
  于是亮了火折子凑近看看,告示牌上贴着一张已经有些老旧的告示,纸张都微微发黄。
  
  这是一张大宁朝廷发的告示,或者说是一张招募令,是不到三个月之前发下来的,纸张发黄是因为淋了些雨也挨了些风,但字迹清晰,朝廷说,希望有本事的人能到北疆去加入北疆边军,为国戍边,还说待遇优厚,若不愿意从军,也可到北疆粮仓做工,北疆正在同时兴建三个大型粮仓,需要很多工匠。
  
  须弥彦楞在那,心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二十天后,长安城。
  
  沈冷的车队进入长安,马车的速度随即慢了下来,长安城中车马慢这是规矩,骑兵们下了战马步行向前,可才走出去没几步就停了下来。
  
  沈冷打开车窗往外看了看,路边有个漂亮极了的丫头站在寒风里,穿着一件白绒绒的冬衣,脖子上围着一条鲜红鲜红的围巾,依然那么漂亮的马尾辫,被寒风吹的微微摆动,眼睛那么亮那么亮,像是白天太阳都比不上的星星。
  
  沈冷笑起来:“你在这干嘛?”
  
  丫头回答:“等我的英雄一起回家。”
  
  沈冷招手,那丫头笑着上了马车,沈冷握住她双手,那手可真凉。
  
  沈冷解开自己的衣服,硬拽着那两只手放在怀里,然后问:“如果我猜得没错,你才不是算准了今日我回来对不对?”
  
  茶爷笑:“万一是呢?”
  
  可当然不是,她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算准了傻冷子今日进长安城,她只是在知道了沈冷快回来后每天都在这城门口站着,一站就是一天,心中有暖意,何惧寒风?
  
  沈冷不许她的手从自己怀里出来,所以他以一个极别扭的姿势慢慢转身把身边包裹拎起来,里边都是买给茶爷的礼物,这个傻小子似乎也没什么别的爱好,只是喜欢给她买簪子。
  
  一包裹的簪子,有金的,银的,玉的,各种各样材质,但毫无疑问造型都是大花的。
  
  所以傻丫头就笑起来,可美可美了。
  
  沈冷选了花儿最大的那个簪子给茶爷别在头顶,茶爷左左右右动作很轻的晃了晃脑袋,然后就笑起来,再然后一头扎进沈冷怀里,靠在那听他的心跳声。
  
  长安城中车马慢,再慢些才好。
  
  茶爷已经从迎新楼后边那个小院子搬出来,她觉得太麻烦了流云会的人,每日总想着照顾她,大嫂们甚至会每天过来帮她把屋子院子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窗户棱上都不落一丝灰尘,她觉得这是亏欠。
  
  如今住的那个小院子是楚先生送的,茶爷出嫁的那个小院子。
  
  沈先生还是每天下午都会去迎新楼那边,和几个老伙计打半天的麻将,而上午半天时间都会用来配药,沈先生那个屋子里瓶瓶罐罐都是伤药,先生最近两年都没有再动手,所以身子骨看起来好了些,精神也不错,只是偶尔回来会发个小脾气,说谁谁谁打麻将牌技烂的一塌糊涂偏偏运气好,所以那一定是又输了钱,当然以他们玩牌的大小,就是输一下午也输不了一百个铜钱。
  
  茶爷每天去城门口并没有带着黑獒,是因为搬到这个小院子后离着流云会远了些,每天上午先生自己在家她不放心,黑獒如今居然更大了些,几乎与战马齐头,这就显得很恐怖。
  
  马车在门口停下来的那一刻,黑獒蹿了过来,吓得拉车的驽马几乎惊了,车夫比马惊的还快些。
  
  若非茶爷下来的快,人马皆跑。
  
  沈冷下了车,黑獒围着沈冷转了几十个圈,那尾巴摇的好像它是一条正经狗似的......
  
  沈先生听到黑獒叫就快步从屋子里出来,或是因为屋子里确实暖和了些,又或许是因为穿的太多会妨碍他配药,他只穿了一件单衣袖口还挽到了手肘处,走出来的太急了些,台阶上险些摔倒,所以沈冷心里一疼。
  
  他抬起手指了指屋子,冲到半路的沈先生哦了一声,像个被责备了的小孩子似的乖乖回屋子里。
  
  沈冷进门之后茶爷扶着他坐下来,他就傻笑,就跟这媳妇是半路上刚刚捡回来一样,美滋滋的样子有点欠揍。
  
  “我看看?”
  
  沈先生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要看的自然是沈冷身上的伤。
  
  沈冷扶着椅子站起来:“进屋看。”
  
  茶爷怔了一下:“还怕我看?”
  
  沈冷:“男孩子,在家里也要保护好自己。”
  
  茶爷啐了一口,当然明白傻冷子是怕她心疼,天知道他身上有多少伤,有多重的伤,但她相信先生,所以转身出了房门,东配房里准备了很多东西,那是厨房,她挽起袖口择菜洗菜,不时抬起头往北屋看一眼,可又能看得到什么?
  
  黑獒蹲在窗下也不时抬起头看一眼,耳朵竖的好像兔子一样。
  
  沈先生为沈冷换了药,松了口气:“恢复的还好,这一路上保暖做的不错,伤口没有冻,不然的话就麻烦了......大将军他?”
  
  “嗯。”
  
  沈冷嗯了一声。
  
  沈先生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就当是他偷懒休息去了吧......不说这个了,这些日子茶儿每天掰着手指头算计,每天城门开之前就跑到那边等着,傻丫头真以为她守哪个城门口你就会从哪个城门进来?长安城北边有四门,东边有四门,她能守着你是她运气好。”
  
  沈冷笑:“我知道她在。”
  
  沈冷行军,怎么可能不派人先回来,就算是归途,也是行军一样。
  
  “所以走的很急,也睡不着?”
  
  沈先生当然看得出来,沈冷至少已经好几天没休息好。
  
  “嘿嘿。”
  
  傻冷子只会傻笑:“现在睡会儿,先生吃饭的时候喊我。”
  
  沈先生指了指外边:“滚回你自己屋子睡。”
  
  沈冷哦了一声,起身走到茶爷房间,香喷喷的,可好闻了。
  
  盖着茶爷每天会盖的被子,闻着茶爷的味道,傻冷子很快就睡着了,没多久就传出来阵阵鼾声,唯有在家里才会睡的如此踏实,没有丝毫防备之心,听到喊声,沈先生嘴角带笑,茶爷嘴角带笑。
  
  小院门口又停下来一辆马车,黑獒猛的站起来,然后又懒洋洋的趴了下去,似乎对那车马声有些熟悉。
  
  叶流云扶着老院长从马车上下来,两个人看了看厨房那边冒起来的炊烟,同时笑了笑。
  
  “赶上了,真好。”
  
  “许久没有尝那臭小子的手艺,想想就馋。”
  
  老院长觉得开心,迈步进了院子,一进门就看到茶爷围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老院长一捂脸:“要不然回去吃个饭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