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三百七十七章 第一!

第三百七十七章 第一!

    不管唐说连续抽到两次轮空是巧合还是有人故意为之,他都进了最后一战,虽然这并不是他理想的方式,所以他很不爽,非常不爽。
  
      上午的比试结束,中午有超过一个半时辰的时间恢复体力,出乎预料的唐说没有出现在沈冷面前,似乎是不想在决战之前打扰沈冷休息,毕竟他也是个极骄傲的人,不愿意占便宜。
  
      孟长安看了一眼吃东西狼吞虎咽的沈冷:“对唐说,有几分把握?”
  
      沈冷笑道:“好烦。”
  
      孟长安:“问的人很多了?”
  
      沈冷:“打过就知道了。”
  
      孟长安点了点头,看了看沈冷吃的那些饭菜:“看起来似乎味道不错。”
  
      沈冷:“没有多的。”
  
      孟长安:“我随便说说。”
  
      然后坐下来捏了一个包子开始吃。
  
      沈冷:“随便吃吃?”
  
      孟长安:“一会儿陛下要在演武场进膳,内侍过来交代过陛下让我也过去一起吃,你知道的,陪陛下吃饭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哪里能吃的饱。”
  
      沈冷把自己面前的包子推过去:“月珠明台......似乎有些麻烦,我看得出来,她一直都在看你。”
  
      孟长安头都没抬:“那是她自己的麻烦,与我有什么关系?”
  
      沈冷撇嘴:“你赶紧好了吧,回北疆去。”
  
      孟长安又吃了三个包子,满足的拍了拍肚皮:“你也很烦。”
  
      沈冷:“再见。”
  
      孟长安起身:“打赢了之后,陛下应该会让你进宫,怕是晚饭你也要陪陛下吃。”
  
      沈冷把那盘包子从孟长安面前拉回来,用手帕包了两个包子贴身放好,孟长安白了他一眼,转身朝着高台那边过去。
  
      铜锣声响起的时候沈冷才睁开眼睛,靠在矮墙上晒着午后暖洋洋的太阳,连冬日的严寒似乎都被彻底驱散,茶爷坐在他身边一直托着下巴看着他,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
  
      看到沈冷醒了,茶爷嘴角勾起来:“睡着了吗?”
  
      沈冷嗯了一声:“你坐我身边,睡的踏实。”
  
      他往前凑了凑:“若是我拿了诸军大比的第一,你如何奖励我?”
  
      茶爷一低头,声音很小很小的回了一句:“一起看小人书。”
  
      沈冷愣住,然后哈哈大笑,起身往擂台那边走:“不许反悔。”
  
      茶爷嗯了一声,低着头没敢抬起来,只觉得自己脸上烫的要命......这个状态的茶爷,哪里是当初拎着沈冷撞树的茶爷。
  
      时辰已到,沈冷和唐说走上擂台,唐说上上下下的大量了沈冷几眼:“休息好了吗?”
  
      沈冷点了点头:“很好。”
  
      唐说:“我是不会让你两条胳膊的,一条都不会让。”
  
      沈冷:“今天晚上怕是不行,明天晚上来我家吃饭。”
  
      唐说笑起来:“一言为定。”
  
      值礼监裁官大声问道:“你们两个都准备好了吗?有几句话我说在你们比试开始之前,这是诸军大比的最后一战,且不论结果,我代表朝廷,也代表我自己先恭喜两位,因为不管你们最终谁取得第一,你们都已经创造了历史,诸军大比从第一届至今二百多年来,你们两个是参加十大战将之争最年轻的两个,而且已经提前锁定了前两名,你们身上的荣耀,将会写入史册。”
  
      沈冷和唐说同时抱拳:“谢大人。”
  
      “不用谢我,谢陛下,谢大宁,谢这个时代。”
  
      值礼监裁官问:“可以开始了吗?”
  
      两个人各自退后一步同时举手,值礼监裁官随即将令旗举起来,然后用力往下一压:“开始!”
  
      唐说在令旗落下的那一刻已经冲了过来,他脚下一点,两个人之间三米左右的距离瞬间被拉近,他的速度之快,远超沈冷之前的任何对手。
  
      似乎在落旗的那一瞬间,他的拳头也到了沈冷的面前。
  
      沈冷侧身避开,一拳回击。
  
      “好快!”
  
      站在台下不远处的彭斩鲨脸色一变:“看不清楚。”
  
      “没想到唐说藏了这么多,他之前和沈冷成绩相当,后来有抽到两次轮空进入最终对决,大家还都觉得他运气太好,现在看来,如果是我和他交手的话,怕是撑不了太久。”
  
      “太快了。”
  
      “眼睛跟不上。”
  
      人群之中窃窃私语,每个人都被震撼,这两个人的比试从一开始就没有试探,第一拳就是全力以赴。
  
      高台上,皇帝脸色变得柔和起来,盯着擂台目不转睛:“这一界诸军大比的年轻人,比上一届都要稍稍优秀些,这两个年轻人都不到二十岁,能有这般的武艺这般的能力,朕很欣慰。”
  
      石元雄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他不得不承认,沈冷比他儿子石破当要强。
  
      本来石破当是他的骄傲,哪怕平日里他对石破当颇为严格,甚至从没有夸奖过,可实际上他真的觉得自己儿子已经足够优秀,虽然陛下提拔石破当为正三品战兵将军也有安抚他之心,可若是石破当没有那个能力,陛下也断然不会如此安排。
  
      然而对比之下,石元雄才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比自己儿子优秀的年轻人并不少,台上那两个都是。
  
      “澹台。”
  
      皇帝问:“你是军中第一高手,你现在看来,两个人孰优孰劣?”
  
      “臣,还看不出。”
  
      澹台袁术垂首道:“臣哪里是军中第一高手,陛下真的抬举臣了,大宁军中卧虎藏龙,就算是如沈冷和孟长安唐说这样的年轻将领,都未必能代表战兵之中年轻人的最强实力,很多年轻人没办法参加诸军大比,可自身实力不可小觑。”
  
      皇帝心里稍稍有些担忧,连澹台都看不出,这两个小家伙真的是旗鼓相当。
  
      台上还在打,每一击都快的无与伦比,拳对拳脚对脚,两个人出手也没有任何奇诡可言,一拳一脚都堂堂正正。
  
      砰砰两声几乎同时响起,因为太接近,以至于绝大部分人都觉得那是一声响,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判断出那不是谁击中了谁一拳,而是两个人都中了对方一拳。
  
      沈冷和唐说同时后撤一步,非但没有打的火起,反而看对方的眼神里都有几分欣赏。
  
      “你很快。”
  
      唐说又向后退了一步,然后将上衣解开,上衣之内竟是如沈冷一样绑着很多沙袋,看到这一幕沈冷忍不住笑起来,也再后撤一步,将身上沙袋解下来。
  
      围观的人全都站了起来,这场面太出乎预料。
  
      这可是诸军大比,原来两个人在之前比试的时候身上居然都是带着如此沉重沙袋。
  
      唐说笑道:“我以为这是我独创的。”
  
      他将身上沙袋解开扔在地上,每个人都听到了那沉重的闷响,可却比沈冷那边沙袋落地的声音稍稍轻了些。
  
      都将沙袋解下来后两个人活动了一下双臂,然后再次冲向对方。
  
      快,真的快,无与伦比的快!
  
      “原来还能更快!”
  
      彭斩鲨的眼睛都瞪圆了,他现在才明白自己和沈冷的差距到底有多大,沈冷和他打的时候赢的那么轻松,甚至连沙袋都没有解开,如果解开沙袋的话,怕是他一击就已经败了。
  
      茶爷一直站在稍微远些的地方看着,紧张的两只手都攥成了拳头,她自己却没有察觉,手心里已经都是汗水......她当然相信冷子一定能拿到第一,可是唐说的表现也出乎了她的预料,这是冷子到现在为止遇到的最强对手,唐说的实力甚至可能也不弱于孟长安!
  
      “看......看不清。”
  
      白念站在擂台外自言自语,脸色已经白的没有一丝血色,他本以为自己和沈冷纵然有些差距可也大不到哪儿去,都是两条胳膊两条腿,都是勤学苦练的男人,谁比谁会差多少?然而在这一刻他才真的明白过来,自己纵然在之前的比试中没有弃权的话,也绝对挡不住沈冷一拳,因为太快,快到他可能连防御都准备不好。
  
      擂台上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可是除了那几个人之外,谁也看不清楚到底是沈冷打了唐说还是唐说打了沈冷,两个人的身影在擂台上几乎变得虚化起来,这种速度已经超出了正常人能想象出来的范畴。
  
      “很强!”
  
      陆轻麟脸色也有些发白,沈冷和他打的时候也是带了沙袋的,他不愿意接受这现实,却不得不接受这现实。
  
      东疆段眉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台上那两个人,激动的连肩膀都在微微发颤......能参加十大战将之争的年轻人哪个是弱的?谁会真的对谁服气的彻彻底底?
  
      现在都服气了。
  
      是真的都服气了。
  
      一炷香,两炷香,三炷香......
  
      两个人已经打了超过半个时辰,同时后撤一步后都开始喘息,唐说两只手支着膝盖,弯着腰抬着头看向沈冷:“看来我是真的错了,我以为你我之间的胜负,只是一瞬间的事。”
  
      沈冷:“记得以后多跑圈。”
  
      “什么?”
  
      唐说怔了一下,却看到沈冷已经再一次冲了过来。
  
      这是大宁自从有诸军大比以来打的最持久的一次,而两个人又那么快,半个时辰的时间,谁也算不出来两个人到底出了多少拳,出了多少脚。
  
      “我服了。”
  
      许无年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这两个人,配得上第一第二。”
  
      砰!
  
      台上又是一声闷响,这次连澹台袁术都没有能分辨出先后,两个人的拳头完全同时击中对方,不差分毫,可是......唐说却向后退了两三步,喘息声越来越粗重,沈冷看起来虽然脸色也已经开始发白,但他的力量更足!
  
      之前同时击中对方,两个人被对方的力度震退的距离几乎相当,而半个时辰之后,唐说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
  
      沈冷再次上来,气势如虹!
  
      唐说深吸一口气再次迎上去,两个人原本同样快的出拳速度此时已经出现了差距,沈冷一如既往,唐说却慢了大概十分之一息,甚至更小,然而这细微的差距已经足够。
  
      又是砰的一声。
  
      沈冷一拳击中唐说胸口,而唐说的拳头距离沈冷还有不到一指的距离,竟是没有触碰到。
  
      也不不可能会再触碰到。
  
      沈冷这一拳力度之下,唐说向后连着退了三四步,还没有调整过来,沈冷的拳头又到了,一拳轰到了唐说面前,在这一刻唐说已经完全没有能力再接再挡,甚至没有能力避开,他唯一能做到的就是闭上眼睛。
  
      呼!
  
      拳风将唐说的头发往后吹的飘了起来,拳头距离唐说的脸也就半指距离戛然而止,唐说脸上的肉都往下凹陷下去一些,犹如水波。
  
      沈冷收拳后撤,唐说缓缓的睁开眼睛,然后哇的一声吐了起来,弯着腰开始吐,止都止不住。
  
      吐过之后他向后退了几步,靠着擂台边缘缓缓坐下来,艰难的抬起手摆了摆:“我输了。”
  
      沈冷蹲下来喘息着:“你很强,我遇到的第一个近乎十的对手。”
  
      ......
  
      ......
  
      【诸军大比最后一战我想表明的并不是谁更强,而是多锻炼可以更持久......】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