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三百零九章 还有什么不能说?

第三百零九章 还有什么不能说?

    按照行程安排,第二天沈冷他们要随陆王去西府武库参观新兵训练,大宁有四疆四库,四疆指的是四支最强大的战兵队伍,而四库,则是战兵来源之地,每年都有大批的年轻人被送入四库训练,可怕的是,淘汰之人在半数以上,来者未必是留者,留者必然大丈夫。
      战兵之内,每年都有人老去,每年都有人补入。
      可是还没到出发的时候,西疆重甲大将军谈九州派人送来消息,若是有一位长者突然过世,他要去拜一拜。
      于是众人好奇,这西疆之地,还有哪位长者过世能让谈九州如此重视,吏部随行的官员如数家珍一般把西疆名门望族说了一遍,可除了西北那一个唐家之外,哪里还有人值得谈九州亲自去一趟拜一拜?唐家据此甚远,也不是一日就能来回的。
      唐家那位与谈九州同辈,年龄也相仿,断然不会这么早就出事,况且若真是唐家那边出了事,便是从长安城里来的迎亲队伍中这些大人物们也要去祭拜,陆王也不例外。
      陆王更是好奇,于是留住来传消息的那位大将军亲信多问了几句,才知道去世的只是一个寻常老人,身上没有功名,甚至没有读过书不识字,乡邻之人也多说他脾气古怪,犟老头一个。
      于是众人更好奇起来,一个寻常村野老人去世,为什么大将军要去拜一拜?
      谈九州派来的亲信是一位将军,名为卢焕洲,简单说了几句也赶紧离开,他说他也是要去拜一拜的。
      大宁天成八年,这位叫李多福的老人把自己的独子送进了西府武库,奈何他儿子体弱,不能适应战兵严苛训练,被西府武库劝返回家,老人以藤条痛打独子,打断三根,他儿子只是肃立不动。
      后来西府武库的司座调取当月新兵答卷的时候,发现李多福的儿子李戎边才学不浅,条理清晰,工笔整齐,于是派人去把李戎边又喊了回来,就在西府武库里做了一名刀笔吏,看管府库兵械。
      有人问李戎边,为什么你父亲那么希望你从军?
      李戎边回答说,那年他家所在的山村被山洪淹没,村子里的人都被困住,十去三四,剩下的人也只不过苟延残喘,屋子一间一间的坍塌,躲在屋顶上的人谁也不知道下一个被冲走的是谁,还有多久,那时候他还小,却感受到了生命是可以数着手指头算的。
      可就在这时候边军来了,一个一个用绳子绑着连成一条线,在山洪之中组成人墙,让村民扶着人墙撤走,那一日,边军战兵被洪水冲走者有三十六人,救村民一百零七。
      当时很多人都觉得不值得,那可是大宁辛辛苦苦培训出来的战兵,是边疆的闸门,为了救村民而死伤那么多人,意义何在?
      西疆重甲大将军谈九州说,兵者,护家园。
      于是李戎边的父亲就一直希望孩子长大以后也穿上军装,去做一名顶天立地的战兵。
      大宁天成十年,李多福把自己的女婿也送进了西府武库,最终训练有成。
      老人说,我替全村的乡亲们,还债。
      大宁天成十四年,已经升为七品兵械府库书计的李戎边发现兵械库起火,他将睡梦之中的同僚叫醒,然后一头扎进府库之中灭火,有人拉着他说火势太大不要进去,李戎边说先叫醒你们,是因为人命最大,可我的命就是这军械库,库不在,命不在。
      死于火中。
      大宁天成十七年,李多福的女婿在进剿山匪之战中身中数箭而死,当时山匪羽箭突至,竟有西域之地所造强弓,他将身前同袍推开,箭中心口。
      大宁天成十八年冬,听闻此事的大将军谈九州前去拜访老人,行至村中,老人携妻女儿媳相迎,军中善画者,请大将军与老人一家同坐,画全家福赠与老人,大将军居中,老人夫妇分坐两侧,老人的女儿和儿媳,各捧一套军服立于左右。
      他说,这才是全家福。
      韩唤枝听完这事之后看了沈冷一眼,沈冷点头:“去拜一拜。”
      陆王本已经走出去几步,听到韩唤枝与沈冷说话,沉默一会儿后回头吩咐了一声:“取我王服来,我也去。”
      山村之中,沈冷他们进门之后全都惊住,那里摆着两个牌位。
      “出了什么事?”
      陈冉去问一位同来祭拜的村民,那村民摇头叹道:“老犟头,太犟了。”
      儿子李戎边去世之后,老人的妻子不止一次埋怨他,想起来儿子不在就要骂几句,骂过总要泪水涟涟,老头却来来回回只那几句......你懂个屁,再多嘴休了你,看你这般年纪何处去。
      这话说了无数次,一开始还把闺女儿媳吓得不知所措,老太太已经这般年纪,真休了,哪儿去?
      然而说了无数次,也只是说说。
      昨日上午的时候老太太在院子里不小心摔了一跤,就这么走了,按照白事里的规矩,要摆灵堂,老人李多福却不许,说是让她睡在堂屋里冷清,就让她还躺在床上,还加了两床被子,一直嘟囔着为什么你手这么冰?
      第二天一早女儿喊父亲吃饭才发现,老人躺在老太太身边也走了。
      “那个老犟头,说过他多少次了,明明年纪那么大了非要扫村口的雪,还有还有,你说他儿媳妇不愿改嫁,哪见过老公公逼着人家改嫁的?真是犟了一辈子啊。”
      “还在村子里给儿媳妇物色合适的人,谁说他不体面,他就和谁急。”
      “他扫雪,是因为见到老陈家的孙子在村口摔了一跤,自那次起,一扫就是四五年,每年冬天,只要下雪,不管多冷他都扛着扫把就出门。”
      “一个老犟头。”
      “一个,好人。”
      大将军谈九州上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军服,肃立。
      “行礼!”
      “呼!”
      沈冷孟长安他们全都站直了身子。
      陆王李承合亲自上前,烧了一把纸钱,蹲在灵堂前低声说了一句:“大宁战兵之骄傲,是因为大宁百姓之骄傲。”
      众人离开院子之后,看到那姑嫂两个人跪在门口,一下一下的磕头。
      “谢谢王爷能来。”
      谈九州朝着陆王一拜。
      陆王摇头:“若我不在这里也就罢了,可我在,最该来的便是我,我姓李,我拜的也不只是李多福,而是大宁军户。”
      无论如何,我是姓李的。
      这也是陆王的骄傲。
      山村之后很多年也许都会流传今日之事。
      沈冷和孟长安并肩走在后边,两个人都很长时间没有说话,孟长安回头又看了一眼:“孤儿寡母,家里只剩下姑嫂和两个孩子,若被人欺负了怎么办?”
      走在他们后边的是村中里正,听到这话后已经白了头发的老人大声道:“我村中无军甲无兵械,可有镐头与镰刀,谁欺负了她们,便是我村上下死敌,那两个孩子县上老爷已经让人安排进学堂,一应费用县衙承担,我说不用,我们村子出。”
      身后送行村民大声道:“我们出!”
      孟长安一愣,本想留下一些银钱,收起了这打算。
      “那两个孩子,若他日想从军,可去寻我,我名孟长安。”
      就在这时候陈冉悄悄靠近沈冷,压低声音在沈冷耳边说道:“杨七宝回来了,刚才亲兵自大营来说他不方便现在见将军,在大营外的林子里。”
      “怎么回事?”
      沈冷问。
      陈冉笑了笑:“杨七宝说,他们八人回程的时候,抓了落单的几十个叛徒,其中一个是边城石子海五品将军白小歌。”
      沈冷微微一怔:“瞎胡闹。”
      陈冉紧张起来:“不好解决?”
      沈冷道:“多管几十人的饭,自然不好解决......用到之前,总不能杀了。”
      他看向前边走着的谈九州,想着这事到底该怎么办。
      沈冷拉了孟长安一把:“有事不好处理。”
      孟长安低声问:“怎么了?”
      沈冷想了想,不太好解释,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我手下有几个斥候,抓了石子海守将白小歌,好像,是你同门同期。”
      孟长安哦了一声:“那是你的事。”
      沈冷:“就这样?”
      孟长安嗯了一声:“解决好了告诉我一声,毕竟同门,我去看一下。”
      韩唤枝在两个人身边幽幽的叹了一声:“许多不好解决的事,廷尉府都可以解决......我等了一会儿,怎么还没有人来求我?”
      与此同时。
      陆王身边有个护卫靠近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陆王的脸色骤然一变,回头对谈九州苦笑着解释说自己身体略有不适,就不去参观西府武库,直接回去休息,谈九州带人送了一下,陆王急匆匆走了。
      “三位。”
      谈九州忽然转头看向沈冷孟长安韩唤枝三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陆王有事,那我就带三位走走看看?”
      韩唤枝点头:“有劳大将军。”
      谈九州带着他们离开山村返回凤凰台,西府武库就在凤凰台一侧,占地极大,司座副司座在前边引路,一边走一边介绍。
      当他们进入西府武库之后全都愣住了,沈冷看了看孟长安,孟长安看了看沈冷,两个人眼神里都是不可思议。
      西府武库的空地上,密密麻麻的战兵列队站在那,看起来人数不下几万,按理说西府武库不可能有这么多新兵要练,而且看起来那些也不像是新兵。
      “域外宵小以为可以瞒天过海。”
      谈九州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现在你们还有什么事,是不能对我说的吗?”
      ......
      ......
      【金庸先生去了,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那是陪伴最久的一个这现实世界之外的世界。】
      【很难受。】
      【于网文行业来说,多半人,要喊他一声先生,虽不识,却是启蒙之人。】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