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二百九十三章 风光大葬

第二百九十三章 风光大葬


  
  沐昭桐像是一根突然之间失去了生机的木头,本就已经衰老,现在更是老态尽显,老院长路从吾离开之后他仿佛一瞬间是从秋入冬的老树,树叶落尽,只剩下干瘪且布满褶皱的树干。
  夫人从外面进来的时候沐昭桐居然毫无察觉,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外边,而此时已经天色微明。
  “老爷?”
  夫人轻轻叫了一声,把手里端着的一碗热汤放在沐昭桐面前。
  “夫人。”
  沐昭桐挤出来一些笑容,尽量温柔。
  “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
  “你不睡,我哪里睡得着?只是又怕影响了你想事情,熬到天快亮了才过来。”
  “我没事。”
  沐昭桐喝了一口汤,忽然就哭了出来:“我,拿什么和他斗?”
  这个他字意味很复杂,也许指的是当今陛下,也许指的是很多人,包括刚刚离开不久的书院老院长。
  “我手里什么都没有了。”
  沐昭桐端起碗大口大口的喝汤,老泪融入汤水之中。
  夫人走到他身后站住,手捏着他的肩膀:“差不多二十年前,陛下来长安的时候,我问你为什么要斗这一场,那时候我就说过,这一场你没有胜算。”
  她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可那时候老爷说,与天斗,其乐无穷。”
  沐昭桐趴在桌子上嚎啕大哭起来:“可我输了,把咱们的儿子也输了。”
  “那现在就不是斗。”
  夫人的手稍稍重了些:“是仇。”
  沐昭桐猛的坐直了身子:“我就算失去朝权也要杀了那个叫沈冷的,我儿在天之灵还等着告慰,若我没有把沈冷送进地狱,我儿就不会去投胎转世。”
  “那就不要再去想什么其他的,要怎么斗那是皇后和皇帝的事,皇后要的是江山,而你从一开始要的就不是江山,你只是......”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沐昭桐当时想立李逍然为帝的时候,他已经是权倾朝野,他不想做皇帝,他只是想迈到更高的地方去,做一个连帝王都能左右的人,甚至是控制,那是最大的野望。
  “我错了。”
  沐昭桐抬起手擦了擦眼泪:“可我不改,不死不休。”
  与此同时,浩亭山庄。
  沈冷拖着一身疲惫回到那个独院的时候,看到了脸黑黑的茶爷正在极笨拙的在熬粥,火烧的有些旺了,粥锅里咕嘟咕嘟的就要冒出来,于是茶爷连忙加了一勺水进去,然后继续添柴。
  沈冷靠着门框看着丫头笨拙的样子,沉默了一会儿后认真的问了一句:“要不然,换个缸吧......我推算了一下,我要是再晚回来一些,可能缸都不够用了,你这样澳洲,可能国库撑不住。”
  锅开大了茶爷就害怕,于是便加水,加了水锅便不开,于是加柴。
  沈冷问:“是不是觉得好复杂?”
  茶爷忽然就蹲在那了,两只手抱着膝盖:“为什么这么难。”
  沈冷过去蹲在茶爷身边:“想给我做饭?”
  茶爷扭头不看他:“做饭也要看天赋的吗?”
  沈冷伸手把茶爷脸上的黑抹了抹:“看看你,脸黑的一点都不均匀。”
  茶爷顿时反应过来,这个家伙哪里是要给自己擦擦,分明是抹匀称了......
  还没等茶爷站起来沈冷已经跳到了门口,小心翼翼的问:“早饭我来做,你去洗个澡换身衣服之后饭我差不多就做好了,过来吃,不许带枕头。”
  多么温柔的交代啊,不许带枕头。
  茶爷摇头:“我不,你教我。”
  沈冷想了想:“那好。”
  茶爷:“第一步怎么办?”
  “第一
  
  步把这一锅东西弄出来。”
  茶爷:“......”
  沈冷要去干活,茶爷深吸一口气:“站那看着!”
  沈冷楞了一下,往后缩了缩:“唔......那就看着。”
  茶爷把锅里的水米混合物都舀出来,想着也不能浪费,拎着木桶出去放在黑狗身边,已经习惯了颠沛流离的黑狗对这个暂时的新家还算满意,看到木桶放在自己面前立刻兴奋起来,凑过去闻了闻,然后又趴回地上,鼻孔朝天的样子特别傲娇。
  茶爷:“惯得你,吃不吃?”
  黑狗看了茶爷一眼,扭头,继续傲娇。
  沈冷噗嗤一声笑起来,茶爷把木桶放在一边气鼓鼓的回来:“回头饿它三天,你不许管。”
  沈冷眯着眼睛看茶爷:“上次是谁说饿它三天,说完没有一个时辰就屁颠屁颠出去买回来一锅肉骨头,喂它的时候还一直说子不教父之过,狗不听话沈冷的错,既然是沈冷的错,何必为难狗?”
  茶爷面不改色:“那是先生让我去买的。”
  “先生不在你就说是先生。”
  沈冷伸手在茶爷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我代先生罚你!”
  茶爷愣住了。
  她回头看了看自己屁股,又看了看沈冷的手:“你刚才干嘛了?”
  沈冷已经在厨房外边,看着自己的手也愣了,心说这是自己什么时候开启的技能?
  就在这时候孟长安也从书院回来,进门看到两个人在那对峙,摇头苦笑,然后他发现那只狗趴在那吐着舌头饶有兴致的看着,他怀疑那只狗也就是不会说人话,要是会的话没准已经在那喊了......打他,打他。
  “有没有吃的?”
  孟长安抬起手挠了挠头发,在沈茶颜面前他总是稍有些不自在。
  沈茶颜叹道:“本来是有的......”
  她指了指狗旁边那个木桶,孟长安过去看了看:“第一次发现米和水经过熬制还不能叫粥的东西。”
  沈冷咳嗽了一声:“你怎么能和弟妹开玩笑。”
  沈茶颜忽然反应过来一件事:“我帮你们两个捋一捋......当初沈冷被你家捡去的时候你才出生对不对?而那个时候沈冷说不得已经有几个月大了,为什么你一直管我叫弟妹?”
  孟长安伸出手指头算了算,发现有点乱。
  沈冷也伸出手指头算了算,发现确实有点乱。
  沈冷:“莫非你应该管我叫大哥?”
  孟长安举头望天:“我有些乏了,回去睡觉,吃饭的时候喊我。”
  沈冷哪里肯放他走,过去拦住:“你让我喊了那么久的哥,现在我有一种沉冤得雪的快意,快,乖乖的喊两声哥我听听。”
  孟长安:“哥......屋恩。”
  沈冷撇嘴。
  “快去做饭。”
  孟长安背着手出了门:“我睡的很轻,吃饭喊我就是。”
  茶爷站在黑獒旁边还在那算:“你到底知不知道孟长安几月生日?”
  沈冷:“说的好像我知道他几月生日就有用似的,我什么时候知道过自己几月生日。”
  茶爷沉思片刻:“你以后还是叫他大哥吧。”
  沈冷:“凭什么?”
  茶爷语重心长的说道:“将来我们成亲的时候,如果你喊他大哥的话,他会给你一份随礼,而且还不会很轻,可若是他喊你大哥喊我大嫂,我们还要包红包给他......我还记得他欠着我千金裘五花马。”
  沈冷点头:“似乎很有道理。”
  桦梨围场。
  消息送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桦梨围场在长安城东北的邰兴山下,一切都没有出乎皇帝的预料,所以他也没有什
  章节不完整?请百度搜索飞su中wen网en阅读完整章节或访问网址:http://%66%65%69%7A%77%2E%63%6F%6D/閱讀完整章節,請訪問飞su中wen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