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冷子乐意不乐意

第二百五十一章 冷子乐意不乐意

    南理国尚书令郝安来已经六十几岁,本已经得到皇帝赵德的准许告老还乡,主要也是因为他和朝中多数人政见不合,索性就什么都不管了,皇帝准他回乡下老家修养,可因为皇帝被抓的事宫里派人去请他,这位老人又不得不赶了回来。
  
      当初宁人使臣来的时候,他是为数不多的劝说皇帝要与宁人友好结交的朝臣之一,奈何虽然资历威望都足,可朝中文武大部分都畏惧求立人,他也独木难支。
  
      如今太后皇后实在没有人可用,只好把他请回来,就跟在沈冷他们的队伍后面,像个护送自己孩子去远方的老父亲,有些无可奈何,又让人觉得他可怜。
  
      所以沈冷并没有为难他,知道他对大宁的态度颇为亲善,反而对这个老人有几分好感。
  
      “沈将军啊,你看陛下身子本来就弱,又受了惊吓,不如换一辆好些的马车?”
  
      他可怜兮兮的看着沈冷,沈冷却知道老人多数会卖可怜,纵然他心中确实有过与大宁亲善的想法,可他是南理人,是南理臣,他如今恨不得把自己和所有带来的人全都杀了才好,郝安来只是不想他的皇帝陛下受了委屈,也担心沈冷会对皇帝下手。
  
      一切的可怜,都是想让你看到的可怜。
  
      一切的亲善,都是想让你看到的亲善。
  
      从离开了盛土城到现在已经走了两天,沈冷吃住都和皇帝赵德在一起,两个人手腕上还绑了绳子,沈冷的队伍分做四队轮换着看守,保证每一队人的精神状态和体力都在最好的时候,南理再小也是国,一国之内,谁也不能说没什么奇人异士,而他们要安全返回窕国皇帝就不能出任何意外。
  
      此时沈冷他们乘坐的马车很简陋,最寻常的那种的大车,没有车厢,车上铺了一层稻草,沈冷和皇帝两个人坐在车上,沈冷的手下将马车围了一圈大步而行。
  
      郝安来这般年纪也只能是跟着大车走,需要说什么就追上来,说完了之后就回到后边的队伍里去,前边是大概两百人左右的队伍,一共七八辆大车,大家轮换着休息走路,除了沈冷带来的队伍之外剩下的人都是武烈安排保护林落雨的死士。
  
      “这车挺好。”
  
      沈冷笑着对郝安来说道:“老大人还是回去你车上休息吧,你这样跟着车走,距离小昭城还得走三天左右,万一你累了,除了你这老人家之外南理就没一个敢过来的,我觉得无趣,你们皇帝陛下也觉得心寒。”
  
      郝安来讪讪的笑了笑:“沈将军,陛下龙体为重,既然我们已经答应了一路护送你们到边城,那自然是不会出尔反尔,只是希望沈将军善待陛下。”
  
      沈冷看向皇帝赵德:“我没有善待你吗?”
  
      赵德哪里敢说什么,连忙点头:“善待善待,沈将军待朕很好,老尚书就莫要操心了。”
  
      沈冷笑着说道:“你看,我还怕你们皇帝这一路上闷得慌,和他猜拳,玩的可开心了。”
  
      皇帝赵德的脸色顿时暗淡下来,扭头不看沈冷。
  
      沈冷从袖口里摸出来一张纸递给郝安来:“这是这两天你们皇帝输给我的银子数目,一共也就一万多两,回头你让人送过来就行了。”
  
      郝安来:“”
  
      林落雨从前边马车上下来等着沈冷,大车到了之后她轻巧的跳上马车坐在一边,她的马车是唯一一辆带车厢的,方便她洗漱更衣,这两日休息的虽然不好,可精神倒是恢复了几分,总是比在盛土城里的时候要强上一些的。
  
      “你怎么到这边来了?”
  
      沈冷问了她一句。
  
      林落雨抬头看天:“那车不好,敞篷的多豁亮。”
  
      沈冷:“那咱们换换?我去你那车上,你来替换我。”
  
      林落雨鼻子里哼了一声,看向郝安来:“你们的皇帝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圣人说人有过错就要受罚无论尊卑,你回去吧,后面那浩浩荡荡的队伍都等着你这主心骨回去主事,老大人回去之后千万要多叮嘱手下,让他们多小心我一些,沈将军是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说了路上不会难为他就一定不会难为他,可我不是大丈夫,我是小女子,小女子心情时好时坏,任性且刁蛮,我自己都控制不好的脾气,你们还是别招惹的好。”
  
      郝安来连忙点头:“姑娘说的对。”
  
      林落雨:“嗯?”
  
      郝安来想了想,还是少和女人说话的好,于是和沈冷告辞,回到后边那至少有两万人的队伍里,一开始出京城的时候大约有几千禁军随行,后来逐渐赶来的队伍会合起来,看着像是一条长龙颇为壮观。
  
      可再壮观他们也不敢贸然行事,皇帝还活着他们就不能不把皇帝当回事。
  
      看到郝安来走了,林落雨终于还是忍不住自己的好奇心:“你从一开始就想着要抓皇帝?”
  
      沈冷点了点头:“是。”
  
      “所以,你要利用高阔云只是做个样子?”
  
      “是。”
  
      “你让高阔云给李福朋送名帖,也是故意让李福朋知道你来了?”
  
      “是让求立人知道宁人来了。”
  
      “你去杀刑部尚书,也是为了告诉求立人宁人来了?”
  
      “嗯,我故意在不远处吃了个晚饭,求立人只要不傻就能查到。”
  
      林落雨仔仔细细看着沈冷:“茶儿是不是就这样被你骗了的?”
  
      “我不骗女人。”
  
      “哦?”
  
      林落雨沉默了一会儿:“那你之前叫了我几次姐,是真心实意?”
  
      “是。”
  
      沈冷伸手:“给我。”
  
      林落雨问:“给你什么?”
  
      “认你做姐姐了,红包呢?”
  
      林落雨瞪了他一眼:“骗南理人的钱还没骗够?”
  
      南理皇帝赵德扭头,觉得此时不应该展现他的存在感,沈冷要和他猜拳,各种玩法任君选择,一把一百两银子,两天来他就没赢过,欠债一万多两。
  
      这已经算是豪赌了。
  
      沈冷看了赵德一眼:“你就看着路边景色就好,我和她说话你就当听不到。”
  
      赵德哼了一声,是一位帝王最后的骄傲了。
  
      沈冷沉默了一会儿后说道:“你回去之后尽量还是不要留在窕国的好,你有没有发现我的队伍里少了两个人?”
  
      “少了两个人?”
  
      “嗯离开仙来城之前我就安排两个人离开队伍,我总觉得窕国内部有些不对劲,所以让他们查了查,我离开仙来城之前他们用两天的时间大概查到了施东城和那位太子殿下施长华关系很不好,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不好?”
  
      “我知道的。”
  
      林落雨把额前垂下来的发丝理顺:“还不是因为皇位,施东城觉得现在和大宁的关系处理的不错,所以原本不该有的野心也就冒了出来,施长华断然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本可顺顺当当继承的皇位落在别人手里。”
  
      “你是施东城的软肋。”
  
      沈冷看着她的眼睛说道:“我能看出来施东城对你的态度很在乎,一旦你被施长华抓住,他就会以你来要挟施东城到小昭城之后,你不要和我们走一路了,施长华未必敢对我们下手,却一定会对你下手。”
  
      他低着头说道:“这也是为什么我不等施长华的原因,在仙来城的时候南理国的官员就说过,太子正在赶来的路上,我担心的就是见了他反而会出什么意外,所以催促武烈加快了行程。”
  
      林落雨没有想到沈冷会想这么多,心里有些温暖起来。
  
      “放心我就是了,我没那么容易被他抓到,再说,和你们走一路才会更安全,难不成他还真的敢对大宁的人下手?”
  
      沈冷看了她一眼:“为了皇位,没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躺在一边假装睡觉的南理国皇帝赵德听到这句话后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似乎又害怕沈冷发现,装作活动了一下脖子。
  
      林落雨忽然没来由的想到一个问题,一时没忍住就问了出来:“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是施东城,或者说你是一位皇子,你会为了皇位不择手段吗?”
  
      她很想知道答案,因为她很怀疑一件事施东城在乎她不假,可是当把她和皇位放在一起做选择,施东城会不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她?转而想到自己本就不打算和施东城继续纠缠下去,这个问题又让她觉得自己很自私,也很无趣。
  
      人生总是会被自己困扰在一些无聊无趣的问题之中,且难以自拔。
  
      很多时候,明明已经不再喜欢某个人或是某件事,可还是忍不住去想自己在这个人心中或是这件事之中的分量变了没有。
  
      “皇位啊。”
  
      沈冷眼神恍惚了一下,这一下让林落雨觉得有些失望她总觉得沈冷不是一个庸俗的男人,和施东城不一样,所以她羡慕茶儿也为茶儿感到开心,然而皇位终究是皇位,是男人最梦寐以求的东西,有了皇位就有想得到的一切,女人金钱还不是应有尽有?
  
      “我得回去问问茶爷。”
  
      沈冷依然恍惚着,好像觉得这个问题挺有意思。
  
      “还是算了吧。”
  
      沈冷忽然打了个寒颤:“皇帝要三宫六院那么多女人,怕了怕了我刚才认真想了想,让茶爷选择收拾别的女人还是收拾我,她肯定是收拾我啊而我在乎的女人为了我不在乎的女人而收拾我,太冤枉。”
  
      林落雨楞了一下,心说你想的居然是这个?
  
      然后她觉得这小两口,真的很幸福啊。
  
      再然后她又忍不住想到,若是茶儿呢?让她来做选择,假设沈冷是一个皇子,她想让沈冷去抢夺皇位吗?
  
      想到那小丫头干干净净的眼神,林落雨就忍不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那个小丫头的选择多简单啊,无非是九个字。
  
      看傻冷子乐意不乐意。
  
      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