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尊严

第二百一十八章 尊严

    桃花东主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的人,以往也不曾失败过,哪怕他明知道对抗大宁是一件多可怕的事,可他一直觉得年轻人若是还没有去做只想着失败,多半一事无成。请(品書網)看最全!的小说!
  
      他缓缓的将脸的桃花面具摘下来,露出一张英俊却颓然的脸。
  
      他是杜川北。
  
      沈冷没见过杜川北自然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看到之后便觉得那叫言英赋的小姑娘为他痴迷也不是没有道理,一个男人该长成什么样是近乎完美的,这张脸便差不多了,即便脸色颓然可看起来依然干净,这是不俗之处,可是表面的干净,只是表面。
  
      即便如此,天造物看来真的是不公平。
  
      林落雨看到这张脸也觉得可惜,可惜他要死了,这个世界没几个耐看的男人,死一个少一个......哦,那边那个也是挺耐看的,而且越看越觉得耐看。
  
      她其实没有时间去在乎这个,风闻堂的东主是不是杜川北她不在乎,杜川北长的好看不好看她也不在乎,她在乎的是......为什么扬泰票号紧挨着大川海货好几年都没有查出来的事,廷尉府这么容易查出来了。
  
      沈冷似乎是看到了她的疑惑,语气平静的解释道:“当初还是南越的时候,求立人在海有多猖狂?即便如此,大川海货依然没有断过货,不觉得值得推敲怀疑?”
  
      林落雨点头:“我想过,可是没在意。”
  
      她当然可以不在意,那本不是她也不是扬泰票号该在意的事。
  
      沈冷继续说道:“前阵子我在牙城里抓了几十个求立人的刺客,他们是来杀我的,当然杀我是最后的选择,在这之前他们极力想控制我,只要我被求立人控制了,那么大宁水师的一切都不是秘密,求立人可以利用我把大宁水师的部署摸清楚,然后把大宁水师打的全军覆没。”
  
      沈冷道:“可他们准备的有些不足,想的也太简单了些,我猜着可能是因为当初南越国的那些当官的太好对付,随随便便能控制一批人,所以他们变得心大起来,心太大容易吃亏。”
  
      “我抓了大部分放走了一个,为什么放走一个你当然可以想到。”
  
      林落雨嗯了一声:“放走一个,才能找到求立人的水师在哪儿,甚至发现更多有用的事。”
  
      “是。”
  
      沈冷道:“可是没有那么简单,我放走的那个求立人又不是白痴,自然不会一个人驾船跑回去,茫茫大海,他没有那个能力,算有他也不敢,他当然想到了我会派人跟踪他,所以他必须想别的办法神不知鬼不觉的逃离,于是他找到了大川海货的船队。”
  
      “他已经足够小心谨慎,可廷尉府盯着他的人如影随形他根本没察觉,当然这是因为我们做了一场戏,我安排人盯着他故意暴露,让他确定自己甩掉了好几批人,这时候会变得放松一些,他隐忍了一天才去找到大川海货的船队,这件事变得有趣起来。”
  
      沈冷看了一眼杜川北:“大川海货的船队只有五条船,最大的那艘不过六十米,还都是较老的货船,按理说这船队是怎么常年航行大海而不被求立人洗劫的?求立人的船放你的船先跑半个时辰都能轻松追的,你们多年安然无恙,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大川海货是和求立人有勾结的。”
  
      沈冷道:“于是廷尉府的人又在远水县抓了一批当官的,之所以去了那边是因为牙城的那些杂碎杀的太早太快,只好去远一些的地方,远水县这些当官的很怂,没怎么逼问全都招了,这些年求立人收买控制甚至是逼迫沿海南越官员成为他们的傀儡,你们大川海货是帮凶,以你们的身份接近这些南越官员,然后求立人要么给钱要么威胁,总之一切都很顺利。”
  
      沈冷看向杜川北:“所以你那干干净净的样子是怎么来的?你可真的不干净。”
  
      杜川北面无血色,也没有解释。
  
      他无法解释,因为沈冷说的都是真的。
  
      沈冷继续说道:“既然已经查到了这么多,那若是不利用真的很浪费,廷尉府的人藏身在你们大川海货的货船里,跟着货船去把那个求立人送了回去,于是发现了求立人在他们本国之外的最大海港,八成的求立战船都会在那个海港里,之后阮青锋带来袭击牙城的船队不过三成而已,他不来,我们也要想办法让他来,只有他来了海港里的求立船队才会有灭顶之灾,毕竟那确实是个人物。”
  
      沈冷说出这些很轻松,因为在到川州城之前得到消息,水师提督庄雍已经派人回来了。
  
      大胜!
  
      沈冷看向林落雨:“所以你倒也不必自责,你们扬泰票号虽然消息灵通,可你们始终不过是江湖人,我跟你说一句话你一定要记住,你们想查的费尽心思差不到,朝廷想查的并没有多难,看朝廷想不想查,杀手们觉得风闻堂或是扬泰票号是庞然大物,可在朝廷面前你们可能算不得一粒沙。”
  
      林落雨不想说话,因为她也很郁闷。
  
      “包括,你们那位神神秘秘的东主。”
  
      沈冷看着她:“韩唤枝之前说是回了长安城其实不然,而是去拜访了你们东主,据我所知他们还请一起吃了饭,吃饭的有三个人,另外两个的分量都你们东主大的多,你自己猜猜都是谁,应该很容易猜出来。”
  
      毕竟只差一个人没说,而剩下的那个猜到确实不难。
  
      林落雨哼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心虚。
  
      很多时候,她都确定江湖之黑暗的地方,朝廷是看不到的。
  
      现在看来,只是朝廷懒得看。
  
      沈冷的视线回到杜川北身:“我猜着,是因为南越国灭之后大宁查的更严,所以你们对大宁的仇恨变得更大,你父亲杜大川可算不一个对南越多有感情的人,倒是把你脑子里塞进去很多他自己都不具备的东西,复国?你爹为了钱可以和求立人勾结把南越海疆那几个大县整个挖空了,你觉得他真的是忠于南越?”
  
      杜川北的双手颤抖不止,脸色已经白的吓人。
  
      “他是不服气啊。”
  
      沈冷叹道:“他觉得自己纵然不能把大宁干翻了,最起码可以让大宁很恶心,你之前问我大宁灭南越是不是正义的,现在你问问你自己,知道这些之后你还有底气问我是不是正义吗?大宁灭南越从不曾屠杀残害过任何一个平民百姓,你爹勾结求立人这些年在沿海一带屠戮的渔民有多少!”
  
      最后这一句突然提升了声音,犹如一声惊雷。
  
      杜川北吓得往后退了几步,看着沈冷的时候眼神里已经没有任何勇气。
  
      “你......你吓着他了。”
  
      言英赋往前迈了一步挡在杜川北身前,可是说话哪里还有什么底气。
  
      “我一个人杀进来,是因为这是我一个人的事,这也是为什么我刚才跟你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条线,这条线的位置你自己放的越来越低,那最终没有什么在乎,所以我自己来便是不动摇,若我懒一些,可以很惬意的看着大宁的战兵和廷尉府的黑骑把你这夷为平地。”
  
      杜川北现在才明白沈冷说那句话的意思是什么,之前哪里会去想这么多。
  
      一口气说到这,沈冷心情也放松下来,自己该做的事做了,大宁的水师该干的事也干了,此时此刻心里便只有一个感觉。
  
      爽!
  
      “去打开门看看。”
  
      沈冷指了指前堂那边。
  
      杜川北下意识的往那边走,脚步无的沉重,他知道自己打开门看到的一定不会是什么好景象,他只是想看看还能有多坏,坏到死心是极致,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他穿过花园走过天井,进了自己许久不曾去过的前堂,门板都封着,血腥味被憋在这屋子里出不去,熏的他一阵阵恶心想吐,将前堂的门板一块一块的卸掉外面的光线很快洒了进来,他似乎看到了这屋子里的血腥气好像雾气一样冲出去,可这也只是他的错觉。
  
      大街很整齐。
  
      这是他的第一感觉。
  
      大街可以很干净整洁,但是整齐这个词显然不对,然而现在他看到的是整整齐齐......整整齐齐的战兵队伍,往两边看都看不到尽头,这些身穿黑甲的大宁战兵脸色默然的看着他,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小丑,哪怕那些人没有一个在嘲笑。
  
      烈红色的战旗飘扬着,面写的是大宁酉字营。
  
      远处有一辆黑色的马车缓缓过来,在马车前边有几个人被驱赶着往前走,身绑着铁索脚踝套着铁链,往前走的时候发出让人很难受的声音,一下一下蹭在心里似的。
  
      那几个人他都很熟悉,一个是他的父亲,一个是他大哥,还有一个身没穿衣服所以更显得狼狈,那是他游手好闲的三弟,他曾经很羡慕自己的三弟是那么无忧无虑,很满足于一个有钱人应该有的生活,当然也恨过他三弟不成器,自己才会这般辛苦。
  
      结局都一样的,有什么恨不恨。
  
      他的父亲杜大川跌跌撞撞到了他面前,站在那苦笑了一声,眼神里似乎有些歉然。
  
      不知道为什么,杜川北忽然一股冲动来怎么都压制不住,去狠狠一拳打在他父亲脸,把那张本看起来很凄苦的脸打得更凄苦,甚至是凄惨。
  
      杜川北回头朝着沈冷嘶吼:“过来和我打!给我一个尊严的死法!”
  
      已经走到前堂的沈冷站在那看着这个已经疯狂的人,摇头:“不给,我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不喜欢说什么情怀,可我一想到海疆那么多百姓死的没尊严,我凭什么给你尊严。”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47/479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