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替你杀

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替你杀

    燕山峡几十里路上客栈不断,这里本就是出京城后最好的游玩去处,爬山观景吃野味亦可垂钓悠闲度日,哪怕是冬天这里也游人不断,相对于清秀时候,很多人更喜欢这山里冬天落雪时候的壮美。
  
      今年冬天还没下过雪,不缺钱的人便会在这里常住一阵子只等雪下来感受一下漫山遍野的银装素裹。
  
      进客栈的年轻人看起来二十七八岁正壮年,说不上英俊也没什么特别的气质,相对来说反倒是他肩膀上扛着的那棺材似的东西更惹人注目。
  
      客栈老板觉得晦气,上来劝了劝说这东西太大只能放在院子里,别放进屋子里,那年轻人倒也好说话,把东西放在门口不碍事的地方,还紧了紧上面盖着的白布。
  
      孟长安觉得这个人很有趣,不仅仅是扛着棺材,还因为那块白布上面竟是有北疆边军的标徽。
  
      那是北疆边军收尸用的裹尸布,都说出征在外的人战死疆场马革裹尸,哪里有那么多马革。
  
      年轻人再次进门,点了不少酒菜还特意要了一大盘馒头,这清冷的峡谷里吃上热乎乎的一盆炖菜配上两个白乎乎热腾腾的馒头是最让人暖和的,更何况他还要了整整一坛十斤酒。
  
      “劳烦你去请一下刚刚上楼的那位客人,问他愿不愿意与我同饮。”
  
      年轻人取了一个银锭放在掌柜的面前,看到银子掌柜的自然也就忘记了先前的不快,做生意哪里会和银子过不去,况且这么一大锭银子可有五十两,别说买这一餐饭就是如此吃住一个月掌柜的也乐意之极。
  
      孟长安刚躺在床上就被敲门声催起来,掌柜的客客气气的说了下面有人想请他喝酒的事,孟长安点头应了一声,还特意换了一身干净衣服下楼。
  
      “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追上你。”
  
      年轻人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座位做了个请的手势,孟长安入座也没说话,拿起来一个馒头先吃。
  
      年轻人似乎很欣赏孟长安这样的态度,点头赞许:“这才像是个边军的样子,那些吃饭也带着几分扭捏娘娘腔的男人,算什么男人。”
  
      说完之后他也开始吃,两个人风卷残云一样犹如在抢食,没多久一大盘白馒头吃完,一大盆炖菜吃完,一坛酒也喝的差不多。
  
      年轻人放下筷子抹了抹嘴:“需要不需要休息一下?”
  
      孟长安点头:“总得喝口水顺顺食。”
  
      “掌柜的来一壶茶。”
  
      年轻人招手,掌柜的早就已经准备好,忙不迭的亲自送上来,特意用了这店里最好的茶叶。
  
      “我不喜欢喝热茶。”
  
      年轻人指了指茶壶:“给你要的。”
  
      孟长安谢意的看了他一眼:“我也不喜欢。”
  
      “边军果然都是一个脾性,不管是北疆还是东疆。”
  
      年轻人终于想起来自己应该做个自我介绍:“我姓谢,叫谢无华,东疆来的。”
  
      孟长安嗯了一声:“八刀将。”
  
      谢无华补充:“八刀将之末。”
  
      世人都知道东疆大将军裴亭山麾下有八刀将,八个人都是他干儿子,因为裴亭山早年间征战受过一次重伤无法生育,所以才会那么在乎裴啸这个过继子。
  
      “在长安里你一直看着?”
  
      孟长安问。
  
      谢无华摇头:“也不是,我带了东西所以走的比何奎他们慢了些,本叮嘱过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奈何他不听话......所以他死的不可惜,不尊将令的军人死的都不可惜,不过幸不算太迟,城门关闭之前刚好进来了,还及时到了刑部衙门外面远远的看了你一眼。”
  
      孟长安看了看门外:“带的东西就是那个?”
  
      “是啊,找到也挺不容易的。”
  
      他站起来:“忽然想着应该美美的睡上一觉再说,若你不急的话,明天请早?”
  
      孟长安嗯了一身:“你不急就好。”
  
      谢无华抱拳告辞上楼去了,孟长安又看了一眼门外那东西,心里有几分不喜,叹了一声何必,也起身回去睡觉,两个人居然谁也没有去防备什么,倒下就睡,一直睡到大天亮。
  
      孟长安下楼的时候谢无华已经在楼下等着,桌子上摆着早饭,不精致也不丰盛,这峡谷里运送东西进来本就艰难,况且到了冬天能吃的蔬菜也就那几样,白米粥,馒头,腐乳,每人一个煮鸡蛋,还有一盘切的很碎的咸菜。
  
      “请。”
  
      谢无华伸手,孟长安如昨夜那样坐下就吃。
  
      一炷香之后两个人已经在院子里,谢无华歉然的笑了笑:“稍等我一会儿,总得让少将军看着。”
  
      于是他掀开那白布,白布下面居然真的是一口棺材。
  
      那里面,便是裴啸的尸体。
  
      怪不得他比何奎那些人走的慢,他带着一口棺材从北疆到长安又怎么可能走的快,想来这一路上他都与棺木为伴,这人的狠可见一斑。
  
      “义父说,带回去少将军的尸体和你的脑袋,差一样我就不用回去了。”
  
      谢无华打开棺材从里边取出来一把刀,那是裴啸的佩刀,上面还有几个缺口。
  
      “你的刀呢?”
  
      他问孟长安。
  
      孟长安摇头:“我用你的就好。”
  
      谢无华眼神一亮,然后上前一刀,他的刀法没有任何的花哨,这便是正正经经明明白白的战兵刀法,可是刀在他手里更凶更狠更直接,东疆刀兵出身的人总是对刀多一分理解,那理解就叫做生死为伴。
  
      刀,就是他们的战友同袍。
  
      孟长安最开始只能避而无还手的机会,那刀一旦开始劈砍就没了罅隙一刀接一刀快的不可想象,一开始客栈里的人还以为那两人是在晨起练武,没一会儿便聚集了一群人围观,有好事者还在那鼓掌叫好,一位吟游诗人竟是激动起来,开始高声朗诵。
  
      诗句之中,刀光炸起。
  
      就在这时候居然开始落雪,在客栈里住了多日的游人全都欢呼起来,燕山雪峡被称为大宁十大美景之一,当然也是因为借了京畿道的天子尊贵,可好看终究还是好看。
  
      谢无华的刀说不上好看,只是足够凶,所以哪怕是那些围观的人看了一会儿也就看出来那根本不是对练,而是厮杀。
  
      半柱香之后,孟长安开始反击,东疆刀兵的刀法他已经看了大概,出刀的角度很奇特让人防不胜防,而且谢无华这个人是真的很强。
  
      这上天偏就是不公平,有些人勤学苦练一辈子也算不得登堂入室,而有些人多看几眼便能记得大概,什么寻常无奇的东西到了他手里就变得厉害起来。
  
      这说的是谢无华,更是孟长安。
  
      当的一声,孟长安侧身出拳精准的打在刀身上,那刀向外荡了出去,握刀的手也往外荡了出去......在那一瞬间孟长安向前疾冲,双手抱住谢无华的腰迅速起身然后猛的往后一仰,谢无华的脑袋重重的戳在地上,嗓子里挤出来一声闷哼。
  
      孟长安后撤一步没有继续出手,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那大大小小十几个刀口,有的只划破了衣服,有的也伤到了他,只是这些许小伤他自然也不在乎。
  
      “为什么停了?”
  
      谢无华捂着自己的后脑想站起来,奈何这一击太重,实在眩晕的厉害根本就站不起,只好蹲在地上,他不喜欢这样蹲着,气势上输的太多。
  
      孟长安转身走到客栈门口台阶那坐下来,也不管地上的落雪已有一指厚,北疆的边军哪里会有一个把雪当回事的,这燕山峡雪景再怎么好看比起北疆的冰雪皑皑来说也差的远了。
  
      “你先去了北疆,从哪儿开始查的?”
  
      谢无华感觉自己一时半会应该是动不了,脖子纵然没断也好不到哪儿去,干脆蹲在那继续说话:“为什么问这个?不过既然你问了我就告诉你,卢兰城守将郭雷鸣的亲兵被我们收买,查到你也就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孟长安问:“除了我还查到谁了?”
  
      谢无华的脸色却猛的一变:“除了你还有别人?”
  
      孟长安笑起来,格外畅然。
  
      他起身:“你还能不能打?”
  
      谢无华:“暂时不能。”
  
      “我能。”
  
      孟长安大步过去,谢无华脸色骤然一白,伸手想去抓那把黑线刀可手还在半空中孟长安的脚就到了,那只手被一脚踢开,谢无华强忍着脖子上的疼往后翻出去避开孟长安第二脚,等站稳之后发现那把刀已经到了孟长安手里。
  
      “我刚才说过,我用你的刀就好。”
  
      孟长安看着手里的黑线刀摇头:“你来的时候看来有必胜的把握,不然也不会把裴啸挖出来让他暴尸荒野,幸好有你陪着,你两人不孤单。”
  
      然后递步上刀,谢无华连续躲开四五刀,也有两刀落在他身上,伤口可比孟长安身上的深且长。
  
      “你这般时候出手,怕是有些不磊落。”
  
      谢无华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孟长安微微昂起下颌:“也是我打的,有什么不磊落。”
  
      八刀将没有一个酒囊饭袋,能被裴亭山瞧上眼当然就不会差,这八个人在东疆叱咤风云,不管是谋略还是武艺都很强,奈何孟长安更强。
  
      十五息之后孟长安一刀剁在谢无华的肩膀上,这一刀连锁骨都剁开了。
  
      谢无华脸色惨白,侧头看了看肩膀上的刀子苦笑起来:“怪不得裴啸会死。”
  
      孟长安将刀从伤口里抬起来横着架在谢无华脖子上,刀口朝着脖子,谢无华站直了身子深呼吸:“下刀快一些,也别不忍心杀我,不然我还会杀你,另外......不要把我和裴啸埋一起,我也瞧不起他。”
  
      孟长安刀子扫过咽喉,谢无华表情僵硬了一下,然后缓缓倒了下去。
  
      孟长安将刀子戳在谢无华尸体旁边:“将来我替你杀了裴亭山。”
  
      谢无华嘴角一勾,睁着的眼睛缓缓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