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得加钱

第一百四十四章 得加钱

    船队号角示警是因为水门铁闸落下,沈冷出去的时候王根栋带着水师的人已经准备强攻了,看到沈冷他们出来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沈冷笑着摆了摆手,只说了一句是士兵失误将铁闸放下别的也没多说什么。
  
      大街上徐慕白跌坐在地,看着沈冷他们出了城门,忽然就嚎啕大哭起来,他手下人陆陆续续从别的地方走出来,有人伸手搀扶,可徐慕白却不起来,只是趴在地上哭的撕心裂肺。
  
      “我对不起阁老。”
  
      “大人,但你对得起鹿城百姓。”
  
      徐慕白听到这句话心里一震,想到沈冷临走之前说的那些,他忽然觉得自己确实很蠢竟是以为可以和沈冷同归于尽,又想到沈冷说你做地方官漂亮拿刀可真丑这句,心里竟是莫名其妙有些暖意,可明明应该更恨他才对。
  
      沈冷他们上了船再次出发,沿途景色不错沈冷却没了多少兴致,徐慕白这样的人心中恩怨分明,说他蠢只是为了让他清醒过来,他倒是真有几分欣赏徐慕白的真性情。
  
      又想到茶爷和先生在长安也不知道情况如何,最担心的莫过于无法猜测他们要去做什么,心中总是难以平静。
  
      而与此同时茶爷和沈先生已经与珍贵妃告别离开,珍贵妃一人坐在窗口发呆,自从上次皇帝和她说过可能要找到她的孩子后她便时常坐在这发呆,脸上却没有几分欣喜。
  
      只有担忧。
  
      她没有料到青松道人竟是敢直接进宫来找她,而又请求她千万不要告诉陛下,珍贵妃思虑再三还是沉默下来,没有将这件事告知皇帝。
  
      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如何想的,沈小松离开之后只是对茶爷说了一句人心叵测。
  
      茶爷看的出来沈先生见过珍贵妃后并没有轻松下来,眼睛里只是多了些许失望和不屑,其实很多事沈先生连她都没有告诉,那些事就是关键所在,他却一定告诉了院长大人,不然的话今天也进不了福秀宫。
  
      “咱们去平越道。”
  
      沈先生一边走一边说道:“忽然发现,求来求去不如靠自己,冷子咱们三个以后就靠自己了,我本以为珍贵妃的反应会更强烈一些,却没想到如此冷淡,她从骨子里是怕了皇后的,是我赌错了人。”
  
      茶爷低着头走路,忽然笑起来,阳光灿烂。
  
      “我们三个多好,靠别人是很麻烦的一件事啊,还要还人情,先生说过三角支架最是稳定,不正如我们三个互相支撑扶持吗?再说,冷子算是先生带大的难不成真忍心送出去。”
  
      沈先生也笑:“不送了不送了,一把屎一把尿喂养也不容易,就当养了个童养媳。”
  
      茶爷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忍不住问:“先生是说我比较像你亲生的?”
  
      沈先生撇嘴:“你俩没一个像我亲生的。”
  
      茶爷哦了一声:“所以先生才会骄傲自豪吧,若靠你自己,怎么也难生出来这么漂亮的女儿,还能捡那么优秀的童养姑爷。”
  
      沈先生:“羞不羞?”
  
      “自己家里的事,有什么羞不羞的。”
  
      沈先生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出来,想着若以后茶儿和冷子有了小孩儿该管自己叫什么?是叫姥爷显得亲近些还是叫爷爷显得亲近些,又或者叫师爷?
  
      一个黑影在巷子口藏着,沈先生忽然回头朝那边看了一眼,那巷子口已经空空荡荡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沈先生微微皱眉,然后喊了茶爷加快脚步。
  
      那黑影是个看起来三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很平凡普通,这样的人就算换上锦衣骑着高头大马招摇过市,一炷香之后看到过他的人也就忘了相貌,只记得高头大马。
  
      他走在阳光下也仿若是个透明人,谁也不会特别在意这样一个人,大街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他,如他这样可以将自己隐于平凡的这世上也不多见,毕竟大部分是真平凡而他不是,他本就自负,总觉得这世上那些所谓名声显赫的杀手都是白痴,哪有杀手让自己声名大噪的,杀手就应该是个影子,是个隐形人,不为人知才是杀手之道。
  
      在大街上盯了一会儿沈先生和茶爷,这个人确定沈先生是个高手,是自己也不一定轻松搞定的高手,但他不认为自己搞不定,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他没办法保证可以干掉......那就是当今陛下。
  
      就连今日找来的这地位显赫的东主,他觉得自己若是拿了足够高的价钱也可以杀一杀。
  
      找他来的,是皇后。
  
      他觉得皇后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女人,这屋子里供着佛像供着香炉,檀香的味道里都透着几分慈悲,皇后面相也不错,他想着若世间百姓不知道观音长什么样子,倒是可以都来看看皇后这张脸,只是莫睁眼,眼神里总是有几分心性体现。
  
      这个女人厉害的哪怕在说杀人事,也有几分救苦救难我佛慈悲的模样,所以他确定这个世界上以自我为最的莫过于她,皇后一定是觉得自己怎么做都是对的,一定觉得自己怎么做都是好的,所以他又确定她是被惯坏了的一个女人,哪怕已经几十岁了依然如此。
  
      倒也未必是别人惯的,应是她自己惯出来的。
  
      皇后很厌恶他的眼神,那眼神里没有敬意反而还有几分玩味,她最不喜欢的就是男人这样看自己,就如那年那夜之后的皇帝,总是用这样的眼神看她似乎想看到她内心深处究竟藏着什么。
  
      “信不信我让人剜了你的眼睛?”
  
      皇后说这句话的时候仿佛在说的是......我佛慈悲保你失明。
  
      “皇后娘娘说笑了,你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想剜了我眼睛的人实在多的数不过来,如今我的眼睛还好好的在我脸上,帮我看清楚愿意找我的人拿出来多厚的银票。”
  
      皇后皱眉:“姚桃枝,这个世界上你除了钱之外就没有什么别的东西想要?你只为钱做事?”
  
      “不然呢,爱与正义?”
  
      姚桃枝笑起来,在皇后面前也不收敛他的放肆,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价值,人活着一定要有价值,没有什么是用金钱衡量不出来分量的,他喜欢把任何事情任何人都用金钱来确定重要性,虽然他没有朋友也不喜欢那所谓的友情羁绊,但他却有一套自己的理论,比如说以金钱来衡量友情的分量,具体大概就是说你的朋友如果跟你借钱,你愿意借给他多少,这就分出来你不愿意借钱的那一部分,叫做泛泛之交,你愿意借十两,愿意借一百两,各有分量,愿意借给他自己全部身家的就算是生死之交了。
  
      “也罢,你这样的人简简单单,反而比其他人更容易交代事。”
  
      皇后打开自己的首饰盒,从里面取出来一颗有鸡蛋那么大的东珠:“够不够?”
  
      姚桃枝有些楞:“为什么皇后娘娘不用现钱?”
  
      他当然不会觉得皇后缺钱。
  
      “银票上都有据可查,万一你死了,我不想惹得自己不干净。”
  
      皇后把东珠推过去:“杀一个人。”
  
      姚桃枝把东珠拿起来走到窗口,吱呀一声把窗户打开,阳光一下子洒进屋子里,皇后的脸色顿时就白了起来:“你给我关上!”
  
      她已经习惯了不开窗生活,犹如在永夜之中。
  
      姚桃枝哪里知道她对光芒的厌恶,随手把窗子关好将东珠塞进怀里:“杀谁?”
  
      “沈冷。”
  
      “沈冷?”
  
      姚桃枝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仔细想了想之后才想起来那个近期风光无限的少年将军,然后忍不住摇头:“那不够......杀一个五品将军这颗东珠自然是富裕的,我还得找回皇后一些钱,可那个叫沈冷的不一样,圣眷正隆死了我得躲好一阵子,皇后娘娘也知道我爱钱无非是因为爱享受,吃最好的美食睡最好的美女,这些开销确实太大了些,尤其是躲着的时候只能做这些,花钱如流水。”
  
      皇后皱眉,再次打开首饰盒从里边取出来一颗紫色的如水晶一样的东西,瞧着璀璨,哪怕是在没有几分光亮的屋子里也不掩其华。
  
      “西域的东西,价值是那颗东珠的五倍。”
  
      她把东西放下:“现在够了吗?”
  
      “够了,多了。”
  
      姚桃枝觉得有些愁,这东西价值那么高杀沈冷一个的话就显得价格太离谱了些,这样收钱坏了自己的规矩,他坚持认为人头要明码标价,沈冷这样的两颗东珠差不多就够了,然而超出来的部分他又不想退回去,思来想去,然后笑着回答:“要不然我免费再帮你杀两个?”
  
      皇后第一个念头想到的就是当今陛下,于是自嘲的笑了笑。
  
      “不用了,剩下的当是赏给你的。”
  
      皇后说是赏赐那自然不为过,因为她是皇后,整个大宁之内把送人东西称之为赏赐的人本就不多,不管怎么说她都能排在第二位。
  
      可姚桃枝是个真的很有自己原则的人,想了想之后把那颗紫色的水晶收起来:“还是免费杀两个吧,之前皇后娘娘让我盯着的那两个行不行?”
  
      皇后再次皱眉,她真的非常不喜欢姚桃枝这个人,可是这个人又确实是目前为止能找到的不露后族痕迹的最合适的人,当年闻名天下的大楚第一杀手姚无痕是他先祖,可姚桃枝连他先祖都看不起,理由是太有名了。
  
      “若你真的想多杀个人,那就韩唤枝吧。”
  
      皇后终究还是做出了选择:“反正你也要去平越道,杀了沈冷之后顺便把韩唤枝除掉,我已经安排人去做,你去是加一份保险。”
  
      姚桃枝微微一怔:“廷尉府都廷尉鬼见愁韩唤枝?”
  
      “就是他。”
  
      “这个人啊......”
  
      姚桃枝站起来靠近皇后,看着那张哪怕已经被岁月侵袭也依然很漂亮精致的脸:“得加钱。”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