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长宁帝军 > 第一百零八章 麻烦

第一百零八章 麻烦

    水师的两艘熊牛在长安城又停了四天之后终于可以启程回家,宫里面的贵人们挑东西真是让人体会到了什么叫仔细认真,那一船的绣品纵然种类再多些,水师的人觉得挑个十天总差不多了,哪里想到贵人们挑东西也那么多规矩。
      先帝驾崩但皇后尚在,当今陛下即位后尊原陈皇后为宝肃皇后,奉养在西宫。
      皇帝对这位嫂子极为尊敬,便是和皇帝感情不和的杨皇后也一直对宝肃皇后没有丝毫不敬,每年宫里供奉进来的东西都是先送去宝肃皇后那边,西宫挑过了之后皇后才会挑。
      皇后挑完了则是诸位贵妃,排在皇后之后的便是珍贵妃,后宫之中皇后深居简出基本上任何事都不操持,是珍贵妃代行皇后之权统领后宫,皇帝若是留宿后宫的话十次倒是有六七次住在珍贵妃那。
      这些贵人们按着顺序来一遍竟是足足挑了一个月还多,水师的士兵们在杜威名的代领下整日操练倒也没有懈怠,到了长安城之后杜威名就连忙脱了校尉军服,对士兵们说校尉大人被雁塔书院的老院长请去做客,这一去的时间居然差不多和贵人们挑花色的时间差不多......
      任务完成水师开始返航,其实这差事原本不需要动用水师两艘熊牛护航,还是为了北疆的事才故意把沈冷调出来,所以沈冷猜着,在皇帝面前的分量庄雍未必及得上岑征。
      如今的庄雍已经是正三品威扬将军,和大宁诸卫战兵将军平级,而岑征南下有功所以被提为从四品,两个人身份地位相差悬殊,可为什么皇帝更信任岑征?又或者是信任的方式不一样?
      沈冷猜着岑征也是当初陛下还是留王的时候府里家臣,地位比庄雍还要高些,可这又想不通了,若一开始岑征地位就高于庄雍的话,为什么现在庄雍是水师提督?而且,庄雍会不认识他?不知道他们出身相同?
      沈冷不得不思考另外一个问题,个人能力。
      庄雍的能力在于领兵,他是大宁十大战将之一,虽然被称为儒将可想想能在诸军大比之中脱颖而出难道靠的是读书写字?
      而岑征呢?
      沈冷闭上眼睛,开始回忆自己和岑征一道南下海疆时候发生的事,毫无疑问的是岑征善于隐藏自己,最开始沈冷的判断都被岑征的表现误导,以至于他以为岑征才是沐筱风的人。
      而后岑征在海疆杀白秀的时候竟是没有丝毫的顾忌,一直到现在为止沈冷都没有搞清楚他肆无忌惮杀一位从五品将军的底气从何而来。
      直到这一刻沈冷把他和庄雍对比之后才发现其中的蹊跷之处。
      个人能力,就是这四个字。
      庄雍的能力在于可以带好一支军队,而岑征的能力在于隐藏自己和对皇帝的忠诚,所以......沈冷猛的张开眼睛,所以在诸军之中,甚至是大宁二十道之内都有岑征这样的人,他们有一种特殊的权利......监督百官上达天听!
      沈冷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说陛下对这个天下的掌控力已经到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高度。
      庄雍应该知道岑征的身份,如果以前不知道的话那在白秀死后,在自己被岑征派去北疆之后,庄雍那般心思缜密的人怎么可能不怀疑?
      想明白了这一点后沈冷才发现自己有多肤浅幼稚,在老院长屋子里说了那些话希望可以让皇帝听到,然而水师的一举一动都在皇帝的掌握之中,岑征就是皇帝在水师里的眼睛。
      茶爷看到沈冷的眉头皱的有些深,莫名有些心疼。
      自从冷子从军之后,皱眉头的时候越来越多了。
      “我没事,只是在思考问题,是不是我刚才皱眉头让你担心了?”
      沈冷朝着茶爷笑了笑:“那就不去想那些琐碎事,想别的......再有几天就到家了,结果还是没能陪你在长安城里好好转转。”
      茶爷忽然一转身抓住沈冷的衣领往自己身边拉了一下,两个人面对面,眼睛和眼睛之间的距离都那么小,更何况鼻子?
      她看着沈冷的眼睛认真的说道:“看来儿女情长什么的真的很耽误你的正事啊。”
      茶爷说完这句之后忽然一噘嘴在沈冷嘴唇上碰了一下,然后抓着沈冷衣服的手往前一推,沈冷被她推了出去:“看来以后得给你立些规矩了,一门心思都在我身上军务事怎么办?你这个样子让我很失望......专心点,不然的话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正五品!”
      沈冷:“嗯?嘿嘿......哈哈哈哈哈。”
      茶爷在沈冷脑袋上敲了一下:“笑个屁,看来该认真思考一下我们之间的关系了,要不然在你正五品之前先拜我为大姐?”
      沈冷:“......”
      他看着茶爷笑着说道:“可是,儿女情长才是我的正事啊。”
      茶爷眼睛一瞪:“你再说一句?”
      “儿女情长才是我的正事啊。”
      “你再说一句?!”
      “儿女情长才是我的正事啊。”
      “噢~”
      茶爷转身背着手甩着马尾辫走了:“那就好好当你的校尉,好好练兵,好好争取军功,别耽误正事,以后除了你特假回家之外我们要减少见面的次数,从下个月开始,下下个月恢复。”
      沈冷心里一紧:“不行!每天早晨必须还去军营送菜。”
      茶爷哼了一声:“白痴,下个月是二月。”
      沈冷:“......”
      船队一路上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不走东池县的话那位世子殿下当然也不会直接过来找水师两艘熊牛战船的麻烦,至于贯堂口,赵峰那一队人在东池县被沈冷伏击全灭之后贯堂口的杀手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显然沈冷安排的留下无头尸体,带走了连弩兵器对贯堂口的人来说是极大的威胁。
      就算他们还想着杀沈冷,在这种时候沐昭桐也会坐卧不宁。
      事实上,在沈冷离开长安城的第二天皇帝的旨意就颁布下去,沈冷和孟长安都被提拔为正五品勇毅将军,沈冷的勋职提为七转轻车都尉,孟长安的勋职为八转上轻车都尉,估计着沈冷前脚才到水师旨意后脚就会跟过来。
      而在这种情况下,沐昭桐怎么可能去让贯堂口的人让他儿子继续惹是生非......在陛下正在意的时候干掉沈冷,陛下一怒之下就能把整个安阳郡翻过来查一遍,安阳郡查不出什么就能把大宁翻过来查一遍。
      刑部廷尉府那些家伙做事是最没顾忌的,他们才不会去在意贯堂口是不是大学士的,只要被他们盯上了,不死不休。
      如果这个时候沈冷被杀,那是在打陛下的脸。
      陛下刚下旨提拔一个人,后脚这个人就被干掉,沐昭桐怎么可能这么蠢。
      所以从长安城里出发的不仅仅是陛下派去安阳郡与北疆宣旨的内侍,还有沐昭桐派出去的人,连夜找到了追着水师回到长安城的沐流儿,下令她暂时绝对不可以轻举妄动。
      杜威名找到沈冷将他不在的这段时间营里的事汇报了一下,其实主要还是想看看沈冷的对自己的态度。
      这次沈冷离开没有带着他,固然是因为需要他以假乱真,可难道真的和沈冷知道了他是庄雍的人没关系吗?杜威名这些天一直都在思考一件事,如果自己暴露了导致沈冷对他开始疏远,那么他只能去求庄雍离开沈冷这个标营,可是走了之后呢?不必再监视沈冷心情会轻松不少,可是庄雍也不会再理会他,沈冷也不会再理会他,自己在水师的前程就会戛然而止。
      “不要去想那么多。”
      沈冷似乎一眼就看穿了杜威名的心思,拍了拍他的肩膀:“刚刚带一标营的队伍还没有来得及熟悉就出了两次任务,一次南下海疆一次北上长安,所以很多事还没有来得及安排,我回去之后会去和将军说,这一标营的三个团,你带一个,升你为团率,让陈冉给你做副手。”
      杜威名脸色大变,眼睛一瞬间就有些湿:“校尉!”
      “不用说谢我。”
      沈冷看向江水波涛:“你应该知道我提你是因为你的能力,当能力毋庸置疑的时候,看的就是忠诚。”
      杜威名使劲儿点头:“属下记住了!”
      “有些头疼的是回去和将军怎么说呢?杨七宝和古乐都不愿意回督军队去了,一下子拐跑了水师半个督军队的人,将军的脸应该会拉的很长吧......”
      沈冷的这句话杜威名其实都没怎么听清楚,他心里的感动和震撼无以复加,陈冉是谁?陈冉是校尉的兄弟,陈冉和他父亲在校尉最困苦的时候给过校尉帮助,可陈冉给他做副手!
      沈冷道:“三个团,你带一个,杨七宝带一个,王阔海带一个......古乐如果能留下的话得留在我身边做亲兵队正,也是时候抽几个人做我的亲兵了。”
      杜威名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这才反应过来校尉这是要加强对这一标营人马的管制,这一标营大部分人都是沐筱风的旧部,总不能一直都有隐患。
      “属下去查查吧。”
      他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沈冷摇头:“你擅长的是练兵,把你那一团兵给我练好就行,我让古乐去查。”
      古乐?
      杜威名在心里记住了这个名字,用力的记住,这个人似乎可以影响到校尉的判断。
      “属下明白了。”
      “不要去想那么多,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复杂的人。”
      沈冷笑了笑:“能力,忠诚。”
      他伸出两根手指:“有这两点就足够。”
      杜威名深吸一口气,啪的一声行了一个军礼:“属下不会让校尉失望。”
      沈冷嗯了一声:“要回去了,回去之后似乎事情更多啊。”
      想到自己要面对庄雍,面对岑征,沈冷的心情其实根本没办法放松下来,自己夹在庄雍和岑征之间,这件事真的是太麻烦了。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