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民国之红色特工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招供

第一百三十三章 招供


      张炎朝情报科的两名打手使个眼色,指着悬在半空的山田贵之,厉声道:“二位兄弟,把他放下来,绑到木桩上去。”
  
      两名打手立即行动起来,一番折腾后,回过头对张炎说道:“张长官,可以了。”
  
      张炎不紧不慢的走到山田贵之跟前,上下打量一番,笑道:“王先生,不,山田先生,瞧瞧,瞧瞧你这一身的伤疤,多难看,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卖的那些中药现在正好可以派上用场,哈哈哈。”
  
      山田贵之一言不发,只是,他的眼神冷酷而幽森,充满了恨意。
  
      孙广明、陈宝树、沈怡中站在后边,像看戏一样,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山田先生,你知道吗?你是我们抓住的第一、第二……哦,第五个大人物,你的伙伴飞鱼、飞豹、飞鲨、孤狼全都死在了我们手里,我依然记得他们被枪毙的那一刻,随着“砰”的一声枪响,一道血箭从他们的头颅里飙出,然后纷纷扬扬的从空中洒落而下,那副情景像极了你们日本富士山下迎风飞舞的樱花,真是太漂亮了!”张炎在山田贵之面前来回踱步,不断的出言“挑衅”。
  
      山田贵之依然无动于衷,然而,他的额头上青筋暴起,眼睛里几乎快要喷出了一股怒火。
  
      张炎继续说道:“可惜啊,他们的埋骨地不是家乡的樱花树下,而是南京郊外的一个满是豺狼虎豹的乱坟岗,可悲啊,可悲啊。”
  
      “八嘎!”
  
      山田贵之发出了一声怒吼,身上缠绕的铁链被挣得哗啦哗啦作响,听得让人心悸。
  
      “山田先生,干嘛发那么大的火气,其实,你我完全可以坐下来谈谈。”张炎面带微笑的看着山田贵之,语气骤然变得冰冷,“还是都交代了吧,不然要不了多久你就会变成一堆烂肉。”
  
      “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我只是个普通的日本商人,常年在中国做药材生意,你们无缘无故的抓了我,就不怕引起两国之间的军事冲突吗?”山田贵之愤怒的吼叫道。
  
      “普通商人?”
  
      张炎阴冷一笑,咬牙切齿的说道:“山田先生,你见过哪个商人乘坐火车时身上带着手枪和密码本,实话告诉你吧,我们从南京来镇江,根本就不是为了抓什么江洋大盗,而是为了抓你,只有你这样的大人物,才值得我们特务处出手。”
  
      “什么?”山田贵之突然抬起头,死死的盯着张炎,眼神里写满了惶恐与惊惧。
  
      “怎么,不相信?”张炎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眼神里满是不屑,道:“你奉广田秀实的命令来南京展开一场针对我们特务处的反击行动,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其实,我们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所以提前在镇江火车站设下了埋伏,打了你一个措手不及。”
  
      “有内鬼!告诉我,谁是内鬼?”山田贵之拼命的咆哮,拼命的挣扎,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完全暴露了,与此同时,他的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一原来是隐藏在特高课内部的奸细向敌人报告了我的行踪!
  
      张炎没理会这家伙的疯狂举动,十分平静的说道:“山田先生,现在我们得到了你们特高课最新的密码本,而之前我们特务处情报科早就锁定了你们的发报频率,你想想看,我们如果以你的名义发出一个指令,然后来个瓮中捉鳖,那么你们潜伏在南京的间谍小组是不是都得完蛋?”
  
      闻听此言,孙广明和陈宝树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沈怡中瞬间豁然开朗,他的眼眸中闪过几抹亮光,而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八嘎!八嘎牙路!”山田贵之更加的疯狂了。
  
      “老实交代出接头人的身份,就算你不说,我们抓住他也只是时间问题。”张炎冷冷的说道。
  
      “不,我就是死,也不会告诉你们一丁点信息。”
  
      山田贵之面露狰狞之色,拼命的嘶吼,双目内显现出凶光,宛如一尊魔神。
  
      张炎则报之以讥讽:“山田先生,你们日本人呐,就是贱,好端端的为什么总想着去死呢?要知道,一个人,当他活着的时候,总想去体验死亡的味道,可是当他濒临死亡的时候,方才明白活着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说罢,张炎看向沈怡中,道:“怡中,我看山田先生的十根手指和十根脚趾都很完好,赏他几根钢针尝尝。”
  
      沈怡中点点头,手一挥,两名打手立即上前把一根根闪着寒光的钢针狠狠的钉进山田贵之的的手指和脚趾。
  
      “啊!!!”审讯室里,山田贵之接连发出杀猪般的惨叫,殷红的鲜血从他的手指和脚趾里流出,染红了干燥的地面。
  
      当第十八根钢针打进山田贵之的脚趾时,这家伙终于熬不住了,靠在木桩上有气无力的呻吟,道:“停……快停下,我说……我说。”
  
      两名打手一听,立即停止了手上的动作,闪到一旁。
  
      张炎不疾不徐的走过去,笑道:“山田先生,钢针的味道如何?本来这个环节是可以避免的,我们也不想这么做,但是你的嘴太硬了,所以只好使用这个残忍的办法了。”
  
      山田贵之喷出一口鲜血,交代道:“接头人有两个,一个是枫林小组的组长浅田见泽,代号啄木鸟,掩护身份是南京市警察厅副厅长;另一个是樱花小组的组长武田一郎,代号长刀,掩护身份是福田料理店的经理。我们在电报中约定好了,二月十九号上午十点在福田料理店接头。”
  
      福田料理店?长刀?
  
      孙广明和陈宝树齐声惊呼,随即走了过来,道:“山田贵之,千万别耍花招,我们知道的远比你想象得要多得多,如果欺骗我们,你会死的很惨。”
  
      山田贵之仰起头,艰难的说道:“我说的……都……都是实话!”
  
      张炎却怔怔说不出来,他怎么也没想到,福田料理店里竟然还隐藏着一条大鱼,更让他吃惊的是,当初偷听到的那个神秘人物长刀竟然是福田料理店的经理。
  
      “你们打算怎么处决我?”山田贵之突然出声问道。
  
      “干我们这一行的,一旦被敌人抓住,大多都难逃一死,但我们中国人不是你们日本人,不会往死里折磨人,看在你交代的份上,我们会让你体面的死去。”孙广明淡淡的回答道。
  
      山田贵之似乎猜到了这个结局,悻悻的垂下了头颅。
  
      张炎忽然笑了起来,道:“山田先生,其实,我们根本就没有锁定你们的发报频率。”
  
      “什么?”山田贵之先是惊讶,而后空洞无光的眼眸中突然闪出两道锋利的光芒,大吼道:“啊!!!”
  
      他,已经彻底的崩溃了!
  
      &/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