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无限制演绎 > 1531:剑阁七子?辣鸡

1531:剑阁七子?辣鸡

为何却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难道不怕孔依他们再出毒计?闫妄对自身的实力,未免有些太过自信了吧?
  
  闫妄眼底浮现一抹讥嘲:“蝼蚁而已,只手便可碾死,何以放在心上。”
  
  黐牙咧咧嘴,不敢再过多话,转身指了指某个方向,正待挪动脚步带他去冷月宫,不料这时……
  
  一阵瓦砾粉碎的声音。
  
  一行三人踱步而来,出现在闫妄前路,为首那男子满脸冷笑的盯着他:“呵呵,真是好大的口气,我倒想看看,阁下如何碾死我。”
  
  “看看?”
  
  闫妄似有所觉的抬起头,眸子逐渐聚集,映出三人的影子。见他纤薄的唇角微微扯了扯,似乎是在笑:“那,你且看好了。”
  
  话落,四野寂寥,风停云止,似按下暂停键。
  
  继而,龙吟贯天,雷光破穹,似昙花一现般绚丽耀眼的残影一闪即逝,在众人眼中良久未散。
  
  噗嗤……
  
  孙空面色青紫,大好头颅冲天而起,伴随着喷薄的血雾,将浓重的血腥味洒遍周遭。无头尸身站立良久,伴随着一阵微风踉跄倒地。
  
  男女二人面露惨色,目光呆滞,得体的衣衫被血珠浸染,冰冷的感觉触及肌肤,纵如此一无所觉,似魂儿都被这一剑抹去。
  
  李元明反应过来,感受着脸上残留的温热血珠,愤而低吼:“你,不是要杀我吗?何以要对他出手?卑鄙小人……”
  
  “我说,你就信?”闫妄眼中透着看智障一样的戏谑,薄唇开合间,口吐芬芳:“我说我是你失散多年的父亲,你信吗?”
  
  “我杀了你!”李元明单手掐诀,背负剑匣嗡嗡轻颤,咄然轻啸间一抹虹光洒遍周遭,注入他浓郁的杀意,朝闫妄冲去。
  
  闫妄环步错身,赤霄虽未出鞘,在掌中却宛若赤龙一条,总是恰到好处的截断对方的变招节点,让李元明难受的几欲吐血。
  
  “李元明,剑阁七子之末,与三月前踏入轮回境,据说是悟性之高实属罕见,今日一见却是大失所望。
  
  观你身法剑势,略显生硬,好好的剑阁武技在你手里,却发挥不出半数威力,各种破绽频频出现。
  
  此外,三两言语便可令你心态失衡,方寸大乱,由此可见多不过是未经历风雨的花朵。这剑阁七子的名号,怕不是有猫腻?亦或者……剑阁无人?”
  
  “你找死。”
  
  李元明抽剑欲斩,白皙的五官隐约有几分扭曲,浑不复方才潇洒写意,却反倒有种气急败坏的暴怒。
  
  “孔依,剑阁七子之一,位列其四。”
  
  闫妄轻描淡写的压制着李元明,目光转而投向那观战女子,脸上挂着促狭:“然据我观之,你却是站在李元明身后半步。
  
  偶有目光投向李元明,却夹杂着几分绵绵柔情。联系我方才所言,李元明能坐上这个位子,你怕是在其中出了不少力吧?”
  
  天倾!
  
  李元明并指掐诀,凛然冷喝,御剑环于周身,挥洒出凌厉剑光残影,将闫妄及其方圆十几米范围尽数笼罩在内,掀起莫大声势。
  
  纵然如此,闫妄的声音依旧没有收到影响,还是那么清晰可闻:“让我想想,你是付出了何等代价,才能说服剑阁的人,让他们支持李元明呢?”
  
  诛魔!
  
  李元明双目充血,额头青筋凸显,身上爆发的气势冲散天穹阴云,修长的长剑迸发刺目毫光,散发湛湛煞气朝闫妄劈斩而去。
  
  “啧啧,看你孔依作态气质,没半点千金底蕴,想来出身泛泛,虽位列七子之四,但终不过是弟子而已,还远称不上第一。
  
  实力震慑,财物缔结种种都不可能,难不成……你是为了李元明能成功跻身七子之一,甘愿献出青白之身?”
  
  “……啊啊,我要杀了你啊!”李元明眼角崩裂,力量在体内迅速运转,整个人仿若入魔一般,癫狂的冲向闫妄,试图让他闭嘴。
  
  闫妄神色微变,拇指推压,赤霄出匣半分,精准的咬住了对方挥来的剑刃,口中轻笑:“啧啧,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人尝,倒也别有一番滋味呢,不如这样,孔依你陪我一次,我就让他砍一剑如何?
  
  “登徒浪子,找死!”
  
  种种污秽之言灌耳,孔依终于忍不下去,美眸中绽放出刺骨的杀意,纤手一挥,两柄短剑自袖中滑出,若旋风幻影般加入战局。
  
  同伴加入,李元明终于松了口气,压力立刻减少了许多。
  
  不只是被逼的防御时,压力会大,反倒如闫妄这般看似说笑玩闹,却滴水不漏的将他一切手段拦下,这种徒劳感更让李元明心里难受。
  
  “你们知道,我为何一直没有拔剑吗?”闫妄脸上升起得意的笑容,左手拇指一推,一直藏于匣中的利刃,在这一刻锋芒毕露。
  
  血魂戒!
  
  无极剑步!
  
  极雷玄剑!
  
  李元明突然身形一顿,下意识捂着自己的胸口,鲜血泊泊流出,他低头看去却见胸口不知何时多了一截剑刃。
  
  “我这一剑,你接不住。”
  
  闫妄遇到他的目光,露齿一笑,拔剑阁下孔依刺来的兵刃,紫电惊雷手运起,附以雷罡玄煞,凶悍的嵌住对方的手腕。
  
  砰,嘭……
  
  短短一刹之间,二人交手足有百次,气劲碰撞,余波扩散,将周围的废墟彻底碾成碎末,徒留一个个骇人的大坑,袅袅冒着青烟。
  
  较之于李元明,孔依强了太多,一双利刃宛如纷飞蝴蝶,在她掌中翩翩起舞,招招不离闫妄周身要害。
  
  李元明趔趄而退,一边捂着胸口,一边从怀里要掏出丹药服下。
  
  轮回境武者,只要不是被粉身碎骨,抹去魂魄,留有大部分身躯,有足够的资源,就可休养恢复过来。
  
  李元明看似只被穿心一剑,按理说受伤并不严重,实际上凶戾的内力已经将他胸口周围经络脏器彻底摧毁,可谓命悬一线。
  
  然而只顾疗伤的李元明,却并未察觉一旁默不作声的黐牙,正在悄悄的向他靠近,手里獠牙凝合的匕首已经举起。
  
  额……
  
  李元明脑袋瞬间被贯穿。
  
  惨叫仅发出一截便被生生打断,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魔气侵蚀,反观黐牙却好似吃了十全大补丸,身上的伤口迅速愈合着。
  
  “元明……”孔依不可避免的分神了,下意识朝那边看了眼,手上动作微微一缓,她想救下李元明……。
  
  然而,她却差点葬送了自己的小命。
  
  闫妄把握机会的能力如此强悍,自然不会如她所愿,摆剑一甩,将之圈隔阻断。
  
  一刹之间,他虚实剑势彻底转化,狂暴好似冲锋的铁骑,赤霄拧转,擦着短剑交错的间隙,直突而入,当即冲进孔依三寸身周。
  
  死!
  
  孔依自然死不掉,危急时刻见她果断压剑,借其力道整个人腾空而起,宛若无骨的身躯如蛇一般拧动,瞬间掠过闫妄躲开了必杀一击。
  
  犹豫?
  
  不!
  
  在这种层次的战斗中,谁也不会犹豫,孔依很清楚,如果方才不果断放弃救援李元明的念头,自己也会被逼到绝境。
  
  “啧啧,鸳鸯戏水?”闫妄促狭的转过身望着她,贼眼瞄过孔依的腰腹:“孔小姐内心这么空虚寂寞的吗?”
  
  孔依方才卸力不及,气息略显不稳,听到闫妄的调笑,俏脸不由飞起一抹红霞,贝齿紧咬:“休要多言,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我没有作用的。”
  
  闫妄撇撇嘴,扬剑道:“如果真的没用,你又何必回答?”
  
  “……”孔依气的玉面通红,说不出话来。在暗恼闫妄无耻卑鄙的同时,她心里不由升起一种佩服。
  
  须知,随着境界的提升,武者的心态相应也会发生改变,从好勇斗狠,到爱惜羽毛,这是一种无法避免的过程。
  
  所以大多数聚神境以上的武者,纵然恨不得把对方碎尸万段,但表面还是得装的风度翩翩,俨然有礼。
  
  如闫妄这样,到了轮回境这种层次,还能如此不要脸皮的人,可谓是少之又少,一百个里头都挑不出一个。
  
  换言之,从这点孔依便明白,闫妄这个人是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的那种,不介意事情的过程,不介意用何等手段,他只在意结果。
  
  譬如现在……
  
  刚开始碰面,话语中挑衅李元明,迫使他本能的集中注意力,提高警惕。但出手却俨然指向没有太多提防的孙空。
  
  一击将之抹杀后,让李元明有些气急败坏,连连抢攻,不知不觉失去了方寸,话中调笑侮辱之意,再次迫使李元明理智尽失。
  
  在接连抢攻无果,又将矛头对准孔依,逼得孔依愤而加入战局。
  
  以此让李元明心头那口气散去,暂时性的松懈数分。继而再度复制之前击杀孙空的那一幕……
  
  可以说,自始至终这场战斗的节奏,都被闫妄牢牢的捏在掌心。
  
  无论是孙空,李元明,还是她孔依,都好似提线木偶般被驱使着,不知不觉踏入闫妄布下的陷阱。
  
  闫妄收剑,似没有打下去的兴致,看了她一眼,笑道:“你们应该还没有查出我的身份,否则断不会如此鲁莽的露面。”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