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托身白刃里,杀人红尘中 > 第三百十六章 变化

第三百十六章 变化

白浪身上的坛城迅速成型,这个动作就是那五个联手的和尚也觉得相当异常——白浪若不是出身于更高的世界,见识过灵山神佛,他同样会被这样的变化吓呆的。那个叫大颠的大佬很明显在白浪的刺青上留下了后手,这幅图一展开之后,白浪立刻就感到了异常。他自个儿只是觉得有些异常,但是对面的和尚看来是不成了。
  
  五个和尚佛法高深,然而佛法有多高深,那受到的影响就有多大。大颠乃是天魔,成就至少也是菩萨果位,他以众生之心为心,侵染眼前的这五个还不到阿罗汉果位的贼秃还不是小事一桩么。白浪只见这五个和尚被他一击之后却再无变化,真气内力勾连之下不断地轮转,从白浪看过去好像也就是陷入某种癔症。
  
  外人看过去自然也是如此,但是五个和尚晓得自己已经落入了六道轮回之中,在他们眼前展开的是无穷无尽的坛城,数不清的红尘俗世,恒河沙数般的魔——然而白浪不晓得。他身上的刺青化为无穷魔国,早已经将这处寺庙笼罩在其中,而白浪自己却摸了摸头,“哎?好像能随便走......不过这五个和尚看上去好像不太妙。”
  
  管不了那么多了,也不想补枪,这地方已经相当诡异了白浪不想加入,大佬留下的玩意让白浪也觉得不好搞。于是白浪便离开了这处静念禅院——这庙常年不怎么让闲杂人等进去烧香,这一次干脆就闭门了。白浪第二天之后乃至更久远以后都再也没有听说过静念禅院开门,佛门的四大圣僧跟了空神僧从此销声匿迹。
  
  白浪那天晚上离开的时候也曾回过头,望过去这静念禅院依旧在佛殿处挂着灯笼似乎无甚异常,但是白浪就是感到浑身毛毛的。仔细看好像也没啥,但是眼角扫过却又好像有一座高高的须弥山?里面和尚诵经之声对白浪而言也是依稀可闻,一切都挺正常的。不过白浪是一点也不想第三次踏入这里。
  
  好吧,白浪在洛阳的时候,也再没听说过传国玉玺的事情。和尚们怕是已经急死,但是白浪不特意去注意的话还真没发现异常。
  
  有人来问他了,看来事情真的很大以至于那师妃暄也不怕死地出现在白浪面前——这女娃合十为礼,乃是当着白浪跟卫贞贞的面出现的。既然她这样,白浪也不好直接上手打杀,毕竟就连真正能搞事的李二不也被王世充给放了么。“白施主。”师妃暄上来就这样说,她也晓得白浪肯定是知道了她的底细,所以也不遮掩了。
  
  或许有朝一日她会尝试用女性的魅力去引导这个白浪,但是肯定不是现在。她现在要解决的是静念禅院的问题,“白施主可知道静念禅院出了什么事情?”
  
  白浪打量着眼前这个带发女尼姑,“我记得你不是在静念禅院里藏身么,怎么那里的事情你要拿来问我呢?”白浪确实不知道那一晚之后发生了什么,或许也是他不愿意去想的缘故。师妃暄也是不明所以,她说自己白天就离开了,现在的问题是她不知为何进不去静念禅院。
  
  有不少佛门子弟跟武林人士已经在静念禅院之外,但是他们不管怎么尝试都进不去——推不开门,跳墙的话不管怎么跳结果都是什么地方进去的就什么地方出来。这个奇景已经让不少人在此烧香磕头以为是仙人佛祖的手笔了。而师妃暄要问的正是这个问题,因为晚上真的有人看见白浪从里面出来离开——他或许是被证实的最后一个从里面出来的人。
  
  白浪听了之后也是大奇,这种场景倒是不奇怪——不过就是封闭的空间而已,很多情况下都会有,道家的所谓洞天福地可不都是这东西么。但是出现在这个世界就是不正常,这个世界哪里能有这种洞天存在?白浪突然之间感到自己浑身发紧,似乎有什么东西凭空在挤压他。
  
  白浪忍住了,强行运聚真气,“某确实不知道静念禅院发生了什么事情,有空的话我也会去见识一番。”
  
  师妃暄也是无奈,她没这个本事强行让白浪给她一个解释,眼下已经不仅仅是传国玉玺的问题了,而是四大圣僧加上一个了空的问题——这可是佛门的精华高手,她同样不认为白浪能同时将他们如何。这五位高手联合,恐怕就是要破碎虚空的大宗师也未必能一次收拾下......
  
  这一天的晚些时候,异常的景色消失了。顿时不光是武林人士,就是王世充也带着护卫的士兵冲了进去。白浪没有去,他一点也不想要再度踏入。他只是听说这些人在静念禅院里什么也没有发现——佛殿依旧,但是和尚一个也不见了。一帮子人在这寺庙里到处搜索,颇有那浑水摸鱼的家伙想要捞一笔好处。
  
  也是,那些铜像融化了都是钱,而木胎的佛像上也有金箔,剥下来也是钱,甚至还有那用来修饰佛像的珠宝绸缎,拿走了那都是钱。但是不知道为啥,莫名其妙地就有人不见了——光天化日之下就这样转过个弯,消失在静念禅院之中。王世充带着少了四分之一人的护卫士兵出来的时候,浑身都湿了,没有一个人敢回头去看的。
  
  庙里什么也没有,但是就是会丢掉人,而且天黑的时候,明明没人的静念禅院居然佛殿外面到处都挂起了灯笼,还有诵佛之声——这一如往日啊。而有那白天失去了自家朋友兄弟的人,见到这个情况之后也再度闯入寺庙——但是这些人几乎都是一去不回,根本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白浪是在之后的三天里陆陆续续听说的这个,洛阳城里早已经将静念禅院传为了凶地,周围的居民能走的都走了,根本不敢在附近停留——虽然禅院之外其实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甚至路过静念禅院的路都少有人走,已经有人在说要修一条支路了。
  
  倒是有不少高手听说这个异变,赶过来要试试看机缘的——传说中战神殿不也是这样?说不定在这个静念禅院里就能找到得道成仙的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