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泰坦与龙之王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抱歉,不能!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抱歉,不能!

麦苗枯黄的稻田中,土地龟裂,身上带着黄色沙土的农民看着自己田地中那干瘪的麦穗,脸上都露出了无奈与绝望。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co
  
  在尝试了一系列挽救措施,但是都没有取得成效的他们,最终将希望寄托在了那虚无缥缈不可见的神灵身上。
  
  于是在请村长邀请了附近有名的法师与寺庙的庙祝后,一场盛大的祈雨仪式便开始了。
  
  但可惜的是,不论村民们费劲钱财,购买的祭品有多么的丰盛,尽心竭力跳舞的祭祀多么努力,祭拜的村民们多么的前程,可是天空始终都是阳光灿烂,万里无云,丝毫没有阴云汇集的趋势。
  
  “如此虔诚的祭拜祈祷,你不回应一下吗?”湿气弥漫的大泽之中,身穿华服的青年凝望着在水底之中悠然酣睡的大蛇,轻声问道。
  
  于是,身上带着灵性,拥有着些许威严的大蛇,猛然从梦中惊醒,然后看着面前绽放着浩瀚神光的存在,慌忙低下了头颅,
  
  “不知上神降临,还请上神赎罪!”
  
  “你现在不降雨吗?”
  
  “上神,你高看我了,现在这样的天气,我哪有能力降下能够让他们满足的大雨呀。”
  
  通体纯白,鳞片如玉般晶莹圆润的大蛇不好意思地回答道,而它正是不远处村庄的村民们祭祀求雨的对象,一位水泽之神。
  
  “你若是倾尽全力,还是可以的。”
  
  “可是我如果真的这样做,可就要变回原来那条懵懂无知的野蛇了。”大蛇甩着自己细而长的尾巴,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不愿意么?也对,付出与收获完全不成正比,这样才是正常的选择。”穆瑞亚点点头。
  
  “上神,您要是有要求,小神愿意倾尽全力满足。”大蛇看着穆瑞亚的态度,顿时慌了,虽然不清楚穆瑞亚的来历,可是祂身上的神光毫无疑问的表明了身份。一位能够到处溜达的神灵代表了什么,自然是不必多说,肯定是如今的它需要仰望的存在。
  
  “不用勉强,按照你自身的能力选择是否回应凡人的诉求就好了。”
  
  穆瑞亚安抚了一下这条适合被祂吓到的大蛇,然后他的身影便在这一位小小的水神眼中逐渐消失了。
  
  “这是哪里来的大神?如此强大,不过我为什么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位上神的传说,这不合理啊!”
  
  大蛇有些疑惑地用尾巴挠了挠脑袋,完全想不通其中的缘由。所以它很快就放弃思考,注意力集中在了不远处凡人的祭祀上。
  
  稍稍犹豫了一下,它便选择放弃收取祭品,回应祈祷,它自觉没有能力强下,符合那些凡人要求的大雨。
  
  而就在大蛇犹豫要不要继续睡觉的时候?穆瑞亚已经开始在他的眼中看起来颇为特别的界域中开始游历起来。
  
  嗯,特殊,反正按照穆瑞亚的评价,他现在所处的界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地方,如果可以,他会尽可能的用和平的方式收服此处。
  
  而其特殊之处则在于伴随着这界域中智慧种族形成的城市,城镇,村落大大小小的聚集地而矗立的神殿庙宇。
  
  这些神殿庙宇之中,供奉着不同的神灵,或者说根本就是一些妖精野怪,愿意给予庇护的异类存在,而这就是最特别的地方。
  
  这样看似神权散落,没有凝聚到一处的土神体系,穆瑞亚在他的学生九黎崛起的界域见过,但是他现在所在的界域完全不同。
  
  已经被九黎封闭的界域,其中土神都是各自为战,就像是军阀割据,每一位土神都想吞食合并比自己更加弱小的土神。
  
  但他所处的界域,虽然同样土神数量众多,但是这些土神几乎没有相互征伐,强大自身的打算,似乎有更强的存在镇压了一切。
  
  这就是穆瑞亚的判断,这座界域中的土神相互之间的关系,也太过于平和了一些,而这样的平和大环境,一点都不正常,而唯一的解释就是有着至高自强的力量镇压了一切。
  
  虽然有些不自由,但是穆瑞亚喜欢这样的环境,因为正是这样的环境孕育出了祂最初进入之时所碰到的那一位弱小的灵,从而放弃了以绝对武力征服这的打算。
  
  当然,也并不是说这一座界域的所有一切都很好,其中依旧也有很多不完美之处,依旧让穆瑞亚感到不愉的事情出现,依旧有污秽在太阳照耀不到的阴暗之处滋生。
  
  但是总体而言真的很不错了,最起码穆瑞亚是比较满意的,他计划获得这座界域的统治权之后,将以武力扫清这座界域之中,让他感觉不和谐,碍眼的一切。
  
  ……
  
  而数月的时光,就在穆瑞亚的游历之中悠然而过,然后就在一天,当穆瑞亚碰到了一位主动找上祂的剑客之中,祂这轻松悠闲的旅游时光,便宣告终结了。
  
  “为什么就不晚一点找到我呢?这样的轻松时光对我而言,可是很难的,都不知道有没有下一次了。”
  
  黑发金瞳的青年神态悠闲自然的从餐桌上站起,伸了伸懒腰,隔着一条街,望着一位手扶着腰间的剑,向祂缓缓走来的剑客。
  
  “再让你在这里随便的晃荡下去,我那两位姐姐可就要疯了。不过不说祂们,就连我也有些受不了,毕竟阁下您着实是有些强大了。”
  
  一路走来,犹如不存在一样,穿过闹市中人群的剑客最终站到了穆瑞亚的面前,然后仔细地端详着穆瑞亚。
  
  “还好吧,我这样的也算不上真正的强大,只能说一般般,勉强凑合。”穆瑞亚异常谦虚,面对一位掌握着与战斗相关神职的真神,祂可不能飘,觉得一切尽在掌握中。
  
  “阁下真是太谦虚了,就算是在界门的另一端,以您的实力也应该算得上是强者。”
  
  “哎,看来我的来历暴露了。”穆瑞亚有些懊恼地叹气。
  
  “发现您的来历并不难,毕竟您的实力摆在那里,只有这个解释是最合理的。”
  
  “哦,原来如此。”
  
  “那么,阁下,您看够了吗?如果看够了,能请你回到您原来的位置吗?”
  
  “这个,我就要说声抱歉了,不能!”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