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泰坦与龙之王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善良的神灵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善良的神灵

消灭一位信仰神,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很简单,摧毁祂的神殿,屠杀祂的信徒,让祂成为无根之萍,随着时间的流逝,当神力耗尽之后,自然就会消亡。
  
  最刚的方法自然就是率领军团闯进祂的神国,打爆祂的神躯,粉碎祂的神国,但是这样的方法治标不治本。
  
  只要祂的教会还在,信徒还在,只要一段时间,他又可以再度归来,所以归根结底,通过武力直接抹杀神灵性价比非常低。
  
  最佳的方式就是打得神灵不敢从神国中露头,然后派遣军团摧毁神殿,屠杀信徒。而这就是此时蒂芙尼率领巨人军团正在干的事情。
  
  至于为什么穆瑞亚不亲自出手,则是因为这名异神不配,祂分配到了五十九座界域,其面积换算一下,可以视做是五十九座中小型资源丰富的世界。
  
  诞生出神灵的界域,虽然也算是不错,但是穆瑞亚已经派出了一具化身,还有祂的女儿亲自来征服,还想怎么样?已经够给面子了。
  
  让祂亲自动手,可是战力资源的浪费,会拖延他收服自己分配到界域的时间。如果不能将放在自己面前的利益全部吃下去,一旦等其它的神灵完成了征服,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可真是不好说。
  
  因为在收获了更多的界域与智慧种族之后,必然有神灵因此而得到更多的神权,晋升成为更加强大的存在。
  
  穆瑞亚其本身也是如此,一旦祂征服了分配到的界域,他晋升成为强大神力,就是绝对不可动摇的事情,到那时,祂也将成为诸神忌惮仰慕的大佬级神灵。
  
  “怂包!”
  
  残破的城市之中,蒂芙尼看着被自己捏碎的神像,面带鄙夷地骂了一句,在她最初将在这座界域降临,带领着军团摧毁神殿的时候。
  
  这名被她的父亲定义为不可收服,需要其杀的神灵就曾经降下化身,试图阻拦,甚至是反杀她,但被她给反向压制了。
  
  嗯,就是这样,神灵降下的化身,面对想要摧毁自己信仰的龙,直接被摁在地上摩擦,在自己的百万信徒面前,被硬生生地给打爆了,就是这么没面子。
  
  在那之后,这一神灵又试图着垂死挣扎过几次,不过祂的反抗都被蒂芙尼给镇压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直白给,不论是谁都没有信心再继续送下去了,就算是神也不例外。
  
  不过蒂芙尼表面表现的很轻松,但是她很清楚,这名神灵就算明知自己打不过,也绝对不会甘心坐视自己的信仰被摧毁,祂还会进行反抗,甚至在无力回天之后,拖着所有生灵一起下水,这样糟糕的事情是有可能发生的。
  
  ……
  
  就在蒂芙尼为她的父亲“鞠躬尽瘁”的时候,她的另外两位同胞姐妹同样也率领着军团各自征服穆瑞亚为她们安排的界域。
  
  而不只是祂们,穆瑞亚从埃拉西亚带过来的核心班底,全部都被他给安排了,譬如与他缔结了契约的白虎特洛伊,那位祂曾经养过一阵子的萝莉女王蕾米莉亚,还有白龙女王克洛迪雅,这些能够独挡一面的传奇,全部都被他给放出去了。
  
  当然,他的祖父赠送给予祂的宠物,英帝拉自然不在此列之中,只要穆瑞亚没有失智,就不会让她脱离自己的视线。
  
  而今自己身边所有人都安排了的穆瑞亚,则一如祂的女儿,伙伴,或者是宠物们所预料的那样,选择了征服难度最大的界域作为自己的目标。
  
  ……
  
  带着青草清新气息的柔风吹过,悬挂在寺庙中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让一位面带焦急之色,走进寺庙之中的妇人脸色稍微舒缓一些,心中的焦虑也因为寺庙神圣祥和的气氛而消散了一些。
  
  然后,负责维持这间寺庙的庙祝走出,看着这名面带焦急的妇人跪在那祥和的神像面前,虔诚的祈祷,然后说出自己的诉求。
  
  简陋的小庙,矮小的神像,穿着朴素的庙祝,虔诚祈祷的普通人……这简单平淡的一切全部都落入到一位存在的眼中。
  
  在普通凡物不可见的间隙之中,带着滔天野望而来的存在细心地观察着他们,他们的表现,还有他们所祈求对象的表现,将决定这位存在征服他们世界的方式。
  
  是的,在穆瑞亚的眼中,他能看到,随着面带忧愁的妇人祈祷,原本古朴而又简陋的矮小神像泛起了一层淡淡灵光,然后一抹相对于他而言,可以称得上是弱小的意识出现。
  
  出现的灵,其形态比摆放在供桌上的神像更加的祥和,但却没有多少威严。不过它的存在对于小庙中的两位凡人来说,是不可见的。
  
  弱小……这就是穆瑞亚眼中接受凡人祈祷的“神”的评价,因为它的存在,除了能够接纳收容信仰,这唯一与真神相同的特质以外,再也没有任何一点能够与真神相媲美地方了。
  
  但却非常仁慈,嗯,因为在穆瑞亚的世界中,这位根本就不能称之为神的灵,回应了凡人的祈求,它将维持自身存在的那一点微不足道的力量分出一点,赐予了这名前来请求驱逐自己儿子身上疫病的妇人。
  
  当那名妇人拿着蕴含着一丝微弱灵力的护符离开寺庙的时候,这被祭拜的神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和蔼了,哪怕它的力量因此而衰弱了一分。
  
  这大概就是类似于土神一样的存在,不过却比土神更弱,若是失去了凡人的祭拜,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消散,是相当脆弱的神。
  
  “每一位向你祈求的凡人,你都会像这样给予他们回应吗?”
  
  带着一丝好奇的声音响起,但寺庙正在拿着扫帚认认真真地打扫卫生的庙祝,却恍若不觉,原本笑呵呵的神灵却脸色大变,看向不知何时站在它神像面前的存在。
  
  “上神大人!”
  
  约莫只有成人半个身子大小的老人模样的灵拘谨地向穆瑞亚拱手行礼,神态恭敬。
  
  “不用紧张,我只是问你几个问题罢了,将你的想法说出来就行了。”
  
  身穿华服的穆瑞亚摆了摆手,但是比凡人强不了多少,只是拥有些许灵异的土神,根本就不敢大意,在它的眼中,眼前的这位存在身上的每一处,哪怕是身上的衣袍,头上的冠冕,都是由浩瀚的神光组成的,其光辉之灿烂,远比头顶上的太阳更加辉煌刺眼。
  
  这样的存在是它远远不敢想象的,因为它最本质的核心也只是一点微弱的神光而已,远不及眼前存在身上之万一。
  
  “上神大人,每一位向我祈求的人类,我都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予他们回应。”
  
  “那你就不怕自己因此而消亡吗?有些愿望的回应,可是要以损耗你自身的存在为代价的。”穆瑞亚询问着大概是他见过的,最小的神灵,态度温和。
  
  “这个我倒是没有想过。”老人般的灵摇了摇头,它真的没有思考过。
  
  “你不必回应每一位向你祈求的凡人,只用回应一部分就行了,这样你的存在会逐渐强大。”穆瑞亚给予这位弱小的神灵十分中肯的建议,真正的神灵都是这样干的,祂们只会有选择性的回应,其中一部分信徒的气球,即便如此,也足够维持信仰了。
  
  无节制的回应信徒的祈求,只会掏空自己,因为凡物的愿望是没有上限的,他们总是会奢求自己根本就无法匹配的东西。
  
  “不回应祈求?”听到穆瑞亚建议的灵顿时大惊失色,“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不能这样?”听到这样的奇怪的反问,穆瑞亚更有兴趣了,“凡人向神灵祈求,而神自然拥有选择是否回应的权利。无视一些祈求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可……这不就辜负了他们的虔诚吗?”弱小的神灵依旧无法理解,它的疑惑的表现让穆瑞亚都为之惊叹。
  
  “你拥有一群非常纯朴的信徒。”
  
  眼前这名弱小土神的表现,穆瑞亚的神念轻一扫便明白了原因,山下那一座小小的村庄便是其根源所在,淳朴的村民们并不会向庇护他们的神灵提出太过分的要求。
  
  “不过,你倾尽全力回复愿望的做法还是不行啊!若是有一日,有村民向你乞求,而他所求的事,你将自身的力量全部耗尽,恰好可以完成,你会如何做?”
  
  “那就给予回应啊!”弱小的灵以理所当然的语气回答道。
  
  “你不怕自身消亡吗?”穆瑞亚奇怪地问道。
  
  “不怕。”没有丝毫神灵威严的矮小神灵非常老实的回答道,“这就是我存在的意义呀,我就是为了回应他们的祈求而存在的,若是为了存在而拒绝,那我的存在也就没有了意义。”
  
  “你比所有的神都更适合当一位神,包括我在内。”穆瑞亚盯着他进入这座界域后所遇到的第一位神异存在,由衷感慨道。
  
  “上神,您言重了。”小小的灵慌了,这样的赞誉,虽然听起来不错,可是让神感觉异常忐忑。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