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生死同心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生死同心

看书网..LA,最快更新武侠世界的慕容复最新章节!
  
  李青萝心中某根弦被狠狠触动了一下,这等又土又直白的情话,连当年那个负心人也没有说过,可偏偏就打动了她,更何况值此生死关头,慕容复也不可能说假话,因为这是要付出生命代价的。
  
  一颗冰封的心渐渐融化,某个负心人的身影正在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慕容复英俊又缥缈的身影。
  
  可是很快她便如浇了一大盆冷水,幽幽叹了口气,“如此我更不能让你死了。”
  
  慕容复面色微窒,这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么?当即说道,“舅妈放心,我现已天人化生,精气神融为一炉,寻常毒药应该奈何不得我。”
  
  “不不不,”李青萝摇摇头,“你不了解那兰提花的毒性,一旦……一旦做了那事,无论你内功多深,都无济于事的。”
  
  “真有那么厉害的毒药?”慕容复心中不大相信,迟疑了下,他决定稍微透露一点,“舅妈,其实我除了真元浑厚,还拥有百毒不侵之体……”
  
  “百毒不侵?”李青萝愣了愣,还道慕容复编造谎言骗她解毒,心中愈发感动,伸手抚着他的脸庞,柔声说道,“复儿,世上哪有什么‘百毒不侵之体’,你就不要哄舅妈了,舅妈宁愿死,也绝不会拖累于你,唉,只恨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死,为什么我没有早点遇到你呢。”
  
  或许是知道觉得快死的缘故,她说话也放开了许多。
  
  慕容复登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只好将当年白马寺毒手药王用莽牯朱蛤和百年冰蚕为他炼制百毒不侵之体的事简略说上一番,为了证明他的真情,他不得不故意弱化了一些百毒不侵的效力,苗疆血蛊的事提都没提。
  
  即便如此,李青萝还是产生了怀疑,只见她脸色瞬间冷了下来,“这么说,你是仗着自己百毒不侵,才说甚么愿意为我而死的?其实你就只想要我的身子对吗?”
  
  刚刚打开的心扉,又有了关闭的迹象。
  
  “真是个难缠的女人。”慕容复登觉头大如斗,心念转动,索性说道,“不错,我确实想要你的身子,这一点我从未隐瞒,不过更多的,我并不想你死,你也说了,世上哪有什么真正的‘百毒不侵’,我不知道我的身体能不能对抗那兰提花,哪怕只有一成可能,我也要试一试,虽死无憾。”
  
  一番话说得理直气壮,不卑不亢,一副问心无愧,慷慨就义的模样。
  
  李青萝听他承认想要自己的身子,反倒相信了他后面的话,神色一缓,“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可……可就算解了我的毒,而你又死了,你叫我怎么活?”
  
  慕容复深情款款的看着她,“不如这样,你我同心同命,跟老天爷赌上一把,如果事后我能活下来,那自然是好,如果我的血不能抗衡那兰提花,你我一同赴死,谁也不孤单。”
  
  “同心同命……”李青萝闻言眼前微微一亮,整颗心瞬间就融化了,一下扑到他怀里,主动送上香吻,这一刻,她不再有所顾忌,这一刻,她热情如火。
  
  “总算搞定了。”慕容复心头松了口气,一边回应着,一边将她横抱而起,来到床前。
  
  就在李青萝双目微闭,等待慕容复进一步动作时,他忽然停了下来,李青萝睁开眼睛疑惑的看着他。
  
  慕容复微微一笑,“舅妈,你等我一下。”
  
  李青萝轻轻点头,就见他肩头一晃,闪身出了屋子。
  
  一个呼吸,两个呼吸,三个呼吸,还不见他回来,李青萝只觉时间过得好慢,颇有些患得患失的想道,“他是不是后悔了?他是不是不回来了?”
  
  约莫过去了一刻钟,李青萝不住的胡思乱想,就在她按捺不住,想要起身去找他时,窗口处白影一闪多出一个人来,正是慕容复。
  
  李青萝登时有种失而复得的巨大喜悦感,一下跳了起来,飞也似的扑过去,“我还以为你……你……”
  
  说着说着却是哭了起来,此时的她哪有平时的半点高贵冷艳,完全就像一个因为初尝禁果而患得患失的邻家小姑娘。
  
  慕容复不禁暗暗好笑,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抹去她的眼泪,“以为我走了?放心吧,我好不容易才征服你的心,还没征服你的身子,怎么会走。”
  
  李青萝白了他一眼,紧紧环着他的腰身,如同小姑娘似的撒娇道,“大色狼!你干什么去了?”
  
  慕容复扬了扬手中的窗户纸,“这窗户被我打碎了,总要遮一下才行,不然给人看了去,我多亏啊。”
  
  李青萝俏脸微红,既是羞涩,又是甜蜜。
  
  不一会儿,慕容复将窗户遮盖完毕,抱着李青萝回到床上,“舅妈……”
  
  “别,”李青萝忽然伸手捂住他的嘴,细弱蚊声的说道,“别叫我舅妈,叫我青萝,或者阿萝……”
  
  慕容复目光微微一闪,随即笑道,“阿萝,今后你就是我的了,我一个人的,永远也别想逃。”
  
  闻得“阿萝”二字,李青萝心尖儿一颤,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心头升腾而起,脸色通红的回道,“阿萝发誓,永远也不逃,同心同命,生死不离。”
  
  慕容复哈哈一笑,“那我们开始解毒吧!”
  
  “嗯。”
  
  ……
  
  解毒的过程难以描述,或许是自知必死的原因,或许是那兰提花的药性发作,李青萝完全放开了一切,极尽逢迎,慕容复自然乐得如此,很是痛快的享受了一把。
  
  半个时辰后,李青萝瘫软如泥的倒在慕容复身上,脸上红潮未退,却是紧张的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慕容复心神舒畅,“我感觉很爽,嗯,再多来几次就更爽了。”
  
  李青萝大羞,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谁问你这个了,我是说那兰提花的毒,能解吗?”
  
  慕容复心头微动,“你先把衣服穿好,我运功试试。”
  
  李青萝不明白,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管衣服做什么,但此时此刻慕容复就是她的全部,说什么她都会听,于是窸窸窣窣穿起了衣服。
  
  而慕容复则盘膝坐在床上,体表泛起莹莹白光,隐约间,还能看到一层黑气,正从他小腹的位置,向四周扩散。
  
  李青萝紧张的看着他,虽然先前已立下誓言,要与爱人同生共死,可事到临头,她还是想他好好的活着,哪怕用自己的命去换,一时间,她既是懊悔,又是害怕。
  
  忽然,慕容复身上白光疾闪,如潮水般褪去,黑气瞬间大占上风,噗的一声,他口中喷出一大口血,身子缓缓软到下去。
  
  “复儿!”李青萝撕心裂肺的叫了一声,扑过去抱着他,眼泪不住的往下流,“复儿你怎么样?”
  
  慕容复眼神光飞快黯淡下去,似乎想要伸手抹去她的眼泪,却使不出力气,嘴中断断续续的说道,“答应我……要好好……活着。”
  
  说完白眼一翻,没了呼吸。
  
  李青萝登时万念俱灰,状若疯癫的吼道,“你这坏蛋,负心人,我偏不答应你,明明说好了同生共死,你休想扔下我一个人,休想!”
  
  说完从床头抽出一把短匕,毫不犹豫的朝脖子抹去。
  
  “嘿嘿嘿……”就在这时,窗外传来一阵阴恻恻的笑声,“真是一对感天动地的狗男女啊。”
  
  话音未落,一道黑影破窗而入,紧接着一抬手,一根透明丝线朝慕容复胸口划去,出手之人赫然正是哈桑。
  
  速度之快犹如电光火石,李青萝根本反应不过来,几乎是出自本能的转动身体,挡在慕容复身前,她不允许有人毁掉爱人的“尸体”。
  
  眼看佳人就要香消玉殒,斜刺里忽然探出一只银光闪闪的大手,一把抓住无影丝,可无影丝极其灵动,又十分滑溜,见势不对立即拐弯,意欲从指缝间冲出去。
  
  那银手岂会让它得逞,手腕一连翻转两圈,将无影丝卷在手掌上,牢牢固定住,任其如何挣扎,也无法挣脱,手上戴了一只银色手套,又有浑厚无匹的真元包裹,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被无影丝割断。
  
  “老鬼,你还是太着急了点啊。”手的主人自然便是慕容复了,此时他直起身子,笑吟吟的望着哈桑。
  
  出乎意料的是,哈桑的眼神也很平静,似乎对此早有意料,嗤笑道,“雕虫小技罢了,你以为老朽想不到你会装死么?”
  
  “哦?”慕容复一愣,“既然想到了,又怎会这么急着出手?”
  
  要知道方才不管哈桑有没有出手,他都要“复活”阻止李青萝的。
  
  李青萝已经被这一幕惊呆了,随即又被一股巨大的喜悦所充斥,雨点般的拳头落在他胸口,“你这个死人,为什么要骗我,我打死你……”
  
  “好了好了,”慕容复拍了拍她的粉背,“事发突然,我没来得及跟你解释,等我先杀了这个老鬼,再跟你赔罪。”
  
  李青萝稍微冷静了一些,乖巧的退到一边,也明白了方才慕容复为什么让她先穿衣服,原来是怕自己被贼人看去身子,心里好气又好笑,他一点暗示都不给自己,却有心思在意这些细节,真是个小气的男人。
  
  慕容复看向哈桑,“老东西,你倒说说,既然看破我的计谋,为什么还敢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