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邪王蜜宠:神巫小姐逆天而行 > 第1943章 姐妹间互相反击

第1943章 姐妹间互相反击

“四姐,能否听我解释,或许你误会了什么……”
  
  九歌企图向她解释。
  
  然而闻四歌打断了她的解释。
  
  “时至今日,你还做出什么解释,打从一开始西壉就不该和南秀结盟,不该听你的那些谗言,也就至于弄成今日这个地步。”
  
  听她满满的怨言,九歌真是忍不住了,也朗声回她——
  
  “可我真的不明白四姐到底在说什么,你好歹也让我弄清楚你怨恨我的缘由吧!”
  
  闻四歌被她吼住了,总算有些冷静下来,可还是不能释怀对九歌的怨恨。
  
  “你要我说清楚,好,那我就要问问你,当初你提出结盟的时候,意图到底是什么,真的只是单纯要援助我西壉吗?不是吧。”
  
  九歌语塞。
  
  闻四歌走近一步,接着道:
  
  “你可知道这一个多月以来我的心里有多么纠结,看着西壉没了南秀的援助,马上就被囦邩结盟大军打得节节败退,一夜之间,损失了三万将士的性命,若不是南秀突然撤兵,那三万将士也不至于为了守住骆驼城而丧命。”
  
  九歌听得目瞪口呆。
  
  闻四歌满脸悲愤道:
  
  “一个月前,南秀派来使者大夫荀乙生,前来和我西壉重新商谈盟约一事,要求我们将以南的两座城池作为结盟的诚意赠送给南秀,唯有如此他们才肯继续援助我们,如果不答应这个条件,南秀立刻撤兵,而最后,南秀真的撤兵了,因为我没有答应这个过分的要求。所以我想问问九妹你,当初你提出和西壉结盟的时候,可没有列出这么苛刻的条件,要别人拱手让出两座城池来作为结盟的条件,你要是提早说出来,或许当初陈护就不会稀里糊涂的答应和你结盟,现在落成这个地步,我难道不能认为是你早就制定好的阴谋吗!”
  
  九歌被四姐的话震慑到,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
  
  闻四歌见她往后退了两步,马上逼近去,目光凌厉的盯着她。
  
  “我倒要看看你如何给我答复。”
  
  九歌还真一时想不出如何答复四姐。
  
  当初提出让西壉和南秀结盟,确实是单纯的想要帮助西壉,等到战争结束再让西壉根据自己的诚意回报南秀。谁能想到这场战争会维持这么久,更没有想到后来会引发这么多事,要是早知道后来会发生这么多麻烦事,九歌当初怎么也不会多管闲事,现在倒好,骂声全落在她身上了。
  
  思量很久,九歌也没有想到一个能让四姐消火的答复。
  
  她只能诚实道:
  
  “四姐,对不起,我是真的不知道一个结盟会引发这么多后事,我当初真的只是单纯的要帮助你们西壉,现在看来,我当初的决定确实太单纯了,这一次会出现重新订立条约的事,完全是因为先前结盟的时候我丈夫他并不知情,我也没想到他会对结盟一事如此反感,为此事他还和我吵了一架,而我也被他勒令今后不准再插手南秀的事务,所以我真的是近日通过大姐夫才知晓发生这么多事,我也第一时间就赶来西壉和你面谈。”
  
  闻四歌听完她话,其实心里能够理解,只是表面还是忿忿不平。
  
  “就算你事先不知情,那也不能说你完全没有错,这件事完全就是你和南伯侯没有商量而引发的后果,你作为当初提出结盟的主谋,难道不是该得知南伯侯反对的时候,尽全力的去说服他,而不是支持他在这个时候阴我西壉一把。”
  
  九歌心累得叹口气。
  
  “我承认,这事确实是我没处理好,但四姐说我和丈夫联手来计算你们西壉,我真的很无奈,我只能说我并未支持我的丈夫这么做,我前边也解释了,我因为结盟一事没有经过他允许而惹恼他,为此他一怒之下勒令我不许再插手南秀的事,那我又怎么知晓后来的事,包括他派荀乙生作为使者来西壉和你们谈判的事,这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若知道我当然会竭尽全力的阻止。”
  
  “照你这么说,你认为自己很无辜咯?”
  
  闻四歌讽刺道。
  
  九歌还如实回她了。
  
  “我确实很无辜,四姐将所有的责任怪罪在我这个不知情的人身上,我为何不能表现出自己的无辜,虽然我后来已经知晓整个事件,可是我知道的时候也已经晚了,他们已经采取行动了。”
  
  闻四歌这一次无言以对,仔细想来,她确实做得有些过分了,可是如果不把所有的怨气都宣泄在九歌的身上,她就找不到其他人来泄愤了。
  
  九歌看四姐默不作声,开始反击了起来。
  
  “我不否认这一次南秀做得有些过分,可是四姐也不能否定南秀之前没有帮过你们西壉,为了帮你们对付东邩北囦,南秀难道就没有损失兵力吗?甚至还让大元帅黄云飞前来援助你们,这份诚意难道都是假的?四姐现在因为重新订立盟约的事,就全然忘了之前的一切。”
  
  “你!”
  
  闻四歌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反击,差点气噎。
  
  这一次轮到九歌逼近她道:
  
  “刚才四姐也亲口说了,你认为南秀此番的行为太过分,所以拒绝他们的提出来的条件,南秀才撤兵离去,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既然双方谈不拢,南秀就没有必要继续援助西壉,四姐也可以另找别的诸侯来援助,这么算下来,西壉还是赚到了,毕竟南秀没有把之前的支援给算进去,若算进去,还得在撤兵之前向你们西壉索要一份回报呢。”
  
  闻四歌被她反驳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表情甚是难看。
  
  沉吟良久后,闻四歌长叹一声,对九歌道:
  
  “所以才说你来晚了。”
  
  “呃?”
  
  九歌愣住,不明白她突然来这一句话。
  
  闻四歌闭上眼稳住自己难受的情绪,稳定下来后才睁开眼,一一告诉她。
  
  “我本来还指望着你及时出现,来扭转整个局面,结果我苦等数日,都不见你出现,最后事态越来越严重,为了拯救西壉,我不得不听丙生的劝告,重新去找南秀,请求他们的援助。”
  
  九歌身形一震,这又脱离自己的思维了。
  
  闻四歌哀伤道:
  
  “丙生说得很对,和整个西壉的安危相比,仅仅失去两座城池算得了什么,没了南秀的支援,西壉就像没了主心骨一样,日渐崩溃。”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