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哈利波特之血猎者 > 第501章 又见无赖战术

第501章 又见无赖战术


  【抱歉!本章尚未码完,请各位书友白天再看吧!抱歉!】
  
  布劳德并没有给哈利一个直接的回答,而是让他自己去想。
  
  不过……布劳德的这种建议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回答。
  
  至少也应该算是隐蔽的提示。
  
  布劳德觉得以哈利现在的心智,应该可以想通吧!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像金斯莱先生说的那样,那只是一个类似守护神咒的的魔咒?”
  
  和布劳德交谈结束,哈利继续进行着思考。
  
  但是……
  
  “不对不对,还是不成立啊!”哈利喃喃着,“说不通啊!”
  
  布劳德的暗示没有被哈利接受到,现在他还是一头浆糊。
  
  在想到了就寝之前还没有想出答案,困顿的哈利索性决定就不想了,等以后把小天狼星抓住了就都明白了!
  
  毕竟无论如何,小天狼星是造成哈利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这总不会有错吧?
  
  ……
  
  ……
  
  【以下复制】
  
  布劳德并没有给哈利一个直接的回答,而是让他自己去想。
  
  不过……布劳德的这种建议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回答。
  
  至少也应该算是隐蔽的提示。
  
  布劳德觉得以哈利现在的心智,应该可以想通吧!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像金斯莱先生说的那样,那只是一个类似守护神咒的的魔咒?”
  
  和布劳德交谈结束,哈利继续进行着思考。
  
  但是……
  
  “不对不对,还是不成立啊!”哈利喃喃着,“说不通啊!”
  
  布劳德的暗示没有被哈利接受到,现在他还是一头浆糊。
  
  在想到了就寝之前还没有想出答案,困顿的哈利索性决定就不想了,等以后把小天狼星抓住了就都明白了!
  
  毕竟无论如何,小天狼星是造成哈利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这总不会有错吧?
  
  布劳德并没有给哈利一个直接的回答,而是让他自己去想。
  
  不过……布劳德的这种建议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回答。
  
  至少也应该算是隐蔽的提示。
  
  布劳德觉得以哈利现在的心智,应该可以想通吧!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像金斯莱先生说的那样,那只是一个类似守护神咒的的魔咒?”
  
  和布劳德交谈结束,哈利继续进行着思考。
  
  但是……
  
  “不对不对,还是不成立啊!”哈利喃喃着,“说不通啊!”
  
  布劳德的暗示没有被哈利接受到,现在他还是一头浆糊。
  
  在想到了就寝之前还没有想出答案,困顿的哈利索性决定就不想了,等以后把小天狼星抓住了就都明白了!
  
  毕竟无论如何,小天狼星是造成哈利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这总不会有错吧?
  
  布劳德并没有给哈利一个直接的回答,而是让他自己去想。
  
  不过……布劳德的这种建议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回答。
  
  至少也应该算是隐蔽的提示。
  
  布劳德觉得以哈利现在的心智,应该可以想通吧!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像金斯莱先生说的那样,那只是一个类似守护神咒的的魔咒?”
  
  和布劳德交谈结束,哈利继续进行着思考。
  
  但是……
  
  “不对不对,还是不成立啊!”哈利喃喃着,“说不通啊!”
  
  布劳德的暗示没有被哈利接受到,现在他还是一头浆糊。
  
  在想到了就寝之前还没有想出答案,困顿的哈利索性决定就不想了,等以后把小天狼星抓住了就都明白了!
  
  毕竟无论如何,小天狼星是造成哈利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这总不会有错吧?
  
  布劳德并没有给哈利一个直接的回答,而是让他自己去想。
  
  不过……布劳德的这种建议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回答。
  
  至少也应该算是隐蔽的提示。
  
  布劳德觉得以哈利现在的心智,应该可以想通吧!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像金斯莱先生说的那样,那只是一个类似守护神咒的的魔咒?”
  
  和布劳德交谈结束,哈利继续进行着思考。
  
  但是……
  
  “不对不对,还是不成立啊!”哈利喃喃着,“说不通啊!”
  
  布劳德的暗示没有被哈利接受到,现在他还是一头浆糊。
  
  在想到了就寝之前还没有想出答案,困顿的哈利索性决定就不想了,等以后把小天狼星抓住了就都明白了!
  
  毕竟无论如何,小天狼星是造成哈利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这总不会有错吧?
  
  布劳德并没有给哈利一个直接的回答,而是让他自己去想。
  
  不过……布劳德的这种建议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回答。
  
  至少也应该算是隐蔽的提示。
  
  布劳德觉得以哈利现在的心智,应该可以想通吧!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像金斯莱先生说的那样,那只是一个类似守护神咒的的魔咒?”
  
  和布劳德交谈结束,哈利继续进行着思考。
  
  但是……
  
  “不对不对,还是不成立啊!”哈利喃喃着,“说不通啊!”
  
  布劳德的暗示没有被哈利接受到,现在他还是一头浆糊。
  
  在想到了就寝之前还没有想出答案,困顿的哈利索性决定就不想了,等以后把小天狼星抓住了就都明白了!
  
  毕竟无论如何,小天狼星是造成哈利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这总不会有错吧?
  
  布劳德并没有给哈利一个直接的回答,而是让他自己去想。
  
  不过……布劳德的这种建议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回答。
  
  至少也应该算是隐蔽的提示。
  
  布劳德觉得以哈利现在的心智,应该可以想通吧!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像金斯莱先生说的那样,那只是一个类似守护神咒的的魔咒?”
  
  和布劳德交谈结束,哈利继续进行着思考。
  
  但是……
  
  “不对不对,还是不成立啊!”哈利喃喃着,“说不通啊!”
  
  布劳德的暗示没有被哈利接受到,现在他还是一头浆糊。
  
  在想到了就寝之前还没有想出答案,困顿的哈利索性决定就不想了,等以后把小天狼星抓住了就都明白了!
  
  毕竟无论如何,小天狼星是造成哈利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这总不会有错吧?
  
  布劳德并没有给哈利一个直接的回答,而是让他自己去想。
  
  不过……布劳德的这种建议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回答。
  
  至少也应该算是隐蔽的提示。
  
  布劳德觉得以哈利现在的心智,应该可以想通吧!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像金斯莱先生说的那样,那只是一个类似守护神咒的的魔咒?”
  
  和布劳德交谈结束,哈利继续进行着思考。
  
  但是……
  
  “不对不对,还是不成立啊!”哈利喃喃着,“说不通啊!”
  
  布劳德的暗示没有被哈利接受到,现在他还是一头浆糊。
  
  在想到了就寝之前还没有想出答案,困顿的哈利索性决定就不想了,等以后把小天狼星抓住了就都明白了!
  
  毕竟无论如何,小天狼星是造成哈利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这总不会有错吧?
  
  布劳德并没有给哈利一个直接的回答,而是让他自己去想。
  
  不过……布劳德的这种建议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回答。
  
  至少也应该算是隐蔽的提示。
  
  布劳德觉得以哈利现在的心智,应该可以想通吧!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像金斯莱先生说的那样,那只是一个类似守护神咒的的魔咒?”
  
  和布劳德交谈结束,哈利继续进行着思考。
  
  但是……
  
  “不对不对,还是不成立啊!”哈利喃喃着,“说不通啊!”
  
  布劳德的暗示没有被哈利接受到,现在他还是一头浆糊。
  
  在想到了就寝之前还没有想出答案,困顿的哈利索性决定就不想了,等以后把小天狼星抓住了就都明白了!
  
  毕竟无论如何,小天狼星是造成哈利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这总不会有错吧?
  
  布劳德并没有给哈利一个直接的回答,而是让他自己去想。
  
  不过……布劳德的这种建议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回答。
  
  至少也应该算是隐蔽的提示。
  
  布劳德觉得以哈利现在的心智,应该可以想通吧!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像金斯莱先生说的那样,那只是一个类似守护神咒的的魔咒?”
  
  和布劳德交谈结束,哈利继续进行着思考。
  
  但是……
  
  “不对不对,还是不成立啊!”哈利喃喃着,“说不通啊!”
  
  布劳德的暗示没有被哈利接受到,现在他还是一头浆糊。
  
  在想到了就寝之前还没有想出答案,困顿的哈利索性决定就不想了,等以后把小天狼星抓住了就都明白了!
  
  毕竟无论如何,小天狼星是造成哈利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这总不会有错吧?
  
  布劳德并没有给哈利一个直接的回答,而是让他自己去想。
  
  不过……布劳德的这种建议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回答。
  
  至少也应该算是隐蔽的提示。
  
  布劳德觉得以哈利现在的心智,应该可以想通吧!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像金斯莱先生说的那样,那只是一个类似守护神咒的的魔咒?”
  
  和布劳德交谈结束,哈利继续进行着思考。
  
  但是……
  
  “不对不对,还是不成立啊!”哈利喃喃着,“说不通啊!”
  
  布劳德的暗示没有被哈利接受到,现在他还是一头浆糊。
  
  在想到了就寝之前还没有想出答案,困顿的哈利索性决定就不想了,等以后把小天狼星抓住了就都明白了!
  
  毕竟无论如何,小天狼星是造成哈利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这总不会有错吧?
  
  布劳德并没有给哈利一个直接的回答,而是让他自己去想。
  
  不过……布劳德的这种建议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回答。
  
  至少也应该算是隐蔽的提示。
  
  布劳德觉得以哈利现在的心智,应该可以想通吧!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像金斯莱先生说的那样,那只是一个类似守护神咒的的魔咒?”
  
  和布劳德交谈结束,哈利继续进行着思考。
  
  但是……
  
  “不对不对,还是不成立啊!”哈利喃喃着,“说不通啊!”
  
  布劳德的暗示没有被哈利接受到,现在他还是一头浆糊。
  
  在想到了就寝之前还没有想出答案,困顿的哈利索性决定就不想了,等以后把小天狼星抓住了就都明白了!
  
  毕竟无论如何,小天狼星是造成哈利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这总不会有错吧?
  
  布劳德并没有给哈利一个直接的回答,而是让他自己去想。
  
  不过……布劳德的这种建议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回答。
  
  至少也应该算是隐蔽的提示。
  
  布劳德觉得以哈利现在的心智,应该可以想通吧!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像金斯莱先生说的那样,那只是一个类似守护神咒的的魔咒?”
  
  和布劳德交谈结束,哈利继续进行着思考。
  
  但是……
  
  “不对不对,还是不成立啊!”哈利喃喃着,“说不通啊!”
  
  布劳德的暗示没有被哈利接受到,现在他还是一头浆糊。
  
  在想到了就寝之前还没有想出答案,困顿的哈利索性决定就不想了,等以后把小天狼星抓住了就都明白了!
  
  毕竟无论如何,小天狼星是造成哈利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这总不会有错吧?
  
  布劳德并没有给哈利一个直接的回答,而是让他自己去想。
  
  不过……布劳德的这种建议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回答。
  
  至少也应该算是隐蔽的提示。
  
  布劳德觉得以哈利现在的心智,应该可以想通吧!
  
  “这么看来,应该就是像金斯莱先生说的那样,那只是一个类似守护神咒的的魔咒?”
  
  布劳德的暗示没有被哈利接受到,现在他还是一头浆糊。
  
  和布劳德交谈结束,哈利继续进行着思考。
  
  但是……
  
  “不对不对,还是不成立啊!”哈利喃喃着,“说不通啊!”
  
  布劳德的暗示没有被哈利接受到,现在他还是一头浆糊。
  
  在想到了就寝之前还没有想出答案,困顿的哈利索性决定就不想了,等以后把小天狼星抓住了就都明白了!
  
  毕竟无论如何,小天狼星是造成哈利他父母双亡的罪魁祸首,这总不会有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