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都市奇门医圣 > 第1823章 无话可说
知秋被叶皓轩噎的说不出话来,可是他也无话可说,因为许哲确确实实没有叫停,只要许哲不叫停,就说明叶皓轩说的情况让许哲十分的满足,他现在插话,确实是有些不妥。
  
  虽然心里极其不爽,可是他不得不闭嘴。
  
  “为什么会是痰火上心,你说说你的情况吧。”许哲点颔首,他对叶皓轩的话照旧较量认可的。
  
  “痰火上心,起病先有性情急躁,头痛失眠,两目怒视,面红目赤,突发狂乱无知,骂詈号叫,不避亲疏,逾垣上屋。或毁物伤人,气力愈常,不食不眠,舌质红降,苔多黄腻或黄燥而垢,脉弦大滑数。”
  
  “如果没错的话,大师兄适才把的脉,一定是弦脉,滑数,而且他的舌苔一定黄腻干燥。”叶皓轩道。
  
  病人张开嘴,众人围已往看了看,果真如叶皓轩所说,病人的舌苔很黄很干燥。
  
  知秋愣住了,随即他的脸上现出一丝怒容,他不平气,但又不得不认可叶皓轩说的话是实话,病人的情况,确确实实的是这样的。
  
  “这些天性情不怎么好吧。”叶皓轩向病人问道。
  
  “欠好。”病人微微的摇摇头道:“动不动就想生机,而且睡觉不香,做什么事情都不顺心……”
  
  “头痛失眠?睡觉易惊醒,而且睡着以后惊梦连连?”叶皓轩又问道。
  
  “对对,就是这个样子的,医生,我该怎么办?”病人对叶皓轩的信任,瞬间上升了一个高度。他以为一眼就看出来自己病症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要治很简朴,清心泻火,涤痰醒神。”叶皓轩淡淡的说。
  
  “说的简朴,做起来未必有那么难,如果真的是痰火扰心证,那就得好好的治疗了,我建议用龙胆草、黄连、连翘、胆星、丹参,天冬,玄参等药,逐日煎服,恒久治疗。<>”知秋听了叶皓轩的辨证,他也以为叶皓轩说简直实是有原理。
  
  “叶医生,你以为呢?我这段时间心情极其烦燥,险些天天都要和妻子打骂,有些时候我也知道我自己是无理取闹,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我该怎么办啊。”
  
  病人理都不理知秋一下,他急急的向叶皓轩问道。
  
  知秋的脸色一沉,他以为有些属于自己的光环被叶皓轩夺走了。
  
  “想治很简朴,生铁落饮加减。”叶皓轩笔道:“在辅以针灸疗法,应该很快就会好起来,不外你以后要学着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这种情况,易怒易燥,容易让人的精神不正常。”
  
  “好好,那叶医生就开始吧。”病人连连颔首,他早听说一诊堂的许哲收了个新徒弟,这个徒弟的医术相当的不错。
  
  他的病实在已经一连良久了,一直没有那的疗效,他今天来这里找叶皓轩,也完全是报着试试的态度,没想到叶皓轩果真没有让他失望。
  
  “皓轩,如果是你,治疗这种情况的话需要用到哪种针法?”许哲有意考考叶皓轩,他只知道叶皓轩辨证治疗方面不错,就是不知道针法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水准。
  
  “毫针泻法。”叶皓轩微微一笑道:“取穴人中,少商、隐白陵、丰隆、风府、大椎、身柱等十几处大穴,一连三日,便可泻痰火。”
  
  “好好,药用的妙,针法也用的妙。”许哲听叶皓轩的针法,他以为十分的满足,不自由主的拍手了起来。
  
  话说间叶皓轩已经开好了方子,他把自己的方子拿给许哲过目,许哲拿起方子看了看,他边看边不住的颔首。
  
  他对叶皓轩简直满足之极,医术好,字也写的这么漂亮,他自问教不出这么优秀的徒弟来,叶皓轩可是老天赏给他的一块宝啊。<>
  
  接着叶皓轩拿出了金针,开始为病人治疗。
  
  看到叶皓轩手中的金针,知秋的眼神骤然变冷,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叶皓轩手中的金针,就是师父祖传的八绝金针?
  
  这套金一共一百零八枚,全是由纯金制作而成,用针的人,没有一定的功夫,是不行能施得动这根金针的,之前许哲一直把这套金针当做宝物一样的看,除他之外,其他人连碰都不能碰一下。
  
  可是现在他把这套金针传给了叶皓轩,足以看得出来,他对叶皓轩十分的喜欢,甚至有意把自己的衣钵传给他。
  
  知秋的拳头不自由主的握了起来,以前的他,在一诊堂职位很高,许多人都市理所虽然的认为师父会把衣钵传给他,可是自从叶皓轩来了之后,他才发现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叶皓轩夺去了他应有的光环,甚至连许若梦都开始疏远他,他现在有种危机感。
  
  一上午很快竣事了,叶皓轩收拾好工具,企图出去走一下,就在这个时候,许若梦走了过来,她盯着叶皓轩道:“有时间没有。”
  
  “有,怎么了?”叶皓轩讪讪的笑了笑,关于昨天的事情,他自己也感受到有些欠盛情思。究竟许若梦是一个女孩,为了到达自己的目的,他把许若梦说的如此的不堪。
  
  “跟我出去走走。”许若梦的语气险些是以下令的语气说了,她现在生着气呢,生气的女人一般都是女王,她说什么,别人都要无条件的遵从。
  
  “好……”叶皓轩简朴的收拾了一下自己桌子上的工具,然后便和许若梦一起走了出去。
  
  知秋把这一切都看到眼里,他拍了拍一边扫除卫生的梁超道:“师弟,你过来一下。<>”
  
  “大师兄,有什么事情吗?”梁超连忙放下了手里的工具,随着知秋走了已往。
  
  “呵呵,师弟来这里学医已经有些年了,我这段时间不在家,不知道你有进步没有。”知秋笑道。
  
  “谢谢大师兄体贴,我比以前照旧有所进步的,只是师父说我资质太差,要多在这里磨练几年才肯正式教我医术。”梁超谢谢的说,大师兄在一诊堂,职位是很是高的,现在突然找他谈话,这让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受。
  
  “呵呵,师父对你的要求有些太严格了,以你的年岁和知识,已经完全可以去学医了,没关系,过几天我去找师父,跟他说说你的情况。”知秋道。
  
  “真的吗?谢谢大师兄了。”梁超大喜,他终于可以正式学医术了。
  
  “师弟,我有几件事情想问问你。”知秋想了想道。
  
  “大师兄你说。”梁超道。
  
  “我们的小师弟,是什么时候来到一诊堂的?”知秋问道。
  
  “没多久,不到一个月。”梁超想了想道:“差池,他醒过来不到两个月,但事实上他已经来这里三个月了。”
  
  “这话怎么说?”知秋心中一动,追问道。
  
  “因为他是被师父从外面救回来的,刚回来的时候,他满身都是伤,他昏厥了两个多月,是不久前才醒过来的。”梁超答道。
  
  “他是从那里来的?”知秋心中一紧,他抓住了问题的要害。
  
  “这个不太清楚,因为他醒来之后,对于以前的事情一点也不记得了。”梁超摇摇头道。
  
  “他失忆了?”知秋微微的一愣道。
  
  “是的,他失忆了。”梁超颔首:“不外他可能以前就是中医,他的医术也确实是厉害。”
  
  “原来是这样,看来我们的小师弟,还真朱是一般人啊。”知秋冷笑了一声,他的眼神变得有些高深莫测了起来。
  
  “昨天晚上的事情,对不起啊。”叶皓轩看着许若梦依然一幅气鼓鼓的样子,他有些欠盛情思的说:“可你也知道,那地方有些危险,如果你有闪失,我不知道怎么对师父交待。”
  
  “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敢那样说我,叶皓轩,你是第一个。”许若梦咬牙切齿的看着叶皓轩道。
  
  “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实在我昨天说的话,全是反话的,像师妹这么漂亮,身材又这么好……胸……咳咳,总之很完美的身材,真的很少见。”
  
  “真的?”许若梦的脸上这才带着一丝喜色,随即她的脸色一沉道:“你这句话,不是捧场我的吧,你怕我生气?”
  
  “不是,绝对不是。”叶皓轩信拆旦旦的说:“我立誓我说的话是真的,师姐你真的很漂亮……”
  
  “行了,不要立誓了,我也不是小气的人,如果我生你的气,今天也不会理你了。”许若梦白了叶皓轩一眼道。
  
  “那就好,中午了,一起用饭吧。”叶皓轩道。
  
  “好,养生膳坊。”许若梦道。
  
  找好了位置,许若梦点好了菜,两人一起坐在桌子前悄悄的等着。
  
  “我有些不太明确。”叶皓轩道:“你今天为什么会拒绝大师兄?”
  
  “他拒绝我这么多次,我偶然拒绝他一次,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许若梦淡淡的说:“在说了,昨天晚上我喝醉了,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失恋,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对某些人,死心了。这些年来,我一直默默的支付,默默的讨好他,累了,倦了,我以为,我才是女人,在情感上,我是不是弄反了?”
  
  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