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最强小农民 > 第338章 醒了
“爸啊,你不能这么狠心啊!”
  
  蔡友亮,蔡友韬两人,也一起扑了上去,假惺惺地哭嚎起来。
  
  在两人之后,一群年轻人也围了上去。
  
  一旁处,马芳芳冷眼看着,低声骂道:“一群白眼狼!”
  
  唐昊则是皱了皱眉,刚才那大妈提到的海江,很显然就是那黄海江了。
  
  原来黄海江那混蛋,就是这家子的人,怪不得!
  
  看来当初芳芳母亲再婚,就是这家伙介绍的,这不是把芳芳母亲往火坑里推么,连带着也差点害了芳芳。
  
  想通这一点,唐昊的脸色越发冰冷了。
  
  “你们干什么!”
  
  这时,蔡友蓉从楼下冲了上来,急忙喊道:“医生说了,爸他不行了,醒不来了,随时可能走,你们这么推他,这是在害了爸啊!”
  
  蔡友亮他们顿时一怔,立刻停止了哭嚎。
  
  原本一张张伤心,痛苦的脸庞,却都变得冷漠起来。
  
  “原来已经醒不来了呀!亏我还哭得那么卖力!”大舅妈黄丽丽嗤笑道。
  
  大舅蔡友亮看着床上的老人,眸中闪过一抹悲切。
  
  毕竟是父子一场,肯定有感情在。
  
  但很快,他目光便是恢复了冷漠。
  
  对于自己的父亲,他现在更多的是愤怒,按照习俗,遗产都应该是分给儿子的,出嫁的女儿是没有资格分遗产的。
  
  可是,现在不光分了,而且,还把所有的遗产都分给女儿了,一毛钱都不分给他这个儿子。
  
  这简直是荒唐,不可理喻。
  
  “看来,想重新立遗嘱是不可能了。”他冷冷道,神色有些懊恼。
  
  重新立遗嘱,这是最简单的办法,若想推翻遗嘱,那就得打官司了。
  
  “哥,有什么事,我们下去说,让爸清净一会儿不行么!”蔡友蓉哀求似的道。
  
  “哼!都快死的人了,还清净什么!”黄丽丽讥笑道。
  
  “好了,都下去说!”蔡友亮沉声道。接着,带头朝着落下走去。
  
  “妈,你没事吧!”
  
  等他们下了楼,马芳芳走上去,关切地道。
  
  “妈没事!没伤着,妈伤的是心啊!”蔡友蓉叹气道,一脸疲惫之色。
  
  说着,她拉着马芳芳,往下走去。
  
  唐昊站在那里,也是叹了口气,幸好这老爷子现在没意识,否则,还不得气得吐血,生了这么两个白眼狼儿子,简直是倒霉到家了。
  
  “算了,就当是帮芳芳了,再说了,我也看那一群混蛋挺不顺眼的。”
  
  唐昊嘀咕着,手掌一震,掌中多了两枚丹药。
  
  他迅速上前,掰开老爷子的嘴唇,塞了进去。
  
  “唐昊!”
  
  这时,楼梯口传来了马芳芳的声音。
  
  “就来了!”
  
  唐昊拍拍手,下了楼,跟着马芳芳,走到了院落中。
  
  蔡友亮等人聚到一旁,跟那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子商量了一下。
  
  片刻后,他们气势不善地走了过来。
  
  “友蓉,我实话跟你说,这遗嘱,我们两家都是不会承认的,官司打到底,我们都要奉陪。”
  
  “律师说了,只要证明爸立遗嘱的时候,意识不清,就能判决这份遗嘱无效。之前,我们问过当天的医生了,他说爸在立遗嘱的前一天,意识已经不太清了。”
  
  “只要他作证,立马就能判这份遗嘱无效,到时候,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要不这样,你主动放弃继承权,把遗产分给我们,到时候,等拆迁了,补偿款下来了,我们两家各分你一点,你看怎么样?”
  
  蔡友蓉一阵迟疑。
  
  她还没开口,那边黄丽丽就喊了起来,“还分她一点?凭什么,就该一分都别给她!”
  
  蔡友蓉神色有些悲戚,叹了口气,便欲要开口。
  
  这时,马芳芳拉了她一下,道:“妈,你别答应,这群混蛋都这么逼你了,你还答应他们?”
  
  “大人说话,你这小丫头插什么嘴!”黄丽丽尖声骂道。
  
  马芳芳一下子发飙了,“姓黄的,你才给我闭嘴,你算什么东西,又丑又老,心肠又恶毒的老女人!”
  
  “你……”
  
  那黄丽丽气得差点窜了起来,面色狰狞。
  
  “我问你们,当初外公生病的时候,你们两家的人在什么地方?住院费,医药费又是谁出的?平时,你们又什么时候回来看看外公了?”
  
  “外公出事的时候,你们一个个躲都来不及,一毛不拔,全都是我妈承担的,为了医药费,她把自己的积蓄都搭上了,而你们呢!”
  
  “现在外公不行了,要分遗产了,你们就跳出来了,争着要分钱,你们到底还有没有脸,知不知道什么叫羞耻。”
  
  “你们……还配做人吗?”
  
  马芳芳厉声叱喝。
  
  声音传开,整个院落,一下子静了下来。
  
  就连外面的村民们,也是沉默了。
  
  但接着,那黄丽丽就是讥笑了起来,“呦!小丫头,嘴皮子挺厉害的嘛!”
  
  “不过,事实如何,大家心里都清楚,你妈她这么热情,还不是为了钱,你说得她好像很伟大,很孝顺似的,实际上,她不过就是个阴险,毒辣的小人。”
  
  “那医药费,我们不是不想交,只是你妈她这么热情,我们怎么好意思跟她抢呢!”
  
  “再说了,我们家跟你们家可不一样,你们家就你一个女儿,又不花钱,我们家可是有两个儿子,什么都要花钱。”
  
  “你们家宽裕,自然得你们家付了,这有什么问题!”
  
  二舅妈也道:“就是,我们两家都有儿子,是传承香火,光宗耀祖的,是正儿八经的蔡家人,遗产就该分给我们。你们母女,早就不是蔡家人了,也想分遗产?真是笑话!”
  
  这时,村民们也是议论了起来,看向芳芳母女的目光,都变得有些异样。
  
  “你们……真是无耻!”马芳芳气得银牙紧咬。
  
  “真正无耻的,该是你们母女俩,竟然想侵吞属于我们两家的东西。”
  
  黄丽丽冷笑道,“蔡友蓉,我告诉你,这条件你不答应也得答应,如果敢不答应,今天,我们就把你们母女俩赶出蔡家村,让你们永远都进不来。”
  
  蔡友蓉神色越发黯淡,有些心灰意冷。
  
  “妈,你别答应,就算他们推翻了遗嘱,按照法律的规定,你也有继承权的,他们让你答应这条件,就是在骗你!”
  
  “他们要赶我们走,那我们就走啊,这种破村,全都是无耻小人,呆着有什么意思。”
  
  马芳芳不忿道。
  
  “这……唉!”
  
  蔡友蓉叹了口气,“芳芳,还是答应吧!妈不想掺和这事了!”
  
  黄丽丽等人一听,登时露出了狂喜之色。
  
  “快快!把律师叫过来,我们签合约,白纸黑字,到时候,谁也赖不掉!”
  
  一群人兴奋了起来,赶紧招呼那几个律师过来。
  
  可就在这时,却听得屋子里面,传来了吱嘎的响声,是有人踩过楼梯发出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