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最强小农民 > 第179章 连连震惊
郑浩宇一听,浑身一震,脸刷的白了。
  
  这一消息,就仿佛晴天霹雳,完全将他劈懵了。
  
  怎么会这样?
  
  公司虽然遇上了点困难,但是,远没有到最坏的地步,怎么突然就完了?
  
  “妈,到底怎么回事?”郑浩宇急切地吼道。
  
  四周的众人也都露出了疑惑之色。
  
  以郑家的人脉,就算遇上了困难,还是可以挺过去的,怎么会说完就完?
  
  陈艳失魂落魄地道:“说好的资金没了,订单也没了,而且……而且……我们的工厂,也被查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郑浩宇浑身再一震,身形晃了晃,只觉一阵头晕脑眩。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不相信!”
  
  他面色狠狠抽搐,露出了极端的扭曲之色。
  
  资金,订单怎么可能同时出问题,而且,工厂又怎么会被查?这简直太荒谬了!
  
  除非,这是有人故意在对付他们郑家!
  
  想到这里,他浑身一震,露出了一抹难以置信之色。接着,抬起头,看向了前方那个少年。
  
  “难道……会是他?”
  
  毕竟,这时机实在太巧了。
  
  可是,这怎么可能!
  
  想到做到这一点,需要在省城拥有巨大的能量,而这小子,不过就是个土生土长的山村小子,怎么可能有这种能量!
  
  静了片刻,四周沸腾了。
  
  众人同样有些难以置信。
  
  “太狠了,郑家这是真的要完蛋啊!”
  
  “嘿!郑家到底惹了什么人,一出手就这么厉害!”
  
  众人议论着,心中都有些震惊。
  
  不少人看向了唐昊,眸中带了几分怀疑,可接着,便摇了摇头,失笑了一声,再移开了目光。
  
  就凭这小子,怎么可能做到这种事,怕是早有人盯上了郑家,密谋了许久,这才一举出手,弄垮了郑家。
  
  不过,说起来也是巧,这边郑家母子刚颜面扫地,那边郑家就出事了,简直巧得有些离奇。
  
  “郑家完喽!”
  
  众人议论着,有惋惜的,也有讥笑的。
  
  以前,郑家有钱,在石门镇是风光无比,大家都争着交好,攀附,现在完蛋了,在不少人眼里,已是失去了价值。
  
  世态炎凉,本就是如此!
  
  秦家之人,则有些唏嘘,毕竟两家是世交,以前关系很好。
  
  靠墙那一桌,秦刚坐在那里,看着唐昊,一脸呆愣之色。
  
  其他人不明白,但他可是明白,这一定是他这个妹夫做的。
  
  “我艹,这太吊了!”秦刚喃喃一声,眼中都冒出了崇拜的光芒。
  
  在他眼中,这个妹夫简直神了。
  
  全场哗然间,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霎时,所有的目光,全都聚焦向了场中那个少年。
  
  唐昊淡然自若地接起了电话。
  
  “唐大师,你可还满意?”电话那头,传来了罗老爷子的声音。
  
  “还不错,挺快的,我还以为,你们还要多花一点时间呢!”唐昊道。
  
  罗老爷子笑了笑,语气有些不屑,“不过就是个小公司而已,简单!对了,他们的资产我已经低价买下来了,你要不要?”
  
  “不用,全都卖了吧!我对他们这点资产,不感兴趣!”
  
  说着,唐昊冷冷觑向了郑家母子。
  
  众人越听,却是越发震撼,一张张面庞上,全都露出了一抹呆滞之色。
  
  天呐!
  
  这件事,难道真是他做的?
  
  一时间,众人脑海都有些空白,完全无法相信。
  
  毕竟,这太荒谬了!这样一个山村出身的少年,怎么可能有那样巨大的能量,轻轻松松的,便让一家在省城的公司破产。
  
  而且,还是在这么短短一两个小时之内做到的。
  
  这少年,究竟是什么人?
  
  他们突然发现,这个少年远非他们所想的那么简单,甚至于有些神秘,恐怖了!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变了,变得有些忌惮,有些畏惧。
  
  秦老爷子脸色更是变了变,凝重无比。
  
  而郑家母子,却是更为震惊,完全呆在了原地。
  
  “怎么会是他……”
  
  陈艳呓语似的喃喃着,一脸恍惚。
  
  在她看来,这小子不就是个唐家村出来的穷小子么,怎么突然间,就成了那么恐怖的人物?
  
  “是你!原来是你!”
  
  震惊过后,郑浩宇面色扭曲了起来,变得有些疯狂。
  
  “你敢害我郑家!我跟你拼了!”
  
  他咆哮着,疯狂冲了过来,一拳朝着唐昊面门抡来。
  
  唐昊嗤笑一声,便是一脚踹出,将他踢飞了出去,“如果不是你们陷害我在前,我又怎么会对付你们。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这时,老爷子站了起来,斥道:“陈艳,还有浩宇,这件事的确是你们作恶在前,还有,你们竟然想图谋我孙女的钱财,实在是无耻之尤!”
  
  “你们两个,给我走吧!我的寿宴,不欢迎你们两个!如果郑兄还在,看到你们两个,不知会作何感想。”
  
  接着,他转过身,冲唐昊道:“唐小兄弟,虽然这事是他们不对,但是,能否看在我面子上,此事就此罢休,莫要再赶尽杀绝了。”
  
  “老爷子,既然你都发话了,那就到此为止吧!”唐昊道。
  
  当下,郑氏母子俩搀扶着,狼狈地出了大院。
  
  唐昊拍了拍手,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场中的气氛,一时有些怪异,众人的目光不时朝着他这边扫来,再无之前的轻视,敌意,有的只是敬畏。
  
  “妹夫,厉害啊!”秦刚乐呵呵地道,“快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没什么,就是省城有人欠了我人情,刚好还上罢了。”唐昊道。
  
  秦刚一阵恍然,心知这人,必然是十分有背景的人。
  
  过了片刻,气氛才活络了许多,觥筹交错之声再起。
  
  突然,在那大院外面,开来了好几辆车。
  
  车门开来,下来一行人,走进了院子里。
  
  众人一看,登时吃了一惊。
  
  这一行人中,有几人竟是镇里的干部,连镇长都在,而且,他们还簇拥着一人,走了进来。
  
  老爷子一看,登时站了起来,“许镇长,这位是……?”
  
  许镇长道:“这一位啊,就是县里的钱书记了!”
  
  霎时,哗的一声,四周立刻沸腾了。
  
  县里的书记,那可是大人物啊!
  
  老爷子有些蒙了,他跟这书记可没什么交情啊!他秦家虽有点家产,但在整个岭西县,还真算不了什么,更搭不上书记这等人物。
  
  可今天,这书记怎么来了?
  
  不光是他,众人都有些疑惑。
  
  “哎呀!秦老爷子,我来得匆忙,没带什么寿礼,您可千万别介意。”钱书记走上来,热情地道。
  
  老爷子有些受宠若惊了,“哪里的话。”
  
  攀谈了几句,钱书记便转过身,环目了一圈。看到唐昊时,便大步走了过来,热情喊了一声:“唐小兄弟。”
  
  走到近前,便伸出手,跟唐昊热情地一握。
  
  见状,所有人都震惊了,有些呆呆地看着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