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无限杀帝 > 第十章:三天之内 下

第十章:三天之内 下


  田说:“只需要一个人?但我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在哪里。”
  庞选淡淡地说:“此人是夏姬剑师顾友先生,此处是稷下学宫的观景台。”没等齐王说是或不是,他就站了起来,向身旁的曹秋道深深地鞠了一躬。他用坚定的声音说:“为了大齐,为了东方六国,为了全世界,请尊敬周先生,帮助庞。”
  曹是一个纯粹的战士。所以他对事物的眼光也是简单而直接的。齐王为什么不愿意加入统一战线,田单为什么支持统一战线?他不在乎这些。他只知道秦是东方国家的公敌。从长远来看,加入反秦统一战线对齐是有利无害的。此外,还有希什比和15个城市的土地人口。为什么不呢?
  因此,当庞宣自言自语的时候,忘忧先生立刻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庞先生的使者可以到稷下书院,暂时住在星门。曹某承诺,三天之内,无论你还是和氏璧,都会平安无事。谁想玩你的游戏,先问曹某他的剑。”
  庞玄喜之色变,连忙再次鞠躬致谢。旁边,齐王很无奈。田单和大王子眉开眼笑,而二王子脸色铁青,额头青筋直冒。显然,他已经非常生气了。
  ※※※※※
  庞宣走了,田单和大王子相继离开。在齐王的卧室里,齐王、二王子和田琳坐在彼此对面讨论对策。没说几句话,第二个王子已经怒不可遏了。他宣布了这个消息,并喊道:“该死的!曹秋老人说!不知道大原则,不知道大趋势,轻举妄动,被别人枪击,甚至让人沾沾自喜。这种洞察力根本不如为国王看门和牵马的侍从。他还叫什么刀片大师?他是个自以为是的傻瓜!”
  痛骂的声音没有说完,马上就听到一声“砰~”的,是二皇子愤怒地伸手在茶几上砸了一掌。力量如此之大,以至于你的手掌隐隐作痛。但是他的愤怒是如此的极端,以至于他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一巴掌不足以平息愤怒,接着又是一巴掌。
  齐王叹了口气,“二王,不要这样。曹公对大齐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虽然你现在做了错事,但你不能用这样的侮辱,明白吗?”
  虽然二王子仍然很生气,但是既然他父亲说了,他也不敢违抗,现在只好气鼓鼓的答应了。齐王吸了几口气,举目望着。他问,“陈密石,你认为现在应该做什么?”
  田琳在他出生的世界上享有举世无双的声誉,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拳头。事实上,真正高深的武术是用头脑练习的,而不仅仅是用身体。从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的国家领导人到街头流氓,他已经在江湖打滚十年了。他从未和谁打过交道?什么样的想法是他看不透的?因此,事实上,田琳知道国王的所有意图。
  此刻,当齐王终于问起时,田琳懒得和对方拐弯抹角,直截了当地说,“只有两种可能的办法。首先,齐干脆同意加入统一战线,派兵攻打大秦。当然,如果国王选择这条路,最好是先杀了,把的首级交给赵的特使。只有这样,齐和赵之间的盟约才能牢固地建立起来。”
  齐王连连摇头说:“你什么也做不了。齐国要想富强,只能向远方的朋友学习,向身边的人学习。如果你加入了统一战线,你就不能靠得足够近去进攻,一切都会受到别人的阻碍。这真的没用。因此,我已经下定决心要与秦结盟,实行联恒政策。这颗心从未改变。陈大使不必有任何疑问。”
  田琳点点头,沉声道:“那就只有第二条路了,那就是抢和氏璧,杀庞玄。到时候,赵不会表现出自己所谓的诚意,而最可靠的将军也会死。很自然,没有办法强迫齐国加入联盟。”
  齐王和二皇子面面相觑,沉默了半晌,二皇子犹豫了一下,才说道,“陈的专使,现在庞宣正在曹门下。要杀庞宣,抢蔡瑁,必先经过曹之地。这......恐怕不容易吧?”
  曹秋道也是人,不是神仙。虽然他的剑术很高,只要有一二百名全副武装的精锐士兵,同时用长枪和硬弩来围攻曹,即使身手不凡也会死。然而,夏姬大剑师在齐人心目中的地位与神仙无异。如果真的动员士兵围攻,也许士兵刚刚看到曹回来时,他们已经虚弱,自愿放下武器跪下磕头。
  唯一可行的方法是派几个精英专家来执行任务。但是齐王想了想,都觉得那些所谓的高手在他的指挥下,对曹秋道,恐怕连一个回合都受不了被斩断。没有这个关卡,庞宣和何士比的安全就像泰山一样稳定,没有人会移动。
  唯一剩下的希望似乎在于,秦的密使黑冰表。刚才桓公命田琳、曹秋道带枪去庙里。虽然曹秋道略占上风,但他并没有明显超过田琳。如果他想派人去杀庞宣,偷和氏璧,除了田琳,还有谁能做到呢?
  就在刚才,庞宣在齐王面前,力劝侃侃用三寸不烂之舌说话。他使用了软硬兼施的策略。他说齐王除了让步和妥协别无选择。然而,田琳此时张开了嘴。三言两语,他指出了问题的关键,以便王琦和田丹有扭转局面的余地。因此,齐王不敢把田琳简单地看作是一个有勇气,但知识贫乏,可以自己引诱和利用的战士。
  齐王在位已经30年了。当然,他不可能是一个草包。他读过很多人的书,知道有很多方法可以和一些人相处,但是当和其他人相处时,他说得很开心,很诚实,效果最好。目前,他并没有假装如此。他沉声说道:“有两种方法,但只有一种。陈密石,如果你能帮我度过这个难关,无论是我还是你的国家,储君,一定会记得你的贡献。”
  杀死庞宣和破坏六国联盟最初是田琳的试验。更何况,这还是和氏璧的一块,任务奖励如此丰厚,但为什么不呢?此外,曹现在成了庞选的守护神。要杀庞宣,必须先经过夏姬剑师。也就是说,田琳最重要的两件事已经合二为一了。即使齐王没有这么说,自己也不得不这么做。
  在这种情况下,田琳也没有回避的错误,直截了当地说:“只不过是在七天到三天之后提出夏姬鉴会的问题。不过,我只会对付曹秋道。我不关心其他事情。”
  国王的脸上带着一丝喜悦,他沉声说道:“我不介意。到时候,陈密会让你专心工作。至于其他人,自然是我一个人负责。确保没有其他人会骚扰你。”
  智者说三点就够了。在这一点上,他们都明白了,没有必要再废话了。田琳目前唯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节省精力,为三天后在集贤学院举行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做准备。
  ※※※※※
  世界上哪里最不能保守秘密?一个是妓院,另一个是皇宫大内。在庞玄亲自出宫之前,他在齐王面前的话已经传遍了整个宫城。当庞宣回到赵大使馆时,三天后赵的使臣将把宝物和彩礼送给大旗国君。与此同时,两国正式签订了一项协议。齐参加了反秦联盟。数十万临淄上下的居民已经不为人知。
  事实上,事情是如此的嘈杂,不一定是王宫里的所有人都泄露了这个消息。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庞宣自己也故意制造了麻烦。整个齐国都不愿意加入统一战线。他知道吗?然而,当国家联合起来反抗秦朝时,他们必须首先确保自己没有后顾之忧。
  祁和秦一直是好朋友,而庞宣也曾接到过隐隐的报告。田单和秦的似乎有很深的勾结。万一诸侯和秦军开战,齐国突然从背后捅了一刀,那该怎么办?因此,在任何情况下,甚至不惜一切代价,齐必须被带来和绑在同一个战车作为五个联盟国,包括三晋和楚威。。
  荆轲刺杀秦王的事件发生在十多年后的今天,所以庞玄当然不知道什么是匕首。然而,在皇宫里当众干掉何赤壁,实在是逼得戚摊牌。由于齐仍不肯团结,庞宣知道自己的生命将在未来三天随时处于危险之中。即使有曹的保护,也不能保证一切都会安全。在这种情况下,庞宣只是制造了一个大噪音,让所有在临淄的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样,就有可能让那些企图“被杀或自杀”的人有一点点顾忌,这一点还不清楚。虽然这不一定可靠,但这是一个沉重的保险不是?
  既然你已经摆出一个姿势,那就简单地彻底地做。作为赵的使者,庞宣离不开高手的保护。但这是在齐**的地盘上,人多,难道也比齐**的队伍多吗?因此,庞宣也没有拿走一半。稍微整理了一下之后,他带着和氏璧独自去了稷下学院,住进了星门。赫然是一副让杀孤廷臣作恶多端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