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剑寻九州 > 第十三章:风波难平

第十三章:风波难平


  上华卿骑着马,想着自己的作为,“这只能解一时之急,世间多得是恶人,少一个完颜烈又如何,完颜家又不止他完颜烈一人,少一刘瓒又如何,世上小人多得去。我解决一个,可能只会招来更狠的一个,我不可能灭了他一国吧,”上华卿无奈的摇了摇头,“但我还是我,怎能默默看着,不过,倒是真有可能为他们引来更大的祸患,看来还得留些时日以观其变。”上华卿眉头一紧,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城门。
  果然,一日未到,一批官兵入城,为首的应当也是个王爷,在城门前痛哭道:“侄儿啊!”
  “王爷,人集齐了。”一个兵士抱拳道。
  王爷抹干泪水,转过身来,恶狠狠的看着人们:“是谁杀了我的侄儿,是谁!!!”
  “王爷,我看这堆难民没这胆子,定是有自以为是的武林人士作所为,你看看他们身上的剑伤,哪里是平民弄得出来的。”
  王爷回头一看,觉得此人说得有理,转身眉头一紧,“这样吧,看你们这堆废物也干不出来此事,谁知道这个贼人是谁,赏金千两。”
  上华卿转念一想,“这老贼不收他们取回的财物?有意思,我倒要看看,这老贼怎么玩。”上华卿露出鄙夷的神色。
  当日夜间,上华卿潜入府邸,偷偷听着里面。
  “让你不要想些激民愤的事,你偏要做,你让我怎么向皇兄交代?”王爷痛哭着摇着头,“你这害得自己丢了一命,还得我来收拾烂摊子。”
  “王爷节哀,现在应当想想怎么找出这人。”
  “找到他,我要问问他哪里来的勇气,再用他的头颅来祭奠我这可怜侄儿。”说着,王爷用红肿的眼睛看着完颜烈,举起三指,“我完颜宗势必帮你报仇雪恨。”
  转头说道,“财物就别管了,明天开始,每天在城门那里,杀一个平民,当众杀,我倒要看看,他能忍到什么时候。”
  上华卿牙关一紧,“这老贼竟这么狠?要不是这里兵力众多,我先杀了他。”上华卿怒目瞪着,但心里还在寻思如何解决。
  “过来,我们明日……”王爷将音量压低,上华卿知道,这是关键,所以认真观察俩人嘴角的动作。当初剑鬼教过上华卿读唇语,上华卿心想,这老贼定是想不到自己会唇语。
  次日,金兵一大早聚集民众在行刑台,上华卿并未选择混杂在民众中间,而是从金兵包围的圈外围的屋檐上暗中观察着,并一步一步轻轻的移动着。
  “既然,我侄儿死在这里,那你们就来给他陪葬”,说着随手指了一个平民,“贼子,你若不出来,我就一日杀一个。我看你能躲多久。”
  说完示意着让兵士将那人拉过去,正欲行刑,却迟迟不动手,下面议论纷纷。王爷眉头一紧,想着昨晚说:“这人喜欢当大侠,那我们便让他当,我们先用一个兵士,佯装平民,他这种把侠义挂在嘴边的人,怎会不救?然后他救了人,必定不知道这是兵士,趁机捅他一刀,就算他躲了,在行刑地周围布满弓箭手,我看他怎么躲,我看看他有多大能耐。”
  “既然你见死不救,那就,行刑!”完颜宗知道,若是久久不行刑,会引起怀疑,反正也只是一个小兵,死一个无妨。完颜宗挥手下令,刀斧手一刀斩下。
  完颜宗自是不会罢手,又拉一个,这会是真平民,完颜宗想着:“杀了一个,他就会信了吧。”露出邪笑。
  “刀斧手准备。”刀斧手喷酒于刀上,准备行刑。
  “行刑!”刀斧手正欲砍下,突然,“乒,”的一声,大刀断开,“住手!”一白衣蒙面男子从天而降,右手持剑,左手放于腹前。轻功迅速降至刀斧手前,斩杀刀斧手。
  “大胆贼子,胆敢杀害大金皇室,还不束手就擒。”完颜宗示意弓箭手准备。
  “怎么,我们完颜家的私事也要平民参与?”上华卿说道。
  完颜宗反倒是一惊,“你是我完颜家人,你叫什么,为何杀害同族?”
  “哈哈哈,完颜宗,完颜烈的行为我看着不爽,怎地?”上华卿有意调侃对方,“按辈分,你可得跪我。”
  “你究竟是谁?”完颜宗越发不解,能让自己跪的,还真少见。
  “我姓完颜,复名兀术(zhú),你说你是否得跪着见我,哈哈哈。”上华卿大笑,随着,下面的民众也沸腾了。
  “住口,你这乱臣贼子,竟敢辱我先祖。”完颜宗恼羞成怒,“弓箭手,给我杀了他。”完颜宗示意弓箭手射箭,但并未有任何动静。
  “怎么回事?”完颜宗一脸疑惑。
  “别想了,我帮你叫出弓箭。”上华卿拖动了一根绳子,立马有数道箭矢被弹出来了,向完颜宗的兵士射去。“我早就知道了,第一个被杀的,是你的人,我并不急着救,而是去解决了你的弓箭手。你让他们围住这里,却正好分散了他们,我逐个击破,再将箭矢做个简单机关连在这我早就备好的绳子上。所以,你的伎俩,我都看穿了。”上华卿眼中露出不屑。
  “有种就杀了我,杀了我,你便与我们大金结仇。”王爷脸中毫无惧色。
  “我不杀你,”上华卿摇摇头,“你以为我没考虑会有什么事吗?我不可能灭了你大金,我也不能永远在这里,我浪迹天下,走到哪里,都不一定,但,他们不会走。我不能因为我的一时行侠仗义,弄得他们苦难,我看你并不像你侄儿,欺压百姓,你心狠手辣却是一个枭雄。所以我不会杀你,而是希望你留在这里,如果你还想杀我,为你侄儿报仇,去中原,找十字阁,向他们描述我,自会有人来取我性命,比你这招有效多了。不过丑话说在前,若我下次来时还见到民不聊生的荒唐景象,我也会杀了你。”上华卿收起剑,前去扶起完颜宗。
  “就此告辞。”
  “等等,”完颜宗喊道,“你……可我大金谋职。”
  “算了吧,我看不惯官场,看多了完颜烈,刘瓒,自己也会变成他们。”上华卿对这些根本不屑一顾。
  “但你这样,我也无法交代,虽说我知道,我这侄儿做法不对,你又是难得到能文能武的奇才,我得对我的皇兄有交代。”
  “哈哈哈,交代,交代不简单?我如果告诉你他没死呢?”
  “没死?”
  “他身上的剑伤并未伤及心脉,我又事先给他吃了一颗九转熊蛇丸,封住穴道,我只是让他死一次看看能不能学到什么,你只需找人,点他百会穴,他自会醒来。”
  “多谢大侠。”完颜宗没想到上华卿行事竟如此周全,同时叹息此人不能为大金所用,“那好吧,你可以离开了,但请别再有如此举动,看你不是金人,别管这闲事了。下次,我就必定会下令杀你。”。
  “哈哈哈,你以为我会怕?那就来吧。”上华卿吹一声口哨,叫来马,骑上去,快步离开。
  完颜宗看着上华卿的背影,一边叹息,一边摇头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