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圣人临世 > 炼器

  白袍中年和那几人也都消失啦,他们知道他们的实力追不上老者。
  老者带着姜明昊在星空中遨游,途中姜明昊问道‘是不是必须要开一百零八窍’
  老者笑道‘不不不,但是你必学要全开,天元城只是个小地方。那里的人开七十二窍,就不错啦,开窍就是打开修炼者的穴位可以使元气进入体内,在调动元气时速度会更快。
  ‘那一百零八窍全开是不是很难。’
  ‘是,不过不是对你讲的,你可能还不知道你有多强,准确来说将来的你有多强。你虽然是人,但你的体内却有一股龙凤的气息,不过都被封印啦’
  ‘我怎么不知道,师傅,你是第一天做我师傅,怎么知道我这么多事,再说我都不知道。’
  ‘你当然不知道。不过马上你就会知道。再给你锻造剑时,就应该会解开你的封印。’
  只见一颗颗明亮的星球擦肩而过,中途还遇见许多舰队。还有特殊物种。
  终于,二者来到一颗无比巨大的恒星,密度非常大,在恒星中心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如果不是老者带着姜明昊,只怕在接近恒星时就化成灰啦。
  忽然仿佛穿过一层结界,进入一座鸟语花香的地方,不过天上有一棵非常大的太阳。
  姜明昊不解得问道‘这是为什么,不是进入太阳中了吗?怎么又到了这里’
  老者笑道‘小子你还是知道的太少,应该好好的在学院学习,要不然和白痴似的。’
  又大叫道‘老王快出来,来活啦’这一声喊出去,整个世界都在震动
  ‘你怎么又来啦,’只见一个矮小的老者走了出来,身上的肌肉却是十分惊人,尤其是那双手比一个壮汉的大腿还要粗。
  ‘我呢最近说了个徒弟,没有合适武器。我唯一相信的就是你啦,在锻造这一块,你肯定是第一,’
  ‘见过前辈。’姜明昊客气道。
  ‘老家伙,我早就不再锻造啦。只想安度晚年,你还是走吧,别再说啦,不管说什么我都不会破会我的规矩。慢走不送。’说完老王就要走
  ‘给老子站那,你敢不锻造,你试试。’姜明昊的师傅直接开始爆粗口
  ‘张圣,你还欠我一个人情呢,你在我面前狂什么’原来姜明昊的师傅叫张圣,知道他名字的人不多了,可见这位老者是一个
  ‘你怎么这么抠,以前的事情还记得,你别后悔。看看这是什么’说完张圣拿出了那座血山
  老王看见,原本无精打采的神情瞬间就来了精神,血魂石,还一座山模样的。直接就抢了过去,又是摸又是亲的
  ‘老家伙,说吧你是从哪找的,这恐怕是世界上唯一一块了吧,还应该是最大一块啦,血魂石又叫嗤血石,指甲大的一块就要千年的孕育还要在煞气充沛的地方,才有几率孕育成功,你舍得全部给你弟子’
  ‘至于从哪得到的你就别管啦,我就这么一个徒弟,不给他给谁,再说,这玩意常年在我身边对我也有影响,你就说能不能锻造吧’
  ‘你可要想好,一旦成功,这把剑肯定名垂青史。锻造者的名字也会名垂青史’张圣一副威胁的样子。
  老王坐在山上沉默了,毕竟干每一行都想在这一行成为最强的人。
  终于他站了起来,低沉道‘行,这块石头由我来锻造,不过就这块石头远远不够。’
  ‘不是吧,这么大块宝贝怎么可能造不出一把剑,说吧你是不是想私吞,’
  ‘当然不是,你就看着吧,锻造时你就站在我身边。看看够不够。’
  只见老王拿着血山走出了这片世界。进入了一坐在太阳中的圣殿,金光闪闪,如果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
  张圣也带着姜明昊走了进去,越往里越热。仿佛进入了太阳的核心。
  只见一座巨大的熔炉。老王退掉上衣,做了做准备,直接把血山扔了进去。
  然后,只听见当的一声,血山没有任何变化,
  老王扬了扬眉,只听见老王大喝一声,嘴中不知道念什么咒语。太阳中的精华也融了进来,帮助他锻造,终于在七天之后,血山开始有些融化,老者大手一挥太阳中间的黑洞也被接引了过来,对血山进行施压,又是七天,血山终于化成了血水。
  血水的颜色比血液还要鲜艳,给人一种心悸的感觉。只见老者又扔进去一块银色的金石,准确的来说是一潭湖泊,处于半液体半固体的状态,一座山在流淌,这是最准确的说法。
  张圣惊了一下对姜明昊笑道‘小子,你有福啊,你还真是个大富大贵之人啊。虽然我的血山是决一无二的宝贝,但那块石头也是不可多得的’
  姜明昊有些发蒙,内心惊讶,不就是给我打造一把剑吗,至于用这么多东西吗
  老者加大力度,发现血水与银水相融合,就在时老者突然发力它们扔进了黑洞中,利用里面的高压进行压缩,又是七天,终于,黑洞也无法压缩时,老者大手一挥,只见一团血色与银色相交印的一团液体飘了出来,中间还夹着这一个拳头的黑色物质,
  老者这次好像是动用了什么阵法只见那团液体又开始了压缩又是七天,终于呈现出一个人头大液体,液体中银色好像越来越少,成一种线性缠绕在血色中。中间的黑色也越发厉害了充满了吞噬之力,仿佛要吸走任何,不过却是从原来的拳头大缩小到指甲大小,这明显是黑洞的缩小版。
  在这些天中师傅与姜明昊讲了许多,使姜明昊大致了解了星空中的格局,不过也就是让姜明昊不在是土包子,具体知识还是需要去学院中学习,他也得知圣枫学院才是最强的学院,里面的高手很多。
  不过都不是天元城本来就有的,天元城是天元星最大主城,还有其他的小城,
  姜明昊得知,那个老乞丐是他的好友,应邀才来圣枫学院。没想到还能收个弟子。学院一共有九个强者,当然要加上老乞丐,张圣在里面排第二。
  姜明昊得知后心中暗暗惊喜,不过他听到师傅说‘老乞丐实力非常强,十个我也打不过他,不过我擅长的是阵法,主修精神力,在精神力方面和老乞丐不分上下。’
  姜明昊心中有些蔫啦没好气道‘我好不容易开了九十九窍,现在又来个精神力,我能不能累死啊’
  在这些天中师傅一直教导姜明昊,成功的帮他开了九十九窍,
  姜明昊也一直在学习心经,越是深入越是惊讶,内容是教导他借天地之气,阴阳之变,乾坤八卦凝聚我心···练得是心境加强心的承受能力还只是次要的。
  老者看到心经与姜明昊十分契合就告诉了他‘心经其实不是他的名字,这本心法太逆天啦,天理不容,众多强者窥探它,它原名天帝心经,老夫当年也就是因为得到它,所以遭到众人的围攻,幸好遇到了眠这才使我逃过一节,我答应他帮他镇守圣枫学院,这也是给我提供一个容身之所。’
  姜明昊听到后心中猜测道‘学员中的其他强者可能也是得到过眠的帮助,所以才去圣枫学院的’
  天元星只是个高级星,它上面还有顶级的星球和至尊星球。这片星海也只是下位面,
  你还小,等你到达开天境时就知道啦
  就在这时,老者吃力的把液体倒进了一把剑型的模子中,不过只是一把剑柄,老者拿出一个葫芦里面不知道有什么液体,倒在了剑柄上,液体好像被吞噬了一般,凭空消失了。
  张圣对姜明昊道‘小子你可欠了他一个大情,前面的银山是星空山,就像是星光一样所以像液体一样在流动,星空中存在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这星空沙排名还是挺靠前的,何况是一座山,这次液体是混沌液产自混沌气中,只有当混沌气凝聚到一种程度是才会有’
  这时老王飞了过来说道‘这混沌液一天七滴,要滴七天,七天过后,你要每天滴七滴精血,也是七天。最后七天你们要去冥海中进行冷却’
  ‘我告诉你了张圣材料不够,你在这全天监视,我还赔了不少,你欠我一个大人情’
  ‘是这小子欠你的,这是他剑。找他要’
  ‘前辈,以后若有需要,小子一定办到,当然不能伤天害理’
  ‘行,你小子还真不错,哈哈哈,不过你的剑只有剑柄,剑身只能靠你啦’
  ‘小子不懂,还请前辈明示’
  ‘它虽然是剑柄,但是在锻造时我加入了星空沙,星空的力量可以包揽一切,我又从黑洞中提取了一部分精华,可以吞噬一切,所以它具有成长性,只要遇到宝贵的金属,你就可以用剑吸收了,待剑成之时,就会诞生剑灵,所以现在还没有剑灵,有了剑灵就可以自主作战,威力就会翻倍。小子心动了吧’
  只见姜明昊双眼冒光,口水都要流了下来。
  师傅没好气道‘注意形象,这是你的剑就不是别人的。瞧瞧你那样’
  姜明昊擦了擦口水道‘前辈你是锻造大大大宗师,你肯定有些珍贵的金属,能不能借小子点’
  老者脸色阴沉的看着他‘老夫一共就两样宝贝,都给你用上啦,你还想怎么样,去去去,别来烦我’
  ···
  七天过后,葫芦飞走了,混沌液是为了让剑柄中物质充分的融在一起
  姜明昊知道自己该去滴血,就在第一滴血滴下去时,姜明昊的精血就像龙凤一样缠绕,姜明昊就与剑产生了感应,一道剑气帮助姜明昊成功开了第一百窍,身中的封印产生了松动,剑柄已发生了变化,血红色的液体逐渐凝固,剑柄也呈现出龙凤呈祥,只不过还有些模糊,只有一个大概的模样。
  银色与更加契合的缠绕在剑柄上,黑洞分成两个分别成为了龙凤的眼睛,真是点睛之笔
  非常的炫酷
  张圣看到姜明昊滴血时,就感觉到了姜明昊体内的封印发生了震动。他体内拥有龙凤的血脉,在看到姜明昊第一眼时就发现了。
  心中直嘀咕‘这小子还真是个宝,他身上藏这么秘密,他恐怕也不知道’
  在这七天中给剑滴血,也在剑的帮助下只剩一窍未开。
  这是最后一天滴完最后一滴血时剑柄就成功的成型了。剑柄身上的龙凤已经非常明显了,最后一滴血滴下的一瞬间龙凤和鸣,姜明昊一百零八窍全开,天生异象。
  天罚降世,业火突生神雷降临
  姜明昊向师傅求助
  只见师傅也摇了摇头
  姜明昊明白了,终究要靠自己,于是咬牙,向天冲去,只见剑柄也向天冲去,原来剑柄也过于逆天,
  姜明昊笑啦,右手握剑,剑身生成,剑身是师傅这两天交给姜明昊的用剑气凝练剑身。
  业火烧的是灵魂,发至内心痛,传化成姜明昊的力量,第一道神雷降临,姜明昊不躲不闪,直接硬抗。身形有些狼狈,不过并无大碍。
  第二道···
  第三道···
  ···
  到第九道时姜明昊心中的怒火全部化成力量,朝天一剑,磅礴的剑气成功的天罚驱散。。
  姜明昊的右手可见白骨,剑柄还没有降下温啦,使姜明昊整个身体都要燃烧。
  师傅连忙上前救治,抱起姜明昊就向冥海出发,和老王挥挥手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