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关于我转生为濒危兽人的那些事 > 24.舞者其二

24.舞者其二


  种族平等?
  易水其实并不懂这个词汇,能学会也是因为那个病态团长每天神神叨叨的念叨。
  不过这些都与易水没有关系,她不在乎什么种族平等,更不在乎这些劳什子的观众会给多少钱,她的目标只是填饱肚子。
  没错。
  吃饱睡好是她的梦想。
  从两年前,她第一在邓因哲大陆醒来时就有这个梦想。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邓因哲流浪,更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既不认识邓因哲的文字,也不知道这片大陆发生过怎样的战争。
  她就像一张白纸,从空中飘落在这里。
  没有过去,也不知未来。
  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叫易水。
  降落在一片荒野的她,靠吃野果树皮度过了一段流浪的生活,直到被路过的团长捡到为止。
  团长给她带上了奴隶的项圈,每天喂她一个硬硬的面包。
  如果她不曾站上舞台的话,或许一直吃硬面包也挺好。
  错就错在,团长让她站上了舞台。
  第一次是兔兽人吧,烤兔腿真的非常的香。
  接着是牛兽人,牛肉也很好吃。
  马兽人,马肉一般。
  大象兽人,皮太糙根本咬不动。
  老虎兽人,脑子很好吃,其他一般。
  两年里,易水吃掉了无数的兽人,但是她吃掉的都是只能口吐人言和直立行走的动物而已。
  起码在易水的视角是这样的。
  她的观念与这片大陆的人不一样,这里的人普遍认为会说人话的动物或者能够直立行走的动物就已经算是兽人。
  易水则不一样。
  在她眼里,只有像尼亚和科琳娜一样的人有人脸的人才算兽人,这种类型的兽人,易水潜意识里无法下口。
  还有就是魔族那种长着人脸的怪物也是,易水打赢了就会把他们卖掉,从而在团长那里获得更多的日用品。
  或许,她是异世界的人吧。
  易水这样想过。
  所以,她才这么强大。
  但是,她还是好奇天神族是什么味道,至少在卖掉那只天神族之前要把她的翅膀拔下来尝一下。
  破旧的剑在地上留下一串火花,仿佛在地上画了一副鬼一样的脸。
  “有请我们的战斗公主,易水!”
  欢呼,如同海啸般的欢呼,马戏团的座无虚席,比之昨夜的人数更加多。
  人们喜欢易水的表演,因为那是纯粹的,没有任何情感参杂暴力,酷酷的易水比那些娘娘兽人娘更容易吸粉,甚至连女性观众的数量都增加了数倍。
  脑残粉的力量无穷无尽。
  既然来就带点吃的来啊,鲜花和你们自画像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无视地上那些观众乱丢的垃圾。
  易水等着对手的登场。
  “下面再有请最后一位巴巴里狮子的战士-赛卡!”
  一名狮头人身的强壮青年沐浴着鲜血而来。
  他身上抹着兽人的血还未干,明显是刚杀过人。
  很正常。
  团长是按照年龄来分配房间的,一群血气方刚的成年兽人关在一起,发生冲突可以说是必然的。
  “吼!小类人猿,今天就是你最后的死期,期待吗?”
  赛卡张开那血盆大口,里面都是肉渣,他刚刚吃掉一只团长送来的人类,现在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
  肉食动物最大的兴奋剂就是血和肉,虽然人肉比较难吃就是了。
  吵死,比那只小猫还要脑残,而且臭死了。
  抬起剑,跟这种弱智无须多言。
  一律砍死。
  “那么今晚的表演就此开始!”
  小丑向天空中扔出一束火球。
  火球炸裂的瞬间,战斗就开始了。
  “我的先攻!”
  赛卡的利爪划破风,以极快的速度扑向易水,利爪的速度仿佛在空中划出闪电一样,让人看不清。
  “她在干嘛?”
  炎心吓得叫出声,易水扛着剑竟然丝毫没有动作。
  这不是找死吗?
  “就这点程度而已,不要大惊小怪的,公主大人。”
  鲜血喷溅而出。
  马戏团再次鸦雀无声。
  “怎么可能。”
  赛卡长大嘴巴。
  狮子的头已经和进化成人身部分被整齐的分离。
  严丝合缝,二者没有任何杂志。
  狮子兽人,被分解为狮子兽和人的部分。
  过了几秒后。
  那些肉体爆发出一阵绚丽的血雨。
  血雨落下,站在易水那乌黑的长发与斗篷上。
  她用拇指摸了一把血水放入嘴中。
  “呸,这不就是人类的血吗?变得这么难吃谁还下的了口啊。”
  全场爆发出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所有的观众都像疯了一样,他们一个个都像冲向舞台,去跪拜这位血色的表演者。
  然而,舞台旁被设置了结界魔法,没有一人能冲进来。
  “是我输了....吃掉我吧...公主...巴巴里狮族将永远变为历史融入你的血肉。”
  赛卡的狮子头还没有断气。
  他是最后一只巴巴里狮人,但是他是战斗到死的,他不后悔。
  或许,毁灭才是他们一族的命运。
  他只能选择接受。
  一只兽人在命运面前是何其渺小。
  “赛卡.巴巴里。我记住你的名字。不过如果消化完我可能就把你忘了,可别怪我啊。”
  将狮子头抱起来,用剑去掉毛皮。
  易水张开嘴巴。
  “呕!”
  炎心再次开始呕吐,刚吃的牛头羹全部被呕吐出来。
  这种限制级画面实在太有冲击性了。
  “真美啊,阿水,那强大的姿态。”
  朔夜脸上带着兴奋的潮红,他的眼神里充满对那女孩的渴望。
  “抱歉,我去处理下我的私人问题。”
  这里真的还有正常人吗?
  炎心颓废的低下头。
  这种深深的无力感让人逐渐堕入深渊。
  “那个,您没事吧?这里还有点牛奶,别介意的喝一点吧。”
  科琳娜小心翼翼的把牛奶放在炎心面前,里面还有一半,除去喂给尼亚的,看来科琳娜一口都没喝。
  “你不喝是准备吃掉尼亚吗?”
  给对方喂奶也是为了让她更加美味。
  这就是这里的规则啊。
  “啊,不是的。我的话有面包就可以了,我啊,从小就跟着尼亚一起流浪,她是我最宝贵的姐姐,如果真的饿到想吃她的程度的话。”
  科琳娜的身体没有再颤抖。
  “我会自杀吧。”
  ......
  我在做什么啊?兽王妃说过的吧。
  没有希望的话,就自己成为希望。。
  那就由我来拯救你们!
  将牛奶一饮而尽,炎心眼神逐渐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