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道尊青云子 > 圣灵!

  在青石桥的对岸,出现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的女道士,很年轻,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十分美丽。
  她的双眸如青杏,肌肤细腻,吹弹可破,雪腮清丽,腰上扎着一根紫青腰带,玲珑婀娜的身体简直完美无瑕,宽大的道袍也很难将其遮住。
  风飞云见过的女子不少,但是很少见到有人可以像眼前这个女子这般气质优雅、空灵如水,或许也只有水月婷才能和她比拟。
  她的手中捧着一只青铜小鼎,鼎里面栽种着一株竹笋,她的目光温柔,细心的呵护那鼎中的笋,那似水的柔情,简直让任何男子都心都为之酥麻,忍不住要去呵护她,将她捧在手心,拥在怀中。
  “这应该是青纱女子的同门师姐妹吧!”
  风飞云的心头如此想到,他在这个道袍女子的身上感知到和青纱女子一样的气息,应该修炼的都是一种同源的功法。
  风飞云现在虽然是六十岁的苍老模样,但还是拱手一拜,道:“晚辈,拜见前辈。”
  这个道袍女子的修为高深莫测,风飞云在她的身上感知到巨大的压力,所以便以晚辈自居。
  但是那道袍女子却似乎根本没有听到风飞云的话,自己端着手中的竹笋青鼎,从桥上迎面走来,她似乎根本没有看到风飞云,直接撞在了风飞云的身上。
  风飞云本来想退开,但终究是迟了一步,那道袍女子已经撞在了他的身上。但是奇异的事情出现了。
  风飞云除了感觉身体有些凉以外,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东西撞在自己的身上,就好像有一片空气穿过自己的身体。
  当他转过身去的时候,那道袍女子已经在他身后,向着竹林之中走去。
  风飞云的浑身都开始冒冷汗,冷得骨头都有些酸。
  “难道她刚才从我的身体之中穿过去了?”茅乌龟和茅老实,甚至是竹篓里面的血蛟都被吓住了。
  “尼玛,这根本就是一个鬼影子,根本就不是人。”血蛟叫道。
  “不太可能吧!我感觉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茅乌龟道。
  风飞云也觉得无比震撼,毕竟达到他现在的境界,对方到底是人,还是投影,一眼就能看出来,但是这个道袍女子!
  他却完全看不出来!
  或许是对方的修为太高了!
  那道袍女子走进竹林之中,就将竹笋从青铜小鼎之中取出,然后种在泥土下面。
  她就眼中满是期待,充满了光彩,但是那竹笋在泥土之中却并没有生长,反而却烂掉了,最后化为了尘土。
  这一刻,她的世界像是崩塌了,天空之上黑云盖压过来,电闪雷鸣,十轮电月悬浮在长空,有无数电蛇在整个灵山之中交织。
  “轰!”
  整个天空都好像要压下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子?为什么会死掉?为什么会化为了尘土?难道你是在故意骗我?不,不……”
  她的嘴里在不断的念叨,神情越来越不稳定,天穹之上的闪电也越来越混乱,十个巨大的电球,排列在一起,不断旋转,像是十轮闪电汇聚成的月亮,发出刺目的光芒。
  一股恐怖的威压降临到青莲灵山,风飞云、茅乌龟、茅老实、血蛟,都能够感受到这一股吞天噬地的气息,这根本不是一股人力可以抗衡的力量,整个大地都好像要崩碎。
  血蛟的牙齿在不停的打抖,发出“噔噔”的声音,道:“这女人也太恐怖了,只是她情绪波动,就引来如此可怕的雷劫,难道她是神灵!?”
  将一位妖王都给吓得颤抖,可见天空之上的雷劫的可怕。
  风飞云自然也看出来了,天空之中的那些雷电,受这个女子的情绪而控制,这个女子越是痛苦和愤怒,天空之上的雷电便越是可怕。
  圣实果道:“这似乎是渡圣灵天劫的时候才会出现的雷劫,名叫,电火十日。”
  渡圣灵劫的雷劫?!
  听到这话,血蛟和茅乌龟都被吓得半死,这他妈可是圣灵劫啊!
  只需要降下来一丝丝,就能够将所有人都给劈成飞灰。
  风飞云此刻的额头上也都溢出了冷汗,身上的压力越来越重,仿佛要将身体压碎。
  那道袍女子站在竹林下方,美眸如烟,望着黑暗之中的天穹。
  “就算是你存心骗我,我也等你。青笋脱壳、竹叶展枝的时候,你肯定就会归来,陪我一起在竹下赏月……我等你……”
  道袍女子一伸手,将天穹之上的十轮电月都给捏在雪白的手心,原本压抑的气氛,旋即有恢复了平静,她嘴角扬起了一丝幽美的弧度,简直美到了极点。
  “伸手就收走了‘电火十日’,她到底是谁啊?这可是圣灵劫啊!怎么被她弄得像是玩一样?”
  茅乌龟长大了嘴巴。
  “这肯定是一位隐世的圣灵。”
  风飞云的心中满是激动,以前都仅仅只是听闻过圣灵的传说,这次算是见到活的了。
  圣灵啊!
  血蛟趴在竹篓里面,眼中带着思索的神色,突然眼睛都要从眼眶之中凸出来了,嘴巴哆嗦了两下,道:“不会是那个人吧!”
  “咦!她不见了?”
  “去哪里了?”
  “不知道,没有看清,刚才都还在那里。”那道袍女子不见了,就连风飞云都没有看见她是如何离开,这未免也太惊骇世俗了。
  青纱女子就像一阵清风,飘落到风飞云的身后,声音无比美丽,道:“你看见她了?”
  她也望着竹林的方向。
  那里没有道袍女子,也没有竹笋。风飞云道:“她是谁?”
  所有人都很关心这个话题,毕竟这可是一尊圣灵啊!
  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难以见到圣灵的踪迹。
  青纱女子的衣袖一挥,空气中一片无形的云烟飘走,像是揭开了一层轻纱,先前道袍女子种下竹笋的位置,出现了一座墓,坟前立着一块玉石碑。
  刚才那里还站在一个道袍女子,这时却出现了一座坟墓,这让所有人都为之动容。
  “刚才你们所看到的东西,都是一万多年前留下的投影,是一万多年前发生的事,此刻你们看到的还是真实的景象。”
  青纱女子走进了竹林,站在玉石碑前,然后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三拜,接着,又拿起扫帚,将墓前的竹叶都给扫走。
  “一万多年前的投影?”。
  风飞云的脑海之中想象着一万多年前,一个绝色女子从桥上抱着青铜小鼎走过,然后将小鼎之中的竹笋给种在了泥土之中,她就一直站在竹笋旁边,等待竹笋成长。
  她这一站就是数十年,直到竹笋烂掉,化为了尘土,她的心才开始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