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穿越成了五行山下的孙悟空 > 第三六二章 ‘弃’道归佛?老君的轮回琼液

第三六二章 ‘弃’道归佛?老君的轮回琼液

看书网..LA,最快更新穿越成了五行山下的孙悟空最新章节!
  
  眼见三人入殿,猪八戒、沙僧也都是跟着孙岳一礼,就跟来一起看看的。
  
  老货同样答礼淡然道:“大圣,这几年不见,前闻得你弃道归佛,保唐僧西天取经,想是功行完了?”
  
  首先答礼回礼,明显就说明其天庭四极大帝身份在玉皇大帝之下,只好玉皇大帝是不需要对孙岳答礼的,更不会称呼大圣。
  
  猪八戒哼哼一声。
  
  沙僧也恭敬瞪着大眼珠子,站立一旁。
  
  两人都是不敢吭声。
  
  孙岳则直接笑道:“天尊此话何说?何为弃道归佛?老孙先被压在那五行山下,后得南海观音菩萨慈悲相救,便报恩拜在那观音菩萨座下(其实却是那观音菩萨用‘咒语’降服的老孙,老货你懂的)。
  
  老孙难道不归佛,还要继续压在那五行山下?
  
  你这天尊也忒不地道,当初老孙不给你你们养马,你就说老孙造反,发天兵天将伐老孙,那三清道祖太上老君又用金刚琢偷袭老孙,那二郎真君再穿老孙的琵琶骨;
  
  那三清道祖又将老孙放在八卦炉炼了四十九日,你们这漫天的神将都欺老孙一人,又叫来那西天如来将老孙压了五百年,还说老孙弃道归佛?
  
  不对,不对,天尊你说这弃道归佛是何意?老孙何时为过你道教门下?(难道是老孙当初拜在那菩提老祖斜月三星洞,学了那赏明月的金丹大道,才成的你‘道教’门下?)”
  
  明显老货,猪八戒、沙僧都没想到,孙岳竟然会说这么多话,脑子竟是这么好使,瞬间便抓住太乙救苦天尊话中的问题。
  
  弃道归佛?除非孙岳原来就是道教下!
  
  可原来孙岳是道教下吗?
  
  终于老货右手兰花指微微一放,依旧淡然道:“你这妖猴,记性倒好,更是记仇,那弃道归佛,我也不过随口一说,你却说出如此多话来;
  
  你此时有空来我东天,可是功行已完?”
  
  孙岳却丝毫不惧,也继续道:“功行完不完,难道天尊你会不知?老孙此次前来,自不是来找天尊的麻烦;
  
  只是再敢问天尊一句,老孙拜在观音菩萨座下之前,何曾入过你道教?若不曾入过你道教,又何来弃道归佛?
  
  可是老孙曾拜在过你道教门下?(那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太乙救苦天尊似乎也只好一叹,再次淡然道:“你这妖猴,我已说了,我不过是看在你已归在佛教下,随口一说,你倒抓住不放。”
  
  猪八戒、沙僧都是不敢吭声。
  
  孙岳则是龇龇牙,目光灼灼道:“天尊却是冤枉老孙。以天尊身份智慧,又如何会说差口?
  
  弃道归佛?
  
  难道那曾经不给你们养马就被天兵伐,被三清道祖偷袭,被二郎真君穿琵琶骨,被三清道祖八卦炉炼,被你道教的众神所欺,再被西天如来压个五百年,便就是你道教给老孙的待遇?
  
  如此却说老孙弃道归佛,明明是你道教弃了老孙,老孙若不‘弃’道,岂不是还要继续压在那五行山下?你们何人会去救老孙?”
  
  竟然跟东极青华大帝太乙救苦天尊对上了。
  
  猪八戒、沙僧两人更是一声不敢吭。
  
  终于宫殿两旁同样站有仙降,闻听不由就是一声喝道:“大胆猢狲!胆敢对天尊不敬!”
  
  猢狲?
  
  孙岳并没有当场暴怒,等取经过后,老孙就叫你青华长乐界,东极妙岩宫内鸡犬不留,全部杀光。
  
  而只假装听习惯了,当初在那灵台方寸山上,众师兄与那菩提老祖,却也是一句一个猢狲:你身形鄙陋,就像个猢狲,我便与你将狲字去了兽傍,教你姓‘孙’罢。
  
  自己还是开天辟地一仙石所化呢,为何却不给自己以石为姓?
  
  你这猢狲,泼猢狲……
  
  如果不是心中想着观音菩萨,孙岳却是真要忍不住了。
  
  但表面却也不穷追猛打,所谓可以长生不老的金丹大道口诀,就是那趁月光皎洁的时候夜赏明月?
  
  反而是假装不在意一句猢狲道:“罢了,既然是天尊说差了,老孙却也不是个记仇的人。(曾经谁算计过老孙的,等过后老孙都要加倍奉还!)
  
  那取经的功行虽未完,但也将近,如今因保唐僧到玉华州,被一个九头狮子拦路所阻,老孙被他捆打无数,眼下刚逃了出来。
  
  然后问及那方土地,才知天尊是那九头狮子的主人,特来奉请天尊收降。”
  
  东极青华大帝依旧是淡淡捏个兰花指,扭头吩咐殿下仙将到狮子房去唤出狮奴。
  
  不想狮奴却正熟睡,被一众仙将推醒,便直接揪至殿中。
  
  太乙救苦天尊依旧淡淡问道:“狮兽何在?”
  
  狮奴自被推醒就知道犯了错,立刻便不由磕头道:“爷爷饶命,饶命。”
  
  太乙救苦天尊继续淡淡道:“孙大圣在此,且不打你。你快说为何不谨,走了九头狮子。”
  
  狮奴赶忙解释道:“爷爷,我前日在大千甘露殿中见一瓶酒,便忍不住偷去吃了,不觉沉醉睡着,忘记给狮兽拴锁,所以叫他走了。”
  
  东极大帝闻听,脸上仿佛不会有表情变化,道:“那酒是太上老君送的,唤做轮回琼液,你吃了该醉三日不醒。那狮兽今走几日了?”
  
  终于孙岳再次忍不住插口道:“你这狮奴说的也不对,忘记拴锁?那狮子平时都不拴锁的吗?
  
  且那狮子如何就敢偷跑下界?天尊又说酒是三清道祖太上老君送的,老孙明白了,原来是那老官儿算计的;
  
  先是灌醉了狮奴,过后再叫我兄弟三人的兵器突然金光万道冲空,恰巧引来那狮子来偷我兄弟的兵器,如此一环一环;
  
  我兄弟的兵器可都是出自那老君之手,好个奸诈之徒的三清老儿,原来这一次都是那老官儿从中上蹿下跳算计的;
  
  不对,不对,你这天尊也有问题,狮奴明明都说了,前日才吃了酒,不觉沉醉睡着,难道天尊你没听到?却还要问他狮兽走几日了,莫非天尊你不会算数?
  
  且那狮子如何就敢背着天尊你,私自逃下界去?那东天门如何就会放行?放行之后如何又敢不来你这宫中禀报?”
  
  孙岳一连串的问题,也再次让猪八戒、沙僧不由噤若寒蝉:‘原来猴哥(大师兄)这脑仁子,竟是这般好用,我老猪(老沙)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些?感情又是这东极大帝的老货算计的?’
  
  而东极青华大帝太乙救苦天尊,则完全被孙岳问得堵得说不出话,因为明显就是其老货虚伪,明明知道还装作不知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