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江川1997 > 第七章 老字号_刑竑吏

第七章 老字号_刑竑吏


  熊毅一伙人看向二楼,见有三人冲了下来,便停下了动作。
  “小子,没想到你还有帮手啊,正好,一起收拾了,我还想着这么一大群人打你一个,岂不是太悲惨了,这次有人和你一起担着了。”熊毅开口说道。
  宣定远三人站到了宣镇远旁边,他们一眼就看到了兵浩,便以为是兵浩来寻仇。但是薛峰却皱着眉头,因为他知道王丁找了刘老板,兵浩是不可能再来找茬的。
  随后他又看向了中间这人,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突然他惊呼了一声:“毅…毅哥。”
  “老薛,你认识他?”宣定远问道。
  薛峰趴在宣定远耳边小声道:“他叫熊毅,咱们广阳市东坝的人,在那一带挺有名的,他其实没有太大能耐,但是他有个表哥,是东坝有名的超哥。”
  宣定远眉头紧锁,他知道超哥意味着什么,他也意识到了这次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他明白今天也许他们得栽在这里。
  宣镇远见哥哥宣定远和薛峰、王凯站到了自己旁边,便把刚才的事儿说了一遍。
  “道个歉吧,毅哥,我代表我弟弟向你道歉,对不起。”宣定远向熊毅鞠了一躬。
  “哥,你怎么能道歉那,刚才我都道过歉了,是他一直不饶人。”宣镇远拽了下宣定远。
  “你这哥哥可比你懂事多了。”熊毅望着宣定远。
  两方剑拔弩张,就等一个导火线的点燃。
  突然,人群中传来了一阵骚乱,围观的人中间让出了一条路。
  “让让,让让,都别在这儿待着了,该干嘛干嘛去…”
  从人群中传来了一阵声音。
  宣定远四人和熊毅一伙人向着人群中看去,两名穿着警服的人在前面走着开道,后面还有一穿警服的显然是个头儿。
  “哎呦,刑头儿,您怎么来了?”熊毅向前走去,并伸出了手。
  但是这个警官好像并没有给熊毅面子,他没有伸手,而且死死盯着熊毅,再后又看向了宣定远等人,最后环视了一圈,说道:“熊子,你这是要聚众斗殴?还是寻衅滋事?”
  “刑头儿,您就别开玩笑了,我这哪儿敢在你管辖的地界儿干违法乱纪的事儿那。这是我的几个朋友,这不碰到了就叙叙旧。”熊毅笑着对这警官说道。
  “叙旧?我看不像吧。你分明就是想打架,想给我找麻烦,是不觉得我们派出所闲啊?”叫刑头儿的警官说。
  宣定远看着这个警察明显对熊毅不买账,好像根本一点儿也不给他留面子。
  他低声问了句:“老薛,这个警察是谁?你认识吗?看样子挺正气的。”
  薛峰说:“这附近谁不认识他啊,不管是大街小巷的混混,还是那些有名气的超哥,都认识他。老字号这条街附近派出所的副所长,名叫刑竑吏。听听这名字,就能感受到,这可是个铁面无私的警察,好多出来混的都怕他。”
  宣镇远也听到了薛峰和哥哥说的话,突然面向刑竑吏,说道:“刑头儿,你好,我叫宣镇远。初来乍到,请多关照。”
  王凯和薛峰一听这话,顿时笑了出来,他俩实在是没想到宣镇远居然能说出这话来,宣定远更是特别惊讶。
  “我认识你吗?少跟我套近乎。说说他们找你干嘛?”刑竑吏说道。
  宣镇远就将前前后后的事,一五一十的和刑竑吏说了一遍,并且带着一脸无辜的表情。
  听宣镇远说完以后,刑竑吏对着熊毅说道:“人家就撞了你一下,给你道了歉,你还让人下跪,你小子这不是寻衅滋事是什么?”
  没等熊毅回话便对后面两个警察说:“把这几个人都给我带回派出所。”
  “误会,误会,刑头儿,我相信宣兄弟也误会了,真没什么事儿,刚才我都是开玩笑的,现在不用道歉了,我这就领着我朋友们走。”熊毅赶忙说道。
  宣定远也实在不想再惹事了,毕竟他们来城区以后这段时间,已经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又再次低下头,当着刑竑吏的面对熊毅道了个歉。
  “对不起,毅哥。今天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是我们有错再先。”
  面对这种形势,熊毅当然要踩着这个台阶下了。
  “没事,宣兄弟,误会,以后常来下坝玩,都是兄弟。”熊毅笑着说道,但是这个笑里蕴含着不同寻常的意思。
  “好了,既然这样,你们就都赶紧给我滚蛋,别在这儿打扰人家做生意。”说着看向了老字号老板,老板是一五十多岁的男人,现在正一脸无辜的望着他们。
  随后,熊毅带着手下的一群人离开了,饭馆里的人也都散去了,只剩下刑竑吏三个警察和宣定远四人。
  “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们几个,最近新出来混的?要是这样,就先提前和我回去坐坐吧。”刑竑吏看着他们四人说道。
  “我们和他们可不一样,我们是正儿八经的有志青年,和他们这种社会闲散人员怎么一样。你们说对吧?”宣镇远抢先说道,并向宣定远三人示意点头。
  宣定远三人没有说话,只是相视一笑。
  “行了,别跟我这儿扯淡了,以后最好不会见面。希望别让我在公安局,派出所里看到你们其中任何一个人。”刑竑吏朝四人摆了摆手说道。
  没等四人回话,便带着两名警察向饭馆外走去。
  殊不知,在几年之后,他不再是小小的派出所所长,而宣镇远他们也不是现在的正直青年,并且他们之间产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在刑竑吏走后不久,宣定远一行人也回到了游戏厅。
  太阳游戏厅办公室里。
  “哎,老薛,你刚才说那个刑竑吏铁面无私,是什么意思?”宣定远看向薛峰问道。
  “哦,他呀,近几年在下坝区那一片儿没有几个人不知道他,反正就是什么事儿都敢管,什么人都敢抓,虽然他们领导就因为手下有他这么一个人人可没少挨上面批评,但是他确实是个负责任的好警察。现在像他这样的警察很少了。”薛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他岂不是经常和人结怨,领导很不喜欢他呗,这样的怎么在公安部门干下去。”
  “据说他的叔叔是省公安厅的,具体什么职位就不知道了,他也是刚来派出所没几年,所以他管什么人,什么事儿,领导拿他也没办法。”
  “估计在派出所那种小地方,人家也待不了多久,以后肯定会到上面的。”薛峰说道。
  “哥,你想他干嘛,以后也不遇见了,我感觉你对他特别有兴趣…”宣镇远翘着二郎腿,一脸坏笑的看着宣定远。
  “没事,我就是心里有一种感觉,和他以后还会见面。”宣定远沉声说道。
  后来,四人在游戏厅闲言碎语的聊着,一直到凌晨三点,薛峰和王凯才走了,游戏厅只剩下宣定远兄弟二人了。
  东坝区某派出所内。
  一男子这么晚依然没有睡觉,仰靠在椅子上,正是刑竑吏。他在思索,想着晚上见到的那几个人,他觉得这几个人不寻常,或者说现在他们比较普通,但是日后却不知会怎么样。
  尤其他觉得里面被叫做宣镇远的青年,给人的感觉特别不一样。他面对对方那么多的人,却没有丝毫的畏惧,而且那种无所畏惧并不是有些人为了壮胆而故意装出来的那种,而且一种从骨子里给人的不惧。
  刑竑吏想,如果此人以后过着平平常常的简单生活还好,但是如果走上的是一条不归路,那么将会是社会的一大麻烦。
  总之,他觉得今晚的这些人自己以后还会遇到,并且是“特别”的相遇。
  第二天早上。
  刑竑吏如往日一样,正常到派出所上班,由于昨天在办公室待好久,回家都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但是刑竑吏看了看刚结婚不久的妻子,便又来上班。
  刚进到办公室,就听见了电话的铃声。
  “喂,哪位?”刑竑吏知道凡是能打到这办公室里的电话肯定都是“熟人”,就算和他不熟,也和这派出所的其他领导熟悉。
  “竑吏啊。”刑竑吏一听到这声音就知道是谁了,这东坝区还没有几个人不认识此人,正是那熊毅的表哥熊泽。
  “嗯,这不熊老大嘛,怎么想起来给我这个小角色打电话了。”刑竑吏没好声的说道。
  “呵呵~竑吏,你说这话就过分了啊,这不都是好哥们儿嘛,挺长时间没见到你,问候问候。”熊泽在电话里笑着说道。
  “说吧,熊老大有什么事儿?不违法犯罪的,不伤天害理的事儿,我这儿还能办了。”
  “也没什么事儿,昨天晚上熊子不是和几个朋友在老字号发生了点矛盾,你不是过去了吗?熊子没有惹啥事儿吧…”
  刑竑吏不知道熊泽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没啥事,都解决了。这小事儿还劳烦你熊老大给我打电话?”宣定远说。
  “没事儿就行,那行,你先忙着吧。”熊泽回道。。
  说完,两人电话里一道别,便挂断了电话。
  刑竑吏自然是不知道这熊泽打的什么算盘,也没有多想。但是熊泽可是知道的,他从公安局那边的朋友得到了消息,知道明年刑竑吏应该会升任到公安分局,他觉得刑竑吏上面既有人,而且自己的自身能力特别强,所以认为此人将来不可限量,这才想着不能有一点儿得罪,得往长远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