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江川1997 > 第六章 老字号_熊毅

第六章 老字号_熊毅


  两天后,宣定远出院了,薛峰又开来了当时“仓库之战”帮助他们四人逃脱的那辆轿车,薛峰将车停在医院门口,宣定远自己坐进了后排,宣镇远看了看身后的秦满儿,她立身站着,见宣镇远回过头来,给了他一个甜甜的微笑。
  其实她的心里特别不舍,但是她不能表现出来。
  “喂,丫头,我要走了啊,有空我会来医院找你的,游戏厅的位置你也知道的,有时间你也可以过去找我。”宣镇远说。
  “嗯,我会的,你们慢点。嗯~那个~”秦满儿吞吞吐吐道。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儿?”宣镇远问。
  “没事了,以后可别再打架了,要不然下次躺医院的就是你了。”秦满儿没好气的说道。
  “放心吧,我是不会躺在医院的,看,我这么结实。”宣镇远朝自己胸口砸了几下说道。
  秦满儿不再说话,宣镇远上车,轿车在秦满儿的视线里逐渐消失。
  “老薛,老王怎么没来?干嘛去了?”宣定远向薛峰问道。
  “哦,老王啊,他在老字号那。安排了包间,当然为了庆祝你出院了啊。”薛峰回答。
  “天天在医院里吃,我早都觉得庆祝过了,其实不用在庆祝了。”
  “那不行,哥,你住了一个月的院那,当然得好好庆祝你出院。”宣镇远抢先说道。
  一路上,三人聊着热火朝天,不一会儿就到了。
  “老字号”是一家餐馆,上下两层,上面是包间,下面是大厅,这个时间点正是晚饭的时间,人还是挺多的。
  薛峰带头,宣定远和宣镇远跟着穿过大厅,径直上了二楼,王凯提前就和薛峰说好了在哪个房间。
  三人进了房间,王凯早已等候。上前冲着宣定远胸口轻轻来了一拳,示意一切都好。
  四人围桌坐下,王凯开了一瓶白酒,说道:“这白酒可是我从丁哥哪儿拿来的,要不是说为了给你庆祝出院,丁哥是绝对不可能给我的,哈哈~”
  分别给三人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
  “来,现在让咱们的主角讲两句。”薛峰说道。
  三人齐向宣定远看着。
  “好,那我就说几句。”
  “首先,我住院的这一个月感谢兄弟几个的帮忙和照顾,真的,如果没有你们,我真不知道自己会怎样。其次,为了我们更好的明天,一起努力。举杯!”宣定远说完举起杯子。
  宣镇远三人也齐齐举起了杯子,随着一声玻璃碰撞的声音,四人一口饮下。
  吃饭期间,四人讨论了好多,谈到了从他们几个月前的不相识,到后来的一起冒险去仓库救人,再到医院一个月的陪伴。现在的他们已经成为了最好的兄弟,宣定远,宣镇远二人把薛峰,王凯都当成了自己的亲兄弟。薛峰和王凯对宣定远兄弟二人也是充满了信任。
  宣镇远再次举杯,说道:“咱们四个人经历了这几个月实属不易,总之就一句话,江湖路远,相识是缘,我们同去同归!”
  “好,说的好!”王凯和薛峰鼓了几下掌。
  “镇远啊,没想到你还能扯几句文艺范,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那?”
  王凯三人笑了起来。
  “我那是以前听我爷爷没事干总说,我爷爷可是个文化人,以前在抗日战争的时候,给县里政府当过会计那,那可是知识分子。”宣镇远骄傲的仰了仰头。
  薛峰和王凯看向宣定远,意思很明显,向宣定远求证一下。
  “嗯,没错,镇远说的是确实有的。”宣定远笑着点了点头。
  宣镇远他们的爷爷出生民国时期的一个小地主家庭,所以家境颇为富裕,便把他爷爷送到了私塾读书,后来有了私立中学,便又继续往上读着。之后,他爷爷靠着家里以及自己的知识,便到了镇上县里政府当会计去了,一当就是好几年。
  后来,解放战争胜利以后,宣定远他们家早就不是地主了,自然全家人的生活也就下降了好多,他爷爷因为不想留在城里,便又回了农村,和村里一农妇结婚,最后有了宣定远兄弟的父母。
  没过几年,抱回来了宣定远,第二年宣镇远也出生了,在父母因病去世后,宣定远兄弟就一直跟着爷爷。
  “以后我得争取做一个文化人,有机会的话,我还想再去上学,去读读中学。”宣镇远说道。
  “嗯,这个想法不错,不过,镇远,你得先挣够了钱才可以。”薛峰回道。
  四个人在包间里唱起了歌。
  “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独自流泪到天亮,你无怨无悔爱着的那个人…”。
  这是97年刚刚火了的一首歌,收音机里也经常可以听到,所以宣定远他们这种青年人都早已经哼会。
  在歌声与杯酒的共同做伴下,这一刻,他们感受到了人生的美好,感受到了全身是如此的轻松,现在的他们已经在慢慢的改变着自己的生活,改变着自己的人生…
  这顿饭足足从晚上八点吃到了将近十一点,眼看着大家都已经醉影朦胧,宣镇远便出去结账。从二楼楼梯下去,宣镇远左晃右摇的朝前台走去,突然,有人和他肩膀碰了一下,宣镇远感觉到没有多大的力度,但他还是急忙向对方道了个歉。
  “对不起,兄弟,不是故…故意的…”
  这人没有做声,旁边扶着此人的也是一青年,他看向宣镇远,两只眼都瞪大了,宣镇远也正好与他目光向撞,宣镇远虽然喝的有点儿迷糊,但是他还是足够清醒的,他一眼认出这人,正是几个月前交手好几次的兵浩。
  宣镇远以为兵浩会做什么,便停了下来,盯着他。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兵浩什么也没做,什么话也没说,搀扶着那个人就准备离开。
  正在这时,被搀扶的这人突然开口说话。
  “撞了我,道了歉,就赶紧走,在这儿等着我发脾气那?我今天心情好,不想麻烦。”
  宣镇远这才看清这人的长相,皮肤煞白,两道黑眉,头发前面遮住了脑门,但是可以看出这人的长相有几分英俊。
  宣镇远心想,和兵浩在一起的,这肯定就是找事儿的啊。
  随即他便说道:“我就站这儿等着你发脾气。”
  白脸青年盯着宣镇远,他看着宣镇远比他还高五六厘米的个头儿,但是却没有丝毫的畏惧,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刻。
  突然,白脸男人猛的掐住了宣镇远的脖子,越来越用力,宣镇远没想到他会突然动手,而且是掐自己的脖子,平常打架哪有这种人的。
  宣镇远用左手握住了白脸男子的右手,尝试的松开,见这男人的手竟然丝毫未动,他便用右手猛的朝男人的肚子打去,这一拳结结实实的被白脸男人挨了下来,当即便把手松开了,捂着肚子后退了几步。
  连带着兵浩也踉跄了几下,男子道:“你小子是不是不想活了?竟敢还手,知不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宣镇远咳嗽了几声说道。
  “东坝区打听一下,我叫熊毅。别不知死活。”
  “抱歉,对不起了,毅哥,实在懒的打听你。”
  宣镇远其实是真没听过这个名字,他是最近这几个月才从城郊那边来的,他本来也不是社会上混的,他当然听的少了。
  “行,小子,你等着,就在这儿别动。”
  说罢,熊毅便朝楼上走了去,留下兵浩。
  “兵浩,给我看住了,跑了,我打断你腿。”
  这下宣镇远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敢情兵浩是这个熊毅的小弟,这个熊毅看架势应该是去叫人了。
  “喂,宣镇远,你赶快走吧,他是你们惹不了的人,虽然你们那边有王丁,但是王丁根本就斗不过熊毅的,熊毅的哥哥是东坝这一片有名的超哥。”
  兵浩劝解的对宣镇远说。
  “超哥?江湖大佬啊。我刚才还以为你会帮他,没想到你居然没动手。”宣镇远挺惊讶的说道。
  “自从前几次,我早就对你和你哥哥没什么仇恨了,那时放狠话主要是给我那几个小弟听的,我不要面子的啊?”
  “行了,你赶快走吧,一会他们下来了,你就走不了了。”
  “可我要是走了,他刚才可是说了要打断你腿的啊。”
  “那就是气话,没事的。快走吧。”
  “好,那我就…”
  宣镇远话还没有说完,便看到楼上下来了一群人,大约得有十二三个,看样子应该是两个包间的人。
  不一会儿,都到了宣镇远的跟前,熊毅看看四周道:“我是熊毅,不想惹麻烦的自己出去,还有,不许报警,要不别怪我找到你。”
  “怎么样,现在还硬气不?”熊毅看着宣镇远问道。
  “你们这架势,是要群殴我了?”
  “可以不群殴你,就是有个简单的要求,本来我可以很轻松的放你走,但是就冲刚才那一拳…跪下,道歉,走人。”
  宣镇远本来以为只是让他道个歉,他一看这么多人,他肯定道个歉就走了,但是现在居然听到的是跪下道歉,这宣镇远肯定不会做到的。
  “道歉可以,跪下不行。”宣镇远仰了仰头道。
  “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动手。”
  说罢,熊毅后面的人都齐齐向前涌去。。
  “住手!”从二楼传来了一道响亮的声音。
  原来宣定远见弟弟宣镇远去结账半天没有出来,便出来瞧了瞧,正好就看见了宣镇远和熊毅一拨人在一楼对峙,他马上叫起了薛峰和王凯。向一楼冲了下来…